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言心神俱震,他为何如此惊讶?盖因为柔伊只是升腾者,与炽人之间生育率极低。

    升腾者介于炽人与智人之间,而炽人与智人有生殖隔离。

    理论上柔伊的确可能怀上他的孩子,但是概率很小,两人恩爱了七八年也没见动静,如今柔伊在布兰度审问扣押期间,竟然怀孕了?

    “你什么意思?”罗言沉声道。

    黄极摇头道:“你不要激动,我没有别的意思,升腾者与炽人之间,怀孕几率大约在百分之二到百分之五左右,你们恩爱这么多年,也该怀了。”

    “已经两个多月了,算算日子,是去年12月20日到30日之间,怀上的。”

    罗言心里一软,他想起12月24日那天,他和柔伊在过二人世界。

    那天是平安夜,他带柔伊去拉斯维加斯看秀,当夜全城狂欢,他和柔伊玩得很开心。

    不仅是那一天,到了25号,他与柔伊直接去了野外露营,一连五天都只有他们两个人,直到30号才回。

    也正是因为这段时间,发生了圣塔菲沦陷事件,而他因此与柔伊没有不在场证明,只能互相证明。

    罗言与柔伊的二人世界过完,结果就接到布兰度的扣押令,他有重大嫌疑。

    “其实你们那几天,并不是如你所说的那样在找马可,而是你和柔伊在过二人世界吧。”黄极说道。

    “你怎么知道!”罗言霍然起身,一拳轰向黄极。

    黄极早有准备,抬手稳稳地抓住了罗言的拳头,同时膝盖一顶,刚好架住了罗言的膝撞。

    “嘭!”两人一个看起来斯斯文文,一个自信从容,拳脚相加震得空气荡出肉眼可见的波纹。

    他们似乎力量相当,拳脚僵持在了房间中央。

    罗言心里很是惊讶,他没想到黄极这么个小弟,竟然也有S4巅峰之力!

    本想把黄极顶在墙上质问,可黄极的力量竟然和他差不多!真打起来谁胜谁负不知道,但至少身体素质已经比拟自己了。

    “好一个隐藏高手!卡门之前说他S3,原来是在骗我。”罗言心里暗道,倒不怀疑什么,甚至觉得这很正常。

    重瞳派系怎么可能没有培养点隐藏高手?就连各大家族都有暗中培养的死士,重瞳派系将一些偷偷培养的高手再重新安插回组织,再正常不过了。

    罗言此番突然暴起攻击黄极,不是因为别的,乃是他与柔伊有个约定。

    在接到布兰度的扣押令,说他有攻陷圣塔菲重大嫌疑时,罗言就知道,布兰度这是故意把屎盆子扣他头上。

    机会找得非常精妙,他从圣诞节直到之后三十号,都与柔伊在野外度过,以至于没有不在场证明。

    可明知布兰度是在冤枉他,他岂能没有点应对之策?

    他料定布兰度一定会分开关押二人,所以在被带走时的路上,他与柔伊暗中密语,对好了口供。

    不要说在过二人世界,只说是在找马可,秘密调查此事。

    但不管是二人世界,还是追查马可,都没有其他证人啊,这假口供说的有何意义呢?

    当然有意义,那就是防止被套话,以及暗中报平安。

    不管布兰度怎么编瞎话,怎么设置套路,只要他不知道那五天里,罗言柔伊乃是在过二人世界,那就说明两人都还好好的,没有受到伤害。

    那两人该喝茶还是喝茶,身正不怕影子斜,跟布兰度耗下去就是了。

    反之,一旦布兰度或者谁说出‘原来你们在过二人世界啊’,这就意味着,有一方被动刑了,或者说被用了极其残酷的手段逼问出了这个真实答案,比如自白剂什么的。

    两人约定,无论是谁听到这个答案,都将不再有任何留手,不再有任何顾忌,纵然被冤枉为叛逆,也要把对方救出去。

    比如罗言若在审问期间,听到布兰度这么说,他也会当场暴起,直接动用禁招,纵然是拼命,也要把布兰度格杀当场,随后一路杀出去,把柔伊救出来。

    直接跟重瞳派系正面刚,若斗不赢,那就远走高飞,隐姓埋名,终老山林。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同样,柔伊也会如此,她虽然不可能杀出重围,但她是摩根家族嫡女,势力庞大,会直接以命相胁,想尽一切办法地逼家人全力救他们。

