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

    “不要杀我!”

    瓦哈娜仿佛一尊凶神,追上研究员们,横冲直撞。

    凡是被撞到的研究员,不是筋断骨折,就是当场昏迷。

    瓦哈娜在走廊中一路奔跑,尾巴在身后反复横扫,所过之处,研究员如同割草一般倒下。

    沐源跑在最前面,眼看自己跑不过瓦哈娜,突然从怀里掏出一颗小球砸在地上。

    顿时升腾起一股臭雾,弥漫走廊。

    瓦哈娜冲过雾气,发现是三条岔路,而沐源不见踪影。

    她鼻头微耸,发现自己的嗅觉失灵了!

    “嘁!”瓦哈娜随便挑了一条路追上去,以她的速度,就算把所有错路试一遍,也迟早能追上沐源的。

    然而就在这时,黄极从一处岔道中拐出来。

    “华极!”瓦哈娜看到黄极很高兴,随后瞧见黄极身上各种包扎的伤口,说道:“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我们已经攻陷了圣塔菲,我们还遇到了另一伙儿,他们是弥赛亚组织,我听说过这个组织,也是要颠覆光明会的势力……”

    她还以为黄极不知道弥赛亚,将遇到恶龙一伙儿的事都说了,并介绍了一下弥赛亚。

    黄极笑道:“人类的反抗组织么……我还在担忧阿兰和老王他们的安排呢,毕竟虽然攻陷了圣塔菲,但我们这些人依旧是无根之萍。”

    “跟着你们一起亡命天涯,总有一天,我们都会死的。”

    瓦哈娜一愣,神色黯然。

    这一仗赢了,他们逃脱了,他们甚至重创了光明会。

    但是,他们依旧是流浪者,地球上依旧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地。

    如果没有恶龙一伙儿的出现,阿兰、老王、华极、哈妮这些人,就只能跟着他们逃跑,颠沛流离。

    他们这群天龙人,不怕这些艰难困苦,大不了一死,但是哈妮那些人哪里受得了?

    普通人没有这么高的觉悟,这一点瓦哈娜也是很清楚的。

    她不会以自己的高标准,去要求别人,尤其是这些患难共苦,合作逃出来的朋友们。

    “你们人类,终究得融入人类的群体……”瓦哈娜看着黄极欲言又止。

    黄极笑道:“你希望我加入弥赛亚,还是跟着你们呢?”

    瓦哈娜见黄极点明这问题,立刻直率道:“当然是跟着我们,你的智慧与知识,对我们有很大帮助,这个世界到处都是人类,我们这群天龙人,去哪里都不方便。如果有一名人类,代表我们站在台前,面对面处理一些问题,而我们不用露面,这无疑是好处巨大的。”

    “你跟着我们很危险,不过我可以承诺,会拼尽全力地保护你……”

    “当然,我尊重你的意见,华极。”

    瓦哈娜说了很多,她非常地真诚,这也是她成为天龙人之后,第一次认可一名人类。

    怎料黄极说道:“你们的目标是什么呢?”

    瓦哈娜昂扬道:“当然是推翻光明会!”

    黄极摇头道:“推翻之后呢?”

    瓦哈娜一愣,思索起来。

    黄极说道:“推翻光明会,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我问的,其实是你们到底想要什么。”

    “我们想要……堂堂正正站在阳光下,自由地生活。而不必时刻担心被压迫与伤害,正如这世上绝大多数人类一样。”瓦哈娜说道。

    黄极说道:“绝大多数人类,可以堂堂正正地生活在阳光下,是因为这颗星球上,只有人类。人类建立了属于自己的秩序……把所有人都包含在其中。”

    “你们想要过得同样的生活,只有两个办法。第一,融入并被接纳进人类社会的秩序,但根据你们的性格,外加光明会作梗,这简直困难极了……”

    “第二种方法,那就比较简单了,生活在只有天龙人的星球上。”

    瓦哈娜甩动着尾巴思考,思考着天龙人的未来。

    黄极继续说道:“生活在只有天龙人的星球上,也有两种方向。”

    “第一,就在地球死磕,把所有人类杀光,你们自然就拥有自己的家园了。”

    瓦哈娜面色古怪地看着黄极,这毫无疑问是不现实的。

    首先他们并不憎恨全人类,这很幼稚。其次也不存在灭绝人类的能力,这更天真。

    随便换个角度也可以想到,比如让一名被狗从小咬到大的人,去杀光世界上所有的犬类,他也不会去做。有病啊?

