“地上发生了什么,好大的动静。”

    乌鲁鲁和另外三名S2,刚下到负三层,就听到楼上震耳欲聋的轰击声。

    听动静就知道,圣塔菲的合金墙壁被炸开了。

    “不会吧……三十厘米厚的钨钢合金,什么东西能把它轰开?”

    “不必管了,奥西里斯的实力,你们又不是不知道。黄金状态下,谁能杀死他?”乌鲁鲁说道。

    四人点点头,他们现在的职责是保护研究员,干掉刚才操控防御系统的叛徒们。

    他们刚到负三楼,见到一群守卫,堵在沐源的研究室门外。

    这群守卫端着枪,将研究员们层层包围,正在往另一处出口赶去。

    这是在保护研究员们撤离,不过此刻在乌鲁鲁等人眼中,这似乎又是挟持。

    “站住!”乌鲁鲁大喝,从铠甲背后拔出一柄雷火刃。

    “放下武器!”四名S级强者,在走廊一字排开喝道。

    守卫们错愕,大家都是自己人,让他们放下武器是什么鬼?

    “我们是圣塔菲安保防御人员……”为首的一名守卫说道。

    然而乌鲁鲁才不管那个,一边靠近,一边冷声道:“放下武器,趴在地上!”

    “为什么!”守卫们是研究所里最后一层保护,平时站岗,关键时刻,他们就是研究员们最后一层挡枪的炮灰。

    眼下一群奥西里斯小队的人跑下来,让他们放下武器,趴在地上?

    乌鲁鲁冷声道:“你们杀了我那么多弟兄,还问我为什么?”

    要不是这群守卫把研究员们都围在中间,他早就冲杀上去砍人了。

    卫兵队长皱眉道:“你胡说!我们什么时候杀了你们的人?你没有资格命令我们,我们是研究员最后的盾墙。”

    乌鲁鲁说道:“你们谁是叛徒,你们说了不算。”

    “我再说一遍,放下武器,趴在地上,不然我只能把你们都视为叛徒了。”

    只要这群卫兵,老老实实地放下武器,接受调查,那么他们也不会下杀手,一切还有的谈。

    反之,像现在这样挟持研究员,让乌鲁鲁毫无安全感。

    不过,卫兵队长也不是吃素的,他们根本就是在恪尽职守,这群哨兵凭什么让他们缴械投降?

    这种命令反而才是奇了怪了:你们上面杀的那么激烈,死了人,怪我们下面的人?

    “这恐怕是个借口,这几个哨兵有问题……”一名卫兵低声道。

    队长暗自点头,他也是这么想的,这几个哨兵不在上面战斗,跑下来说他们是内鬼,还让他们放下武器?他怎么觉得这几个哨兵才是内鬼?

    明明都是自己人,此刻竟然形成了猜疑链。

    “少废话了,你们要动手,就尽管试试。我们的职责就是带研究员们去安全的地方,我看你们谁敢乱来。”卫兵队长说道。

    “等一下,都冷静点。”这时沐源说话了,他看两帮人局势紧张,也是一头雾水。

    沐源说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乌鲁鲁瞪眼道:“他们有人操控武器防御系统,袭击了我们!死了好多人……”

    “总之,事情没搞清楚之前,你们谁也不能离开这!”

    沐源眉头紧皱,他知道有叛逆派系,甚至可能圣塔菲内部都安插了内鬼,想要窃取研究进度。

    眼下乌鲁鲁说有内鬼用圣塔菲的武器袭击了他们,那就更对应上了。

    这恐怕不是什么假话,沐源立刻看向卫兵队长:“谁操控的!”

    卫兵队长皱眉道:“我亲自动得手!”

    乌鲁鲁冷哼道:“不装了?承认了?”

    “承认个屁!”卫兵队长怒道:“这里面怕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们是接到阿姆的命令,用导弹炸了一块石头,什么时候杀你们的人了!”

    乌鲁鲁鼻子都气歪了,这不是睁眼说瞎话?

    他要是说不知道,乌鲁鲁都不会这么气,结果卫兵队长竟然说他亲自动手,炸了一块石头,还是阿姆的命令。

    乌鲁鲁怒道:“放屁!我们几乎全军覆没,还能有假!”

    “你还想赖阿姆?阿姆是听了我们奥西里斯队长的命令,让你们炸石头,但你他吗的对我们狂轰滥炸!”

    “沐教授,不要相信他们的鬼话,这里面就有叛徒,不信你现在命令他们让开,他们保证原形毕露,用枪挟持你们!”

