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打了!再打就打死了!”

    白兰迪想上前制止布兰度,然而他根本插不上手。

    布兰度和奥西里斯打出了真火,双方都没有用装备,纯靠肉体硬碰硬,布兰度更胜一筹。

    超能力上,奥西里斯乃是骨骼野蛮生长,布兰度则是寄生孢子,他的孢子种类繁多,有的能在人体内快速繁殖,靠汲取人体的营养,甚至是直接吸血而分裂,迅速长成真菌聚落。

    得亏奥西里斯有外骨骼阻挡,可即便如此,还是不可避免地在战斗中,吸进了大量的孢子在体内。

    此刻他的肢体关节、韧带、肌腱、血管中都有小片菌丝阻碍,奥西里斯打着打着,就觉得越来越乏力,手脚颈腰如同生锈了一般。

    “嘭嘭嘭!”布兰度渐渐占据上风,将其按在地上爆锤,都快把奥西里斯锤成了肉泥。

    愤怒的奥西里斯,气得要死,他意识到之前布兰度是故意哄骗他把生命殖装留在飞机上,结果一下飞机就开始翻脸不认人,便是做好了随时武力镇压他的准备。

    “这样下去不行……可恶,若让我拿回殖装,我还能怕他?”

    奥西里斯心里焦急,他知道这样打下去自己必死无疑,只有拿回装备才能有胜算。

    “阿福,布兰度才是内鬼,他疯狂诬陷我,你看不出来吗?他贼喊捉贼,还想杀我!”奥西里斯吼道。

    他呼唤的正是黄肤壮汉,希望这哥们能插手进来。

    然而黄肤壮汉却有些犹豫,毕竟布兰度乃是总负责人,其怀疑谁都可以。

    对方只能想办法澄清自己,或者配合调查,无论如何也不能动手。

    而刚才是奥西里斯先动的手,现在被布兰度按在地上打也可以算作是活该。

    阿福原本也觉得布兰度有点针对奥西里斯,可现在不觉得了。

    因为他之前也质疑布兰度针对罗言,怀疑是不是有仇。结果被打脸!

    他亲耳听到这几个富豪频繁提及罗言时,才意识到原来布兰度并不是无故怀疑罗言,而是有真凭实据的。

    罗言这个名字,可不是约翰乔治,光明会就只有一个叫罗言的。

    而且那几个富豪还明确了罗言的野心,乃是为了成为永恒掌剑者。罗言现在是执剑人,距离掌剑一步之遥,但这一步,也可以是鸿沟一般。

    一旦现在的掌剑们得到长生,那么所有执剑人都不可能晋升了,将成为永远的手下。罗言这动机没毛病。

    而布兰度在发现这几个富豪前就这么说了,明确指出就是罗言在幕后搞的鬼。

    这一下子就让阿福感觉布兰度是认真在调查的,自己作为局外人,还是不要指手画脚的好。

    有这么一层影响,被打过一次脸后的阿福,心理转变了。

    再想奥西里斯的情况,已经不敢质疑布兰度的判断,心想:“布兰度肯定有额外的机密线索,他才是全权调查此事的人,知道的肯定比我多,我还是不要瞎掺和了。”

    “万一我反而被内鬼利用,可就不好了。”

    阿福反复思虑,最后道:“奥西里斯,束手就擒吧,布兰度一定会把此事调查清楚的,你擅自动手有点过了!”

    “啊啊啊!”奥西里斯气蒙了心,没想到其他人不帮他说话。

    狂怒之际,突然发现布兰度速度骤降,奥西里斯没想许多,抓住这个破绽,瞬间飞起一脚,把布兰度击退。

    他击退对方的同时,自己也借着力量倒飞,两人瞬间拉开距离。

    “哼!”布兰度冷哼一声,他动作慢下来,其实是打算罢手了,毕竟他不想真的杀掉奥西里斯,没想到奥西里斯趁势反击。

    反击就反击吧,两人拉开距离就此罢手也好。

    布兰度正要说话,却没想到奥西里斯头也不回地跑了。

    “什么!”布兰度这才知道,他不是要罢手,而是……趁机要去拿生命殖装。

    “拦住他!”

    “把直升机开走,快!”

    布兰度一边呼喊,一边追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奔跑如飞,奥西里斯在前面,简直就是拼了命地跑,挑战自己的奔跑极限,弄得尘土飞扬,布兰度在后面疯狂吃灰。

    “站住!奥西里斯!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再不停下,我就杀了你。”布兰度怒吼道。

    奥西里斯已经对布兰度彻底失望,毫不理会,急速冲到直升飞机前。

    飞机的驾驶员已经听了布兰度的命令,发动了直升机,但是奥西里斯速度太快,驾驶员根本没有时间把飞机开远,才刚起飞十米多高。

    “咻!”

