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啊,罗言把他们送哪去了?据点在哪?”

    面对无休止的追问,弥留的最后一名富豪,呕血道:“没有走……他们没有走……”

    他不知道布兰度为何非要说罗言把人送走了,因为布兰度这么问,他也只好如实答。

    询问弥留者,最好让他自由发挥,不要在问题中设定太复杂的情景,尤其是这设想的情景还不与现实匹配。

    弥留之际的人,几乎停止思考了,问得太复杂,容易带偏。

    “没有走?你是说罗言把科加斯他们也一起带到圣塔菲了?”布兰度说道。

    他心想也是,从时间和路程上算,罗言没空把他们送到多远的地方,而直升机是遗弃在圣塔菲附近的密林里,应该是一起带到圣塔菲了,最后再一起走。

    “不是!不是啊……”富豪艰难摇头。

    布兰度一愣,奥西里斯推开他,激动道:“是罗言把科加斯那些人改造成了蜥蜴人!对吧!告诉他啊!”

    可惜,这富豪已经说不出话了,手微微抬起,指了指奥西里斯。

    他想说奥西里斯说得对,然而他已经没气了,嘴唇微动却没有声。

    于是只能拼尽全力地想要点头,但是他不知道自己乃是枕在另一名富豪的膝盖上。

    他这一动,头直接从膝盖上滑落,脑袋一歪杵在石头上。

    “呃……”他眼前一黑,拼了命像把头抬起来,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是这么古怪的一个姿势躺着。

    当他吃力地把头摆正,还没来得及点头,就咽了气,脑袋一歪,又滑了回去。

    这名富豪,人生中最后一个意识是:谁的腿?好滑!

    “……”奥西里斯一愣。

    白兰迪摸了一下动脉说道:“死了。”

    “这……”奥西里斯心态爆炸,临死前不挑重要的说,轮到关键地方,竟然咽气了!

    布兰度说道:“他最后这是指着你……在摇头!”

    “啊?”奥西里斯懵逼地看向布兰度。

    随即反应过来怒道:“他只是头滑下去了而已!你竟然说他在摇头?”

    “滑下去?为什么滑两次?”布兰度说道。

    “白痴!因为他死了啊!”奥西里斯钻着布兰度的衣领吼道。

    布兰度也怒道:“你一直在诱供是什么意思?要不是你刚才帮倒忙,他们怎么会大出血!你蛮狠地把混凝土推开,是不是想灭口!”

    他和黄肤壮汉,原本是慢慢抬起,当时只要白兰迪趴下去看一下里面,就知道钢筋插进这五个人体内了,继而他们可以慢慢营救,比如锯断钢筋,再把重物挪开,这样五个人还能多活一会儿。

    然而还没来得及看,奥西里斯就装逼单臂横推了一把,他们才只好顺着他的力道,将混凝土废墟整个掀飞了。

    此刻回想起来,布兰度觉得奥西里斯是在暗中帮倒忙,想要灭口!

    “什么!我去你吗的!给我滚!”奥西里斯气疯了。

    他最早可以假装追踪敌人,但最后还是诚实地说自己临阵脱逃了。结果布兰度反而不信,还说他撒谎。

    之前他已经听到了真相,科加斯他们变成了蜥蜴人!可是布兰度没听到,他换个人再问一遍,还说他诱供。

    掀飞混凝土是真想帮忙,只是一只手不方便,所以速战速决把混凝土掀飞。结果布兰度又说他是故意灭口。

    从奥西里斯的视角,布兰度简直把他恶心坏了!

    “滚你吗的!”当即他愤怒地一拳轰上去。

    然而布兰度的实力,并不亚于他,甚至还略胜一筹。

    “还敢动手?给我去死!”布兰度一手格挡,另一只手猛地挥拳。

    奥西里斯硬抗一击,飞起一脚膝撞!布兰度一个肘击硬顶对方的膝撞,铁拳狠狠砸在奥西里斯的脸上。

    两人瞬间过了三招,拳拳到肉,打得砰砰作响,肌肉与空气发出小型冲击波。

    一个心里受了委屈,感觉被针对,怨气积压疯狂发泄。

    另一个则从东海岸的案子开始,处处都接近真相,次次推理出最合理的情况,却每次都差证据!总是停留在只言片语,或蛛丝马迹的层面,而拿不出实证来。

    本来都说‘天助我也’,以为有当事人活着,可以问到很多东西,结果刚挖出来就死了!

    他怀疑奥西里斯灭口,却依旧是没有证据,这给他一种‘老子知道内鬼是谁,却奈何不了他,好气啊’的负面情绪。

    此刻见奥西里斯竟然还敢动手,布兰度当即下了死手。

    奥西里斯见布兰度拳头越来越重,拳速越来越快,毫不留情,且专门欺负他现在少一只手的弱点,知道布兰度是来真的,心里更是愤怒地爆炸。

    “你应该知道我的能力!你杀不了我的!”奥西里斯怒吼。

    布兰度咆哮:“动动你的脑子!是你自己撒得谎圆不回来!”

    “可恶!你才是内鬼!布兰度!原来是你!”奥西里斯缺失的左臂轰得一声,竟然如挤牙膏一般,暴突出一节节粗壮的骨骼!

    不仅如此,他的身体表面,也有骨骼戳破皮肤,突刺出来,有的还开始像骨甲一般朝周围扩散覆盖。

    “该死!就是你!就是你!背叛光明者皆须一死!”布兰度也不甘示弱,挥拳的同时,毛孔中还分泌出小子弹虫般的孢子!

