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传道号从天而降,为了不引人注意,他的降落地点是大西洋。

    亚当斯早就利用猫眼石的势力,买了打捞船在海上等候,林立站在船头冲黄极招手,只见海上漂浮着一架航天飞机,黄极则坐在机顶上暴晒着太阳,陷入沉思。

    待林立把飞机打捞,只见黄极一跃而上,落到了船头。

    林立发现,黄极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不一样了,他的美瞳已然取下,一双深邃的黑色重瞳氤氲着浓郁的智慧气息。

    黄极的气质变得更加沉淀了,那是一种厚重感,仿佛亿万山河社稷加于一身,千古文明气息集于一体,浑然天成。

    “大哥,你变化好大。”林立看不出太多东西,但也能直观感受到一种乾坤在握,腹有万藏的气势。

    黄极微微一笑,主动把气势收敛回去。

    相由心生,气随心动,一个人知识底蕴雄厚,博古通今,自然内心强大,内心若强大,气场就强大。

    正是胸有韬略,腹有乾坤,心里知晓的越多,就越会让人直观感受到这种厚重的气质。

    这都是非常真实的现象,并非什么玄虚的东西。

    知识就是力量,知识可以明智,知识可以提升一个人的修养,知识可以蜕变一个人的智慧。

    人类文明古往今来,已没有谁比黄极知道的更多了。

    “我只是在太空俯瞰着昆仑,突然想通了很多东西。”黄极不急不慢道。

    见多识广,自是大开眼界,这个道理林立还是懂得,有些人出了趟远门,看了看祖国的大好山河,或者看了看国外的异域风光,思想气质都会变。

    黄极去了趟太空,就有这么大的变化,倒也可以接受。

    林立想了想,突然楞道:“嗯?昆仑?大哥,你在太空上找到了昆仑山?”

    他指的不是华夏的昆仑山脉,而是山海经里的昆仑山,林立知道黄极对山海经的研究非常深刻,曾说古之昆仑山不是虚构的。

    现在的昆仑山脉,只是汉武帝钦定的,乃是张骞出使西域回来后,说黄河发源地是于阗,汉武帝根据古籍,一拍脑袋,发动俺寻思大法,把西域于阗境内的群山称为昆仑山。

    后来这个名号,成了横跨新·疆、西·藏、青海三省境内的山脉名称。

    林立知道,黄极在这个时候突然说他俯瞰昆仑,定然不是指后来定义的昆仑山脉,而是山海经里的昆仑。

    黄极神秘一笑道:“我的确看到了昆仑。”

    “大哥,昆仑在哪?”林立连忙问道,这可是古之圣山啊。

    黄极摊手笑道:“我们就在昆仑里啊。”

    林立愕然地看向周围的波涛,惊道:“什么?大西洋?”

    黄极摇头道:“我在太空俯瞰地球,而昆仑就是地球的名字。”

    “什么!”林立大吃一惊。

    亚当斯这时候正好也走到船头,听到这话也不禁懵了。

    “地……地球?”

    昆仑是地球的名字?怎么可能?古人还给地球取了个名字?

    林立问道:“古人对于地球,不都是称呼天下、大地吗?”

    黄极笑道:“地球有很多名字,昆仑应该是外星人取得,而且是最早的一种,随着时间流逝,有更好的名字……人们自然就不用这个了。”

    他说的当然自信,黄极在天上看到了地球整体,继而知晓了它的真名。

    真名就是第一个正式名字,而地球的真名是天狼星文明的语言,也是天龙人的语言,和汉字一样都是象形会意字。

    其中汉字的创建逻辑,和龙族文字是一样的。

    黄极当然不能说自己感知到了信息,地球的名字就叫昆仑。

    想了想,黄极说道:“昆字上日下比,象形为太阳下面一个个排立着的小人,它的最古会意,就是‘日下众生’,意为共同戴日的人们。”

    “这个我知道,所以昆字有族群之意。”林立点头。

    黄极笑道:“对,昆者,同类也。但严格意义,应该是‘在一个太阳之下的地表智慧族群’。”

    “仑字,象形会意是一个个排列的书简,而且是人为排列它,所以是条理、次序之意。”

    这么一解释,傻子都明白昆仑二字的含义了……

    “合起来,是日下众生的秩序之地?”林立眨巴眼道:“对啊,昆仑山乃帝之下都,圣山啊!可不就是代表众生秩序的地方吗?”