    “轰!”

    奥西里斯简直是豁出去了,全力飞跃,直升到十米,同时伸出手掌,骨骼又暴涨一米,骷髅一般的手掌抓住了直升机的底架。

    “布兰度!你欺人太甚!”

    “我已经知道你才是真正的叛徒了,今日我要代表太阳消灭你!”

    奥西里斯拿到了自己的生命殖装,金色物质正在布满全身,冲着布兰度愤怒咆哮。

    他的背后,一对骨翼破体而出,这当然不能飞,只是多了一对可以切割敌人,保护后背的骨板刀而已。

    奥西里斯的面部骨骼也疯狂畸变生长,鼻梁向前暴突,耳朵如剑一般斜插,层层骨骼如锐角利刃般从口鼻处长出来,好似鹰喙。

    金色物种同样也覆盖了这些骨头,让他看起来金灿灿的,犹如鸟首神明。

    不得不说,光明会很重视仪式感与象征物,奥西里斯能被分配到生命殖装,很大程度是因为他可以控制骨骼野蛮生长,继而让自己看起来可以很接近荷鲁斯的形象。

    布兰度见他变了这个形态,也是不敢有任何保留了,拿起了自己的铁伞。

    他身上本来就穿着鳞甲战衣,腰佩雷火刃,如今是左手握伞,右手持刀。

    “去死吧!”布兰度飞跃而起,直扑向直升机,猩红的刀光在半空中划出一道灼热的轨迹。

    “给我滚!”奥西里斯也向下俯冲,直升机都被他的反作用力踹出了五六米!

    他的拳头包裹着骨头,体积大了两倍,金光闪闪,耀眼得如同太阳坠落下来似的。

    “住手啊!你们不是要拼命吧?”白兰迪惊道。

    然而谁也阻止不了他们两个了,他们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彼此身上,战斗直觉被激发到了最高。

    “轰!”

    两人凌空一个挥拳,一个斩击,布兰度手中雷火刃砍在奥西里斯的脖子上,对方仅仅脖子出荡出些许涟漪罢了,却毫发无损。

    反观奥西里斯的黄金拳头势大力沉,又居高临下,直接把布兰度从天上轰进地下!

    “没用的!你砍我多少刀都没有用的!受死吧内鬼!”奥西里斯继续俯冲而下,双腿如同长枪一般直插地面。

    “嘁……”布兰度闪身躲开,同时对着奥西里斯连斩九刀。

    “梆梆梆……”奥西里斯躲都懒得多,刀都砍卷刃了,他也没掉下一根头发。

    “嘭!”奥西里斯反手一拳,就把布兰度又轰上了天。

    “咻……叮!”

    奥西里斯如炮弹般跳起来,又是一拳,布兰度斩击格挡,却听到一声脆响,雷火刃直接被崩碎了!

    “噗!”奥西里斯一脚飞踹,正中布兰度,打得他呕吐鲜血。

    布兰度横飞出十几米,打开铁伞,螺旋七八圈,缓缓飘荡。

    “结束了布兰度!你应该知道我的能力……这一脚就要你死!”奥西里斯高高跃起,又是一脚。

    布兰度现在打着伞,在半空中缓落,无处受力,简直就是个靶子!

    奥西里斯飞踢而来,如同一道金色流星,脚尖跟剑刃一般锋锐,直取布兰度的心脏。

    “嘭!噗嗤!”布兰度仿佛早就料到奥西里斯会这么做,突然收伞,身体骤降一下,微微一侧硬抗了这一击,但只被踢中肩头。

    他飞快地伸出右手死死地抱住了奥西里斯的腿,同时左手一转铁伞的把儿。

    那铁伞杆原本是铁的,突然展开了一层钢铁薄片,露出里面包裹的花纹。

    布兰度左手瞬间改变了握法,手指按在花纹上,并将伞尖抵在奥西里斯的胸口。

    “嗯?”奥西里斯悚然一惊。

    布兰度满嘴鲜血,张狂大笑道:“哈哈哈哈!没想到吧!这才是我的必杀!”

    “欧透!咋瓦莫惊多!”

    “布兰度我草泥马!”奥西里斯的腿被布兰度死死抱着,两人缠在一块,这种情况他反应速度再快也是躲不了了!

    “放开老子!”他只能用另一只脚去踢布兰度的脑袋。

    然而布兰度硬抗了这一击,脸庞肿胀,碎牙飞溅,口喷鲜血,却依旧成功放出了电浆炮。

    “轰!”恐怖的蓝白电光柱瞬间融化了奥西里斯大半个上身,生命殖装也挡不住这高能一击。

    众人呆呆地看着光柱冲天而去,奥西里斯就这么被杀了!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