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极心意已决,众人只得放弃劝说。

    拿不出更好的办法,黄极说的就是最好的办法。

    “不过凡事要做两手准备,若我死在天外,你们肯定也不能干等着。”

    众人皆称是,万千希望系于黄极一身,不是不可以,但不可能就全指望着这一个办法吧?

    万一黄极失败了,难道大家就等死?

    “之前我说了,2012年的太阳爆发,即便没有敌人帮忙解决,我们其实也可以处理掉。”

    “此次光明会接触自然扰动者,将要去挖掘远古外星人的遗产……其所提及的神器,我都在山海经中找到了对应。”

    “一个是神少昊,即当年帝俊亲赐的单兵武装机甲。另一个就是烛龙,自然扰动者说了,它可以力场蔓延到大气层外,吸收所有照射到地球上来的能量,令白昼迅速化为黑夜。”

    “2012年的太阳爆发,其能量强度虽然极大,但也在烛龙的吸收范畴内。”

    “可惜2045的伽马射线暴太强大,烛龙的能量吸收装置终究是民用的,而非军用,庇护一方还可以,庇护全球就不行了。”

    听完黄极所说,大家也颇为遗憾。

    “能庇护一方也是好的,至少人类不会灭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老王说道。

    然而索菲娅蹙眉道:“可问题就是没柴烧啊!伽马射线暴打下来,地球生态直接崩溃,大自然的植物、动物乃至微生物全部都会死,顶多深海有些许生命残留。”

    “甚至于大气层都可能被辐射风暴吹散,地球不知道会损失多少质量,空气不知道会变得多么稀薄。再加上没有生物改善环境,地球会变得如同火星一般黄沙漫天。青山变成黄沙,哪来的柴烧?”

    “这种情况下,即便有一部分人类精英,躲进烛龙里苟活下来,那也要面对一个满目疮痍的世界,那是比之荒古时期,还要绝望的重头再来啊。”

    这话说得,众人心生戚戚,若有烛龙,人类的种子算是能保留下去了,但是地球家园却保不住啊。

    大家想保护地球的感情,其实和保护人类是一样的,若是家园没了,光有人活下来,靠着科技产物维持一下生存,这么活着又有何意义?

    “总比一无所有要好,真到了那一天,烛龙就是诺亚方舟,我们把动植物也每样保存一些,未来终有一天可以恢复地球生态的。重头再来,那就重头开始嘛!不比死了强?”阿兰说道。

    他是个很务实的人,在他心里,活着最重要,活着永远比死了强。

    阿兰还说道:“地球生态真的被伽马射线暴摧毁,满目疮痍,化作丘墟,说不定阿努纳奇公司就不战自退了。人类虽然从头开始,但也许因祸得福,未来有着无限的自由发展时间。”

    林立问道:“那么问题来了……我记得烛龙是扰动者想要的东西吧?找到之后,肯定会被外星人带走的,人类凭什么留下来用?”

    “干掉祂!烛龙自然留在地球了。”黄极笑道。

    “什么?干掉那个外星人?”众人皆惊。

    黄极说道:“烛龙和残留的昆仑虚里的物品,都是当年天龙人被驱逐,撤离仓促而没来得及拿走的东西。”

    “临走前,天龙人把烛龙藏得很深,阿努纳奇也没想过,这么贵重的东西竟然没带走,所以并不知道此事。”

    “自然扰动者在星际中,应该是个冒险家或者寻宝猎人这种存在,他孤身前来寻宝,也是瞒着月球的,若是死在地球上,谁也不会知道。”

    亚当斯惊道:“那可是外星人,岂是说杀就能杀的?若是打蛇不死,我们必有灭顶之灾。”

    黄极点头道:“所以我们只有一次机会,必须一击致命。”

    “这还得看我们能在昆仑虚或者烛龙那里找到什么厉害的武器。至于能不能成功,就看那外星人有多托大了……地球的困局本就是要拼命的,哪有绝对能成功的方案?做还有机会,不做就是死。”

    “我们聚在一起,有的人可能是因为仇恨,有的人可能是因为诺言,还有的人则是为了梦想,要实现自我价值……不管因为什么,我们都有个共同点,那就是为了保卫家园,我们祖祖辈辈都是生活在这里的。”

    “为了保护地球,我连孤身闯荡星际世界都不怕,还怕一个孤零零的外星人?”

    黄极的话,充斥着难以言喻的自信,他斩钉截铁的话语,总能鼓舞众人的士气。

    击杀外星人这种事,听起来很作死,但众人一想,他们本来就是反抗外星人的组织,驱逐天人,独立自强,干得就是外星犯罪集团,一个扰动者而已,又有什么不敢杀的?

