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都答应?”黄极笑道。

    “你们扣下柔伊,这几天反复试探我,不就是让我加入重瞳派系嘛,我同意!”罗言说道。

    他现在打也打不赢,连黄极都奈何不了,更何谈卡门?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与卡门的实力差距,可能比他想象的还要大!

    如果卡门也会那电流绝技,实力将突飞猛进,毕竟其超能力本就是磁场,若是能修炼能量,那磁场强度得高到什么程度?

    “但是我无法相信你……”黄极笑道。

    罗言怒道:“柔伊在你们手里,你们还不信我?”

    黄极说道:“如果我没有告诉你雅诺是我们的人,你现在恐怕已经让他通风报信了吧?”

    “别跟我提爱情,这么大的事,我们又岂能相信爱情可以约束住你呢……”

    罗言知道,这是要投名状,于是他说道:“说罢,到底要我怎样?”

    黄极笑道:“把你与摩根家族的人,全都招来开罗,戴上重瞳派系的徽章,与卡门合兵一处!”

    罗言了然,这是让自己没有退路啊。

    直接把他和他的人都拖下水,生米煮成熟饭,便只能一条路走到黑了,哪怕他罗言本人不愿意,其背后的摩根家族也一定会一条路走到黑。

    “但他们凭什么都听我的,这可是造反。”罗言说道。他只是摩根家族的女婿,人家支持他,不代表他可以命令人家造反,更可能的是直接放弃他。

    黄极拿出了五瓶液体笑道:“这还不简单?喏,这是长生药。”

    罗言大惊,果然研制成功了,难怪敢造反。

    “有长生药诱·惑,摩根家族必然追随,这一点我想你也非常清楚。”黄极笑道。

    罗言点头,他太了解摩根家族那伙人了。

    “是啊……我被扣押时,摩根家族派人探望我,问我的重瞳派系是不是真的……想从我这里打听到长生药的进度……他们是巴不得我有长生药,举旗造反啊……”罗言叹道。

    摩根家族和卡门背后的美第奇家族一样,都是昔日的掌剑家族,但是现在却没有掌剑……

    所以在光明会里很尴尬,可以说是被排斥出了至高决策层,只算个超级家族,门前却不能挂三把剑。

    以后若家里一直不出掌剑,未来其势力只会越来越小。这其实就是现任九大掌剑的目的,能只有九个人分权力,为何要多加几个?

    罗言没野心,摩根家族自然老老实实的,走正常途径。

    但是听说罗言隐藏至深,搞了个重瞳派系还攻陷圣塔菲后,摩根家族的第一反应,其实是高兴……

    现在圣塔菲没了,长生药遥遥无期了,以至于重瞳派系隐蔽研究的长生药,反而成了很多人的救命稻草。

    黄极说道:“……所以你直接跟摩根家族的人说,布兰度其实不是在诬陷你,你真的是重瞳派系的高层,如今长生药已经研制成功,让他们摩根家族出兵支持你。如果赶不上这趟车,他们就没有机会了……”

    罗言问道:“有长生药就行了,为何还要如此麻烦?”

    黄极诧异道:“嗯?你以为我们会放你走?”

    “你只有这么说,摩根家族的人才会相信你。否则你空口白牙,光一个电话点过去凭什么让他们听你的?”

    罗言暗道自己傻了,他现在虽然手上拿到了五瓶药,但是本人还得扣在埃及。

    更不可能还让他派人离开这里……毕竟埃及现在被卡门弄得铁板一块,消息密不透风,但是一旦出去就不好说了。

    如此不能当面验证药效的话,摩根家族敢相信他而直接造反?除非他罗言真的就是‘传说中的那样’,真如布兰度所说的那么牛逼。

    这样摩根家族才会相信他手中的药是真的,甚至还会暗赞:你竟然是这样的罗言!咱们女婿不声不响,真是做了好大的事啊!

