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四层,一群囚犯看着洞开的大门,在门口左右张望,却是不敢出去。

    他们早已被驯化,失了反抗之心。

    “哒……哒……”

    突然,一名戴着口罩,穿着研究员白大褂,身上电光闪烁,威势慑人的男子走下楼梯。

    发丝悬浮在脑后,头发尖相互之间,有细碎的电弧流转。

    他大褂的口袋上挂着一副眼镜,自己则闭着双眼,他似乎根本不需要用眼睛看,就能跨过所有障碍物。

    来者正是黄极,趁着圣塔菲里只剩下自己,便换了装,筋骨改变了一下相貌就下来了。

    他电能激荡毫无掩饰,囚犯们见状,霎时间鸦雀无声。

    实在是黄极这样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

    “研究员吗?没见过啊……”

    “是入侵者之一?”

    他们心思浮动,却缩在各自牢房中不敢出来,躲得更深了。

    这时,黄极说话了:“我最后问一遍,有人要跟我走吗?”

    小白鼠们都看向黄极,他的声音沉稳而有磁性。

    可是他的话,却让大家都哭丧着脸。

    “回答我!”黄极大声道。

    “愿意……愿意……”众人吓了一跳,稀稀拉拉地说道。

    他们看着黄极周身电弧闪耀,如同雷神,谁敢说个不字?

    然而黄极平静道:“请你们真诚一点。”

    “呜呜呜……”小白鼠们都快哭了。

    走也是死,不走也是死,好难啊。

    要说真诚,那他们都不敢逃跑啊,可是这话能说吗?

    “这位大人,求你不要为难我们……”有人鼓起勇气说道。

    “我们……我们情愿留下来……”

    他们战战兢兢地说着,感觉眼前穿着研究员服饰的黄极,看起来比之前来的恶龙林立狠多了。

    林立本身就不凶狠,恶龙则是知道他们不会走,懒得为难他们。

    黄极确实上来就说‘最后问一遍’,还周身电涌,仿佛蓄势待发要杀人似的,隔着几米外都能感觉到静电的刺激。

    “明白了。你们畏惧死亡,不敢反抗光明会,我能理解。”黄极的语气温和下来。

    众人顿时松了口气。

    黄极继续说道:“你们跟着我们逃亡,几乎一定是死,所以为了活命,你们会想办法‘立功’,继而可能背叛我们。”

    “光明会是何等的强大,让人生不起一点反抗的念头,唯一的选择就是好死不如赖活着。”

    “既如此,你们还是留下来吧。”

    小白鼠们听了黄极的话,麻木地点头。

    听这话意思,是不打算为难他们了。不过既然不打算带走他们了,为何还下来跟他们说这些废话?到底有何目的?

    黄极摊手道:“你们被带到这里来的那一天,就社会性死亡了。你们早已回不到过去普通人的生活,只能苟活着,直到某一天,死在实验中,或者是被送给外星人吃掉。”

    “而唯一改变这命运的出路,不是逃跑,不是反抗,而是加入光明会,对吗?”

    小白鼠们纷纷点头,是的,这是唯一出路。反抗不了,那就加入。

    就像很多哨兵,他们小时候其实也是小白鼠,只不过和各种药剂相性完美,继而得以加入光明会。

    包括阿兰也是如此,虽然只是个动态视觉,但总算因此能成为佣兵,走出去。哪怕只有两年生命了。

    黄极的声音回荡在牢房中说道:“既然你们是这么想的,那么让你们得到光明会的赏识……继而改变命运吧。”

    “你们有没有兴趣,成为升腾者呢?”

    小白鼠们都惊呆了,终于有人鼓起勇气道:“你要让我们进化?不,不可能的,我们不适合那种药,会死的。”

    黄极摇头道:“这是因为,格里芬那个老东西,不知道任何基因改造药物,都是需要药引的。”

    “我能让你们一百零三个人,全部都进化!”

    霎时间,小白鼠们眼神中迸发出希望来。

    虽然听不懂黄极在说什么,甚至也不知道格里芬是谁,但其自信的语气,让人感觉他是在说真的。

    反正大家都是被试验药物的小白鼠,万一黄极说的是真的呢。

    一旦成为那种超能力者,那他们就可以加入光明会,成为战士,而非奴隶了。

    当小兵总比当小白鼠好。

    一名印第安女人走出了牢房,紧张而又渴望道:“那么代价是什么呢?”

