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塔菲,布兰度连同大军‘得胜而归’。

    阿姆前去迎接,发现大军还运回来了许多尸体,这次大蛇谷那边也是损失惨重。

    不过,在接收这些尸体时,阿姆竟看到了奥西里斯的尸体。

    奥西里斯的尸体可谓极度残缺,躯干基本没了,脑袋也就剩个瓢儿……

    之所以还能认出这是奥西里斯的尸体,乃在于双腿上奇异生长包裹着皮肉的骨骼,这种超能力虽然并不少见,但圣塔菲地界也就只有奥西里斯有了。

    “怎么回事!他怎么死了?你们追到了敌人?”阿姆惊呆了。

    布兰度咕噜着嘴说道:“哼!奥西里斯背叛光明会,被我识破,还负隅顽抗,企图杀死我,已被我就地正法!”

    他的牙齿基本全没了,此刻说话都含含糊糊的。

    阿姆嘴角抽搐,不解道:“怎么会……他可是光明会涅槃者,他为什么要背叛?他……”

    “重瞳派系的野心已经确定了,其中的成员,是为了永恒掌剑者的位子。具体的你不必多问了,你只要知道,奥西里斯串通蜥蜴人,弃守圣塔菲,致使基地沦陷,罪无可恕!”布兰度说道。

    阿姆震惊不已道:“这……有证据吗?”

    布兰度冷笑一声,冲白兰迪示意一下,白兰迪当即把奥西里斯的矛盾情况说了一遍。

    “他说蜥蜴人一伙儿杀到了圣塔菲,而实际上蜥蜴人一直在大蛇谷基地外与你们作战?”阿姆楞道。

    “哼!这明显是早就准备好的说辞,只是他没想到你们成功拖延住了蜥蜴人。”布兰度冷笑。

    阿姆听到这,立刻想起几小时前喝酒时黄极说的话。

    “等一下,这里有疑点,你们发现了科加斯他们的尸体吗?”阿姆问道。

    白兰迪解释道:“只发现五名年轻富豪,我们发现时他们还活着,提供了一些证词。但我们也不知道其他人去哪了,理应被带去叛军的据点了。”

    阿姆立刻说道:“但这很奇怪不是吗?组织已经把科加斯他们的资产清算了!这意味着他们已经一无所有,作为组织里的资本家,没了资本,他们又有什么价值?”

    “没有价值的人,重瞳派系还需要他们吗?就算不会亲自处理掉而丧失信誉,也不可能带去据点,这徒增风险!”

    众人一愣,觉得阿姆说的有道理。

    尤其是白兰迪,他也想到这一点,所以奥西里斯最后拼命说‘科加斯他们被变成了蜥蜴人’时,他就仔细考虑过这种可能。

    奈何当时奥西里斯没压住火,竟然先动了手,这直接导致布兰度也暴走了。

    结果,两人打出了真火,演变成死斗,最后既分了胜负,也决了生死。

    “没错,科加斯他们不可能被带走的,除非罗……除非那神秘博士别有所图。比如……把他们变成蜥蜴人,混淆视听!”白兰迪说道。

    布兰度摇头道:“不可能,那家伙凭什么把人转化成蜥蜴人?就算他有纳米蜂群,可是没有沐源的数据库啊!”

    他当然不会认可这种说法,先不说可能性推演起来很低,就算很高,他现在也不会承认,毕竟他刚刚亲手干掉了嫌疑人奥西里斯!

    白兰迪走过去轻声道:“大哥,你再好好想想,真的没有别的可能吗?奥西里斯当时所谓的‘诱供’也是这么说的啊。”

    “他直到最后一刻,都没有认罪。你杀死他真的太冲动了。”

    布兰度冷声道:“当时那情况,我不动用黑魔杖,就是我死。”

    “至于你说的太牵强了,转化蜥蜴人什么条件你又不是不知道!罗言既没有数据库,也没有能操控纳米蜂群的控制器。”

    白兰迪轻声道:“控制器的话,罗言还是有的。你忘了他的技术吗?他自己也是个大科学家,而他的眼镜……则是能脑机连接控制的电子设备!”

