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极你来得正好,我们在扰动者标注的地区搜找了四十多天,动用八百多人,无数电子仪器,都找不到任何线索……”阿姆在据点里说道。他们不用亲自去现场,反正也不懂。

    原计划是打算下面的人挖的差不多了,他们这些高级成员再过去。

    却没想到,挖翼神号没有他们想象的这么简单。

    扰动者标注的地方,只是个大致地点,毕竟在一张北非地图上,就算是一个点,其实也是挺大一片范围了。

    那里位于撒哈拉沙漠东北部,利比亚国境内,渺无人烟,人迹罕至。

    光明会组建了一支六百人的专业考察挖掘队,外加两百名佣兵,掘地三尺,反复探测,却除了黄沙还是黄沙,什么也没发现。

    扰动者是1月份告知地点的,那之后他们就已经动员人去挖了。

    如今都三月四号了,竟然一无所获。

    “扰动者只说在这个位置,但也没说是地下多少公里,现在看来,极可能埋得很深啊。”马克西博士说道。

    “我就想知道,近期能不能挖出来?”卡门蹙着眉头说着。

    众人都不说话,毕竟根本不知道多深啊,若十几公里,岂不是要挖好几年?

    卡门看向黄极道:“我记得你曾说过那什么山海经中提及了烛龙等大量远古天人遗物,其中也有翼神号。”

    “是的,上面记载神少昊在长留之山,那其实是员神磈氏的宫殿,有反射景象的能力。”黄极大概地说道。

    马克西博士撇嘴道:“山海经,我最近也去研究了一下,长留之山不可能在北非,这个记载根本就没有意义。”

    他是个很会钻研的人,为了不失去自己在顾问团中的地位,马克西狠狠恶补了一番山海经。

    不光是他,黄极不在的这段时间,其他教授也都在琢磨这本奇书。

    还别说,一个个现在也都是‘山海经知名研究者’了。

    秃顶教授也说道:“根据山经里面的记载,长留之山理应在华国境内,因为在它的西面一千公里外,还有天山。”

    黄极点头道:“没错,长留之山在今昆仑山脉之中。”

    他直接认可了几名教授的说法,马克西博士立刻说道:“所以这神少昊,不可能是翼神号,除非你说扰动者给的地址是错的。”

    黄极摇头道:“扰动者的地址当然没错,而山海经也没错,它记载的只是某一段时间,神少昊停留在长留之山,至于之后去哪了,记录者也不知道。”

    “少昊国本该在东海外,可是《山经》里神少昊却跑到了极西的一座山上。这中间至少有几千公里!《山经》是大禹整理记录的,和其他的篇章相比,时代已经很晚了。”

    “从早期的东海少昊,到晚期的西山少昊,随着时代变迁,我们可以看出少昊及其族人是在往西边迁移的。”

    “大禹时期,初代光明会还在长留之山这种偏远地区,但他们不可能永远都待在那穷乡僻壤,他们能跨越几千公里,自然能再跨越几千公里……极可能后来继续往西,翻山越岭,到达西亚,甚至更远的这里。”

    “长留之山,只是他们中途的一个据点罢了,但是即便是长留之山,也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地……他们一直在被逼着西迁。”

    类似的迁移在山海经里很多,经常记录某个东西或势力,一会儿在这,一会儿在那的。

    这其实是记录的时代不同,所以出现的地点不同。

    比如烛龙就会这样,它本身是待在钟山,但是山海经里又记录它去过章尾山。

    这就很真实……如果是瞎编的,完全没必要把一个‘神’编的先在东海,后在西山啊。那这世界观编也太完善了。

    当年颛顼把少昊国打得灭国,少数残留分子带着神少昊一路往西跑,这里颛顼也是故意留他们一命,因为他只想绝地天通,并不想因为彻底灭了光明会而导致鸟人出手节外生枝。

    少昊国人哪知道这些,一路逃到当时颛顼势力范围的边缘地带。

    他们永远都不敢回东方,可是长留之山穷乡僻壤的,他们在那里称王称霸没有一点意思,既然不敢回东方,那就继续往西迁移。

    很可能他们人早就到了古埃及,但是神少昊长时间的留在位于中亚的据点。

    直到站稳脚跟后,才把神少昊搬到古埃及,彻底颠覆了当地的信仰。

    黄极给众人讲述了一番绝地天通后,说道:“古埃及最初没有拉神信仰,他们最初信仰的就是奥西里斯与荷鲁斯,是君主!”

    “至于太阳就是太阳,也崇拜,但不叫拉。”

    “可以说对荷鲁斯之眼的信仰远比拉神要古老得多。拉神的信仰是在古埃及第五王朝才出现的,第六王朝之后才顶替了古埃及原本的神。”

    “第六王朝大批的祭祀开始鼓吹太阳神拉,并且编进了神系中,说拉是至高的太阳,是荷鲁斯的太爷爷,奥西里斯的祖父、天空与大地的父亲……然后还开始编撰拉神创世的神话。”

    “其实各个古文明,都没有创世神话,造人神话远比创世要早……创世神话都是后人加进去,放到开头的……”

    “华夏的盘古创世和古埃及的拉神创世,都是如此,故事时间线虽然早,但诞生时代相对晚了很多。”

    顾问们一想,四千年以前出现的文明,好像还都是这样。

    苏美尔文明也是如此,没有创世故事,只有造人神话,一出来天地就存在了,仿佛人类出现的太晚,凭什么知道天地是怎么诞生的一般。

    可这样的神话,后人就觉得不对,怎么能不解释天地存在的原因呢?于是在故事时间线前面,植入想象的创世神话。

    黄极继续说道:“古埃及的拉神创世,以及你们所熟知的九柱神体系,都是第六王朝编的。”

    “仔细想想也知道,这么牛逼伟大的神,埃及人早怎么不信?还要去信孙子?甚至是重孙子荷鲁斯?”