    黄极走上去,抚摸着她的头发,不一会儿她的头发就如同做了离子烫一般发卷。

    随后这只手,又摸到了女子的脖子上。

    下一秒女子感觉到一阵灼烧感,她的脖子上被烙印了一双瞳中瞳般的图案。

    “记住这双全知之眼!”

    “就够了……”

    小白鼠们不解道:“就这样?”

    “就这样!”黄极说着,从楼梯上搬下来一箱升腾药剂,让他们服用。

    印第安女子深吸一口气,上前为自己注射了药剂。

    与此同时,黄极掌心延伸出一根肉刺,扎进印第安女子的后颈,他控制着生物电,为其引导药效,使其不会因为排异而死。

    留下一份纹身……这代价实在太小,几乎等同于没有,反正无法反抗,不如乖乖从命。

    一时间小白鼠们纷纷上前,注射升腾药剂。

    而黄极则张开双臂,延伸出好几条经脉,同时为四个人疏导药效。

    众人一批批地上来接受引导,他们能感觉到身体脱胎换骨的痛苦,但这种痛苦他们也习惯了,强忍过去,几分钟后就觉得神清气爽,力量充实。

    虽然黄极只有九十九瓶升腾药剂,但他知道,一个人想进化其实用不了一整瓶,在他的引导下,七成药剂就够一个人进化了。

    他稍微分润了一下,帮他们进化之后,自己又把剩下的几瓶吸收掉。

    黄极现在的生物电控制力,比以前强多了,十分钟下来,每个人都开始了适合自己的突变。

    “呃啊!”印第安女子瘫软在地上,她虚脱地想爬起来,手抓在牢房的栏杆上。

    不知怎的,她的手掌好像在强烈的振动,直接导致铁栏杆整个超低频震荡起来,笔直的铁杆周围,有着肉眼几乎不可查的残影。

    “嗡嗡嗡嗡……”铁门发出轰鸣声,与门框的接合处更是仿佛被震松了一样,哐啷哐啷地响起来。

    声音越发尖锐,极为刺耳。

    吓得印第安女子立刻松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掌。

    “呜呜呜呜……”只见她的掌纹上有无数细密的几乎看不见的小凸起,变得极其粗糙厚实,只要她想,可以令其以肉眼都看不见的频率振动。

    她再次将手掌握住铁杆,一股低频振动传荡在整扇门上,刺耳的声音骤然响起,几秒种后,就听到啪得一声巨响,那铁门直接蹦飞出了门框。

    这还是钢铁,没那么好震断,可以想象她双掌抱住别人的脑袋,足以在一秒内将其如西瓜一般震爆。

    不过就这么几下,她就感觉身体发虚,好似剧烈运动了很久一般。

    “成为升腾者之后,食谱也要有所改变,否则身体会吃不消的。”

    “多吃富含矿物质的食物,且推荐你每天吃至少三公斤的胡萝卜,另外水份也必不可少,你几乎随时随地都要补水……”

    黄极随口说着,跟医生开药方似的,那印第安女子连连点头。

    不过黄极也只说这一次,其他小白鼠进化后,他都懒得提醒了,毕竟升腾者的食谱,这种事光明会自己也会研究出来,缺什么补什么就是了。

    只见他将在场一百零三人,全部引导到适合自己的进化方向,并且留下重瞳图案的烙印,便默默地离去了,留下他们感受自己的能力。

    至于什么代价,什么臣服我,什么帮我做事……

    这种话黄极都懒得说,说了反而不好,他请君入瓮,拉帮结伙的能力已经是举重若轻,技近乎道。

    “时间差不多了……”黄极来到负二层,把衣服换回去。

    他闭上眼,确定所有监控记录都被销毁,所有行动痕迹都被处理后,默默地躺回医务室的床上。

    黄极最初就是被阿姆送到这病床上的,毕竟他经历了‘蜥蜴人的暴打’,在病床上从头昏迷到尾,也是理所当然。

    他刚躺下没多久,一队大型武装直升机就赶到了圣塔菲。

    一名金发男子直接从飞机上跳了下来,五百米高空他打开一把铁伞缓冲,徐徐飘下,落到尸横遍野,机械残骸满地的场地上。

    他扫视全场,满目疮痍,直觉头皮发麻。

    “来晚了……果然出大事了!”来者正是布兰度。

    而他的兄弟白兰迪,也从高空跳下,没有任何外力缓冲,咚得一声,直挺挺地踩在地上,纯靠着‘摔不死’的变异肉垫卸力,毫发无损。

    “圣塔菲难道被攻陷了?”白兰迪说道。

    布兰度手指钻在他太阳穴上吼道:“动动你的脑子!现场战况如此惨烈,这不是废话嘛!”