    他每一次挥拳都如撒水一般,让这些孢子仿佛枪林弹雨般朝着奥西里斯激射!

    奥西里斯:“滚蛋滚蛋滚蛋!”

    布兰度:“去死去死去死!”

    他们都有狂风骤雨般的拳速,与石破天惊般的巨力。

    现场的卷卷气流,霎时间如电闪雷鸣般激烈涌动。

    ……

    “智谋终有尽,富贵岂长存。”

    “干杯!”

    黄极在圣塔菲外临时军事驻地的窝棚中,坐在饭桌前跟阿姆碰了碰杯,一饮而尽。

    阿姆也喝完放下杯子,打了个响指冲手下说道:“再榨一瓶橘子汁!”

    没办法,黄极就是不喝酒。

    所以也就任由他喝点橘子汁跟自己意思一下了。

    “兄弟你刚说什么?”阿姆问道。

    黄极吃着炒饭说道:“没什么,我只是在想,科加斯那些富豪的资产,恐怕全部要被光明会清算了吧。”

    阿姆点头道:“那当然,背叛了光明会,还想着富贵?他们的资产会被全部瓜分。”

    黄极说道:“那他们还叛逃?”

    阿姆笑道:“投机呗!一旦重瞳派系颠覆了统治,那光明会可谓是改朝换代了,科加斯他们失去的终究会回来,还会得到更多。”

    黄极摇头道:“可是没有钱的他们,也就没有任何价值了啊,重瞳派系还要他们干嘛呢?”

    “这……”阿姆一愣,是啊。

    科加斯他们又不是战斗人员,他们唯一的价值就是有资本,如今失去了资本,那敌人还把他们带走干嘛?没用了啊。

    黄极笑道:“所以我在想,敌人应该不会真心收留科加斯那伙人,利用完后应该清理掉。”

    “我们并没有发现他们的尸体,但他们也应该并没有被带走。”

    阿姆点头道:“对,没用的人,还把他们带到自己的据点去,徒增风险。那你说他们去哪了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总之他们肯定还有利用价值,嗯,会不会被转化成了蜥蜴人?”黄极说道。

    阿姆愕然道:“不可能吧?转化蜥蜴人只有在圣塔菲可以做到。虽然纳米蜂群被盗了,可是没了沐教授的数据库,那东西是用不了的。”

    “而那个数据库算法极其复杂,且无法复制,迄今只有沐教授懂得怎么用。”

    黄极笑道:“哦,这样啊,我不懂,也就是瞎猜猜。我不知道还非得要沐教授的数据库……”

    “哈哈,不谈了,反正有特别调查小组,这事用不着我们关心,我们这些小角色该干嘛干嘛就行了。干杯!”阿姆笑道。

    两人推杯换盏,聊得火热。

    阿姆认黄极的救命之情,黄极则极擅谈心,两人吃吃喝喝一个小时,关系火速升温。

    “……你是不知道啊,我七岁进光明会,当时哨兵哨兵做不了,升腾药剂也排异!我差点就被带去做试验品了。后来被发现,我是RH阴性血,这才被当做储备干部培养,我搏命地训练、做事。现在27级,可以说是战斗部门里,正常人类的巅峰了!说实话,我忘记父母长什么样了,但这熊猫血,救了我一命。”阿姆脸色红润道。

    黄极笑道:“你醉了,我送你回去休息吧。”

    阿姆摆手道:“我没醉,我特么这体格能喝醉?”

    黄极把他扶起来,走到旁边的营地里,扶上床躺下。

    阿姆拉着黄极,醉醺醺地说道:“兄弟,别走!你救了我一命,你就是我兄弟!”

    “别动!你别动!”

    黄极笑道:“我没动……”

    阿姆拉着他说道:“你听我说!”

    “我在听呢……”黄极说道。

    阿姆笑道:“你现在还没有正式职务,我给你安排!你说,你想要带兵的,还是油水足的,我都能搞定!”

    “都能搞定?真的?”黄极说道。

    阿姆摊手道:“你当我吹牛呢?我关系很硬,我跟你说,早就有掌剑家族看中我了,偷偷跟我许诺,我未来只要能吸收炽诚和升腾,我就是涅槃者,而且还是执剑人!所以你说,什么要求都行,我给你办。”

    黄极连忙道:“喂喂,人家偷偷许诺的事,你就不要嚷嚷了,你真的喝醉了。”

    “我没喝醉!”阿姆吼道。

    “我走了,你赶紧睡一觉吧。”黄极把他按在床上,自己走出房间。

    “别走啊,你想要什么职务,我给你安排啊!”阿姆伸手道。

    “等你清醒点再说吧,你这个状态怎么帮我做决定?”黄极说道:“睡吧睡吧,我走了。”

    说罢,他将门锁好,径直走开。

    阿姆噗通一声躺在床上,过了半晌,他睁开眼,又坐了起来。

    “嘿,这人……还行。”阿姆呢喃道。

    这岂止是还行,他内心深处,已经对黄极极度认可了。

    他之前心里还嘀咕,怕自己把对方当兄弟,对方把自己当成攀升的工具。

    好在黄极并没有这种想法,而是想等他清醒后,再一起商量讨论职务问题。

    想来华极虽然想往上爬,但人品应该也可以,以后发达了也不会不认自己。

    这样的话,阿姆觉得就可以付出真心结交了。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