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卡门邀请罗言赴宴。

    此乃庆功宴,所有参与者济济满堂,自由吃喝。

    罗言孤身前来,算是来得晚的了。

    他看到卡门的酒桌前,没有人,可以空着位置,便走了上去。

    罗言坐在了酒桌上,看着对面的卡门,以及左右的黄极、阿姆、赛义德三人,又看着满堂的重瞳派系成员,念头复杂。

    卡门见他来,端起酒杯笑道:“首先庆祝找回圣物,我们干一杯。”

    众人皆碰杯,一饮而尽。

    卡门放下杯子,大笑道:“罗言,我白天所说,你有何感想?”

    罗言笑道:“真知灼见,大哥既然代表主的意志,小弟自当奉陪。”

    “好好好,继续喝!”卡门嘴上说好,心里却很不爽,因为罗言还在跟他和稀泥。

    众人推杯助盏一番,卡门看了看罗言,见罗言一言不发,没有主动要说话的意思,心里略微不满:啥意思,我不配当永恒掌剑者?

    不怪他不爽,他都摆明旗帜,把自己的本钱押上了赌桌,罗言理应立刻大喜地邀请自己加入重瞳派系,表示‘吾得卡门,如鱼得水’。

    怎料罗言过来,老神在在,一言不发,是何道理?

    “罗言,我白天所说,你有何感想?”卡门笑道。

    罗言说道:“我只是觉得大哥你太冲动了,再过半个月,帝斯就要下来了,现在时机不好啊。”

    卡门沉着脸,他当然知道时机不算太好,毕竟这纯粹是为了表现诚意,赶鸭子上架而已,可这不都是为了加入重瞳派系吗?暗示了那么多次不回应他,好嘛,现在又开始嫌弃他打乱了派系的计划?

    “今日我的所作所为,你也看在眼里了,什么用意,我想你心知肚明。”卡门不耐烦道。

    他的意思很简单,老子的投名状这么明显了,可别再跟他打马虎眼。

    “当然。”罗言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心说:你这么明显地逼我站队,我能不懂吗?

    卡门微笑道:“知道就好,说吧,你至少有三句话要和我说。”

    面对卡门的咄咄逼人,罗言心说终究是要来的,这一步,还是要跨出去。

    他眉头一挑,笑道:“让我打个电话,摩根家族的人,明天就可以到。”

    卡门满意点头,这是要与自己合兵一处了,当即笑道:“没问题啊,赛义德……”

    他喊了一声,赛义德立刻去把信号干扰器暂时关闭,让罗言可以打电话。

    只见罗言当着众人的面,联络了摩根家族的人。

    “父亲,我们重瞳派系,已经准备行动,我希望有家族的支持……对……嗯……布兰度说的没错,是我攻陷的圣塔菲……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罗言说道。

    摩根家族对于罗言的电话很是惊骇,追问之下,听到罗言承认他就是传说中的那个罗言,更是感到措手不及。

    “你之前怎么不说?我们之前问你,你说你是冤枉的。”摩根家族的人急道。

    罗言笑道:“之前?之前我被布兰度扣着,我能跟你们说实话吗?如今长生药已经有了,卡门和美第奇家族也已经亮明旗帜了,父亲,我需要你们的助力。”

    摩根家族的人半喜半忧,叹道:“你这样太仓促了,早点告诉我们,也不用如此被动!”

    “罗言,你知道你失败的后果吗?啊?”

    罗言平静道:“当然知道,我若失败,固然是死,事后清算起来,摩根家族都将被打压到底,一蹶不振!”

    这话隐隐有着威胁,那就是他罗言倒了,摩根家族无论有没有出力,也会被一块掰倒。

    罗言是摩根家族的执剑人,哪怕摩根家族什么也没做,依旧会有人借题发挥。

    说完这话,罗言才说道:“来吧,长生药都给你们准备好了。”

    说罢,他拿出四瓶长生药,摆在桌面上,直接视频通话让岳父看到。

    顿时场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罗言拿出的药剂上。

    只这一瞬间,罗言就成了全场焦点,纵然在场大多数是卡门的人,但拿出长生药的罗言,话语权也定然不小。

    这是利益,有了这四瓶长生药,摩根家族的态度立刻转变:“我明白了,家族的军团由你调动,他们马上去支援你。”

    没什么好犹豫的了,只要参与就有长生药,败了全玩完,胜了权势冲天。若是患得患失,前怕狼后怕虎,只会一无所有。

    接下来,罗言又与摩根家族说了很多,俨然一副在重瞳派系有一把交椅的姿态。

    摩根家族当即孤注一掷,表示支持他,甚至一部分隐藏死士部队,都直接交给他亲自指挥。

    一旁的卡门,是越听越心惊。

    “果不其然,罗言乃是重瞳派系的人,而且长生药已经研究出来了!”卡门盯着桌上的四瓶药,很是激动,但又不动声色。

    他紧接着惊讶的,乃是罗言做了这么大的事,摩根家族竟然不知道!

    “罗言行事,竟然始终瞒着摩根家族,也就是说,罗言并没有利用摩根家族的势力来打造重瞳派系,而是另有倚仗!甚至可能当年还是小虾米时,罗言就已经是重瞳派系的人了,是被故意安排到摩根家族去当执剑人的,就为了必要时刻,能把摩根家族拖下水……”

    “这么说来,罗言不是创建者,不是老大……”

    卡门越想越多,这意味着重瞳派系的真正老大,一定是现任的某位掌剑。

    果然,另一边,罗言挂断通讯,又从腰包里拿出一瓶长生药。

    他把药放在了桌上,推向卡门,说道:“卡门,这瓶是你的,你不必奇怪,重瞳之主已经派人找过了我,分发了我五瓶药,这瓶是要转交给你的。”

    “药的事……恐怕就是你要听的第二句话吧?”

