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兰度汇总各方面消息,反复思考当时的情况。

    他发现各种可能都有,但基本围绕在沐源身上,沐源作为唯一活着的当事人,定然知晓很多事。

    不一会儿沐源被接回来,布兰度急急忙忙去见他。

    “沐教授,你还记得我吗?”布兰度笑道。

    沐源眨巴眼说道:“你是……”

    布兰度嘴角一抽,撇嘴道:“布兰度·奥迪,我们见过的……”

    沐源摇头捏了捏鼻梁,说道:“哦……敌人抓到了吗?”

    布兰度骄傲一笑道:“当然!恶龙一伙儿已经被我活捉。”

    沐源问道:“在哪呢?审问了吗?”

    “正在审问呢,你就不必过问了,我只是想从你的视角再了解一下情况。”布兰度说道。

    沐源眉头轻蹙道:“你如果抓到了敌人,就应该告诉我回收了哪些东西!我的纳米蜂群以及新药都丢失了,找回来了吗?”

    新药丢失了很正常,布兰度看一地研究员的尸体,以及身旁有一堆空箱子就知道了。

    研究员撤离一定会把最珍贵的研究成果带着,眼下不翼而飞,肯定是被敌人拿走了。

    不过……

    “纳米蜂群也没了?”布兰度瞪大眼睛。

    这东西比所有新药都珍贵,虽然是有这个技术,还能再造的东西,但造价实在是太贵了。

    不光昂贵,时间成本也很高。光明会全球开设了一万四千个机器,同时生产,一台机器每天只能生产两百个纳米蜂!十年下来,才有了这百亿个纳米蜂群。

    这十年各个基地的成本合计八千亿美金,米军的军费都不要这么多。

    “损失太大了……”布兰度呢喃道。

    沐源追问道:“所以,到底有没有追回来?”

    他见布兰度沉默,沐源眯眼道:“你抓住了恶龙一伙,就该立刻把纳米蜂**给我,别告诉我,他们没有。”

    布兰度吞了口唾沫道:“好吧,沐教授。我没有抓住恶龙一伙,我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跑了。”

    沐源笑了,摇头道:“你骗我,是因为怀疑我吗?”

    “怎么会!您可是要做掌剑的人呢,我只是跟您开个玩笑,想让您夸夸我。”布兰度灿烂地笑道。

    沐源盯着他不说话。

    布兰度丝毫不觉得尴尬,问道:“请问到底是谁偷袭了圣塔菲,您又是怎么逃掉的?还有内鬼,您有怀疑的目标吗?”

    沐源说道:“敌人袭击圣塔菲,卫兵们保护我们从紧急通道离开,但是却被奥西里斯小队的人拦住了。”

    “等一下,你是说这三个人?”布兰度带他来到三名S2死掉的地方。

    沐源看了看三名哨兵的尸体,又看了看走廊尽头三十名卫兵的尸体。

    他眼睛一转说道:“还有一个乌鲁鲁,一共四个人拦住了我们。他的尸体呢?”

    布兰度说道:“没有发现。他们为什么拦住你们?”

    沐源深吸一口气道:“这四名哨兵说他们全军覆没了,乃是被圣塔菲的防御系统袭击的,他们怀疑卫兵有问题,乌鲁鲁借此要求我们的卫兵放下武器,把研究员都交给他们。”

    “这三十名卫兵坚决不同意,毕竟他们的职责就是为我们挡枪,所以他们拒绝听从乌鲁鲁的要求。”

    布兰度皱眉道:“然后呢?”

    沐源看着走廊天花板上的速射枪说道:“再然后,这些枪就响起来了,将所有的卫兵击杀。”

    布兰度追问道:“谁在主控室?是谁控制的防御系统?”

    “肯定是内鬼啊。”沐源说道。

    布兰度心说废话!