    黄极微笑道:“林立啊……合起来是日下众生秩序井然之意,你不要随便给它加个‘什么什么之地’的含义,它只有作为地名才能加‘之地’二字。”

    “你我都知道,外星人比我们更早认识地球,这个名字极可能是外星人取得,所以‘昆仑’二字一定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并非单纯因为取地名而存在的”

    “凡物之圆浑者曰昆仑,圆而未剖散者曰浑沦。昆仑其实还是指朗朗乾坤,清浊分明的意思。”

    “如果它要作为地名,那么昆仑二字的意思应该是‘在一个太阳的照耀下,同类可以秩序生活的圆浑之地’。”

    林立听懵了:“怎么这么麻烦?”

    黄极说道:“象形会意文字博大精深,无论是外星文字还是汉字,一个字都有无比浩瀚的妙意,并且这类逻辑的文字,是可以随着文化、历史底蕴的叠加,而不断进化成长。”

    “我为了解释清楚,说的比较麻烦,其实三个字可以概括了,那就是:宜居星。”

    “古人更精简,两个字就概括了:昆仑。”

    林立和亚当斯都怔住了,宜居星?

    在一个太阳的照耀下,同类可以秩序生活的圆浑之地,这句话翻译一下,可不就是宜居星吗?

    黄极继续说道:“这就是我认为,乃是天龙人率先给地球正式命名的理由。”

    “天龙人是我们已知,唯一对我们的环境很适宜的外星种族,他们本身就可以在这很正常地生活着,所以地球也是他们的宜居星。”

    外星人多种多样,不同的种族自有不同的宜居星概念。

    昆这一个字,就包含了极其丰富的含义。

    首先,只要一个太阳!

    宇宙的恒星系,多体星系反而居多数,浩瀚星空其实有很多双星、三星、四星体系的恒星系。天上几个太阳,这对生命影响很大。昆字定义了这个范畴必须是单恒星系。

    其次,得是地表生活的,而且是脚踏实地立着的。不是飞的也不是游的,更不是地底的。

    所以这一个字,也同时包含了对‘同类’的定义。

    哪怕这样的环境,可以滋生好多种文明,但起码都只有一个太阳,都是在地表生活,对比浩瀚宇宙,这个范围已经很小了。

    黄极感慨道:“注意,宜居星这个翻译,其实都不准确,因为太没有文化了,且在现代人类狭隘的思想中,可能有点要殖民的意图。”

    “昆字有日下众生、同类的含义,表明天龙人是在我们人类诞生后,才给地球正式命名的。”

    “这个词在他们的文明中,一定有着更为深厚复杂的含义。比如文化上的‘同类’感。天龙人何等高傲,他们或许是把他们文明中一个很美好的词汇送给了地球。”

    林立和亚当斯对视一眼,感觉黄极思维太跳脱,有点自嗨了。

    “等一下……大哥,你说这么多,也改变不了,古籍记载昆仑是一座山啊!”林立说道。

    黄极笑道:“山海经?”

    林立愕然道:“对啊!它的位置、大小甚至有什么都说的很清楚,乃至大荒西经原文都明确写了……有大山,名曰昆仑。”

    “错!”黄极说道:“是名曰昆仑之丘!”

    “啊?”林立眨巴眼,的确,是名曰昆仑之丘。

    “可这不一回事吗?”

    黄极摇头道:“怎么会是一回事呢?古往今来人们都这么以为,是因为不知道这座怎么也找不到的山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问你,你在洛阳建了唯一一座高铁站,它应该叫什么?”

    林立脱口而出道:“洛阳站啊……呃!”

    黄极调笑说道:“山南水北谓之阳,河洛之阳,乃天下至中,山水拱卫之意。这二字不可谓不美,甚至可代表‘神都根脉’,你怎么能说它只是个高铁站?”

    林立哭笑不得道:“可它就是叫洛阳站啊……”

    “为什么?”黄极问道。

    “因为它建在洛阳上……”林立已经懂了。

    黄极继续问道:“建在洛阳上有那么多东西,凭什么偏偏它叫洛阳站!”

    林立舒了一口气,笑道:“大哥,你直说吧。”

    黄极说道:“很简单,因为它是这个地方某种唯一的功能性建筑,所以就以地名为前缀。”

    “别忘了,昆仑山在山海经里,只有两个正式称呼,一个叫‘昆仑之丘’,一个叫‘昆仑之虚’。”

    “这明显是一种时代变迁导致的称呼变化,可是变迁之下,前缀竟然不变,后缀的定性词却变了……难不成它以前是座山,后来塌了?”

    这个逻辑很简单,以前泰山叫岱山,春秋之后改叫泰山。

    没听说过哪座山,以前叫泰岳,后来叫泰虚的,咋的?山倒了?