    “嘶……”布兰度把这茬忘了,罗言的眼镜兼联络器、计算机、信号发射器和接收器,甚至是大数据储存。

    理论上,罗言只要有沐源的数据库,还真的可以使用纳米蜂群!

    “大哥,你再想想,如果拿了没用……罗言为何非要威克斯先把纳米蜂群偷出去,他自己还在大蛇谷基地等待?这是有风险的啊。”白兰迪说道。

    布兰度嘴角一抽,此刻冷静下来,听完阿姆的思路再到白兰迪的联想,结合他之前对沐源的怀疑……

    他竟然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说不定罗言及其幕后派系,是先利用内鬼,偷偷弄到了数据库,然后才搞出了攻陷圣塔菲这档子事,那自然是可以的。

    甚至可以假设沐源也是内鬼,那就更简单了,罗言拿到纳米蜂群后,就可以把人转化为蜥蜴人了。

    其中,后者的可能性更高。

    那数据库的独特算法,寻常的计算机系统都没法兼容它!更别说解译了,它是不可能被数据复制的。

    这世界上,除了沐源,没有人知道那数据库是怎么编写的!

    “难道这水池,比我之前想象的还要深?”布兰度惊骇莫名,他难以接受这个猜想。

    可是,偏偏这个猜想,就可以把沐源彻底拉入推演中。

    他之前怎么想都想不到是谁操控了圣塔菲的防御系统,除非用排除法,生推沐源。

    而如果罗言真的把富豪们转化为了蜥蜴人,那么唯一掌控数据库的沐源,就会顺理成章地纳入内鬼嫌疑名单中!

    这不光解决了‘谁操控了圣塔菲防御系统’的问题,还解释了威克斯为何要提前把纳米蜂群偷走!

    “明明攻陷圣塔菲后,可以直接拿走纳米蜂群,却要提前让威克斯偷……这不正是因为罗言急着用它吗?”

    “数据库可能也是那个时候交给罗言的,罗言是从一开始,就打算把科加斯他们卖了,那群富豪完全被欺骗了!”

    布兰度说着,拿起资料找到一段,指着问阿姆道:“当时那个华极,是被这名监管执事指引,而找到那矮楼的?”

    阿姆点头道:“没错,我当时窃听器听得真真的!”

    “那家伙让华极上楼等他,要跟他聊聊,然后指引了那矮楼的方向。”

    布兰度暗道:“果然都是罗言算计好的!他就是要拿蜥蜴人挡刀。故意让监管执事暴露蜥蜴人的藏身的矮楼,指引华极找过去。明明罗言早就知道华极彻底背叛了,身上有窃听器,却还告诉他真实地点……这分明是故意借华极身上的窃听器,提醒阿姆完成包围圈的。”

    想到这,布兰度喊道:“把华极给我叫来!”

    不一会儿,黄极被阿姆带来。

    布兰度质问道:“你当时进去,同时看到了科加斯和阿历克塞?”

    黄极点头道:“是的。”

    布兰度皱眉道:“还有谁?”

    黄极掰着手指头道:“我不是说过了吗……科加斯和所有雄性蜥蜴人都在,还有五名年轻富豪,以及戴眼镜的博士和俩个大汉,其中一个大汉嘴里含着子弹。”

    “没了?”布兰度惊愕。

    黄极歪头道:“对啊,就这些啊。”

    “房间里应该有二十多个富豪的!你只看到了六个,你怎么不早说!”布兰度金发飞扬,气势恐怖地怒道。

    黄极害怕地退后两步,一脸无辜道:“啊?应该有二十多个?我不知道啊……”

    阿姆解释道:“长官你忘了,他之前是赛马,他也不知道幕后有多少个富豪在看他……”

    布兰度无语,这确实也没法怪华极,他也不知道应该看到几个。

    原来之前问话时,华极所提到的人,就是全部的人了。

    可他但是没听出来!

