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西也被翼神号的消息所震住,知道这东西光明会找定了。

    可是这样一来,组织就脚踏两条船了。菲斯、卡门选择站队,另辟袭击,这是在拿大家的生命开玩笑。

    这事若败露,这条船上的人全得死,这还是最好的情况,说不定光明会直接覆灭。

    马克西在得知2045年就是末日后,不仅不觉得跟着扰动者有活路,还觉得‘6’所给的名额更加珍贵了。

    他苦心经营,自诩与帝斯关系极好,这努力了大半辈子而获得的东西,岂是说改变就改变的?

    就好像一个人在一份事业上,打拼了几十年,成了权威,突然让他背叛这份事业,另择明主。这种事不是不会发生,但绝不是听别人画几个大饼,就会改变的。

    自然扰动者的出现,就好像他们与主之间,横插进了一个小三。

    有人按耐不住,想要跟小三勾勾搭搭,自然也有人选择忠诚于原配。

    菲斯、卡门觉得和原配可能没有好结果,但马克西觉得,莫非跟小三就有好结果了?

    说不定后者更糟糕,原配那边,毕竟是有几千年的渊源了,光明会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马克西觉得归宿再差,差不到哪里去,不要在这即将功德圆满的最后,晚节不保,被贪念和野心所迷惑,横生枝节。

    所谓忠臣不事二主,有的时候不是为了忠诚,而是不愿意否定自己一生的努力。

    大光球揭开了许多秘辛,有的光明会知道,有的帝斯等人从来没主动告诉他们。

    譬如法律、譬如末日、譬如‘6’其实只是昔日阿努纳奇公司的十大掌控者之一。

    航母上的人此刻心思各异,有的人觉得‘这又如何’?有的人觉得应该多条退路啊。

    眼看着大光球似乎要走了,黄极突然说了句:“请问您要找到的东西,是不是叫烛阴,亦或者烛龙?”

    “它的名字我不知道。”大光球说道。

    黄极说道:“在地球上有一群龙的传人,他们的祖先留下来一部古籍,记载了许多神奇莫测的事物。有一件东西,和您描述的环境改造器很像。”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什么?原来有记载的吗?

    现场的确有一支各种专家组成的顾问团队,但是基本没有研究山海经的。

    负责文化考古,通晓各国神话的专家,倒是有。可是他对华国神话研究也不深,毕竟华国神话其实非常糅杂,山海经也非常小众,甚至连很多华国人自己都不清楚。

    一名秃顶专家说道:“烛龙……我想起来了,我知道这个,是华国古代的神明,一条身长千里的巨龙,睁眼就是白昼,闭眼就是黑夜。呼吸可以创造冬夏,改变四季。”

    大荒北经有云:西北海之外,赤水之北,有章尾山。有神,人面蛇身而赤,直目正乘。其瞑乃晦,其视乃明。不食,不寝,不息,风雨是谒。是烛九阴,是谓烛龙。

    明确说了,这个烛龙能操控白天黑夜,不用吃、不用休息、也不需要氧气,二十四小时工作,能呼风唤雨。

    所谓烛九阴并不只是名字,也是功能,乃是烛照九阴之意。

    九为极数,代表所有,这是指它可以洞察、照亮地球所有的阴面。

    “然后呢?”卡门问道。

    那秃顶专家摇头道:“我只知道这么多了,但这是神明啊,并不是一件器物。”

    黄极说道:“谁说不是器物?‘有神’就是指一类器物,而非后来附加含义所指的仙神……”

    他很快把曾经跟林立解释的‘有神’是带电器物的言论说了,神在山海经中,并不是现在的含义,而是指电。

    众人惊异,很快把现存的山海经原文查了出来,在场的语言学家、文化学家翻译了一番后,发现还真有可能。

    整本山海经,通篇分类严谨,有神、有巫、有人、有兽、有鸟、有山、有国这些都分门别类得很清晰。

    那么是古人把怪异的兽类误认为神吗?也不是,因为有的描述极为古怪的东西,山海经也一样明确写了‘有兽’。

    譬如‘有兽焉,其状如犬而人面,善投,见人则笑,其名山挥,其行如风,见则天下大风。’

    又如‘有兽焉,其状如豹而长尾,人首而牛耳,一目,名曰诸健。’

    人家好好地分了个类,明摆着说这是兽类,是动物,只是描述的方式跟现在的人不同,后人却非要理解为神兽。

    更离谱的是‘有人戴胜,虎齿,有豹尾,穴处,名曰西王母。’

