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肤壮汉此刻已经缝合肠肚,站起来说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们都消消气,怎么自己人先掐起来了?”

    “奥西里斯你别急,你确定看到了阿历克塞等蜥蜴人?还跟他们打起来了?”

    奥西里斯认真道:“没错,还有瓦哈娜,三个S4,我交过手,很确定。”

    白肤壮汉看着地上的尸体,无语道:“不是……你难道觉得我们在这闹着玩?我们死了这么多弟兄,打了一个多小时,难不成都是假的。”

    奥西里斯也知道这没法解释,这最多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两边的蜥蜴人有一群假的,或者说是新转化的蜥蜴人。

    可这其实也很扯,蜥蜴人的头冠各个不同,迄今为止没有出现过重复的。

    就算强行弄成重复的,可敌人凭什么转化蜥蜴人?没这个技术啊。

    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白肤壮汉等超级哨兵撒谎,如果这里是一群假蜥蜴人尸体,那就说得通了。

    奥西里斯一想,他坐着飞机过来,但是下面一片白光,根本没看到活蜥蜴人。

    “为什么我们一来,刚好你们用强光遮掩,让我们什么都看不到?等我们下来只见到一群死人?你们真的和蜥蜴人打了一个小时吗?”奥西里斯怀疑道。

    白肤壮汉脸都气绿了,怒道:“你什么意思,我难道还故意陷害你不成?”

    “死掉这么多手下,我和几千卫兵外加布兰度,就为了合起伙来扳倒你?”

    奥西里斯心想这也说不通,只能道:“那这就不是阿历克塞一伙。”

    “如果我证明这就是阿历克塞,你是不是又要说,你见到的是另一伙儿蜥蜴人?”布兰度冷笑道。

    奥西里斯愕然无语。

    “奥西里斯,如果你没有陷得太深的话,你现在坦白还来得及。”布兰度说道。

    奥西里斯傲然道:“我奥西里斯没有撒谎!”

    “你有种就拿出证据来,布兰度,如果你没有证据,你应该知道我的能力……”

    布兰度看着奥西里斯,心说这么矛盾的事情,他凭什么这么自信?到底有何依仗?

    莫非,他知道这些尸体,一定无法证明是阿历克塞一伙儿?

    “让人把蜥蜴人尸体都带回圣塔菲,麻烦沐教授去检测一下。”

    布兰度安排道,然而白兰迪凑近耳旁说道:“我们没有阿历克塞的基因样本。”

    “大蛇谷里不是挖出了一些样本吗?”布兰度说道。

    白兰迪指着基地里一片废墟的情况,说道:“你看炸成这样……还会有剩吗?”

    布兰度沉着脸,他骤然发现,自己甚至无法证明阿历克塞是阿历克塞!

    还有比这更荒谬的事吗?这分明是明摆着的事实。

    “可恶……”布兰度看着一脸‘你有种拿证据’的奥西里斯,暗自憋火。

    “卫星有拍到什么吗?”布兰度又问道。

    白兰迪摇头道:“圣塔菲具有防护拦截系统,正对在圣塔菲这片区域上空的有四架卫星,一架电子通讯卫星,一架米军的核爆炸探测卫星,一架电磁反导干扰卫星,第四架才是照相侦查卫星。”

    “其中电子通讯卫星和侦查、干扰卫星都是……圣塔菲的,其基地内的防御系统具有控制权。”

    布兰度知道不必在问下去了,圣塔菲出了内鬼,都打自己人了,卫星必然早就罢工了。

    整个攻陷过程,圣塔菲连一个求救信号都没发出来,白肤壮汉这边直到此刻,才从布兰度口中获知圣塔菲已经沦陷,就可见一斑。

    这让布兰度烦躁不堪,他明明认定奥西里斯在撒谎,可是却不能这么轻易地制裁他。

    毕竟奥西里斯乃是老资历的32级大佬,不是靠推理和猜测就可以扳倒的。

    涅槃者要是靠嘴炮就能被人扳倒,岂不是人人自危?

    “报告,废墟里发现活人!”突然,正在清理大蛇谷基地废墟的人,传来消息。

    布兰度眼睛一亮,急忙赶过去,两名光头超级哨兵也紧随其后,一边跑还一边问圣塔菲事件已知的详情。

    他们了解情况后,面色古怪道:“那个神秘博士恐怕就是我们前面情报中的老王,他率先找到长生基因,乃是‘重瞳派系’的重要科学家。你为何张口闭嘴都是罗言?你跟他有仇?”

    黄肤壮汉他们,感觉这么猜测才是合理的,毕竟他们先知道了科加斯安排了一个叛逆派系中的科学家进入大蛇谷。那个科学家自称‘老王’,是个华人,正好也和圣塔菲里出现的神秘博士对上了。

    怎料布兰度说道:“忘了跟你们说,华极也见到了那个神秘博士,就在科加斯藏身的矮楼里。如果是所谓的‘老王’,那么华极不可能认不出来。”

    “包括所有见过神秘博士的小白鼠,我也用照片问过了,极度相似罗言。”

    黄肤壮汉说道:“戴着口罩,发型也不一样,也能叫极度相似吗?”

