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已经很明显了,威克斯潜伏在沐源身边很久了,这次他知道圣塔菲将要被袭击,而幕后之人给他的任务就是拿走纳米蜂群。

    所以威克斯趁着维护时,把纳米蜂群带走,随便找了个理由去大蛇谷基地。

    甚至可能就是故意把一些需要研究员来处理的东西,埋在大蛇谷的洞穴里,好让威克斯有这个理由。

    威克斯平时谦恭,如今终于卧底熬出头,可以带着东西走了,立刻恢复了本性。

    “……阿姆,所以他临上飞机时,对你冷笑,这不是倨傲……而是笑你们一群笨蛋还恭送他离开!”布兰度洋洋洒洒地说着。

    阿姆咬牙道:“那他怎么还是死在那了?”

    布兰度说道:“当然是被当做弃子了,因为他是和华极一起去的。而华极,被某人认出来了。”

    “某个位高权重的家伙,拥有庞大的情报来源,已经知道华极背叛了蜥蜴人,所以拿到纳米蜂群后,点破了华极的身份,让蜥蜴人处理掉。”

    “谁?”沐源立刻问道。

    布兰度摇头道:“不!知!道!”

    沐源皱眉道:“你刚才拿出的照片是谁?”

    布兰度笑道:“沐教授,这些事需要我去调查,你静候佳音吧。”

    沐源扭头就走,临走时说道:“我不管组织有什么派系不派系的,现在我没有研究环境了,什么也做不了。”

    布兰度说道:“上面会重新安排的,我们又不止这一个生命科研中心,尽管配置不同,但终究只是钱的问题。”

    他说完,沐源已经走远了。

    布兰度凝视着沐源的背影,过了一会儿,白兰迪走了进来。

    “大哥,大蛇谷基地那边还在打呢,我们不支援一下吗?”

    布兰度一愣道:“还在打?”

    白兰迪点头道:“是的,阿历克塞还没死呢,超级哨兵们损失惨重,其他小兵又插不上手,我们得去帮忙。”

    “发克……怎么这么厉害?”布兰度有些吃惊。

    白兰迪说道:“说是变异了,实力不同以往。”

    布兰度立刻带着白兰迪上飞机赶往大蛇谷。

    路上,身边只有白兰迪,他才说了实话:“沐教授,有点问题。”

    “怎么了?”白兰迪不解道,沐源可是被许诺成为掌剑的人,他不可能也是叛徒吧?

    布兰度说道:“首先肯定有叛徒,而且是一大群!从大蛇谷监管人员,再到后勤的富豪们,以及圣塔菲内部都有内鬼!”

    “姑且将那个派系,称为‘重瞳派系’。这伙人布局甚远,准备充足,这一次攻陷圣塔菲是有备而来,势在必得!”

    白兰迪说道:“你怀疑沐教授也是重瞳派系的人?”

    布兰度点头道:“说不准啊……实在是没人可以怀疑了。我们仍未知道操控防御武器的人是谁……”

    “你想啊。乌鲁鲁虽然不知所踪,很可疑,但是战斗时他在地上,而主控室在地下,他就算是内鬼,也不是操控武器系统的人。”

    “威克斯也不是,他早就去大蛇谷了,他的任务乃是替‘重瞳派系’把纳米蜂群提前偷走,然后送到大蛇谷交接。”

    白兰迪皱眉道:“纳米蜂群能百分百确定是威克斯拿的吗?也有可能是圣塔菲被攻陷之后,敌人拿走的。”

    布兰度伸出手指钻着他的脑袋吼道:“动动你的脑子!”

    “那群蜥蜴人不走,监管执事以及还有科加斯这些叛徒也不走,还留在大蛇谷基地是干嘛呢?”

    “就是等人啊,等威克斯带着纳米蜂群送过去!当时大蛇谷还有三个神秘人,一个嘴里含着子弹,这是谁的怪癖你去查一下。还有一个戴眼镜,肯定他娘的是罗言!”