    沐源推了推眼镜,看向卫兵队长。

    卫兵队长急道:“沐教授,不要被他们骗了!他们也想要活捉你们,天知道会把你们带到哪里去?”

    沐源很是为难,他要是命令卫兵队长,如果卫兵队长真是内鬼,就会原形毕露挟持他。

    如果乌鲁鲁是内鬼,那么卫兵队长就会听令放下武器退开,届时他们这些研究员,就会瞬间被乌鲁鲁挟持。

    “通讯器给我!”沐源对卫兵队长说道。

    卫兵队长递给他,只见沐源直接呼叫奥西里斯。

    然而,呼叫了半天,奥西里斯也没有接通。

    这意味着奥西里斯的通讯器是完好的,只是没空接或者故意不接。

    “他为什么不接?”沐源问道。

    乌鲁鲁摇头道:“不知道……但我们说的是真的,我这伤就是导弹炸的。”

    沐源扫视一眼乌鲁鲁等人的伤,的确像是经历过炮火洗礼。

    “唉……”沐源叹了口气,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遥控器似的装置,操作了一下。

    随后,他抬起头,冲着走廊上方安置的摄像头说道:“可可,接管圣塔菲安全系统,标记所有非研究员为待定可疑人物。”

    他说的是汉语,但在场依旧有很多人听懂了。

    “哥哥,还需要我做什么?”摄像头上有喇叭说道,那是个女性的电子音。

    众人听了这声音,尽皆愕然:什么鬼?谁在主控室?

    沐源平静道:“可可,汇报一下地面的情况。”

    可可说道:“地面的监控以及所有防御武器已经被摧毁,乌鲁鲁说的是真的,我在系统后台,检测到有一连串的攻击指令,目标都是奥西里斯小队的成员,而刻意避开了来袭的敌人。”

    此话一出,个别几个听得懂汉语的人,都懵逼了。

    卫兵队长精通六国语言,毕竟研究员什么国家的都有,他身为这里的护卫,还是要和每个人都对得上话的。

    而沐源是华人,所以汉语也是他需要精通的语言之一,哪怕沐源本身会二十种语言。

    “胡说!我绝对没有操作这些指令!这个可可是谁?谁在主控室?”卫兵队长惊道。

    沐源盯着卫兵队长道:“把枪放下!”

    卫兵队长心态崩了,他焦急道:“沐教授!你不要听信谗言!这个可可是什么人?他跟乌鲁鲁是一伙的!你不要……”

    他真的冤枉死了,焦急不已,非常激动地说着。

    然而沐源只是看着卫兵队长的枪,在他面前乱晃,立刻说道:“可可!你知道该怎么做!”

    下一秒,走廊上方的速射枪立刻转了起来,瞬间锁定所有卫兵。

    “哒哒哒哒!”一通激烈射击后,三十名卫兵全灭!

    鲜血溅了许多研究员一身,但并没有误伤任何研究员。

    乌鲁鲁眉头一挑,他听的出来,总共只开了三十枪!

    这意味着,一枪杀一个,没有一颗子弹是多余的!

    “这怎么可能?走廊的速射枪系统我知道,没有这么精准的,通常是锁定一定范围狂扫。这群卫兵与研究员混站在一起,速射枪怎么可能刚好一颗子弹杀一个?”乌鲁鲁惊讶地看着沐源,同时带人来到研究员们身边。

    “沐教授,这个可可……”

    沐源也知道瞒不过去,低沉道:“可可是我的妹妹,不过她现在……活在计算机中……”

    一旁的其他研究员立刻惊道:“人工智能!沐源,你竟然偷偷开发了人工智能?”

    他们都以为刚才的可可……乃是有人在主控室通过喇叭说话,没想到竟然是个AI?

    AI技术暂时还不可能实现这种‘意会’,刚才沐源为了防止卫兵们暴起,乃是说了一句‘可可,你知道该怎么做’。

    结果走廊的武器系统就精准地把卫兵们杀死了!

    这种模棱两可的话,AI怎么可能理解得这么好?不怕被理解成别的意思,或者杀错人吗?

    刚才可可,连确认一下都没有,直接开枪了!这意味着可可甚至体悟到,沐源想不让卫兵们警惕。

    可可明显领会了这一点,继而一声不吭地开枪了,而不是傻乎乎地还问一句:是不是要把卫兵都杀了?

    真要说了这句,卫兵肯定暴起,沐源就有危险了。

    “这种理解能力……AI技术上莫不是有了划时代的突破?”

    “沐源!什么时候创造了这种人工智能?你怎么不说?”