    “我知道了……”罗言叹道。

    他感觉很可悲,昔日的掌剑家族,如今眼里只有权势,只有长生。

    自己和柔伊被布兰度扣押,摩根家族的人来问自己什么情况,他跟摩根家族说,自己其实是被冤枉的,并不是布兰度说的那样,结果摩根家族反而乖得跟孙子一样,不敢全力施压逼迫布兰度及其背后的菲斯放人,当着缩头乌龟,生怕这件事牵扯到家族,让菲斯趁机拿到把柄削弱家族势力。

    他若真是要造反,摩根家族当初会捞他出去,说他是清白的。

    可他偏偏没有要造反,所以当初摩根家族反而不敢捞他,保持低调,就看着他被布兰度冤枉,生怕惹火烧身,被人借题发挥。

    如今自己想救柔伊,竟然还得冒认自己就是‘重瞳罗言’,表示没有冤枉自己,逼摩根家族站出来。

    “真是讽刺!”

    没有罪,救他何用?反正他身正不怕影子斜。有罪,那才非得救他,因为若罪名坐实,家族一定会被牵连,不如全力帮他拼一把。

    罗言心里哀叹,摩根家族这就是典型的不论是非,只看利益。

    类似的政客,组织里还有很多……

    光明会,这是要完啊!

    “五瓶长生药,够了,摩根家族主事的重要人物就四个……”罗言叹道。

    黄极摇头道:“这五瓶药,只有四瓶你可以自行决定,其中一瓶你必须交给卡门。”

    “嗯?”罗言愕然。

    黄极说道:“我的实力你也看到了,你不会真以为,我是他的手下吧?我只效忠‘重瞳之主’,即我们的最高领袖。”

    罗言恍然,卡门并不是重瞳派系的老大,上面还有个最高领袖,直接代号重瞳之主。

    他脑子里瞬间蹦出个名字:菲斯!

    在罗言想来,重瞳派系的老大不是卡门,那就一定是某位掌剑,最有可能的就是菲斯。

    如果是菲斯的话,那么重瞳派系建立的真正原因,就不是什么‘掌剑长生后,就不会再有人晋升’这种屁话了。

    而是……纯粹的为了给统治层换血!

    菲斯直接借此把其他掌剑全都灭掉,让跟他混的人上位,比如卡门、比如布兰度。纵然许给他们掌剑之位,但菲斯能凌驾于掌剑之上,让‘会长’这个职务,有真正的独裁意义。

    光明会长,一直以来,都只是空头衔,属于首席掌剑而已,在与其他掌剑争端时,只多半票。

    可一旦重瞳派系完成谋朝篡位,那么本就是领袖,且本来就是掌剑的菲斯,定然成为独裁者。

    未来的其他掌剑,绝对没有现在这么大的权力。

    而‘会长之位’,将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地球皇帝’。

    “竟是这样……如若成功,光明会将不再有权力分摊,只听一个人的,而且还长生,即为永恒会长!”

    罗言心里千百念头交汇,口中问道:“你是那重瞳之主的心腹,不是卡门的,对吧?”

    “你一直都在暗处被培养起来,如今加入光明会,也只是重瞳之主让你暂时跟着卡门,辅助他起事。”

    “重瞳派系的很多事,卡门也不能掌控,所以他手上也没有长生药。此次上头赐下长生药,也是先给你,由你再交给卡门。”

    黄极微笑道:“你可真聪明。”

    “可为何,你要给我,由我交给卡门?”罗言问道。

    黄极说道:“因为卡门不知道,我是重瞳之主的心腹。他真以为我只是S3,乃是派系暗中培养好的普通死士,此刻派来辅佐他的。”

    “你就说重瞳之主很赏识你,今天已经暗中派人来跟你接触过,并且把药交给你处理。”

    “原来如此……”罗言眼睛一眯,暗想政治无处不在!