    有这种称呼变化的,倒是有城市,比如祝融之国,后来毁灭了,叫祝融之墟,还是前不久黄极把它找出来的。

    林立已经彻底理解了,说道:“这说明它可能就不是个自然山,它是个人造物!是个如山一般宏伟的奇观,后来摧毁了。”

    黄极笑道:“你把古人拉到魔都去,他也会觉得魔都的高楼大厦,乃是群山环绕。如果大厦建得像山形,就更像了。”

    “‘有山’,是个宽泛的分类,并不严格只代表山。就好像章鱼在山海经中,也分类成‘有鱼’。”

    林立琢磨道:“山形?莫非是金字塔?”

    黄极哑然失笑道:“山海经里写的,是‘有大山,名曰昆仑之丘’。翻遍山海经,就没几个敢用‘大’这个字的山,金字塔太小了。”

    大这个字,在山海经不能乱用。‘有人’,那就是正常的人那么大,山海经里若是写‘有大人’,那就说明这个人真的是很巨大了。

    用上‘大’这个字,意味着它比正常的同类物体大得多,金字塔连普通山都比不上,更别说比昆仑丘了。

    黄极继续说道:“昆仑丘可能是个巨大的星际基站,类似于我们的太空站,它或许还有城市居住功能,山海经说得好,帝之下都。”

    “华夏的文化中最早的帝,都是龙族,这可能是当年天龙人的地上城市,也是唯一的一座,所以用这颗星球来命名……”

    “或许它有金台、玉楼,相鲜如***之阙光,碧玉之堂,琼华之室,紫翠丹房,锦云烛日,朱霞九光……山海经里说得好:万物尽有……”

    在黄极的描述中,林立渐渐脑补出了一座庞大高耸的奇观建筑,形如大山,实则是一座大厦型城市。

    传言昆仑丘上有瑶池、阆苑、悬圃,就如同一座城市有喷泉湖泊等休闲场所,回廊似的立交环道与……悬空花园。

    它不只是城市,也不只是飞船,更不只是基站,生活与工作并重,艺术之美与科技之美结合。乃是交通、居住、休闲、工作四类综合型的建筑。

    林立感慨道:“这样的存在,用所在的星球来命名最正常不过了,如果我们在火星建个基地,大概率就叫火星站……难怪你说地球的名字是昆仑……”

    黄极笑道:“嗯哼……万山之祖,帝之下都,它的名字就是地球的名字,我觉得没有什么问题。”

    “或许当时的人类自己都不理解地球是圆的,也鲜有人知昆仑也是地球的名字。”

    “所以流传下来,这二字几乎成了一个特指词,后人只用它代表一座山。难道就没有其他含义?这怎么可能呢?”

    林立点头道:“是啊,那座‘山’存在之前,昆仑二字定有别的含义,现在我知道了,是我们赖以生存的母星的名字。朗朗乾坤,清浊分明的世界。”

    黄极说道:“林立,看待问题要跳出格局,尽情地去想象,不要被别人的观点束缚了思想,或许我说的也是错的。”

    “嗯!”林立重重点头。

    “可是……它在哪呢?昆仑丘被摧毁也该有遗址啊……”林立说道。

    黄极说道:“昆仑和昆仑之丘,乃至昆仑之虚,就不是一回事。”

    “这样宏伟的奇观,离开了,剩下的普通的空山,自然就成了墟。这也是我们找不到遗迹的原因。”

    林立叹道:“也是啊,恐怕是飞走了啊……所谓的墟,不过是遗弃的那块地方。”

    黄极笑道:“山海经记载,昆仑虚上有木禾,长五寻,大五围。而有九井,以玉为槛。面有九门,门有开明兽守之,百神之所在。在八隅之岩,赤水之际,非仁羿莫能上冈之岩。”

    “注意,记录这段文字的时候,昆仑丘已经被叫做墟了,也就是没了,就剩下一堆正常的山。”

    “昆仑丘主体走了,但是周边的一些建筑、地形留下来了,曾经拱卫昆仑丘四方的九井、八隅之岩,还在那里。”

    “其中有‘百神之所在’……神是什么,你知道的啊。”

    林立激动起来道:“百神……不就是诸多外星设备所在吗?”

    亚当斯听到这里,才插嘴道:“你说这么多,就是让我们去挖宝呗!早说啊!哪呢?”

    黄极故作思索道:“具体地方我倒不是很清楚,但肯定在华国青海的西北方。”

    “那地方如果有险恶的群山,恐怕就是昆仑山脉的东段了。”

    林立咧了咧嘴,莫非现代人划定的昆仑山脉,还真就把古之昆仑虚给囊括进去了……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