    当然,柔伊听到这个答案的可能性极低,因为罗言是决死也不会说的,而平常的自白剂对他无用。

    总之,那个真实答案就相当于一个紧急避险的触发器,一旦触发,就意味着敌人已经违规,用了不可接受的手段,与其坐以待毙,不如百无禁忌。

    此番从黄极口中听到这话,罗言还以为柔伊被动了酷刑,或者被注射了有极大副作用的自白剂。

    是以罗言直接动手,要将黄极制服,逼问情况。

    怎料黄极竟然实力不弱于他,罗言心中顿时有些迟疑,暗想要在这里,就早早地动用禁招吗?

    这里与柔伊所关押的地方,相隔几千里,若动用禁招杀出去,恐怕也无力救出柔伊了,甚至可能都杀不出去,毕竟还有个卡门呢。

    “卡门、华极、阿姆这就三个S4了,那个赛义德也是卡门的左膀右臂,表面S3,说不定也是S4……”

    罗言手上跟黄极厮杀,心里却不断权衡利弊。

    同时,他越打越心惊,黄极游刃有余地压制着他,步步料敌机先,招式如羚羊挂角,打得他还不了手。

    “牺牲!”罗言眼镜后面的双目微微失神,速度和力量顿时快了不止一截。

    这不是他所谓的禁招,而是圣墓的爆发性绝招,超·超量补偿。

    “他不开启牺牲吗?还是说不会?”罗言暗想着,他发现黄极依旧是常态,没有进行任何爆发。

    “那就死吧!”

    “轰!”罗言一脚踢在沙子上,瞬间屋内腾起无数沙尘,飞溅向黄极。

    与此同时,罗言借助沙尘掩护,抽出一把手术刀,旋转身体到侧面,斜刺黄极。

    “叮!”黄极身上爆出一团气流,震飞了沙尘,同时抬起左臂,挡住了手术刀。

    “护臂……”罗言这才发现,黄极左手有护臂,而且材质坚韧,手术刀刺上去直接崩断了。

    这还不算完,黄极猛地一低身,恰好躲过了罗言眼镜两侧迸发出去的激光!

    罗言连续三重杀招,砂砾和手术刀其实都是掩护,他知道黄极恐怕可以招架,所以第三重乃是为了在猝不及防之间,用眼镜里隐藏的镭射器,伤害黄极的双眼!

    这可是激光!不存在凭借反应躲闪的可能!

    除非早知道他有这招,时刻提防。

    “怎么可能!”罗言见这招都被躲了,立刻激活身体全功率状态。

    顿时一股股电流从眼镜中涌向大脑,他的大脑与眼镜,乃是通过百万条细微电极相连。

    他早已在眼镜中设置好了程序,随时可以通过其刺激大脑,来激发身体里的潜能。

    其实说白了,就是相当于黄极给亚当斯当初用针灸激发潜能,进入所有器官全功率状态。

    这招黄极也随时可以用,直接用生物电瞬间提升自己百分之四十的力量。

    但是他现在不需要用,因为他根本不会让罗言成功激活。

    “咻!”黄极之前蹲身躲过激光,正好处于一种低身向前突进的姿态。

    只见他右手剑指划破空气,竟在半空中掠出一道白色的电弧轨迹!

    “刺啦啦!”

