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极在一众专家面前,侃侃而谈,俨然一副上古文化、历史权威的模样。

    如果是在大众社会上,黄极说的这些话,主流学者能把他驳斥成狗屎,因为没有物理实证,不知道有外星人,所以这么牛逼的‘神器烛龙’,不可能是真实存在的,只能是虚构的。

    然而这番言论,在知道上古时外星人满地走的光明会人面前……在寻找环境改造器的大光球面前,就成了无可辩驳的真理。

    科学是一种思维模式,而非一种知识。

    没有什么知识是不可置疑的,没有什么认知是一成不变的。科学本身就在不断自我质疑与推翻着,与时俱进、不断翻新。说某种未经证伪的猜想不科学,这种话本身就是不科学的。

    一旦确定有外星人来临过地球,那么人类历史就被彻底颠覆了,所有认知都被改写。

    牛顿架构的经典力学,说的好听是经典,说的难听就是错误的。但是所有人都认可,他是人类史上最伟大的科学家之一。

    因为他是不是科学家,跟他总结出来的知识对不对,没有半毛钱关系,重要的是他的思维模式是科学的。他留下的不完备的理论,是一座阶梯,给后世完备它、甚至推翻它,提供了重要的基础和工具。

    黄极知道山海经是什么,但他只能用这种猜想的方式说出。

    得亏他弄了个外星大光球为自己背书,也得亏山海经记录者多写了一句‘其为物’。

    他才能让大家相信,山海经并不是虚构志怪之书。

    “很有意思,原来它叫烛龙。”大光球都信了。

    一锤定音,这一句话就把黄极抬到了制高点。

    这下子,可不仅仅是认可山海经的问题,而是黄极瞬间成了在场最重要的顾问。

    眼下航母上这么多专家构成的顾问团,对山海经几乎都一窍不通,只有黄极懂,而且黄极不光懂,还有自己独特的理解,且极为深刻。

    “难怪您称呼蜥蜴人为龙族,原来他们就是华夏的龙。”黄极说道。

    马克西博士眼见黄极都跟大光球主动对话,谈笑风生了,便忍不住说道:“这不能确定吧,华夏的龙和蜥蜴人一点也不像。”

    黄极笑道:“我们见的蜥蜴人当然不像,毕竟是人变得,他们更像人。”

    “原本我也不知道华夏的龙,到底是以什么为原型。毕竟猜测太多,但是我听到自然扰动者称呼一伙外星人为龙族,我就理解了。”

    “在山海经中,乍一看,没有‘有龙’这个归类,但其实是有的。”

    “比如烛龙这段,烛龙不是一条龙,而是一台巨大的器械,它本名叫‘烛阴’,因为形象是龙,所以就又称烛龙。”

    众人立刻再看山海经里对烛龙的描述,人面蛇身而赤。

    一边说它‘名曰烛阴’,一边又说‘是谓烛龙’,这其实就是根据形象取了个别称。

    严格来说,烛龙不是龙,但是可以根据这一点,来知晓古人怎么定义龙的。

    黄极说道:“有人说华夏的龙是想象的,有人说是闪电,有人说起源于龙卷风,还有人说鳄鱼……甚至连说是胚胎的都有。”

    “可实际上,根本不用这么瞎猜,查字就好了。”

    “值得庆幸的是,华夏的文字是象形且会意的,一个字本身就包含了庞大的信息量和当时的社会情况。”

    “现存最古老的成体系的汉字,是甲骨文……”

    众人一想是啊,想知道华夏的龙到底是什么起源,查字不就完了!