    “为什么非得是罗言?”

    布兰度不说话了,此时众人来到了矮楼所在的废墟。

    看到这里,布兰度立刻说道:“这是不是科加斯藏身的那个矮楼?这里竟然还有人活着?”

    只见现场有一台起重机正在挖掘坍塌的钢筋混凝土,透过一个三角小口子可以发现里面有五个人,正被压在废墟下面,但还没死,搜救人员在上头呼喊,能隐约听到废墟下的呻吟声,此刻正在抢救搬运压在上面的重物。

    “是你们!”布兰度认出这是和科加斯厮混的五名富豪,光明会的资本家会员。

    看到这五人,他立刻想起来,华极说过当时罗言还放弃了五名富豪。

    乃是五个最年轻的人,罗言说他们太年轻,信不过,让蜥蜴人都处理掉。

    “没想到这五个人被压在下面没死!当时阿姆及时开炮,直接把这矮楼轰塌了,蜥蜴人自顾不暇也都以为他们死了……”布兰度说着。

    白兰迪在一旁道:“他们的位置好,导弹轰过来,四个角落塌了三个,只有他们这还耸立着,屋顶压下来刚好卡出一个三角,虽然一个个还是重伤,可并没有瞬间死掉。”

    “真是天助我也!”布兰度惊喜道。

    “要多久可以把他们救出来?”

    白兰迪估算道:“快则二十分钟,慢则一个小时。”

    布兰度皱眉道:“太慢了!”

    说着,他抓着一大块钢筋混凝土,用力一抬。

    他嫌弃大家挖掘太慢,直接徒手把压在上面重达数吨的混凝土层抬起来了。

    但这毕竟是一大坨不规则的废墟,他有这个力气,手却不好抓。

    “都来搭把手!”布兰度喊道。

    白肤壮汉受了重伤,不能用力,不然刚缝合的肠子又崩线了。

    眼下黄肤壮汉上前帮忙,抬住了另一边。

    奥西里斯很不爽布兰度,本不想动,可这毕竟是救人,还是救极重要的当事人,说不定会提供新线索,证明自己清白。

    要是袖手旁观,布兰度肯定更会怀疑自己,想了想他还是上前帮忙了。

    只见他半蹲着身体,独臂撑住第三个角。

    有三名S4出手,这片废墟根本不算什么,呼喝一声,就将其连带着上面压着的一些重物都抬了起来,比吊机还猛。

    不过奥西里斯上来帮忙,心里还是感觉丢了面子,好像在对布兰度心虚巴结一样。

    想了一下干脆在侧翼猛地一推道:“就这还要帮忙?喝啊!”

    他爆发出一股恐怖的力量,将废墟往远处掀动。

    布兰度和黄肤壮汉,见状只好顺着这股力道一带。

    “轰!”沉重的屋顶废墟就整个被他们掀飞了出去!

    “噗啊!”

    掀飞屋顶的同时,底下传来几声哀嚎,五人胸口或背心血花飞溅,血流不止。

    “不好!钢筋扎进了他们的身体!”白兰迪惊道。

    原来那坨废墟的底下,有好几根暴露而出的钢筋,五人被压在下面,自然是被钢筋扎穿了。

    钢筋扎在里面,人压在下面,本来还不会死,此刻突然掀开,钢筋又猛地抽出体内,瞬间引发大喷血!

    白兰度眼疾手快,拿出药物涂抹在五人身上。

    他医术不错,勉强缓和了一下伤势,可他心里有数,叹道:“活不了了,除非现在能瞬间移动到基地里去,还有一线生机。”

    这是废话,他们在这片废墟,没有顶尖的医疗设施,也没有顶尖的医务人员。濒死的五人又不是什么生命力顽强的物种,眼看着就活不成了。

    布兰度大惊,连忙扑上去说道:“说话!说话!是谁把你们丢在这的!说啊!”

    一名年轻的富豪奄奄一息道:“罗言……是罗言!”

    “什么!”奥西里斯等人都大惊,真是罗言?

    布兰度大喜道:“我说什么来着!嗯?”

    他一激动,把手上濒死的富豪抖得断了气。

    布兰度连忙把尸体一扔,抓向另一名富豪问道:“还有谁!”

    “救我……”那富豪恍惚道。

    “现场还有谁?快说啊!”布兰度问道。

    那富豪艰难道:“萨雅……萨雅和马可,不让我们对外联络……说是特别调查小组的命令……”

    布兰度火冒三丈,特别调查小组?那不就是他吗?

    他什么时候下这个命令了?这不是甩锅给他吗?可恶!还不让这五个人对外联络?

    果然,这五个人还真是忠心的啊,而这也被罗言识破了,为什么?罗言能判断出这五名富豪不是跟他们一路人?

