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了首次航天任务后,返回底特律,黄极第一次召集了所有人。

    原弥赛亚等人,到瑟提等哨兵,乃至天龙人,全部都来到了一座大厅,主席台下摆满了椅子,跟教室似的。

    大家是第一次聚得这么齐,面对众人,黄极说道:“此次载人航天,圆满成功,海里希教授、索菲娅以及所有参与其中的同志皆功不可没。”

    众人微笑,恶龙更是喜滋滋,这半年下来顺风顺水,弥赛亚难得像点样子了,给光明会造成了很大麻烦,对杀死帝斯的目标又更近了一步。

    黄极继续说道:“我已经加入光明会的事,大家都知道了,这两个月我从光明会打听了很多情报……因为最近出现了个外星人,所以有些事情,光明会也是才知道……”

    “就好像宇宙间的法律,以前我也是连蒙带猜,略有眉目,此次在光明会,终于搞清楚了我们昆仑人的处境。”

    众人惊异,昆仑人?

    除了林立、亚当斯,其他人还不知道昆仑的真意,黄极便把之前对此的解析,又说了一遍。

    林立跟着黄极久了,而且很早以前就知道黄极对山海经的一些深刻理解,所以对于地球就是昆仑这事,接受起来很快。

    其他人就不同了,黄极干脆直接从神开始讲起,然后是扶桑与十日,龙帝与鸟神,最后才讲到昆仑。

    就这,还有许多西方人听不懂,比如他们根本不理解什么叫‘清浊分明’。

    黄极还得不厌其烦地解释道:“清浊之气,是华夏文化很早就有的说法,你们粗浅的可以理解为元素,轻元素上升形成了天,也就是大气层,重元素下沉,形成了大地与四海。这就叫清浊分明。”

    “而宇宙中,并非所有的‘天地’都是清浊分明的,就好像不是所有的星球都是岩石行星,气态行星也有很多,像太阳系就有一半的行星是气态的。”

    “地球、火星这样的岩石行星。天就是天,地就是地,清浊分明,朗朗乾坤。”

    “木星、土星这样的地方,虽然是个球体,元素也都聚集在一起没有离散,可是它混沌不清,犹如一锅乱粥,这就是清浊不分,天地浑沌。”

    恶龙恍然道:“哦,是这个意思啊。”

    诸如此类的词汇,黄极得这么解释,众多老外才能懂。

    如此黄极侃侃而谈,结合各国神话,才好不容易把人类的诞生,龙凤之争都讲清楚,最后才到绝地天通。

    “……黄帝东出,短暂地征服了东夷,双方都动用了大量的神器,最后是黄帝险胜。这也是幕后的天龙人最后的一次胜利,再之后,天龙人就被彻底驱逐出地球舞台,再也无法干涉人类事务了。”

    “因为阿努纳奇公司在那之后彻底从法理上拥有了太阳系,该公司共有十名总裁,分别代号0~9,首席的0号总裁,就是东方文化里的太昊帝俊。这十个合称‘造物主议会’,既是圣经里的上帝。”

    众人听了,不禁瞪大眼睛,上帝竟然是十个人……难怪圣经里总是自称‘我们’。

    黄极继续说道:“圣经里所有上帝做出的决定,大多数都是十大总裁根据星际法律、规章法度和公司利益来做出的决定,站在他们的角度,这是‘绝对正义’的。他们对人类的所作所为,都是正当且合法的,是在保护自己的私有财产不被天龙人损害。”

    “人类在当时是属于阿努纳奇公司的私有财产,并不能算作独立种族,所以天龙人的行为,确实是在违法乱纪,不过从情理上来说,他们也有自己的理由。首先是文化认同上的同理心,天龙人是非常重感情的种族,他们亲手缔造了人类,又传播了文化,不希望他们成为永远的奴隶种族,落得如同小灰人一般。”

    “其次,天龙人文明是喜欢扶植附庸文明,当宗主国的,他们的文明有个‘朝贡体系’,很多文化上、种族性情上与他们相近的文明,都是他们名义上的藩邦盟友,受过他们很多帮助。俨然是星盟的国中国,盟中盟。”

    “基于这种种原因,天龙人是希望培养一个附庸种族。”

    众人了然,无论是天龙人还是鸟人,其实目的都不纯。他们都不可能完全站在人类的角度上考虑利益。

    一个想让人类当小弟,一个想做人类的神,永远统治人类。所谓奴隶种族,无非就是宠物,作为实验素材、经济商品,最好的情况也就是从事服务业,像小灰人那样成为仆人。

    所以相比较而言,成为龙族文明的小弟,以后在星盟里为龙族摇旗呐喊,冲锋陷阵什么的,似乎是最好的归宿了。天龙人对朝贡国真的很好……

    黄极继续说道:“作为在昆仑丘进修过的土著,黄帝比谁都明白人类的处境,科技上是不可弥补的差距,文化上也处于被统治的一方。让人类彻底独立,自由发展,似乎是一场梦。”

    “可是这个梦,偏偏黄帝做了。他违抗了扶植他称帝的幕后天龙人,没有选择消灭信仰鸟系的东夷,反而选择收服,先武后礼,包容并蓄,文化融合。终其一生改革制度,尊重敌对的信仰,并建立新的文化。”

    “他给当时的人留下了宝贵的人文财富,其精神内核就是‘厚德载物’。”

    无论是信龙,还是信鸟,都是地球人。人类集体的思想,那时候已经开始萌芽。

    外星人不会因为人类相信他们,而把人类当自己人。黄帝则不会因为人类信奉外星人,而不把他们当人。

    黄极笑道:“黄帝做得远不止这些,他派自己的儿子,偷走了当时在昆仑丘的唯一一瓶不死药,化身为天龙人,然后通过太空电梯‘不周负子’的验证,飞升到了月球,混上了当时停泊在月球上的一艘飞船。”

    “也就是说,他往天龙人文明里混进了一个卧底。”

    此话一出,众人惊愕,尤其是林立、老王,感觉这桥段怎么这么熟悉?