    白兰迪说道:“大哥,你是跟罗言杠上了吧……没有任何证据啊,就凭他戴眼镜?头型有点像?”

    布兰度眯眼道:“他本来就是我的怀疑对象,更别说还有那句口头禅!”

    “我知道,这口头禅谁都可以说,但你要相信我的直觉!”

    白兰迪点头道:“好吧。”

    布兰度继续说道:“罗言因为有足够的信息渠道,这才知道华极背叛了蜥蜴人,毕竟我能知道,他也能知道。所以拿到纳米蜂群后,让蜥蜴人处理掉华极”

    “蜥蜴人最受不了背叛了,所以没能跟着一起走,反而成了诱饵、棋子!吸引我们的火力,而他则趁机带着人离开!”

    “华极诈降变真降,若不是罗言有充足的情报来源,恐怕也把他带着走了,届时华极就成了我们打入重瞳派系的棋子,要知道,当时华极身上有我们的窃听器!”

    “基于这种后怕,是以威克斯跟他一块过来,就也被一同放弃了。”

    “纳米蜂群拿到手就可以了,卧底死就死了,当时罗言没有时间去排查威克斯身上有没有窃听器和定位装置了。”

    白兰迪琢磨道:“好像也没毛病,之后罗言等人坐飞机离开,然后在圣塔菲附近的密林里遗弃了飞机,埋伏在圣塔菲外围。”

    “等恶龙一伙儿先冒头吸引奥西里斯小队人的注意力,某个卧底在后面放暗炮,杀死大量的精锐后,罗言再带人跟着杀进去。”

    “拿走了药,杀了研究员,还改造了一群小白鼠。这也都是罗言可以做到的事。”

    “他帮我们一口气多了一百名升腾者……啧,那群新晋的升腾者,我们敢用吗?”

    布兰度摇头道:“他们说罗言帮他们进化后,没有任何要求,也没有让他们做任何事,你信吗?”

    白兰迪摊手道:“那……除掉?”

    布兰度摇头道:“除掉又太浪费了,他们明明都是对升腾药剂有排异反应的人!注射了会死的!”

    “可是,罗言却让他们成功进化了,这里面一定有秘密。”

    “杀了可惜了,养着吧,死不了就行。”

    白兰迪思索道:“除了一直待在下面的小白鼠以外,基地里总共只有三个幸存者。一个昏迷在地面,一个昏迷在负二楼,还有就是沐源了。所以你是根据排除法,怀疑沐教授的?”

    “有没有可能,阿姆和华极都在撒谎?”

    布兰度摇头道:“他们两个都没有权限操控圣塔菲内部的武器系统,更关键的是……那三十名卫兵的死法,太奇怪了。”

    “嗯……枪枪爆头,现场没有发现多余的弹壳。是速射枪的子弹,缺失的弹药数也对上了。但这么精准,明显不是自动射击。”白兰迪说道。

    布兰度说道:“所以我很想知道,到底是谁操控防御系统杀了奥西里斯小队的精锐,又精准操作除掉了三十名卫兵……”

    “在这个问题上,沐源一句话带过,太奇怪了。他说乌鲁鲁带人拦截他,结果有内鬼操控自动速射枪把卫兵杀了……这就说明内鬼是站在乌鲁鲁那一边的!”

    “既然乌鲁鲁极可能和内鬼是一伙儿的,可杀死了卫兵之后,却又没有伤害沐源,反而继续护送他们离开?”

    “最巧合的是,最后所有同行研究员都死了,唯独他沐源成功逃离?他这个圣塔菲最重要的科学家活了下来?”

    “你相信他能跑得过瓦哈娜?就算是用了干扰嗅觉的药,也几乎不可能,除非瓦哈娜故意放过他。”

    他的分析没有问题,他就是S4,自然清楚那种情况,沐源是不可能跑得掉的。

    所以得知沐源活着时,布兰度就极度惊讶。

    这才使得他后面,一上来就撒个谎,说抓到了恶龙一伙人,想诈一下沐源。

    可惜沐源很稳,又稳又精明,让他交出纳米蜂群,反将一军。

    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反而是他布兰度怂了,率先坦白,可事后想起来,怎么这么快就识破自己在诈他?