    研究员们争相质问,他们在圣塔菲待了这么多年,才知道还有个‘可可’!

    沐源冷漠道:“她不是人工智能,她是我妹妹。”

    “我记得……你妹妹死了!”一名研究员说道。

    沐源严肃道:“但她的大脑还活着。”

    “生……生物计算机!”研究员们也是见识广博,瞬间意识到这一点。

    沐源把她死去妹妹的大脑,制造成了生物计算机!

    利用纳米蜂群,在每一个脑细胞突触上,都连上电极。那么唯一的难点,就是建立一套生物大脑与计算机相互兼容的高级算法。

    “你利用组织的资源做这些,为什么不告诉组织?”乌鲁鲁忍不住问道。

    沐源眯眼道:“谁说我没有告诉组织,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

    众人一愣,这话也没毛病。

    正说着,上方再次传来巨响。

    “轰轰轰!”

    声音近在咫尺了,地面上似乎有极为恐怖的攻击,一路轰到了楼上的位置。

    “可可,上面到底在干吗?”沐源说道。

    “根据楼上监控最后的画面……是电浆炮。”可可说道。

    众人眉头一挑,光明会迄今为止也没有发明大功率电浆炮。

    此刻出现这样的攻击,就只有一种可能,那便是外星人的能量武器。

    “可可,把数据库备份,然后保护好自己。”沐源说道。

    “好的,哥哥。”

    乌鲁鲁听着楼上天崩地裂般的各种动静,深感不妙,焦急地喊道:“这里不安全了,快撤。”

    “沐教授,快跟我走!”

    一群研究员,各自拿着一些箱子,跟着四名哨兵朝着地下逃生通道而去。

    “绕一下路,我还要去拿纳米蜂群。”沐源说道。

    刚才卫兵们就是要护送他先去拿纳米蜂群,然后离开的。

    乌鲁鲁听了点头道:“快点!”

    沐源走进设备维护室,很快找到之前给威克斯的那个瓶子。

    “嗯?”他看到瓶子里面的血早就被排掉了,里面空空如也。

    “威克斯怎么没维护完就把东西扔这了?”

    沐源感觉不对劲,正好旁边就是电子显微镜,他立刻操作一番,就见大屏幕上显示,瓶子里什么也没有。

    “什么!纳米蜂群呢?”

    沐源呆在原地,门外乌鲁鲁催促道:“教授,快走啊!”

    “轰!”

    一声巨响传来,有一炮直接轰在了第三层。

    沐源连忙跑出去,就见远处的走廊上天花板破了一个大洞,高温电浆滴滴答答地落下。

    天花板的合金是被高温烧穿的!

    “咚!”瓦哈娜从上方的豁口跳下来,身后是安妮等女性天龙人。

    “什么!蜥蜴人……怎么杀到这里来?奥西里斯队长呢?”乌鲁鲁惊呆了。

    瓦哈娜冷漠道:“他跑得真快……”

    “这……”乌鲁鲁无语,他万没想到,涅槃者奥西里斯,就这么跑了。

    圣塔菲,沦陷了!

    现在只剩他们四个S2,要面对一个S4吗?

    “走!教授们……快走啊!”

    说罢,乌鲁鲁和另外三名哨兵,挡在走廊上,为研究员们断后。

    研究员们拉着沐源,连忙朝秘密逃生口跑去。

    “咚咚咚!”恶龙、林立等人跳了下来,说道:“美女,这个乌鲁鲁请交给我们处理,至于那些研究员,我们没有兴趣,就交给你了,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瓦哈娜根本不认识恶龙和林立,但搞清楚他们是弥赛亚的人,而且都敌对光明会,自然也就合作起来。

    他们的目标并不重叠,恶龙表示自己只想干掉奥西里斯小队,顺带摧毁圣塔菲。

    而瓦哈娜则想干掉研究员,顺带救走华极。

    所以他们联合起来战斗后,奥西里斯深知不敌,直接溜之大吉了!

