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后,黄极已经办完了所有的入会仪式,完完全全正式加入了光明会。

    之前初步定的是1级,但因为他的功绩,给他提到了9级。

    这个级别非常高了,阿姆告诉黄极:“级别相当于军衔,主要代表一种荣誉和仪式上的高低。在具体的任务中还是以职位高低来算。”

    “级别还主要计算你的福利和权限,人脉上的好处就不必说了,你可以获得一张摩根银行的卡,这张卡只有光明会成员能拥有,你的所有奖金、分成都会打在这张卡上。”

    “它还能借贷,10级以下,你最多借一百万,20级以下最多一千万……30以下最多一亿。你别跟商业人员比,你是战斗部门的编制,钱给多了也没用。”

    “你的主要福利有柏林顿北方圣塔菲铁路公司的一些干股,注意,你卖不了,你每年分红就可以了。这是你的基本工资,景气的时候你一年一百多万美金没问题的。”

    黄极笑道:“但貌似现在不景气。”

    阿姆耸耸肩,去年的信贷危机影响实在是太大,到现在也没缓过劲来,光明会的资产几乎缩水了一半。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金融危机是不可避免的,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所以战斗成员的收入,和光明会在全球市场的经济效益紧密挂钩。”

    “其实也就底层人员在乎这些收入,像我从来不看的,我的吃住用行在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城市都有组织包了。我在英国没有庄园,可我一个电话,就可以住上庄园,这才是光明会最强的地方,组织在全球各地都有无数的产业、合作伙伴、利益捆绑集体……”

    “这还是你没有实职,有实职就有了权力,这远比金钱更强大。”

    “装备、载具、房产、医疗、教育,乃至各种服务,你直接联系与你信用卡绑定的号码就行了,那背后是一整个团队为你服务。”

    黄极笑道:“那你觉得我做什么比较好呢?”

    阿姆说道:“你先做药剂测试,看看你对基因药剂有没有排异性。这个很重要,我就是对炽诚和升腾药剂都不行,这才卡在27级,不然我现在可能都进菲尼克斯组了。”

    “你要是成为炽诚哨兵,或者升腾者,熬个几年就一定是战斗部门的上层人员。”

    黄极好奇道:“我成为哨兵,就升官飞速?”

    阿姆耸耸肩道:“就是这么现实,兄弟,我才二十八岁,已经练到人体极限,战斗技巧丝毫不弱于S2乃至S3的强者,可是有什么用呢?人家一拳就把我锤死了。”

    “哨兵已经脱离智人的范畴,不惧子弹,生撕熊罴,配上武器那就是怪物。”

    黄极立刻说道:“那我要试试,我运气一向很好。”

    阿姆笑着摇头道:“测试可以,但你即便过了,想要分到药也得排队。”

    黄极失落道:“这样啊……那我肯定永远排不上了,我属于半路出家……”

    阿姆笑道:“那可不一定,明面上每年一百来份,实际上何止这么点?组织里的很多大家族、掌剑家族手头上都有存货,培养家族死士。我要不是排异,我立刻就能弄到一份药。”

    “我帮你弄到一份药,是绝对没问题的。不过话说到前头,就算你不排异,强化到最后也要面对生死玄关,有个基因崩溃期。”

    “现在的药太容易死人了,你先训练,等更稳定的2号药剂研发出来,再使用才是最好的。”

    黄极说道:“知道了,在哪测试,你带我去吧。”

    阿姆指着脚下道:“圣塔菲就可以。”

    经过三天的修缮整理,圣塔菲已经初步恢复了功能,各种仪器又重新配了一套。

    可惜天龙人样品全无,各种化合物库存、药物储备也没了,连纳米蜂群都没了,想要恢复到攻陷前的层次,恐怕又得十年。

    这让掌剑们勃然大怒,因为有些掌剑,可能撑不过十年了!

    如果十年内还不能研发出长生药,他们就得死,这直接导致沐源的权力急剧下降。

    因为掌剑们不再对他抱有期待,转而把资金、资源、人员等各种支持,交给另一名研发长生药的大贤者,格里芬!

    格里芬自己也已经七十岁了,他就是研发了三大药剂的人,让组织拥有了各种超人类。

    一开始他也在圣塔菲,和沐源一起研究天龙人的长寿基因。但后来还是觉得涅槃药剂更靠谱,所以他最近一年都不在圣塔菲,转而在其他基地制药。

    他走的路子跟沐源不一样,纯粹从药物方面入手,想要改进出涅槃2号,剔除掉必须熊猫血的要求。

    因为格里芬的研究,最多让人续命120年,所以上头原本并不太重视,反而很期待沐源的长生基因,继而让沐源的权力极高。

    现在情况变了,圣塔菲被破坏,长生基因遥遥无期,但是涅槃2号却是在稳步前进,每个月都有新的进展汇报出来。

    自然而然的,资源倾斜下,格里芬的权力就变得越来越高。

    结合布兰度向上汇报的调查进度,沐源有点被打入冷宫的意思,只有最基本的32级大科学家的正常待遇。

    这并不是说,上头就相信沐源是个内鬼,布兰度想审问沐源,掌剑们考虑再三还是拒绝了,毕竟科研这种事,有的时候灵光一闪,可能就有了重大突破。

    沐源现在只是没以前那么有价值了,失去了掌剑们对他的密切期待。

    “沐教授,休息呐……”阿姆微笑地跟沐源打招呼。

    沐源有点无所事事,他失去了原有的研究环境,很多事做不了。

    站在研究室里,跟上班打卡也没区别,只是在默默地对着电脑,重新录入自己的数据库。

    他看起来像是在凭借记忆恢复数据,只有黄极知道,他早就用‘可可’备份了所有的实验数据,此刻只是在装模作样而已。

    “你们是……”沐源平静道。

    “……”阿姆嘴角抽搐,他住这么多年了,沐教授竟然还不认识他……明明三天前还见过面啊!

