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源心思急转,冲布兰度问道:“前天下午五点,你在哪里?”

    布兰度一怔,回想道:“我好像在视察圣塔菲重建的防御设施是否牢靠,有什么问题吗?”

    沐源说道:“那你发现了什么问题吗?”

    布兰度摇头道:“没什么问题,你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沐源眯眼,见布兰度装傻,有些不耐烦道:“我不想跟你兜圈子,你也不要在这装傻,你的气场完全暴露你的内心想法!”

    布兰度眉头一挑,气道:“是吗?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你怀疑我是内鬼,你怀疑是我控制了防御系统,杀了奥西里斯他们,对吗?”沐源说道。

    布兰度没想到他突然跑过来跟自己谈这个,顿时笑道:“没想到沐教授如此坦诚,没错,我就是怀疑你,你的问题,我也全部如实上报给掌剑们了。”

    沐源冷笑道:“那么为何不把我抓起来审问呢?”

    布兰度脸色一沉,这当然是因为上头不让,单纯的一丝怀疑,就动这名大科学家是不可能的。

    “上头给你压下去了,希望你能像以前一样,好好搞研究,其他的事就不要过问了。”布兰度半真半假地说道。

    沐源漠然道:“那把她还给我。”

    布兰度歪头道:“她?谁?”

    他是真的愣了,怎么冒出个‘她’?

    “不要装傻!”沐源怒道。

    布兰度虽然不知道沐源为何跑过来问这个,但布兰度反应很快。

    马上如同之前假装自己抓到了敌人一样,布兰度又一次套话道:“呵呵……沐教授不也是在装傻吗?”

    这算是间接承认,自己手上拿捏了他的人。

    沐源咬牙切齿道:“我说的是实话,我不是内鬼,那天我没有操控圣塔菲的防御系统攻击奥西里斯的人!”

    布兰度眼皮一跳,怎么突然扯这个?尼玛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他怒道:“是吗?那我也说的是实话,我没动你的人,‘她’不在我这!”

    沐源听了,也是心里恼火,这布兰度在学自己说话!

    可恶,被拿捏住了!

    沐源知道,自己绝对不能承认,哪怕真是他杀的也不能承认。

    只要是怀疑,高层就不会动自己,布兰度就永远只能‘憋火’。

    反之,布兰度就能用各种手段拷问自己,而他不过是个研究员,一旦被限制自由,就彻底失去主动,永远别想救出可可了。

    保持现在的互相没有撕破脸的状态,他还能暗中布置一些后手。

    “上头到底想要什么,说吧。”沐源深沉道。

    布兰度挑眉道:“当然是长生药!”

    他寻思这不是废话吗?

    沐源深吸一口气道:“好,我知道了。告诉掌剑们,我会在三年内把长生药研制出来,但你们敢动她一根寒毛,我会让你们知道惹火科学家的下场。”

    他其实心理上,从不把妹妹当做计算机,所以都用指代女人的‘她’,这在英语中明确指出性别。

    这搞得布兰度心里很诡异:没听说过沐教授谈恋爱了啊,谁抓了他的女人?

    布兰度问道:“话说清楚,沐教授,我们不必闹得这么僵的……如果你好好地交代圣塔菲沦陷那天你做了什么,我可以把她送到你面前。”

    沐源已经不想跟他说话了,自己手无缚鸡之力,所谓的地位也不过是依靠人家的重视。

    没有属于自己的武力,他就只能寄希望于组织能主动还给他,否则他根本没有可能主动去救回妹妹。

    沐源太了解光明会了,万一他交代了,人家就可以彻底撕破脸,拿妹妹的生命要挟他研究长生药,还不把人还给他,到时候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既如此,承不承认已经不重要了,当务之急,他需要武装自己。

    “咚!”沐源摔门离去。

    布兰度则立刻冲白兰迪问道:“你抓了他的人?”

    白兰迪摇头道:“没有啊,你刚才不是承认了吗?不是你抓的?”

    布兰度伸出手钻着他道:“动动你的脑子,我在套他话!你看我一承认后,他那个急切的样子,沐源定然有个很重要的人与他失联了!”

    “但这样,他就误以为我们抓了他的人啊!”白兰迪说道。

    布兰度说道:“没关系,这样不正好拿捏他吗?这个女人一定对他很重要,我们想办法把她找出来,到时候沐源就得老老实实地把他知道的事都交代清楚了!”

    “你去查!看看沐源和哪些女人接触过!”