    大家是队友,平常人会这么警惕队友诈自己吗?布兰度越想越觉得沐源有所保留。

    “他一定有所隐瞒!”布兰度笃定道。

    “奥西里斯!”白兰迪突然说道。

    布兰度摸着下巴点头道:“奥西里斯这个家伙,也失踪了,确实很奇怪,不过有可能是在追踪逃离的敌人,我们也不要胡乱怀疑。”

    白兰迪回头道:“不是啊,我是说我看到奥西里斯了啊!你看下面!”

    “嗯?”布兰度从飞机上往下看,只见奥西里斯一身黄金,正在一片荒郊野岭里向他招手。

    他连忙飞机降下,把奥西里斯接上飞机。

    “你这家伙,追到了没有?敌人也是往这个方向跑的?”布兰度和奥西里斯很熟,两人关系不说铁哥们,那也是老朋友了。

    奥西里斯楞了一下,心说追什么?

    随后恍然大悟,这是以为自己在追敌人……

    毕竟他堂堂一个顶尖S4,镇守圣塔菲竟然跑了,太匪夷所思。

    奥西里斯想了想含糊道:“我跟丢了……那个,圣塔菲怎么样了?”

    “你不知道?你的手下全军覆没,只有一个乌鲁鲁不知所踪。研究员全死了……除了沐源。”布兰度说道。

    奥西里斯皱眉,这可糟糕了。

    圣塔菲沦陷这可是大事,自己临阵脱逃,恐怕会被撤职。

    不过看布兰度的样子,是完全相信自己,还以为自己在追踪敌人。

    “……要不要说实话呢……”奥西里斯沉默着。

    布兰度皱眉,他还等着奥西里斯告诉他一些重要讯息呢,没想到竟然沉默了,什么鬼?

    “喂!敌人到底有哪些?他们屠杀研究员时,是不是你拦住了瓦哈娜?”布兰度追问道。

    这一点很重要,如果是奥西里斯在现场生死搏斗,关键时刻拦住了瓦哈娜,拼死让沐源得以独活,则也说得过去。他也就不必怀疑沐源了。

    然而奥西里斯叹了口气道:“对不起,布兰度,我根本对付不了那么多人,我看情况不对,撤了……”

    “我们都是涅槃者,活了这么久,你懂得,我可不想白白地死掉,还搭上一件生命殖装。”

    他犹豫再三,选择了诚恳,坦白了自己算是临阵脱逃的行为。

    毕竟沐源没事,那以他的关系和地位,这点罪行就不算什么了。他也可以说自己是保护了生命殖装。

    布兰度大惊道:“什么……你跑了?”

    奥西里斯激动道:“我不跑不行啊,我留在那也是死!妈的基地里全是内鬼,而正面的敌人,你知道他们什么配置吗?”

    “什么配置?”布兰度问道。

    奥西里斯说道:“恶龙一伙儿六个哨兵,都是废物,本身没什么威胁,可是其中一个死士,跟不要命一样,拿着一根黑魔杖要跟我换命!”

    “行!没事,这我也能对付,可是后面来了一大帮蜥蜴人,瓦哈娜、阿历克塞、哈斯帕!这就三个S4了!更别说还有好几个S3的少年蜥蜴人,这怎么打嘛!”

    布兰度眼皮直跳,心里哇凉哇凉的。

    “兄弟,那群蜥蜴人也杀过去了?”布兰度半笑半不笑地说着。

    奥西里斯点头道:“不然呢!我来支援圣塔菲,结果超级哨兵小队跑去大蛇谷了,没问题……可是他们一群蠢货,不知道是被蜥蜴人干掉了,还是压根没拦住蜥蜴人……”

    “他娘的让阿历克塞这帮蜥蜴人,杀到圣塔菲来了!”

    “我的手下还全被内鬼偷袭害死了,这可倒好,我独臂难支啊!”