    “算了,不重要,有事吗?”沐源推了推眼镜。

    “我们想请您……”阿姆将来意说了。

    沐源顿时有些生气,测试排异反应这种事还要找他?随便一个研究员有检测设备就能做。

    什么意思?他地位还没有低到这种程度吧?

    阿姆见他误会,连忙堆笑道歉道:“实在抱歉,沐教授,圣塔菲暂时没有其他研究员了,如果你没空的话,就当我没说……”

    沐源当然懒得理会这种事,正要拒绝。

    黄极突然说话了:“哥哥?沐教授的系统果然厉害,手不在键盘上都能自动编译文字的。”

    听到这话,沐源心头震惊,回头一看,只见他的屏幕上的一个数据录入系统的文档上,多出了一句:哥哥。

    这不是他打得,而是突然自己出现的,沐源当然知道,这是妹妹在呼唤他。

    可可绝不会无缘无故地当着外人的面这么找他,必然是有急事。

    沐源心中焦急,但面色平静道:“那当然,这是我自己编撰的系统,我现在连个助手都没有,就随手编了个聊天小robot。”

    黄极恍然道:“哦,那真是委屈你了沐教授,不过肯定很快就会有其他研究员和助理重新入驻圣塔菲的,您……”

    “你们出去吧!”沐源说道。

    黄极一边往电脑上望,一边笑道:“沐教授,这个检测的事,现在只能拜托您了,我们实在是……”

    “检测的事我答应了,你们先去医务室等着,我处理完手头上的事就过去。”沐源打发道。

    他实在担心可可的问题,又不想让黄极等人发现他的秘密,便随口答应了,反正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个乐不乐意的问题。

    沐源现在只想赶紧把这俩人打发走。

    得到他的答复,黄极微笑道:“好的好的,你忙,我们去医务室等你。”

    说罢,他和阿姆告退了。

    沐源把两人打发走,连忙询问可可:“出什么事了?”

    “哥哥,有人清理负五层下水道,差点发现了我。”电脑上显示道。

    沐源先是一惊,随后松口气写道:“也就是没发现了?你的生存舱埋在基地下方五米深,还反电磁探测,除非破坏地板发现隐藏线路再顺藤摸瓜,否则不可能找到你的。”

    “清理人员更换了地砖,但没有发现我的线路。”电脑上显示道。

    沐源写道:“没事的,因为圣塔菲被毁,工程队在各处重建,更换地砖也是很正常的。看到了也没事,他们还以为是普通的电缆,不会起疑心的。”

    “哥哥,我什么时候可以在互联网上自由活动?”电脑上说道。

    “快了,等我成为掌剑。”沐源写道。

    随后他见‘可可’不说话了,沐源叹了口气说道:“好吧,对不起,可可,计划有变,我可能最近十年都难以成为掌剑了。”

    “没关系的,哥哥不必抱歉,我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我只是想知道一个具体答案。”电脑上说道。

    沐源苦涩一笑,成为生物计算机后,可可因为没有生理感觉,所以也就没有时间流逝感。对她而言,时间就只是‘几年几月几日几时几秒’这种东西。

    至于什么‘快了’、‘漫长’、‘短暂’这种感觉已经没有了。十秒、十天、十年是同一种感觉,所以他不会因为时间过长而有烦躁感。

    “我会随身带着接收器的,你有急事就通过它振动我,其他方式的联络都尽量不要用了,因为最近我可能被怀疑与叛徒勾结。啧啧,真是没有良心的组织。”沐源写道。

    电脑最后回复道:“我记住了。”

    解决此事,沐源把痕迹清理掉,关闭计算机,走出了私人研究室。

    结果刚出门,就看到黄极和阿姆在门外候着。

    这么短的时间,沐源还是记得的,问道:“不是让你们去医务室吗?你们在这站着等干嘛?”

    黄极笑道:“不打紧不打紧,我们在哪等不是等呢?”

    沐源推了推眼镜,暗道:“这俩个家伙是怕自己表面答应,实则敷衍,最后放鸽子吗?嘁!还专门守在我门口……”

    他心里白了一眼,说道:“我答应了你,就自然不会食言,走吧。去医务室。”

    沐源走在最前面,黄极和阿姆默默跟着。

    他不知道,黄极表面好像是怕他放鸽子而守在门口。

    实则,乃是用佛骨假冒‘可可’跟沐源对话,沐源作为最熟悉可可的人,也依旧没有感受到破绽。

    一些对话上的细节,包括可可感觉不到时间的长短,只能通过数据比较,这些东西在沐源看来,旁人都是不可能知道的。

    沐源根本不知道,可可已经被黄极断网了,关闭了装置上的电子脉冲发生器与信号接收器。

    如果沐源事后去负五层的下水道检查,就会发现那里的地砖的确也被换了。更甚至,连可可都被黄极挖走了。

    那就是个手提箱,维持着一颗大脑的生理需求,此刻正被黄极藏在自己加入光明会后,在附近小镇配备的一栋住房中。

    刚刚还在和‘妹妹’谈笑风生的沐源尚不知道,他已经失去自己的妹妹了。

    黄极要帮他照顾一阵子了。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