    众人钦佩之余,也都自动被维系到了这大战略之下。

    原本他们是一盘散沙,汇聚在一起,各有各的原因,各有各的目的。

    但现在,他们目的被统一了,就连天龙人也被团结进来,只要是活在地球的人,就无法置身事外,都要为地球的安宁而奋斗。

    眼下地球的局势,都被黄极说白了,单打独斗不可取,与光明会你死我活也没用,需得团结所有能团结的力量。

    对于这些天龙人而言,保护地球也是他们的职责。

    他们虽然种族变了,可地球依旧是生他们养他们的家园,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不愿她变得满目疮痍,天龙人对此也是义无反顾。

    “本大爷可是天龙人,外星人就牛逼吗?在我眼里,你们还是外星人呢!哈哈哈!”阿历克塞笑道。

    “哈!老子就是为了杀外星人而背叛光明会的,有法子总比没法子好,有路走总比没路走好!我卡罗都听你的!”恶龙也冲黄极笑道。

    在座的,其实都是很迷茫的反抗者,弥赛亚以前是典型的无头苍蝇,目标很崇高,但具体怎么做却没有个章程。

    天龙人骄傲无比,战力强横,但他们在地球上,格格不入,是个孤独的异族,未来如何规划,也是靠着黄极指点。

    瑟提等人那更不必说了,黄极说了算。

    至此所有人,终于团结到了同一面旗帜下。

    而这面旗帜,已经不是弥赛亚了,黄极几乎推翻了弥赛亚所有的主张,只留下了一个精神内核。

    这么一伙人,联合起来,维系在黄极的个人魅力和领导才能下,俨然是个全新的组织了。

    而且未来所有愿意为了美好地球的存亡而奋斗的人,都可以加入进来,包括光明会。

    毕竟光明会,也不是谁都是狂信徒,也不是谁都一门心思地崇拜外星人。

    诺奇拉看准机会,立刻说道:“华墟,我们这群人,再叫弥赛亚,已经不合适了。我们有了新的主张,新的战略,就连过去的弥赛亚,也被包含进来了啊。”

    他当然不信什么地球命运共同体这一套,只当黄极在疯狂忽悠,此刻统一思想,乃是要正式夺权,成为所有人的领袖。

    至此,诺奇拉当然立刻配合,不光是因为黄极是大佬的身份,也因为他确实驾驭不了这些人了。

    黄极本人的实力已经深不可测,身旁更是有诸多S级战力,他诺奇拉一个小小的文职人员,以前管管弥赛亚还可以,现在也就建设基地有两把刷子,至于战斗方面,根本插不上手,所谓‘帝王’这个首领之名,已经名存实亡了。

    他早就想公开奉黄极为领袖,黄极一直没给他这机会,诺奇拉这回终于看出点苗头,是以瞬间响应。

    政治敏感度上,诺奇拉也是个人才,揣摩上意的本事,在场的人里,无出其右者……

    他这一番话,弥赛亚算是就地解散,并入新组织了,如此黄极就是理所应当的领袖。

    “是啊,叫什么弥赛亚,我就没加入这个组织,光明会都不信上帝,你们还整个圣经里的称号。”瑟提挖着耳朵说道。

    阿历克塞也笑道:“本大爷提议,叫天龙会吧!”

    “……”众人无语,天龙人可真直接,这名字取得,跟黑·帮似的!

    “大哥,还是你说吧……”林立咧嘴道。

    黄极一笑,反问向诺奇拉:“诺奇拉,你怎么看?”

    诺奇拉浑身一震,没想到黄极竟然把命名交给自己。

    他暗想这里恐怕有两重暗示,一个是在隐隐提升他在新组织里的地位,给他话语权。

    另一个是告诉他:这个新组织的名字不重要,只有我们两个才知道这里面的猫腻,你懂得,叫什么你看着取吧。

    诺奇拉接过这个重任,眼珠子一转说道:“地球是我们共同的家园,昆仑丘以她为名,乃是万山之祖。我们的组织当然也以她为名……地球这个名字太俗,不如也叫昆仑!”

    众人琢磨道:“昆仑社……”

    诺奇拉觉得光取名字还不行,还得拍一下马屁,突然又说道:“不管是秘密结社还是盟会,都体现不出我们的独特性,不如这样,以昆仑为前缀,再从首领名字中取一个字,由此作为惯例!如此光看组织名字,我们就知道谁是领袖!”

    这馊主意,简直是搞个人崇拜,组织名后缀包括昆仑之主名号的一个音节,如同美国不叫美国,而是把国字换成总统名……

    但诺奇拉要的就是个人崇拜。在他看来,这就是在弄个组织忽悠众人。

    不叫社,不叫会,偏偏把领袖的名字加进去,也是他在向黄极表忠心,表示自己的绝对支持。

    这种行为既不过分,又把黄极捧到最高。

    黄极对此不置可否,笑了笑看向众人:“你们觉得如何?”

    老王说道:“华墟,这昆仑第一代领袖毫无疑问是你,所以正好可以叫昆仑墟……不错,我赞成。”

    林立、亚当斯乃至瑟提他们,自然也都是赞成的。

    阿兰更是笑道:“以后若是换了领袖,组织名字也跟着变?有意思,那恶龙当了下一代的老大,我们岂不是叫昆仑龙?”

    恶龙笑道:“喂喂喂!我叫卡罗!”

    阿历克塞笑道:“那我要是当了下一代社长,岂不是组织叫昆仑历?”

    林立笑道:“诶?昆仑立……不就成我当领袖了?”

    阿历克塞一怔,笑道:“那我若当了领袖,组织就叫昆仑塞!”

    这个规则引起了大家的兴趣,大家都有参与感,因为诺奇拉说的是作为惯例,以后谁是昆仑之主,谁的名字就是组织的后缀。并不单单只是随黄极的名,所以都无所谓。

    黄极笑道:“那就这么定了?”

    众人都没意见,至此第一代领袖为黄极。

    组织以地球为名,在黄极的时代,叫做……昆仑墟。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