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两天后。

    黄极和阿姆离开了圣塔菲,绝大多数中下级指挥官没死的,也都被调离。

    圣塔菲的监管部门重建,后勤部门直接军管,各种干部大换血。

    唯一不变的,就是沐源,他也迎来了新的一批研究员和助理,他依旧是研发组的主任。

    一切,仿佛又重新步入正轨。

    这天,沐源坐在电脑前,拿出遥控器般的装置呼叫了一下,随后在电脑前直接说话道:“可可,我已经没事了。”

    过了半晌,可可没有任何回应。

    沐源又说道:“你可以直接联络我,可可,禁令解除。”

    然而,他依旧只是在自言自语,无人应答他。

    沐源眉头一皱,感觉不对,在电脑上敲击道:“发生什么了?可可!回答我。”

    没有谁回答他,他自说自话的行为就像是个傻子。

    “可可!”沐源霍然起身,意识到出大事了。

    他回想起两天前可可曾向他汇报过一个情况,有工程队在下水道更换地砖,差点发现了她。

    因为只是差点而已,沐源也没多想。工程队这次没发现,基本未来十年都不可能发现了。

    然而沐源没想到,此刻竟然联系不上可可了。

    “难道……不!不可能的!”沐源迅速冲出座位,想要赶到可可所在处。

    到了门口,他有些慌乱的神情立刻冷静下来,推了推眼镜,他又走回电脑前,把痕迹全部清理了。

    随后装作一切如常的样子,默默离开研究室。

    他若无其事地来到负五层,这里的确已经变样,被重新装修过了。

    沐源站在下水道的一侧,找来撬棍将贴好的地砖掀开,看了看可可连接圣塔菲内网的线路也都还在。

    他跪在地上又把线路电缆下面一层地砖撬开,底下不是土,而是一层多出来的挡板。沐源把手伸进去摸索着,很快找到一处凹槽。

    “咔嗤!”他手抓在上面把挡板拉开,下面是个井洞,有一条线缆连接到深处。

    沐源拉起线缆,刚上手,心里就咯噔一下。

    “太轻了……”

    沐源瞪大眼睛,瞳孔发颤,双手疯狂地交替往上拉线缆,很快他就拉到了末端。

    看到末端空空如也,沐源大脑也一片空白。

    “妹妹呢?”线缆的末端应该连接着一个维生箱。

    找不到妹妹,他顿觉得腿脚发软,眼前全是金星,精神濒临崩溃。

    上一次无法接受现实,还是得以妹妹意外而死的那一刻。

    为了复活她,沐源留下了妹妹的脑袋,仅用了三天的时间,就将其改造成了由生物电和营养液维生的‘人造大脑’。

    这种技术原本仅停留在理论上,沐源却将其变成了现实。

    拥有人类的多线程思维模式,极强的学习能力和理解能力,并且可以一心多用,计算能力则与硬件挂钩。

    遗憾的是,妹妹失去了所有的记忆。不过沐源并不气馁,他愿意重头教起。

    因为这是唯一成功的生物电脑案例,为了防止被组织觊觎带走研发或进行种种测试,沐源从头到尾都隐瞒了可可的存在。

    可如今,可可竟然失踪了。

    这是他唯一的亲人,失去妹妹,如同失去生命一样痛苦。

    沐源几乎崩溃掉,随即怒不可遏。

    “布兰度……”沐源何其聪明,当时布兰度试探他,他就知道这个家伙怀疑自己。

    不过他毕竟地位在那里,所以布兰度这几天什么也没做。

    却不料,表面上一切如常,暗地里却发现了他妹妹,而无声无息地把可可偷走了!

    “敢偷我妹妹!”

    沐源愤怒地想要去找布兰度对质,可走出几步,他又冷静了下来。

    就这么冒失地去找布兰度,万一不是他,恐怕无济于事还会趁机被其拿捏。

    想到这,他立刻回头将现场恢复原状,然后找人查询前两天的工程队的工作记录。

    一番调查下来,他找到了那天翻新地砖的人,旁敲侧击下,那工程师说道:“没发现什么奇怪的啊,布兰度前天还亲自下来视察过,问我们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

    “然后呢!”沐源追问道。

    “我们汇报没有发现什么,他就让我们继续工作。”工程师说道。

    沐源悚然一惊道:“后来呢?”

    “后来?我们就专心工作啊。”

    “我是问布兰度。”

    “他肯定是走了啊。”

    沐源反复追问,却再也没有别的可疑了。

    他心里盘算,前天的话,也就是妹妹说差点被发现的那天。

    具体时间,则是他和妹妹最后交谈后的三个小时,当时他应该还和阿姆在一起,刚检测完华极的基因药物适配性。

    “那个时候,就被偷了嘛……我直到今天才发现!”