    布兰度一时间想了好多,突然一怔:“等一下……马可?他果然是罗言的人。”

    “还有呢?他们去哪了?他们是不是原本打算让你们五个也加入那个派系?说啊!”

    然而这名富豪也死了,他只能又逼问下一个。

    第三名富豪奄奄一息,用最后的力气说道:“一切都是罗言的阴谋……他要成为永恒掌剑者……他要颠覆旧秩序,他要统治层……换血!”

    “原来如此!”布兰度终于确定了这个重瞳派系的目标!

    果然是造反,而造反的原因很简单,长生药快出来了,一旦出了长生药则统治层永远固定。

    若想成为掌剑,再不拼,就没机会了!

    这个逻辑,他也是想得通的。以前他考虑过这个问题,不过他无所谓能不能晋升33级,只要到时候他也有长生药可以用就行了。

    而组织里的一些人,显然不甘心,所以组成了这个派系,一直暗中谋划,如今才暴露出来,是因为时机渐渐成熟了。

    一旦他们率先研发出长生药,就是摆明旗帜,公然造反的时刻!

    布兰度想到这里,则也想明白为何罗言不信任这五名富豪,而理由是太年轻。

    因为年轻人对长生药的追求没有那么急切,科加斯他们年纪都大了,罗言只要说‘我们马上就要研发出长生药了’,这些老富豪必然铁了心跟他们一路。

    年轻人因为本来就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努力往上爬,何必冒着杀头的风险,跟一个野心派系混?他们有生之年肯定等得到组织研发出长生药的,也更自信能分配到。万一因为跟野心派系混,而被发现或者被剿灭,岂不悔之晚矣?

    当然,这事不绝对,但罗言会这么想,会怀疑,会觉得年长者比年轻人更可信。所以最后保险起见,还是放弃了这五个人。

    布兰度略微走神,再看那富豪已然咽气。

    与此同时,奥西里斯也拉着一名濒死的富豪追问道:“快说呀!阿历克塞那群蜥蜴人,是留在这里,还是去攻打圣塔菲了?说啊!”

    那富豪本来眼前发黑,濒临死亡,脑袋发昏,听到这话更是一头雾水,不知道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蜥蜴人去哪里……”他确实不知道,在他的视角,他就是因为蜥蜴人失踪而被困在这矮楼中的。

    他感觉意识渐渐远去,身体越发沉重,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道:“变蜥蜴人……科加斯他们都成了蜥蜴人……”

    “什么?你再说一遍?大点声!”奥西里斯耳朵凑在他嘴边。

    然而第四名富豪也死去了,好在奥西里斯最后还是听到了,琢磨了一下他的话,恍然大悟。

    科加斯他们变成了蜥蜴人,所以才会有两批‘阿历克塞’!

    “很好!很好!”奥西里斯欣喜道。

    然而第四名富豪的话,只有他一个人听见了。

    布兰度压根注意力没在这,他当时正在听另一名富豪所说的永恒掌剑者的事,心里琢磨重瞳派系的建立宗旨,根本没听到旁边奥西里斯问出来的那局微不可闻的一句话。

    只见布兰度看了看身边,问道:“还有谁活着!白兰迪,谁还活着?”

    白兰迪两耳不闻窗外事,正在专心给一名富豪注射肾上腺素,这是最后一个活口了。

    其以一个奇行种般的姿势歪在地上,头则枕在另一名富豪的膝盖上。

    布兰度和奥西里斯同时抢上去,挤在最后一名富豪旁。

    奥西里斯吼道:“科加斯他们变成了蜥蜴人,你个畜生还怀疑我!”

    “喂,你告诉他,科加斯是不是变成了蜥蜴人!”

    他逼问着最后一名富豪。

    而布兰度见状怒道:“滚开,不要在这诱供!”

    说罢则询问着最后一名富豪:“你不用理他,告诉我,罗言原本准备把你们这些富豪带去哪?或者说那个派系的据点在哪!”

    布兰度和奥西里斯,其实都算在诱供,他们本能的都在问题上,来确定自己的想法。

    两人内心都有对这件事的一套理解,而他们的视角、他们的‘版本’不一样。

    布兰度是调查重瞳派系的负责人,这个位置决定了他要想办法除掉那个派系。

    他能百分之一万的确定圣塔菲是那个派系攻陷的,因此现在他优先询问据点,至于罗言的犯罪过程,不是最重要的。

    奥西里斯又不是负责人,他现在反而被冤枉,所以他不关系怎么除掉那个派系,他更关心如何澄清自己。

    此时,最后一名富豪心里,可谓是崩溃的,他知道自己要死了,但临了……心里想的还是:“我还可以抢救一下啊!”

    他的大脑已经严重供血不足了,弥留之际,他多么希望听到‘坚持住,我马上把你救回来’这种话啊。

    然而,这里没有一个真正的医生。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