    他布兰度的视角不一样,当时听华极说‘我被指引到科加斯所在的矮楼’,就理所应当地以为当时所有富豪都在那。

    这是他自己先入为主了!当时没有想过,该多问一下详细的人数!

    “发克!”

    布兰度怀疑人生道:“我他妈杀错人了?不……不是吧……”

    过了一会儿,大蛇谷基地那边的废墟清理出来了,有手下汇报了废墟下的一些线索。

    在那矮楼里,发现了其他富豪的生物组织,屎尿呕吐物之类的。

    “……还有二十多个光明吊坠,不过已经被踩碎了。另外没有发现科加斯的吊坠。”手下说道。

    布兰度眼皮直跳道:“踩碎?你怎么知道是踩碎的?”

    手下说道:“因为从废墟痕迹来看,碎片下面有明显碾压踩踏的痕迹,而且是蜥蜴人爪印导致的。并且我们还发现少了一些碎渣,这些碎渣在蜥蜴人脚底的鳞片缝隙中发现……可以证实是那群蜥蜴人踩碎的。”

    白兰迪叹道:“大哥……阿历克塞不可能有光明吊坠,每个成员的光明饰品都是专门订做的。这群富豪变成蜥蜴人后,毁掉了自己的吊坠,这已经是彻底倒向重瞳派系了……”

    “但……这一切恐怕都是罗言的骗局,他对那群富豪恐怕撒了一个弥天大谎!”

    “总之罗言骗了那群富豪,将其转化为蜥蜴人,虽然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弄得和阿历克塞他们一模一样,但他和沐源都是资深科学家,恐怕早想到办法了,只是没告诉组织……”

    “这个情报差,把我们全都蒙蔽过去了,甚至于华极的叛变,也绝对在罗言的掌控中,他是故意借华极身上的窃听器,误导了我,布了此局!”

    “罗言利用这些人,重创了超级哨兵小队,引走圣塔菲的防守力量,拖住了人还为他自己抽身争取了时间……甚至因为多了一批蜥蜴人,导致我们误会奥西里斯……”

    “大哥,这招一箭四雕!”

    布兰度眼皮子直跳,原以为罗言的算计和筹谋已经是非常大了,却没想到他还是想浅了!

    他以为罗言在第四层,没想到有五层……

    威克斯提前偷走纳米蜂群,操控防御系统的内鬼除了沐源找不到怀疑对象,一大群富豪背叛了光明会已经没有资本价值,罗言明知道华极带着窃听器还让其去科加斯所在的矮楼……

    这一切一切的疑点,他竟然之前都没有多想!

    罗言本身是大科学家,又有脑机连接的特制眼镜具备操控纳米蜂群的基本条件。他竟然忽略了,而没有意识到这也是关键元素!

    这算计太深,深到他之前完全没想到还有这么多蛛丝马迹!

    等他已经都把奥西里斯打死了……结果竟然一个串一个,跟串串烧似的,又串出一套更深层的真相。

    布兰度大脑嗡嗡响……

    “发克!不……不可能的!”

    “奥西里斯……为什么还要负隅顽抗?我开始很克制了,我只是怀疑他!是他先攻击我的!他不攻击我,我会好好调查的!”布兰度呢喃道。

    白兰迪叹道:“大哥……如果我们最新的推演成立的话,你想想当时奥西里斯的感觉,他完全是被冤枉的,他所说的矛盾情况,其实是事实……”

    “最后他从富豪临死遗言中听到了真相,告诉你你却不信……还说他诱供……以他的脾气,说实话,不动手才奇怪……”

    “设身处地的想,要我……也想打你。”

    “这……噗!”布兰度张口喷出一口血!

    他的牙齿被奥西里斯那最后一脚踢掉了,本来都止了血,此刻心火上涌,血压飙升,牙龈直接暴血了!

    “奥——西——里——斯!”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