    “研究员不会都死光了吧……”白兰迪捂着头说道。

    布兰度面色凝重,圣塔菲的研究员要是死光了,这对于组织的长生梦想,是个重大打击。

    他来这,正是掌剑们得知大蛇谷有变,蜥蜴人逃离,并且牵扯叛逆派系,继而将其定性为叛军所为。

    布兰度就是全权调查叛逆派系的负责人,上头直接把两案并作一案,全都交给他查。

    “我听说蜥蜴人被叛徒放走,就知道大事不妙,敌人绝不会就此罢手,肯定还有后续!”

    “果然,圣塔菲沦陷了……我带人赶来,还是晚了一步!”

    “圣塔菲最少也有三名S4保护,如果奥西里斯也在,那么就是四个!怎么会沦陷的这么快?”

    布兰度嘀咕着,扫视全场,已经认出好几具尸体。

    “是奥西里斯小队的人,都是精锐!”白兰迪说道。

    “呜呜呜……汪汪汪!”楼顶上,还有一条小奶狗汪汪叫,这正是奥西里斯的狗。

    布兰度烦躁道:“这么说奥西里斯也在的,那就是四个S4强者,难道全死了?敌人到底出动了多少人?”

    他和白兰迪走到基地前,只见这里有个巨洞,乃是被恐怖的能量武器轰开的。

    再看基地里面,更是一片狼藉,厚实的合金钢板直接给熔穿了,直通地下!

    “是……黑魔杖!”

    布兰度一眼就认出这破坏力是欧透咋瓦莫惊多!

    他想了想说道:“我发现你了!真有意思,攻陷了圣塔菲,还不走?”

    “出来吧!”

    布兰度站在破洞外朗声说着,仿佛基地里还有敌人一样。

    白兰迪愕然地看向布兰度,轻声道:“大哥,哪有人?”

    布兰度伸出手指,作势要戳,白兰迪立刻躲得远远的。

    这时,直升机编队降落,一队人马来到布兰度背后。

    布兰度挥手道:“进去搜!”

    “是!”这帮人各个都是S1,其中有四个S2,也是不亚于奥西里斯小队的一支精锐。

    布兰度让手下先进去,自己则退后几步,从直升机里抽出一口箱子,里面正是一套鳞甲战衣和雷火刃。

    不过他并没有开启雷火刃,而是将其挂在腰间,手上依旧握着自己的那把铁伞。

    布兰度这个人喜欢嚣张,但他一定要确保没有任何问题后才会嚣张。

    眼下他并不确定敌人撤离了,所以先诈一下里面是不是还有敌人。

    白兰迪已经看出来了,撇撇嘴,检查各个尸体,发现了端倪。

    “大哥,他们都是被圣塔菲的防御系统杀死的……而防御系统的武器,则是被人用拳头砸毁!”白兰迪说道。

    布兰度眉头一皱道:“怎么会!这些武器都是高强度合金制造的,谁会有那么硬的拳头!”

    他不质疑这个力量,而是质疑这个硬度。一拳砸穿钛合金?这不是力量的问题,再大的力量手也先废了吧?

    白兰迪指着各处痕迹道:“但……事实如此,你看啊,还原现场的话。情况应该是这样……奥西里斯的这队精锐人马,进入圣塔菲的围墙,在塔楼附近被圣塔菲的防御系统狂攻。”

    “然后有人,直接用拳头把圣塔菲所有的武器都拆了。”

    “奥西里斯!他有这个能力,生命殖装可以让他的肉身防御惊人,拳破钢铁简直轻轻松松。”

    听了白兰迪的分析,布兰度面色古怪。

    “啊?你是说,是奥西里斯小队奇袭圣塔菲,毁掉了防御武器,攻破研究所?”布兰度愕然道。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