    菲斯如今真的像个大帝一般,搞起了平衡之道。

    卡门风头太盛,正如他所说,找到了圣物,他就理应成为掌剑。

    如果重瞳派系赢了,他对菲斯最有威胁,最少也是个‘副皇帝’,跟其他论功行赏破格提上去的‘小掌剑’权力定然不一样。

    若卡门野心再大一些,极可能威胁未来的永恒会长之位。

    所以虽然都是重瞳派系的,但是菲斯定然要忌惮卡门,因此安插了一个黄极,而且还隐藏了黄极真实的‘特使’身份。

    一旦卡门真的野心过高,最后连菲斯也要干,那么黄极就能反手从背后捅他一刀。

    “……所以把药交给我,由我交给卡门,这是在让我瓜分卡门的话语权……这样一来,我与他是平等的,而非从属于他。”罗言说道。

    他太知道如果自己照黄极说的做,自己在埃及叛军中的地位就不一样了。

    等他的人以及摩根家族的势力到来,完全可以和卡门分庭抗礼,两人表面合兵一处,其实也是合作关系。并没有谁从属于谁的说法了!

    卡门虽然实力更强,资历更老,但是罗言更受宠啊,重瞳之主亲自派了人把药送给了他,这就说明重瞳之主支持他。

    如此,他和卡门都不是总指挥官,谁也不可能违逆更高的重瞳之主的命令。

    “你确定?我都做好了成为他手下的心理准备,你要这么说……那我可就和他分庭抗礼了!”罗言说道,这对他很有利,他的选择权变多了。

    本来对卡门,他要言听计从,现在他在埃及叛军中,反而很自由了。

    黄极微笑道:“当然确定,这是重瞳之主的命令。”

    “你跟我说这些,让我压制卡门,就不怕我把这些事告诉卡门?”罗言说道。

    黄极眉头一挑道:“哦?告诉了又如何?难道卡门瞬间变成大忠臣,又不反了?他已经回不了头了。他只要没有过分膨胀的野心,你即便告诉他,他也不会有什么想法,因为老大派我监视他是很正常的。”

    “你照吩咐做,虽然你才刚刚加入,但未来的永恒掌剑之位,必有你一席之地。”

    “反之,对你没有任何好处,莫要自误!”

    罗言心想的确如此,不愧是重瞳之主,时机把握、人心洞察,俱是完美。

    人在暗处,遥控于千里之外,执棋而行,掌控全局。

    罗言苦笑,自己亦不过是对方手中平衡卡门的一颗棋子。

    他越发感觉到重瞳之主的恐怖,而且他感觉到,就连眼前的这个小弟华极,都气场极为恐怖,说话做事从容不迫,仿佛背后有万千倚仗!不似凡人!

    再加上实力强劲,头脑灵活,华极这等人才,若不是没有声望和背景,未来重瞳派系造反成功,一定也得给他一个掌剑之位。

    可惜了啊,华极乃是暗中培养的死士,孑然一人,再厉害,那也只能当个助手,而不可以作为明面上的统帅之一。未来分封掌剑,一定都是原本就在光明会资历浑厚,背后家族、人脉的利益复杂之辈。

    但不管怎么说,连心腹都这么厉害,那背后的重瞳之主又是何等样人?

    “菲斯……是你吗?当年谁都没看出来,你的野心竟然如此之大。”罗言心中感慨。

    他顿了顿,说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告诉重瞳之主,把柔伊给我放了!”

    “你们迟早会见面的,放心,我绝不是在拿孩子威胁你,就算你背叛了重瞳派系,她和肚子里的孩子,都会好好的……我说的!”黄极认真道。

    他说的是实话,奈何罗言不会这么听啊。

    还‘你说的’,你说的顶什么用!

    柔伊扣在布兰度手里,摆明了就是拿捏自己!

    罗言心里暗想,恐怕他真的杀上圣清岛,才能接回柔伊了。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