    他们本身也是人类转化的,尽管无比憎恨光明会,但从来没有过要灭绝全人类的念头,这太极端了。

    瓦哈娜笑道:“你这家伙,到底什么意思,直说吧。”

    黄极摊手道:“第二个方向,那就是换个星球。”

    “你们要和人类生存在一起,就会有重重矛盾。这是很现实的问题,不是谁都有多高的觉悟的。”

    “跳出这个狭隘的有限的生存空间,走向星辰大海,你们就可以建立自己的秩序。”

    “所以,想实现你们的目标,你们需要的,不是杀戮,不是变强,不是任何在地球上的娟娟算计……而只是一艘能在宇宙中自由航行的飞船。”

    瓦哈娜陷入沉思,呢喃道:“飞船么……”

    黄极笑道:“如果能有一艘飞船,我想消灭光明会,实在是太简单了。”

    他的话,给瓦哈娜的影响很大。

    她思索了很久,这才想起她还要追击逃走的沐源。

    “飞船这东西,也不是说有就有的,晚些时候再讨论,我先去把人抓回来。”瓦哈娜说着。

    黄极却拉住了她说道:“不用追了,放他走吧!留个活口也无所谓。”

    “整个圣塔菲基地,到处都是好东西,不要浪费时间了,敌人肯定还有援军,我们要尽快离开。”

    瓦哈娜点点头,大局为重,跑了一个无所谓,她也懒得追了。

    两人往回走,只见在圣塔菲负三层的一条走廊上,躺了一地研究员和他们的助理。

    他们全部被瓦哈娜打断了腿,此刻无处可逃。

    瓦哈娜这名马尾都顶到天花板的高挑天龙人,踱步俯视着研究员们。

    这些人大多数她都认识,昔日就这样高高在上地挑选她,如今角色逆转了。

    “还记得本大爷吗?”此时阿历克塞也带人走过来。

    “阿历克塞,你杀了我们,你也活不了。光明会的军队马上就会回来,你们还是快跑吧!”有研究员说道。

    阿历克塞俯视道:“本大爷放过你们,难道就不会被追杀了?”

    研究员们一愣,说道:“你可以把我们当做人质,光明会决不会放弃我们,这样你们还有谈判资本。”

    “你们不是想要自由吗?这可以谈啊。”

    阿历克塞笑道:“自由不是谈出来的,你们做实验时,有理会过试验品的诉求吗?现在躺在这,就知道谈判了?”

    “还有,不要张口闭嘴,就是死亡。杀了你们,我也活不了?这种话听到本大爷耳朵中,就好像说我再也吃不到牛排了一样轻描淡写。”

    研究员无语,他知道今天活不了了,苦涩道:“你们到底要怎么样?”

    阿历克塞从地上捡起这些研究员携带的箱子,打开一看,不是各种珍贵的药剂,就是各种婴儿胚胎。

    前者大多数是试验型的新药,后者则是对药物有良好反馈者的克隆幼体。

    同样的药,在不同的人身上效果不同,把效果好的人筛选出来,克隆培养成多份,有助于研发。

    因为克隆几乎和自然成长的时间一致,所以与最新研究成果匹配的克隆人,都是婴儿大小。

    “教授,这支药什么效果?”阿历克塞拿出一支注射器说道。

    一名研究员立刻说道:“这是一种试验型的新涅槃药剂,有的婴儿受体,完美吸收了药效,但一千名受体中只有两例……”

    他不停地说着,但阿历克塞很快打断他道:“别说了,嘿嘿,药效不是光靠嘴皮子说就可以的,试试不就知道了?”

    说罢,阿历克塞直接把注射器插在了研究员身上,轻点按钮,一大瓶全部注射进了那名研究员的手臂里。

    研究员惊慌道:“不要!那里不可以!啊!你注射太多了!太多了!”

    “这药不能肌肉注射!必须脊椎注射啊!”

    “那么肌肉注射会怎样呢?”阿历克塞坏笑道。

    研究员抽搐着,没法回答他了,他手臂注射的地方一片红,皮肉还明显地鼓囊起来。

    就好像过敏了一样,身上开始长各种红疹,最后眼角和嘴角都在流血,脑袋不停地摇摆,直至死掉。

    “真是实践出真知啊,原来不能肌肉注射……下一个!”阿历克塞笑道。

    瓦哈娜走过来说道:“尽快把他们处理掉,别玩了。”

    阿历克塞看了看瓦哈娜和黄极,耸耸肩道:“好吧好吧。”

    他正要快速用药把研究员都干掉,黄极这时候站出来说道:“别浪费我的药,这可都是好东西。”

    黄极从研究员随身携带的各种小箱子里,找到很多好东西。

    圣塔菲沦陷,这群人撤离,随身带着的东西,自然都是圣塔菲最珍贵的东西。

    其中最珍贵的,当属转化多功能干细胞的药剂,以及给移植DNA用的各种辅助手术的修补剂。

    在黄极眼中,多功能干细胞,简直妙用无穷。

    尤其是光明会创造的这种,是可以变成任何生物组织,且还可以自我生产。唯一的缺陷,就是和正常细胞一样,分裂速度慢,且分裂有上限。

    但是,黄极有可控癌细胞。

    黄极体内的可控癌细胞,结合这种多功能干细胞,那么作用将得到蜕变!

    原本黄极创造的可控癌细胞,最大的缺陷就是种类单一,大多数器官是变不了的。

    想要让其真正成为‘百变怪’,就只能收集所有种类的癌细胞。

    现在不用了,将两者结合,黄极的经脉丹田系统简直鸟枪换炮,更新换代了。

    想变什么,变什么!有基因数据就可以了!

    而收集数据,对黄极来说是最简单不过的事。

    他将可以在自己的丹田里,创造任何器官,乃至一个大活人……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