    沐源基本确定那天不是差点被发现,而是已经被发现了蛛丝马迹,只是工程师没有当回事。

    之后布兰度来视察,工程师提到了多出来的数据线,布兰度起了疑心,便自己在那里找到了可可,然后嘱咐工程师们不要透漏发现了可疑点,便离开了。

    “可恶!”沐源推测出这种情况,便冷着脸去找布兰度。

    布兰度在圣塔菲地面基地的驻军楼里,正一脸冷笑地看着几份新资料。

    他之所以冷笑,在于圣塔菲出事那天,罗言有不在场证明!

    “这个不在场证明……”白兰迪皱眉。

    布兰度冷笑道:“你也看出来了?出事当天,罗言的不在场证明都是同一件事,那就是在追查所谓的马可,而证人也只有一个……就是他的爱人柔伊。”

    “罗言与柔伊的关系亲密,这明显是在包庇!柔伊给罗言做的不在场证明,没有丝毫可信度!”

    白兰迪也觉得这个不在场证明没什么意义,案发期间,罗言唯一的证人就是他的爱人,没有其他证人能澄清他那天没有偷偷去圣塔菲。

    不过他还是说道:“他为什么不多弄几个证人?这么大的事,他要是做了,会只给自己弄个这么简单的不在场证明?”

    “他为何不多找几个证人?你看他接受审问时说的话,这意思摆明了就是身正不怕影子斜。”

    布兰度气得手指狂钻白兰地太阳穴:“动动你的脑子!”

    “你这都看不出来吗?柔伊是什么人?”

    “摩根家族!罗言就是靠着柔伊而成为执剑人的!柔伊是摩根家族的嫡系,她作证就代表了其背后掌剑家族的态度。还用得着别的证人吗?有这一个人帮他做不在场的伪证,我们就动不了他了!”

    布兰度越说越气,这就是他很不爽的地方,明明他有大量的供词和推理,可是偏偏就是没有具体证据能拿得出手。

    五名富豪的供词,是不可能胜过柔伊·摩根的证词的。

    若是那五名富豪还活着,兴许能对质一下,可惜五个全死了,那光有供词的话,其实就等于没有证据。

    布兰度说道:“伪证这东西,当然知情者越少越好,如果罗言弄了一大堆杂七杂八的人帮他作伪证,那这反而成了破绽!我有的是办法让那些人背叛他!”

    “可是柔伊……这就没办法了,她也绝对不可能背叛罗言,我不可能用手段去逼迫一名27级掌剑家族嫡系翻供!”

    “所以我明知道她在撒谎,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白兰迪了然,的确,作伪证,自然要用最亲密最信赖,也最不可能被人动手段压迫的人,而且人越少越好。

    “怎么说?罗言、柔伊那头已经审问完了,人家很配合,又有不在场证明,我们得放人了啊……”白兰迪说道。

    布兰度怒道:“简直搞笑,追查马可?这是老子负责的事,他查个屁!”

    “他这个不在场证明,根本就是在嘲讽我!我还得放了他!发克!!!”

    布兰度越想越气,明明铁内鬼一个!明明他执掌了一把光明剑,此刻竟然还是奈何不了罗言。

    “叮铃。”突然,有人按响门铃。

    白兰迪开门一看,是沐源。

    沐源一进门,就看到布兰度死马脸,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压抑着某种愤怒。

    过了一会儿,布兰度才调整了一下心态,又恢复成微笑爽朗的样子,笑道:“是沐教授啊,你怎么来了?”

    沐源见状,心里咯噔一下,都不用问,也知道布兰度恐怕不会交出可可了。

    “我一进来,他就一脸阴霾,仿佛压抑着巨大的愤怒。好像想吃了我似的……不,是一种明明想杀了我,却又碍于某种限制而不能杀的感觉……”沐源很清晰地就感受到了布兰度第一时间的情绪。

    布兰度的气场,暴露了他的心思。尤其是他这种S4强者,精气神合一,气场一定程度在映照心灵。

    有的强者,可以伪装、隐藏气场,比如缪撒、罗言。

    而布兰度,是出了名的不擅长气场伪装,很让高层喜欢。

    当初在白兰迪面前,布兰度只伪装了三秒就破功。在奥西里斯面前,瞬间就让人觉得他心乱了。

    如今沐源,也是一下子感觉到了布兰度压抑、憋闷、恼怒的情绪。

    简而言之,憋火,给人一种‘恨不得杀了你,却又不能杀你’的感觉。

    殊不知,布兰度只是直勾勾地看向前方,情绪冲着不在场的罗言。

    只是这时候沐源刚好进来,还以为是冲自己来的。

    “明白了,他发现可可,知道我欺骗了组织这么多年,暗藏了个生物计算机。他恐怕会因此怀疑那个找不到的掌控防御系统的内鬼,是我和可可。”

    “不过,恐怕是掌剑们压住了他,不让他动我,所以他才这么憋火。”

    “既不动我,又把可可藏着不告诉我,这是想研究可可,同时借此隐隐胁迫我啊。”

    沐源心里凉了半截。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