    华夏的古人造字,是很讲道理的。龙到底是什么东西,看它的字是怎么象形会意的就好了啊,哪用得着猜东猜西?还搞出龙的上百种起源猜想……

    黄极拿出纸笔,唰唰唰,写了个甲骨文的‘蛇’字。

    一点也不复杂,就是画了个蛇形而已,而且是立起来的,尾巴在下弯弯的,支撑在地,上身挺立,蛇首正视,有点类似‘2’的样子。

    “这是蛇字。”

    做完这个,他又唰唰唰,写了个甲骨文的帝字。

    “这是帝字,还有辛字。”黄极写着。

    那是一套仪仗,仿佛帅旗,里面包含代表裁决刑罚之意的‘辛’字的结构。

    这个帝字,上部分为天罚冠冕,所以是代表至高权力。

    写完这些,在场的古文字学家已经反应过来了。

    “那龙呢……你写龙字啊,写帝干什么?”卡门还没懂,追问道。

    黄极最后,写了个甲骨文的龙字。

    龙字的下半部分就是‘蛇’字,但是少了些蜿蜒,上半部分则是‘帝’字的头部,像犄角,但其实也是个天字与辛字的结合。

    “看出来了吗?龙字就是蛇字头上戴着帝冠,或者帝字下面换成蛇立形象。”

    “龙与帝的字形结构是一样的!区别只在于身体不同。甚至帝字之所以是这个样子,可能就是在象形龙冠犄角,会意出‘头角峥嵘,戴天罚冠冕,以人如龙者,曰帝’。”

    “反过来也可以说,蛇身尾立而起,头戴帝冠者,曰:龙!”

    甲骨文已经把龙是什么,明明白白地画了出来。

    如果单看龙字,就会觉得只是蛇头长犄角。但是汉字不光象形,主要还是会意。

    结合其他甲骨文去看,就会发现那个犄角,其实是‘辛’字,代表刑罚权力。而‘辛’字又是‘帝’字的上半部。

    龙师火帝,鸟官人皇。这句话刚好融合了炎黄系的文化,以及东夷系的文化。

    龙帝自古以来,就是炎黄系的正统,两个字其实不分家。最早的帝,种族上就是龙。

    后来天龙人走了,地球人就自己当家作主成了帝。

    黄极说道:“所以龙到底是什么,很简单,下面是蛇身而立,上面是头戴帝冠,合起来就四个字可以定义:人首蛇身。”

    “华夏的上古传说中所有‘人首蛇身’的存在,其实就是龙族。”

    人首蛇身四个字,华人都快耳朵听出茧了,殊不知蛇身并不是比喻,恰恰人首才是比喻,能戴华服冠冕,拥有高等智慧,正面是五官,所以那是‘人首’,仿佛人面一般的脑袋。

    女娲人首蛇身,雷泽人首蛇身,烛龙人面蛇身。这四个字描述可以直接等于‘龙’。

    “一个文明最重要的是传承,这部典籍对我很有用,说吧……”大光球说道。

    说吧?

    众人看向黄极,只见黄极指着阿姆说道:“我希望您能帮我的兄弟,基因进化。”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

    卧槽,这就讨要回报了吗?太放肆了!

    人家让华极继续解析烛龙的位置,华极竟然趁机讨要好处?

    自然扰动者一怒之下,会不会大发雷霆?

    “没事的……”在场,只有马克西叹了口气,羡慕地看着黄极,解释道:“扰动者的意思,是要奖励他,这个‘说吧’,是让他说自己的诉求。”

    这种打算给点好处的语境,他还是懂得,不然怎么跟帝斯混那么多小好处?

    “不贪心,我喜欢。”只见扰动者直接答应了,光球瞬间飞到阿姆的头顶。

    天旋地转感再度袭来,有肉刺从光球延伸而出,刺进他的身体。

    但是阿姆只感觉到头晕目眩,没感觉到有药剂注射进体内。

    与此同时,黄极也在一旁解释道:“扰动者肯定已经读取了山海经,并且通过大数据演算分析出里面的有用信息。现在他也许就是世界上最懂山海经的存在了。”

    果不其然,很快大光球就脱离了阿姆,朝着远方飞去。

    最后只留下一句话:“我们下次,在华国见面吧。

    看着光球飞远,众人心里五味杂陈。

    他们没想到,华极这么轻松就换到了好处,而且还把好处让给了阿姆。

    结合翼神号的信息,光明会这回算是抱到大腿了,粗不粗不知道,但绝对是个美腿。

    阿姆蜷缩在地上,身体在不断蜕变,众人知道,这个预备役涅槃者,恐怕也要一飞冲天了。

    几名研究员立刻将其抬进船舱休息室。

    “嗯?”卡门拿起身上的平板电脑。

    原来关于这次合作,到底哪些人会泄密,大光球在临走之前,已经偷偷告诉了卡门。

    平板上是一份名单,上面的名字,让卡门陷入了沉默。

    “……”黄极看向卡门,眼神的意思是‘怎么了’。

    卡门没说话,他汗都下来了,他还以为只有马克西会泄密,没想到除了马克西以外,还有菲斯!