    “其实古埃及古王国时期,乃至更早,荷鲁斯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主导,这位鸟首人身,拥有全视之眼的存在,乃是真实存在的,就是当时统治埃及的外星人之一,阿努纳奇公司的一员,并没有爷爷……”

    “对照一下时间,第五王朝末期,正是颛顼的时代,第六王朝更是绝地天通了。真正的外星人都走了,没有神了,所以信仰崩溃,文化混乱。‘人心’开始高于天意。人造的‘拉神信仰’出现,造神时代开始……”

    “造神时代有个特点,就是吹,因为没有真神了,祭司们谁想象力牛逼,谁吹得厉害,自然谁的话语权就大。所以直接吹出个九柱神体系,吹出个至高太阳神拉。比较起来,以前的什么荷鲁斯、奥西里斯,都太像人了,言行举止乃至能力,埃及人都感觉弱爆了,所以信仰渐渐衰败。”

    顾问们一对应,发现第六王朝之后,埃及的古王国时期就结束了,确实陷入了大动乱。

    所谓古王国时期,就是古埃及人疯狂造金字塔,对神灵的信仰达到巅峰的一个时期。政治、文化都很稳定。

    第六王朝之后,古埃及突然分裂了……碎了一地!文化倒退,信仰变化,宗教改革……一系列的东西都冒了出来,也不再造金字塔了,各个城邦都有自己对神话、宗教的解释。

    这确实有可能是因为绝地天通,外星人都走了而导致的思想变化。

    本来外星人满地走,神灵都肉眼看得见,宗教自然根深蒂固。可当神灵看不见,变得虚无缥缈后,原有的信仰自然衰败。社会若没有变化这才是见鬼了呢。

    这时候少昊国的后裔出现,填补了空白期,开始用吹逼造神主义,外加神少昊这件残留的神器,垄断了古埃及的宗教市场。

    别看只是东亚地区绝地天通,可却影响了全世界。

    因为根据法律,整个星球的外星人都得撤走,这等于顺带手,把人家信得好好的神灵们也给赶跑了。

    “好,就算你说的都对,神少昊就是翼神号,被初代光明会的幸存者带到了古埃及,可那又如何?神少昊在哪呢?”马克西博士问道。

    黄极说道:“山海经当然不会记录它现在的位置,但我们有扰动者指点,位置上已经不用操心了,肯定在地图上标记的那个地方。”

    “山海经其实依旧给我们提供了一条线索,那就是‘实惟员神磈氏之宫,是神也,主司反景’。”

    秃顶教授说道:“这不就是说,神少昊在所谓的‘员神磈氏’宫殿里吗?这个宫殿在长留之山啊,在华国!你别告诉我,初代光明会把宫殿都搬到古埃及来了!”

    黄极笑道:“你是这么理解的吗?首先神少昊,是指‘神器少昊’,这个我以前解释过,你应该懂的吧?”

    众人纷纷点头,神是一类器物,基本都是外星人的东西,这个言论他们早就相信了。

    黄极继续说道:“这句话,其实不是说长留山上有宫殿,宫殿里有神器。否则这句话应该在开头啊……应该直接说长留之山实为某某宫殿,神少昊居之……”

    “然而,这句话却放在最后,意思其实是说‘它其实是员神磈氏的宫殿,是神器,有制造反景的能力’!”

    众人哗然,什么,神少昊本身就是一座宫殿?

    “不对啊,神少昊鸟首人身啊,而且扰动者也说,这是凤族的机甲!”卡门惊道。

    黄极笑道:“神少昊,不可以又是机甲,又是宫殿吗?”

    “这……”卡门一滞。

    罗言在一旁听半天了,此刻终于说话道:“我理解你的意思,这是一件多功能装备,穿在人身上就是机甲,同时也可以展开形成一座宫殿似的建筑,供人居住。”

    “如果技术足够,我也会这么设计,如此人们在探索恶劣环境的星球,比如金星……就可以在搜索疲倦,想要休息时,直接把身上的装甲展开,变成一座房子,锚定在任何地形上,然后睡在里面。休息好后,房子刷的一下又变形,依附在体表,形成装甲。”

    类似的思路,人类也有,比如人类古时候很多铠甲的头盔,同时也是做饭的锅。

    平时是头盔,休息时刨个坑一架,就能煮饭。

    神少昊只是更牛逼一些,相当于随身带个房子,或者‘军帐’。

    “卧槽……这就是外星人的技术啊,你要不说,我永远也不会去想像,可以把后勤、营帐等在外行军需要的东西,直接融合到装备上。”秃顶教授惊叹道。

    卡门感慨道:“这哪只是机甲啊,这是个穿戴式单兵基地!”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