    沐源继续说道:“卫兵死后,我们落在乌鲁鲁手中,他们四名哨兵打算带我们从紧急通道离开,可是已经晚了,一名女蜥蜴人跳了下来。”

    “他们打了起来,之后的事我就不知道了,因为我和研究员们都趁机跑掉了。”

    “我跑在最前面,用了刺激蜥蜴人嗅觉的药物离开,至于其他研究员,都被蜥蜴人追上。”

    毫无疑问,他在隐瞒可可的存在。

    眼看知道可可的所有人都死了,只剩一个乌鲁鲁不知所踪,他决意继续为自己妹妹隐藏,甚至有意引导向乌鲁鲁有问题。

    布兰度沉思道:“教授,你有怀疑的目标吗?当时谁不在现场?”

    “威克斯,他也是我的助手,拿走我纳米蜂群去维护,结果就再也没看到了。”沐源说道。

    布兰度说道:“他已经死了,大蛇谷那边的士兵发现了他的尸体。”

    沐源惊道:“他为什么要去大蛇谷?”

    布兰度摊手道:“我怎么知道?现在大蛇谷基地一片废墟,装甲部队正在搜寻活口,但想来应该没什么活口了。”

    “如果纳米蜂群在他身上,那俨然已经彻底报废成微量元素了。”

    纳米机器人是很脆弱的,在微观世界横行霸道,可在导弹轰炸下,那简直比细胞还容易‘死掉’。

    布兰度看向一旁的阿姆问道:“他为什么去大蛇谷,你知道吗?”

    阿姆点头道:“我看着他上飞机的,说是要去大蛇谷清点挖掘出来的蜥蜴人细胞样本,他亲自开飞机走的……”

    他的确看着威克斯上飞机的,而且对自己态度倨傲!

    至于去大蛇谷清点样本的任务,则是听黄极说的,不过他已经把黄极当兄弟,丝毫没有怀疑,因此他心底里就认为是威克斯说的,黄极只是负责转告。

    “威克斯坐在驾驶座上,我跟他打招呼他都不理我,还冲我冷笑……现在想来,很不对劲!”阿姆如实说道。

    沐源惊道:“我从来没有让他去大蛇谷,他也没这个任务!”

    “他当时唯一的任务,是我让他维护纳米蜂群!结果这家伙,竟然坐飞机走了?”

    布兰度皱眉道:“他平时也这么傲吗?”

    沐源摇头道:“没有,他对我很恭敬,他可是我的助理!乃是千挑万选出来的,也跟我很久了,我说什么他就做什么,从来不会把我的任务丢下,自己莫名其妙离开研究所。”

    阿姆还以为沐源不信,连忙道:“我说的是真的,当时还有人在场,不信你问华极,就不知道他还活着么……”

    “谁?”布兰度问道。

    阿姆指着楼上道:“1级的小兵,这个沐教授肯定知道。我们长官把他安排在我麾下,准备去大蛇谷引蛇出洞。结果当时威克斯和他一起上来,威克斯开飞机,华极在副驾驶,两人去了大蛇谷。”

    “之后发现蜥蜴人,我直接包围了那里狂轰滥炸……总之战况紧急,我没有救他们。之后我看到威克斯开飞机走了,我还以为他已经活下来了,没想到大蛇谷基地里还是发现了他的尸体。”

    布兰度皱眉道:“那架飞机之后走了吗?”

    “走了!”阿姆说道。

    布兰度让人拿来一份资料,抽出一张照片说道:“是这架吗?”

    只见照片乃是圣塔菲附近某处密林里,发现的直升机残骸。

    “是这架!竟然被遗弃了……当时走的是谁?”阿姆楞道。

    布兰度沉吟道:“你说的华极我知道,我看了你们上报的资料,这人是抓来的小白鼠。”

    “嗯,那这个华极人呢?”

    阿姆说道:“我轰炸时他趁机逃到我身边,之后负责当我的司机,在蜥蜴人冲破包围圈时,和我一起撤离,结果我们的车子被炸翻,他依靠聪明才智……”

    他一五一十把华极的情况说了,并着重讲述了他是如何救了自己,拖延了时间等到支援,并拼死活下来的。

    “行了行了,你说你之后把他送到二楼的医务室?”