    黄极一指头戳来,罗言瞬间格挡,但是电流灌入体内,让罗言手臂一麻。

    霎时间,黄极的剑指,硬顶开罗言的手臂,狠狠戳在了罗言的脑门上。

    “嗡!”罗言如遭雷击,顿觉大脑轰鸣一声,头晕目眩,眼前一黑。

    再醒来时,黄极正坐在他面前,手中把玩他的眼镜。

    “我输了……那是……那是帝斯的招数!”罗言见多识广,亲身体验了一下黄极的低熵神功,立刻就想到了小灰人帝斯。

    这种体内迸发出能量,直接从攻击中释放出来,轰击敌人的操作,他只见过帝斯使用。

    “重瞳派系,竟然领悟了外星人的功法?还是说,是帝斯专门为他们创建了人类可以练的功法?”

    罗言心乱如麻,他激活身体全功率状态,想要一举击败黄极。

    哪知道黄极突然一招电光剑指,直接把他打晕了。

    诚然,这里有激活时会反应迟钝的因素,让他当时无法躲避剑指。

    但更关键的是,这招可以打断自己的激活,电流冲击体内,直接把他的二段强化给扰乱了。

    否则他就算被打飞,身体也该是全功率状态,身体素质提升个百分之三四十。

    “他能打断我激活潜能,这怎么搞……”罗言发明的禁招,必须把身体提升到最强状态才行。

    牺牲、全功率激活,这两招其实都是最终禁招的前置措施。

    如果全功率也制服不了黄极,罗言就会顺势把禁招用出来,身体出现第三段强化,直接达到S6。

    当然,这是他估计的,因为他一次也没用过,自打创出来,就只在计算模型里演算过。

    据他估计,用完之后,极可能基因崩溃,所以除非万不得已,他不会尝试使用。

    但一旦使用,化身S6,可以横扫光明会了。

    可是没想到,黄极能打断他的强化,也就是说除非提前变身,否则永远别想在黄极面前用出这禁招。

    想拼命都拼不出来!这下子,罗言彻底放弃逃走,知道自己算是栽在埃及了。

    “冷静了吗?”黄极微笑道。

    “……”罗言别说冷静了,他甚至有些自闭。

    他和黄极短暂交手,虽然没有大开大合地搏杀,但方寸之间就分出了胜负,让他很是丧气。

    黄极说道:“我只是猜了一下,你和柔伊那几天是不是在过二人世界,你竟然就这么激动……”

    “莫非是暗语?毕竟你和柔伊合法夫妻,过过二人世界,这事没什么好隐瞒的。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乃是你们之间约定的暗号。”

    “你们约定好谁也不交代这件事,除非遇到生命威胁。所以你听我说这话,担心柔伊安危,便决定不再坐以待毙,而打算大杀四方……”

    他娓娓道来,把罗言与柔伊夫妻间的一个小约定,分析得通透。

    罗言皱眉道:“你猜的?”

    黄极微笑道:“啊……其实也挺好猜的。算了一下怀孕的时间应该是在那几天,而也正好是圣塔菲沦陷,你没有不在场证明的期间。”

    “我刚才只是试探一下,毕竟怀上孕的期间你们在追查马可,这挺奇怪的,我就随便说了句你们不会再享受二人世界吧。”

    “结果你这么激动,那就更确定了……”

    “是么……”罗言并不会黄极说什么,信什么。

    虽然黄极说的也是一种可能,但罗言依旧担忧柔伊的安危。

    布兰度放了他,却单独还留下柔伊,这本就让罗言如鲠在喉。

    本来他还觉得,柔伊身份高贵,布兰度不敢怎么样。但现在重瞳派系都胆大包天地直接造反了,虽然还处于保密阶段,没有正式动手。可这么一伙人,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不过黄极都这么说了,也稍稍让罗言放心一些,他当然希望柔伊现在没什么事。

    而且黄极愿意这么说,也证明他的加入对重瞳派系非常重要,自己还有很大的利用价值。

    “你说吧,只要放了柔伊,我什么都答应你。”罗言叹道。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