    明摆的说了,这是个‘人’,后人非要说西王母是神灵。

    这意味着山海经的记录者,不是傻子,眼睛不瞎,不至于分不清一个东西是不是动物。

    山海经,开辟了已知最早的分类学,古人也不是笨蛋,人神兽巫分的门清!可见上古的龙之传人何等理智,反而是后人比他们更迷信……

    硬是把史上最早的百科全书,认定为神鬼志怪虚构之书。

    黄极知道,最早的中华,根本不信神灵,压根没有神灵的概念,只有‘帝’、‘皇’、‘祖’、‘天’等概念,天就是后来的道,是规则。帝皇祖也都是唯物的对象,而非虚幻。

    整套体系下来,是极其社会性的、政治性的、理性化的,不能说完全没有迷信,但已经是当时最不迷信的文化了。

    真正有神灵概念、宗教概念的是东夷,因为炎黄在文化上融合了东夷,所以到了东夷玄鸟系的商朝替代夏朝,鸟又文化复兴高于龙之后,华夏文明才出现种种迷信概念。

    商朝实在是太迷信了,且当时已经没有外星人和高科技物品,所以开始给‘电’这个字赋予种种附加概念。

    但也是后来到了周朝,才真正在‘电’这个字旁边,加了个祭坛的象形,造了‘神’这个字。

    也就是说,迷信范畴的‘神’之概念,在华夏诞生很晚,落后于世界,而且还是因为民族融合才从外界吸收进来的。

    这其实就是鸟系与蛇系文化的区别,鸟系外星人觉得被造物就是被造物,蛇系外星人则喜欢把被造物当作自己的孩子。

    两者对待被造物的态度不同,衍生出了两种人类文化,所以鸟族成了神明,龙族成了祖先。

    真正的天龙人是自尊心很强的种族,他们也很成熟,懂得要受人尊重,就要先尊重别人的道理,所以他们从来不会从人格上歧视弱者。

    “这些也只是你的猜测,山海经的记录者,怎么可能这么理智?他们怎么可能定义烛龙这般恐怖的东西是个器物而非神明?”秃顶专家说道。

    这在西方学者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事。所有古文明都信神,凭什么就炎黄文化不信?

    而且这种说法,现代的华人自己都不知道,黄极所说的也不过是一家之言。

    黄极说道:“我还真有证据。”

    “什么?”秃顶专家愕然。

    黄极说道:“你看的只是大荒北经,当时烛龙去了章尾山。而在海外北经,烛龙的长期居留之地钟山那里,又详细介绍了一遍烛龙,你仔细看看……”

    秃顶专家立刻翻到海外北经,果然这里也有烛龙的记载。

    《山海经·海外北经》云:钟山之神,名曰烛阴,视为昼,瞑为夜,吹为冬,呼为夏,不饮,不食,不息,息为风,身长千里。在无綮之东。其为物,人面,蛇身,赤色,居钟山下。

    这名秃顶专家,大脑嗡嗡的,只回荡着三个字‘其为物’!

    黄极说道:“这个所谓的钟山之神,能掌控昼夜,操纵冬夏,不饮不食还不用呼吸,它也可以呼吸,却仿佛在操控风云,吹冬呼夏。”

    “吹和呼都是往外喷气,为何不写吸气?因为它本来就是在排放气体改造环境,它身长千里,就是地球的超大号中央空调。负责维持、改变环境与自然气候。”

    “这样强大的存在,分类却是‘其为物’。”

    “同一句话中前面说是神,后面说是物,这意味着记录者很清楚它的性质。它就是个器物,所谓‘神’是指器物这个大分类下的小分类,‘有神’是某种特殊的器物,相当于电器是机器的一种,后者包含了前者。”

    现代人解释这句话,都是觉得这是在描述一个想象出来的神明,只不过这个神明有实体,是物质化的而已。

    但这种解释,简直是废话。

    真要是虚构的神灵,为何还要强调一次它是物?单说它是钟山之神不就完事了?一个想象的东西非要最后还把它强调物化一下?

    其实结合黄极之前‘电器论’的解读,这段文字几乎是铁证如山了。

    神和物就是一码事,神只是特殊的物。

    其为物三个字,把记录者的理性思想跃然于纸上,结合山海经充满规律的分类排列,证明笔者是非常认真、忠实地记录着什么,而非在想象与瞎编。

    ‘有神’这个分类,就是指一种特殊的器物。把分类、把定义都搞清楚了,再看山海经,就连老外也觉得清晰了许多。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