    “怎么可能……不是菲斯压下来,扰动者的事肯定报给帝斯了,就是他拍板,我们才敢和扰动者合作。”

    “现在扰动者竟然说,菲斯最后会背叛他?”

    卡门懵了,菲斯带头站队,结果最后还会捅他们一刀?摆他们一道?

    为啥啊?而且菲斯并不在航母上,只是通过联络器,幕后遥控这里,扰动者怎么判断出来菲斯会背叛的?

    “扰动者判断未来会泄密的名单都有谁?他怎么不说出来?”菲斯在耳麦里问道。

    “是马克西博士和杰瑞博士……扰动者是直接把名单发送在我的平板上的,估计是不想让马克西他们听到。”卡门说着,但是却没有提菲斯自己的名字。

    这怎么提?菲斯是掌剑,他可没有能力处理对方。

    或许本来没事,结果因为他这一说,就反而让菲斯觉得扰动者不信任自己,继而还是选择忠诚于原配。

    “看好马克西他们,但先不用处理掉,你组织一批人去埃及……卡门,翼神号事关重大,就拜托你了。”菲斯交代了一番。

    卡门表示明白,两人挂断了通讯。

    可是卡门却心情沉重,看似这次的找二爹,是菲斯主导,他可以说是在听从菲斯行事。

    但扰动者却说菲斯会背叛,而且这事只告诉了自己,这事就很微妙了,蓦然回首,他卡门突然成了带头大哥,至少在扰动者眼里是这样的。

    卡门看着名单,上面并没有黄极和阿姆的名字,思虑再三,他叫上黄极,来到阿姆的休息室,将此事直接跟他们说了。

    “你们说扰动者是什么意思?他是不是搞错了?他到底怎么判断出这几个人会背叛的?”卡门问道。

    看着名单上菲斯的名字,阿姆也是大惊失色。

    老大带头背叛,这还搞个屁?

    “扰动者对大数据的演算能力非常强,他也不可能跟我们玩什么阴谋,这份名单我认为还是可信的。”黄极说道。

    卡门说道:“这谁不知道,但是菲斯掌剑这是为什么啊?不是找死吗?”

    黄极摇头道:“不一定,他毕竟本人不在。最后只要把我们解决,他反而还有功。瞒,其实是瞒不过的,烛龙这么大的东西,哪是说拿走就拿走的?”

    菲斯本人没来,其实可以回头,但是卡门带人在现场处理此事,就铁定回不了头了。

    得了黄极的提醒,卡门惊道:“尼玛我懂了,扰动者从头到尾都不想跟阿努纳奇公司正面冲突,对人口贸易的这条利益链,也没有任何兴趣,这个外星人只想拿了地球上的古代遗宝就走,也就是说,他对于我们只是过客。”

    “菲斯现在当然愿意和扰动者合作,毕竟好处无穷,但是之后呢?扰动者拍拍屁股走了,我们就要独自承担主的怒火。”

    光明会和阿努纳奇,是长期利益,供应人口属于长期稳定的利益链。

    眼下和第三者勾勾搭搭,只是短期利益,能多条退路固然好,但通过接触,菲斯已经意识到,扰动者极可能是个拿到东西后拍拍屁股走人的主。

    短期的利益菲斯想要,未来的隐患,菲斯也得考虑到。该当舔狗当舔狗,该翻脸时也得翻脸。

    黄极笑道:“这就是政治啊,菲斯走一步想十步,他已经想到未来把我们牺牲掉,平息主的怒火了。”

    卡门紧皱眉头,果然33级以下皆为蝼蚁,他这个32级最强者,也不例外,依旧是个弃子。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