    白兰迪一边开飞机一边听后面的聊天,眼睛微咪,瞥了眼后视镜:这不扯淡吗?

    他们这飞机往哪开?就是去大蛇谷支援超级哨兵们!为什么支援?因为阿历克塞等蜥蜴人太强了,和超级哨兵们打到现在还没有死光!

    结果奥西里斯,竟然说他之所以弃守圣塔菲,是因为阿历克塞等蜥蜴人都杀过去了?超级哨兵们没拦住?被调虎离山了?

    纯扯犊子!

    布兰度则是不动声色,笑道:“兄弟,你说的没错,这确实没法打,你也是为了生命殖装不落到敌人手中!”

    “对啊!我知道你能理解我!”奥西里斯很诚恳。

    布兰度说道:“我当然能理解你,上面给我们配得装备,我平时都不带的,就是怕遗失。不过上次在东海岸追杀叛军时,又捉襟见肘了,恨没有带装备……”

    “诶?你怎么还穿着?敌人早跑了,现在就别还维持一身金闪闪了,不要能量啊!”

    奥西里斯点点头,卸下了生命殖装,只见身上一层金色物质又化为一座黄金安卡像。

    “放后面就行了。”布兰度随手指着直升机的后舱。

    奥西里斯将其放过去,随口问道:“上面派你来全权总负责,调查此事?”

    “对啊,这跟东海岸的事,并为一案了。”布兰度笑道。

    奥西里斯看了看下面说道:“这方向不对啊,不是回圣塔菲吗?”

    布兰度摇头道:“不,我们先去大蛇谷,那边还有很多事要查。”

    “哼,他们才是正规镇守人员,如今圣塔菲都沦陷了,他们还傻乎乎地在大蛇谷呢!”奥西里斯怨念道。

    随后,他看向布兰度,说道:“你的气场……布兰度,我感觉你心乱了。”

    布兰度苦笑一声:“你脱下殖装后,我也能感觉到你的气场……你的心也很乱。”

    奥西里斯苦涩一笑,布兰度也没再说话。

    不多时,飞机来到了大蛇谷基地外两公里的地方。

    这里有一片惨烈的战场,而战场中心,正绽放着刺眼的白光,光芒都让在五百米高的直升机里的他们,眼睛难以直视。

    “啊!”

    在一片纯白色的耀眼光芒中,科加斯发出歇斯底里地嚎叫。

    光芒渐渐退去,黄肤壮汉将雷火刃从科加斯烧焦的背后抽出来,空气中弥漫一股烤肉的味道。

    科加斯被电死了,尸体遍布焦炭般的伤痕。

    再回头,周围已是尸横遍野,蜥蜴人已经全灭,而他们超级哨兵小队也损失惨重,成员所剩无几,只剩下他和老大了。

    九个S4还是太难对付,尽管装备碾压,人数碾压,甚至体力也占优,还是厮杀的过于惨烈。

    二十名超级哨兵,这波算是拼光了。

    “呃啊……”白肤壮汉坐在地上,他的状态也不好,鳞甲战衣只剩下半拉,肚子都被抓烂了,肠子流了半截出来。

    黄肤壮汉朝着远处招手,一群卫兵连忙赶来,为二人处理伤势。

    “呼……呼……你们怎么这副表情?”黄肤壮汉见卫兵们神色不对,皱眉问道。

    照理来说,干掉这群越狱的蜥蜴人,卫兵们应该兴奋欢呼,至少也应该是松一口气啊。

    可是他们一个个愁眉苦脸,甚至是欲言又止。

    这时他发现头顶上的直升机降落,两人跳下飞机,一看,是布兰度和奥西里斯。

    “你们怎么都来了?来一个就行了……不过也来晚了,战斗已经结束了。”黄肤壮汉说道。

    奥西里斯看着地上阿历克塞、哈斯帕等蜥蜴人的尸体,直接傻眼了。

    他目光呆滞,大脑一片空白。

    蓦然回首,发现布兰度堵在他身后,神色冷淡,手上握着铁伞。

    “战斗可没有结束呢……”布兰度冷笑道。

    奥西里斯懵逼了,他质问黄肤壮汉:“阿历克塞他们什么时候来的?”