    这个很好查,因为沐源深居简出,几乎都在圣塔菲,偶尔才出行散散心,或者参加研讨会、科学家聚会之类的。

    他是光明会最重要的几个科学家之一,所以一旦出行,身边都有保镖,接触了谁,都是有据可查的。

    很快白兰迪就拿到了记录,说道:“啧啧……沐教授自加入光明会十二年下来,就接触过十个女人……”

    布兰度喜道:“都有谁!”

    “基本都死了……你看他妹妹,空难而死。还有这几个女研究员,也都在之前的圣塔菲被攻陷时被杀。”白兰迪说道。

    “就没有活的吗?”布兰度问道。

    他当然只问活人,毕竟死人的话沐源不是这个反应,还什么‘敢动她一根毫毛’,这种话定然指的是个活人啊。

    白兰迪面色古怪道:“有啊,他几乎每年都和格里芬、凯瑟琳、罗言他们聚会,探讨一些科学上的话题。凯瑟琳教授就是女的啊,另外罗言也经常带着夫人……毕竟柔伊同时也是罗言的贴身助手。”

    凯瑟琳教授五十岁了,而且也是大贤者,不可能有人敢动她。

    至于柔伊……现在的确被他派人软禁起来,询问罗言事发时在哪里。

    “什么……沐源说的‘她’难道是指柔伊?哈?他和柔伊有一腿?”布兰度惊呆了,罗言这是什么套路?

    布兰度陷入深思,沐源现在在他心里,也几乎就是明牌打的内鬼了,所以他和罗言、柔伊有关系是很正常的。

    但是沐源的反应不对劲啊,这明显是急了,在恼怒自己敢动他的人!

    罗言有这种反应很正常,但偏偏罗言没有,而沐源却急了?

    白兰迪挠头道:“诶?这什么情况……”

    “更关键的是……我刚拿到罗言、柔伊那边的证词,恨柔伊作伪证……沐教授这么快就知道了?我特么拿的不是第一手资料?”布兰度先是懵逼,随后很愤怒。

    白兰迪说道:“大哥,你拿到的绝对是第一手资料,沐教授这个反应,有点像不知道你只是让柔伊配合调查,带走问话,而误以为你是把她抓走监·禁拷·问了。”

    布兰度眯眼道:“没错,情报差,我们最近一直在看着沐源,所以沐源的消息来源比较简陋,只知道我抓走了柔伊,却不知道我只是问话而已,并没有足够的证据拷问她。”

    “这种情报差,导致沐源匆匆跳出来了,嘿嘿嘿。”

    白兰迪沉思道:“那……大哥,我们还放人吗?”

    布兰度笑道:“把罗言放了,把她老婆留下。”

    “大哥……柔伊是摩根家族的嫡系。”白兰迪说道。

    布兰度说道:“怕什么!就说我们还有很多疑点要问,再软禁一段时间,除非摩根掌剑本人来说,否则我不说放人,谁也不准放!”

    “有意思,我派人把他们带走审问,罗言、柔伊都积极配合,摩根家族也没有给我施压。沐教授竟然反而跑来给我施压……信誓旦旦说什么三年内就研发出长生药?”

    说着,布兰度突然想到什么脸色一变。

    “等一下……三年?”

    白兰迪说道:“大哥,三年不可信,怎么可能那么快?”

    布兰度皱眉道:“不……有人会信的。”

    “你是说某些掌剑们……”白兰迪思索道。

    布兰度脸色难看道:“不光是掌剑……如果这个消息形成舆论……”

    “嘶!沐源刚才,几乎是自曝为内鬼,此地无银三百两,为什么?我怀疑他故意用这种不撕破脸的方式半承认自己是重瞳派系的人……”

    “这是不是在隐隐向别人透露,他们重瞳派系三年内可以拿出长生药?继而让组织内人心浮动?”

    白兰迪也无从反驳,在已知有重瞳派系的情况下,哪怕只是传言其三年能拿出长生药,这个消息也会弄出许多骑墙派。

    布兰度立刻说道:“听着,沐源来说的这事只有我们两个知道,不准传出去!”

    “派人盯着他,不要让沐源跟其他人提及这事!就当他今天什么也没跟我说。”

    白兰迪问道:“掌剑们那边……”

    布兰度烦躁地捋头发,想了想说道:“也不说!这种消息不要写在汇报里。我会用其他渠道,跟菲斯掌剑谈这个事。”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