    “这不嫦娥奔月吗?”林立惊道。

    黄极点头道:“这的确就是嫦娥奔月故事的原型,有文物考证的最早出处,是商代的《归藏》。上面写了昔者恒我窃毋死之药于西王母,这里的‘恒我’就是嫦娥,不知道为何后人把他娘化成了‘恒娥’,之后避讳汉文帝,把姮字改成了嫦,也就成了你们熟知的嫦娥奔月。”

    “整个事件跟大羿没有一毛钱关系,‘恒我’是直接从西王母那里偷走的药,这个故事是单独成篇,全文就没有出现过大羿。是后来汉代的人强行把两人组了CP,放在一起,并且把‘恒我’改成了大羿的妻子,才说是从丈夫那里偷走的药。”

    “‘恒我’也不是他的真名,后人无人知道他的名字,所以用‘使我永恒’的这么一个行为,来代称他这个人。”

    林立问道:“那这和黄帝有何关系?”

    黄极笑道:“因为《归藏》原文写了,恒我从西王母那里偷了不死药,准备吃了以后去登月,但临行前,他去找了黄帝,问此行奔月的吉凶。黄帝跟他说:‘尽管去吧!你会遇到黑暗,但不要惊不要怕,坚持下去,最终是无限的光明!’”

    “于是,恒我化身龙族,毅然决然地飞升登月,进入了蟾蜍。这个蟾蜍也是个比喻,其实就是一艘飞船。你想象一艘巨大飞船停在地上,古人想要形容它,就比喻是一只蟾蜍蹲在那,其实非常形象了。”

    “各种炮管、通道,甲板外设,就像是蟾蜍坑坑洼洼的皮肤。如果它左右有巨大的机械架构撑在身体两旁,那就更像蟾蜍的两条大腿弯曲蹲坐了。”

    众人目瞪口呆,心说黄极的脑洞怎么这么大,说的跟亲眼见过似的。

    “还有什么证据吗?”恶龙挠头问道。

    黄极笑道:“真以为黄帝这点伎俩,能对一个高等文明派卧底而不被人知道?那银河系各个文明之间,岂不是都互相渗透成筛子了?”

    “对哦。”恶龙咧了咧嘴。

    黄极简单粗暴道:“我之所以知道这些,也是自然扰动者说的,这事几乎是公开的秘密,了解地球事务的外星人,后来都知道了。”

    “只不过,天龙人也没有杀死恒我,毕竟种族上已经算自己人了,而且成为天龙人,基因影响上就几乎不可能背叛种族。”

    “他们既然准备了不死药给人类,那自然本身就是允许人类基因飞升加入他们的,只不过恒我属于抢了别人名额罢了。他会付出应有的代价,但还罪不至死。”

    “天龙人很懂,对他这所谓的卧底很好,一视同仁,让他接受天龙人的教育,所以恒我很快三观上就完全是天龙人了。顶多会比较亲近人类,但绝不会因此损害种族利益的。”

    阿历克塞他们纷纷点头,面露骄傲。

    黄极继续说道:“天龙人的反应,其实也在黄帝的算计中,他并非真的要派一个卧底,长期给人类提供帮助,这是不可能的。他深知这一切都是肉包子打狗,白搭一个儿子。”

    “但是利用天龙人的骄傲,黄帝可以提前和自己的儿子恒我,立一个约定,这样成为天龙人后的恒我,拥有天龙人的骄傲,无论如何也会遵守那个约定。”

    “这个约定还不能太过分,否则其他天龙人一定会阻止恒我。不过传递一下情报,比如星际间的法律,人类的出路该怎么办,让恒我见识到外面的世界后,站在天外的视角,给条生路指引,甚至在必要时伸出一点援手,这些恐怕是没有问题的。”

    阿历克塞等人惊愕,心想还真可以这样。

    如果是胁迫着立约,天龙人当然不可能这么迂腐!但是恒我是黄帝的儿子,而且当初自愿立约,也是为了‘人类同胞’的利益,这属于大义。

    所以即便种族立场变了,‘天龙人恒我’也一定会遵守诺言,回报他父亲的恩情与昔日母族的恩义。

    恶龙等人对视一眼,心说:东方的黄帝这么狠的吗?连自己的‘祖宗’都敢算计,还牺牲了自己的儿子,真是父慈子孝。

    “好狠啊,算计人心,玩弄感情,在黄帝眼里无论是亲人还是恩人,都是可以利用的。”林立嘀咕道。

    黄极欲言又止,想了想,还是不说黄帝女魃的事了。

    只是感慨道:“天地有大美而不言,人间有大爱而不说。黄帝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后人又怎么会知道呢?”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