    布兰度倒不是很在意其功劳,这对他来说只是小有功劳而已,得知黄极可能没死,立刻带人来到负二层。

    只见这里的研究所全部被炸了,而医务室就在隔壁,因此有一面墙也塌了,半面天花板落下来,把一片病床埋了起来。

    他招呼人挖开废墟,只见角落的病床上躺着一人,昏迷不醒,身上还有染血的绷带。

    “还活着。”布兰度看出黄极的胸口有起伏。

    他拍了拍黄极,将其唤醒。

    黄极睁开眼,阿姆立刻笑道:“你小子命是真的大!”

    “怎么了?”黄极看着一片狼藉的环境,茫然道。

    阿姆说道:“有敌人攻陷了圣塔菲,还把所有的研究室都炸了,你小子命大,在医务室,被隔壁的爆炸埋了起来,没被发现!”

    布兰度摆摆手,打断他们叙旧,直接问道:“你见过威克斯吗?”

    黄极点头道:“当然,他可是沐教授的助理,我之前还想巴结他,不过阿姆教训了我几句,他说我是战斗编制,巴结科研部门的人没用……”

    “哎呀,这些你就不用说了……”阿姆无语道,心说沐源还在呢。

    布兰度瞪了阿姆一眼,继续问黄极:“他怎么和你一起上去的?”

    黄极说道:“我当时被卫兵带上去见阿姆,在电梯门口时,突然他从后面跑过来一起进了电梯,他说他要去大蛇谷清点挖掘出来的医疗仪器和蜥蜴人样本。”

    “他当时特别得开心,兴奋的不行,不过到了地面之后,又变成一副冷淡的模样。我寻思他这么拽,又是沐教授的助理,就老老实实地听他安排,我初来驾到肯定不敢得罪别人。”

    “可惜我不会开飞机,我要会开飞机,肯定送他去大蛇谷了。”

    “之后的事情阿姆都知道,我身上有窃听器,阿姆都听着呢。”

    布兰度看向阿姆,阿姆点头。

    沐源追问道:“华极,他当时身上带着什么?到了大蛇谷后,他又做了什么?”

    黄极说道:“威克斯身上带着什么我不知道,到了大蛇谷后,他就一直和监管执事在一起,而我则被监管执事指使到了科加斯所在的矮楼。”

    “当是阿历克塞他们也在里面,所有雄性蜥蜴人都在,他们不知道我已经彻底投靠光明会,所以我跟他们扯淡拖延时间。”

    “后来又进来三个人,其中有一个说‘东西拿到了,可以走了’。”

    布兰度立刻追问道:“他长什么样?”

    黄极皱眉道:“这怎么形容呢……不过他嘴里含着一颗子弹。”

    “继续。”布兰度思索。

    黄极继续说道:“我本来以为我不会暴露,没想到另一个戴眼镜的人,说‘这个华极已经彻底投向光明会,除掉吧’,之后他又点出五个富豪,说这五个人都太年轻了,信不过。”

    “最后他把我们六个都交给蜥蜴人处理,自己则带人走了。”

    这一番话说下来,布兰度眼皮子直跳。

    他直接打了个电话,不多久又有人送来一张照片,布兰度说道:“戴眼镜的是不是他?”

    这赫然是罗言的照片,不过黄极仔细观察一番,摇头道:“说不准,当时那个人不光戴眼镜,还戴着口罩,穿着研究员的衣服。”

    “头型很像,不过发型不一样,我见到那人头发是飘着的。”

    布兰度倒吸一口凉气,刚才他分开审问那些小白鼠,也拿出照片问过。

    小白鼠们的回答也基本上是这样,说是:头型很像,发型不一样,头发是飘着的。

    严格来说,这和平时罗言的形象不符,但要说像……那是真的像!

    这种模棱两可,让他极度怀疑却苦于没有证据的感觉,十分不爽。

    “可恶!我知道怎么回事了……”布兰度紧紧攥着拳头。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