    药滑到卡门面前,被其一把握住。

    卡门拿到长生药,自然是开心的,说道:“药效如何?”

    罗言直接把药效给背出来道:“完全体,五百年寿命。但是要分五十次注射,这瓶只是第一层。”

    说完,罗言忍不住露出怪笑。

    很明显,重瞳之主这是把卡门捏得死死的,一瓶药只补十年寿命,十年发一次,重瞳之主未来自然是绝对实权的独裁者。

    卡门有种就趁现在大局未定时,给自己打出一个更好的未来,否则越晚就越没机会了。

    但是现在,却又有他罗言制衡,想反抗重瞳之主,谈何容易!

    “是么……”卡门盯着罗言,面沉如铁。

    在他的角度,这是罗言在坑他,或者整个重瞳派系决策层在坑他。

    卡门心说,这不就是欺负他之前不是自己人吗?欺负他没有经历过派系的艰难发育期,如今只是捡现成的嘛?

    在他想来,发药应该有两种模式,重瞳派系里的实权人物,可以一口气加个几百年。

    而后来的趋炎附势之辈,则采用十年一次的拿捏式发药法。

    如此,未来的光明会,将进入重瞳元老们的专制时代。

    “这些也就罢了,重要的是那个重瞳之主,他肯定是掌剑……未来一定是至高权力者,会是谁……”卡门苦苦思索。

    这重瞳之主隐藏至深,看样子,罗言也不会说,但卡门还是想问一问。

    就在卡门打算问时,桌上的酒喝完了,黄极正好往桌上搬酒,卡门眼睛一瞥,发现酒瓶上还写着字。

    那是黄极提议的一个试探罗言的方法,卡门看完之后,略微思索,双眼放光。

    卡门想了想,说道:“罗言,你觉得未来永恒掌剑者,谁当执牛耳?”

    罗言无语,这特么问我?

    白天的发言中,卡门简直把所有的掌剑骂成狗屎,仿佛全都要代表月亮消灭掉。

    毫无疑问,最后能活得,只有重瞳之主。而执掌最高权力,执牛耳者,也必然是他。

    自己一个刚加入派系的新人,连人都认不全,竟然问自己这个,什么意思?让自己猜谁是内鬼呗?

    “这我如何得知?”罗言含糊道。

    卡门笑道:“无妨,都是自己人,畅所欲言。”

    罗言说道:“菲斯年轻果决,实力绝顶,纵然洗牌重组,永恒掌剑也定有他一席之地。”

    怎料卡门冷漠道:“就他?薄情寡义,心思深沉,我早晚杀之!”

    “什么!”罗言惊愕,菲斯不是重瞳之主吗?卡门竟然早晚杀之?

    这到底是野心太大,还是他猜错了?

    罗言眼珠子一转,问道:“阿罗娜财大气粗,家族人丁兴旺,门生故吏极多,当执牛耳。”

    卡门眉头一挑道:“阿罗娜高高在上,御下不严,常纵容亲友、手下杀人如猪狗,不可再为掌剑。”

    罗言心里一跳,这是要把阿罗娜家族也给废了。

    “撒克逊老迈年高,深不可测,坐镇百年,不可杀之,当执牛耳。”罗言说道。

    卡门微笑道:“撒克逊时日无多,半截入土,不可再为掌剑。”

    罗言又道:“缪斯塔仗义疏财,平易近人,当执牛耳。”

    “缪斯塔表面仗义,背后却常下阴招,如今掌剑序列有两位空缺,便是他的手臂,此人阴毒,不可再为掌剑。”卡门毫不避讳地说道。

    罗言头皮发麻,卡门这么拽吗?

    不愧是执掌光明会军事三十年的大佬,对于各大掌剑的黑历史,是信手拈来。

    罗言接着又提几个,卡门也都一一反驳。堂而皇之地在众多已加入重瞳派系的手下面前,疯狂曝光掌剑们的黑历史。

    他意识到了,卡门这是在故意降低掌剑们的威望,把掌剑们说的一无是处,以提振士气。

    本来他还以为,卡门这么问,他可以正好猜测谁是重瞳之主。

    现在想来,恐怕无论他说谁,卡门都是反驳的。

    于是乎,罗言也不提了,摇头笑道:“那我不知道了。”

    “没事,你继续说。”卡门笑道。

    “除了这些,我实在不知道了,卡门你说吧。”罗言笑道。

    见他执意不说,卡门心里咯噔一下,因为九大掌剑,罗言提了八个!唯独会长不提!

    黄极跟他说这个办法时,就表示,罗言下意识留到最后,不轻易提及的人,便是他心中最敬重的人。

    如果最后连提都不提,意味着他本能地不希望那个人被侮辱。

    当然,黄极表示,这种试探仅供参考。

    不过卡门却还是感觉事情比他想象的更复杂,他依旧先入为主了,以至于罗言最后真的有一个人不提,且那个人的极其出乎意料时……卡门就更加觉得这个细节很关键了。

    啥意思?会长是罗言心中最敬重的人,而罗言是重瞳派系的元老……这意味着什么?

    卡门心中想着:“管他是谁,想拿捏我,只给我十年份的长生药……哼,这种老大,我可不认!”

    想到这,卡门看着罗言笑道:“光明会的未来,独属于你我二人。”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