    他那身黄金殖装,防御惊人!除了黑魔杖的能量攻击,还真没什么能破防。

    而当时黑魔杖被捡在瓦哈娜手中,瓦哈娜又不会用,最终让奥西里斯成功逃脱了。

    之后两帮人交了一下底,林立很大方地教瓦哈娜如何使用黑魔杖,完成结盟。

    结果瓦哈娜却用不了……因为天龙人没有指纹……

    天龙人的皮肤鳞甲冰冷,如同钢铁,手指按在黑魔杖的花纹上,没有丝毫反应,自然用不了。

    所以瓦哈娜,只能又把黑魔杖给了老王,是老王一路‘欧透’,打穿层层封闭的地板下来的。

    “咻!”瓦哈娜身形如电,直挺挺地冲过来,犹如钢铁暴龙。

    乌鲁鲁咆哮一声,挥舞雷火刃斩上去。

    可是两人实力差距太大了,瓦哈娜轻松躲过,一拳把乌鲁鲁轰飞,镶嵌在了墙上。

    瓦哈娜又尾巴一甩,将另外三人抽开,冲过阻拦,沿着走廊追击研究员们。

    “该死!”乌鲁鲁从墙上把自己抠下来,心里哇凉哇凉的。

    瓦哈娜追上去了,那研究员们恐怕全都要死,而自己……

    “嘭!”恶龙盾击过来,乌鲁鲁格挡住,将其顶开。

    “卡罗,你想杀死我,还差得远呢……”乌鲁鲁身穿铠甲,手持雷火刃,脸色难看。

    然而他很快看到,又有十几名蜥蜴人跳了下来。

    其中还有阿历克塞和哈斯帕这两个成年蜥蜴人!

    “怎么可能……超级哨兵小队也败了?大蛇谷的阿历克塞怎么都杀到圣塔菲来了?”乌鲁鲁看懵了。

    看到阿历克塞的瞬间,他就知道,自己必然完蛋了。

    圣塔菲已经完了,而自己竟然还要死在昔日手下败将恶龙的手中,这更加让他怒不可遏。

    单挑的话,他自信能赢,可眼前这阵容怎么打?

    “卡罗,你不会以为你打得赢我吧……”乌鲁鲁咬牙道。

    “有种单挑!”

    恶龙看向阿历克塞说道:“他是弥赛亚的仇敌,请你们天龙人不要出手。”

    阿历克塞咧嘴笑道:“那你们加油。”

    说罢,阿历克塞等天龙人,也去追研究员了,一时间只剩下恶龙一伙人和老王还在这。

    乌鲁鲁见状,面露惊喜。

    他身边还有三个S2的弟兄,而恶龙身边,除了林立勉强S2,其他都是S1。

    天龙人答应不出手,那打起来,还是乌鲁鲁这边胜算大一些。

    “哈哈哈!原来如此,你要亲手给弥赛亚的人报仇?好……很好,这才是炽诚哨兵。”乌鲁鲁笑道。

    恶龙平静道:“要报仇的不是我……老王,他交给你了。”

    从他身后,老王走了出来,举起了黑魔杖。

    乌鲁鲁等人一愣,这个糟老头根本就是个普通人,看他气喘吁吁地就知道了。

    但是他握着一根黑魔杖……

    在这狭小的走廊里,这玩意儿就是超级大杀器!

    “什么,你让一个凡人杀我?”乌鲁鲁怒不可遏。

    老王说道:“你恐怕已经忘记我了吧,去年在洛克希德基地,你杀了一百多个人,其中就有我的儿子。”

    “你儿子谁啊!”乌鲁鲁不屑道。

    老王冷冷地盯着他,拿出了一张照片,正是王小凡的照片。

    乌鲁鲁一愣,笑道:“是这个家伙吗?我都忘了……行,我认了,是我杀的。怎么,你要为他报仇?就凭你?”

    话音未落,他身体已经跨越十几米,杀到老王面前。

    “塞特!”老王咆哮着,魔杖前段瞬间迸发出一道冲击波。

    “嘭!”乌鲁鲁直接被轰飞出数米。

    这把能量枪,可不是只能放电浆炮。

    “哈哈哈哈……”乌鲁鲁爬起来笑了:“怎么只是冲击波啊?你的电浆炮呢?快点,照这来!”

    他点了点自己的心口,其他三个哨兵也哈哈大笑。

    老王一愣,眼神黯淡,他设想了无数次为儿子复仇的画面,可真到了这一刻时,却发现,毫无复仇的快感可言。

    乌鲁鲁当初杀了一百多个弥赛亚的人,他压根都懒得记住这些人。

    此刻面临死亡,乌鲁鲁也根本不怕死。

    “欧透……”老王茫然而没有精气神地念道。

    林立伸出手,搭在他肩膀上:“老王,这种人,心中有信仰,你杀了他反而很开心。算了吧……”

    “嗯?”老王不解。

    林立笑道:“把他带回去吧……让他叛逃……我想,华墟有的是办法收拾他。”

    乌鲁鲁听了,怒道:“你说你马呢!老子怎么可能叛逃!”

    林立白了眼道:“让你叛逃,跟你有什么关系?”

    “啊?”乌鲁鲁愕然。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