    黄肤壮汉也不知道什么情况,老实说道:“早就来了,我们千钧一发之际赶到,当时蜥蜴人要跑,我们拼死拦住,跟他们死斗在一起。喏,这不刚解决么。”

    布兰度笑了,说道:“解释一下吧,奥西里斯,要不我帮你解释?”

    “啊?”奥西里斯愣着,他真的不知道怎么解释。

    布兰度说道:“整个计划,真不可谓不详密啊!罗言是不是跟你说好了,蜥蜴人会在这里暴露,然后把超级哨兵小队引过来,之后绕过他们杀到圣塔菲,与恶龙他们汇合。”

    “而你呢,不需要太尽力,等自己的手下死光后,把作战防御系统的武器全都拆掉,装作一场恶战的样子,然后直接撤离,在附近逛街。”

    “到时候问责起来,你就把问题推给超级哨兵们,说是他们没有拦住蜥蜴人,而你独木难支,所以这才跑掉。”

    “可惜啊……计划赶不上变化,你们提前想好的口供说辞,出了点纰漏!”

    “你万万没想到,蜥蜴人没有按计划赶到圣塔菲,他们被一个小小1级小兵,给拖在了这里!继而等来了援军,被超级哨兵们拼死拦住了!”

    黄肤壮汉听傻了,惊道:“什么?圣塔菲沦陷了?”

    奥西里斯则吼道:“胡说!布兰度,你说你妈呢!什么罗言?你在说什么啊!我亲眼看到的阿历克塞他们赶到圣塔菲,二十多个蜥蜴人啊!我怎么打?”

    “啊?”黄肤壮汉和白肤壮汉都看向奥西里斯,虽然不清楚怎么回事,但这句话肯定是撒谎。

    “发克!听着,布兰度,这里一定有什么误解!”奥西里斯说道。

    布兰度说道:“你根本就是故意弃守圣塔菲,留了一座空城让人占领。”

    “没有你的镇守,阿历克塞即便不在,圣塔菲也守不住!”

    “真是没想到啊,你到现在还在隐瞒罗言的存在!”

    “什么……”奥西里斯不知道布兰度怎么这么多想法!他明明说的都是实话,他明明可以撒谎,却还是很诚恳地承认了自己临阵脱逃了!

    布兰度吼道:“你不说蜥蜴人把你逼走,你就是说一个神秘博士实力超强,带着两个手下把你逼走了,我都愿意相信你!”

    “可是你不能这么说,因为你知道那是罗言,你离开了圣塔菲,所以不知道后来实际发生的情况。”

    “你见到我,当时很犹豫,我等你提供情报呢!你当时在那沉默是什么意思?想什么呢?犹豫什么呢?”

    “我能感觉到你的心乱了,你在犹豫要不要按照原计划的说辞去说!”

    “最终你选择了原定的说辞,眼下才会出现这般矛盾的事!”

    奥西里斯怒道:“你够了!我承认我说的是和现实有点矛盾,但这肯定是有原因的,你一上来就认定我是内鬼是什么意思?”

    布兰度说道:“如果你是清白的,我会还你清白的。现在,请你接受拘禁,我必须关押你。”

    “如果你试图反抗,那我只能在这里解决你了。”

    奥西里斯冷漠道:“你想清楚了吗?我可以任由你拘禁,圣塔菲沦陷有我的责任,我不会反抗。”

    “但我要问你,你确定要这么做了吗?我们这么多年关系了,我们可以心平气和地一起把事情调查清楚。”

    布兰度平静道:“那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从现在开始,你全天候二十四小时不可以离开我,直到我检测完这些蜥蜴人的DNA。”

    “如果我确定他们就是阿历克塞等人,那很抱歉,为了让你说实话,我什么都会做。”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