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国德州达拉斯,当地首富的豪宅中,马可一身大汗地完成了今天的训练。

    他坐在沙发上,咀嚼着一颗铁球,手中把玩着缪撒的眼镜。

    自从逃出纽约后,他颠沛流离,来到了德州。

    马可与达拉斯首富皮克有旧情,他父亲与其是好朋友。

    此番得知马可被叛逆冤枉,拼死逃到这里,无处落脚。皮克果断收留了马可,并为其掩盖行踪。

    有了这地头蛇的收留,马可这才几个月下来没被光明会的人找到。

    皮克也是光明会的人,他好吃好喝地招待马可,让其避难,若是被发现,一个包庇之罪少不了,可以说此人还是极讲义气的。

    “嗯?”马可听到动静,看向大门,只见自己的首富叔叔笑眯眯地走了进来。

    皮克已经五十多了,此刻穿着一身运动服,精神饱满,皮肤褶皱都变少了。看起来仿佛年轻了十岁,马可差点就没认出来。

    “叔叔,你怎么变年轻了?”马可惊道。

    皮克神秘一笑道:“我吃了什么药,你还看不出来吗?”

    马可倒吸一口凉气,这意思是……长生药?

    “长生药发下来了?我避难这些日子,到底错过了多少?”马可霍然起身。

    之前皮克告诉他圣塔菲被摧毁,他已经感觉震惊无比了,此刻见皮克年轻了十岁,自然有种时代变了的感觉。

    皮克告诉他道:“这药不是组织发下来的,自从圣塔菲沦陷,组织的长生药便遥遥无期……但是重瞳派系就不一样了……”

    说罢,他拿出一枚徽章,马可看出这标志与全视之眼有点像,但却是瞳中瞳。

    马可脸色一变道:“叛逆派系,已经把长生药研发成功了?不过叔叔你怎么才年轻十岁?”

    “这药无任何副作用,任何人都可以注射,共分五十期,每一期都能延寿十年,效果立竿见影,若是五十期圆满,便相当于多了五百年寿命!”皮克激动道。

    五百年可不短,想想人类五百年来发生了多少事?两汉合起来才四百年!五百年寿命能让麦哲伦活到今天!

    而且这五百年,绝对够人们研发更好的长生药,把寿命再继续延长下去。

    所以延寿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得先活下去,不断把命续上,时代在进步,长生药也会越来越好的。

    “叔叔……你是重瞳派系的人?”马可幽幽道。

    皮克笑道:“我不是啊,这是有人直接把药送到我的手上,那人留下药后,还给了我一枚徽章,就走了。”

    马可皱眉道:“他就没有要求你做什么?”

    皮克摇头道:“没有,就是送药,只说佩戴重瞳徽章的,都是他们派系的人。”

    “这药是白送的……既不找我拿钱,也不要我做事。”

    马可冷哼一声道:“叔叔!世上哪有免费的午餐?他们这是拿长生药控制你!”

    皮克哑然失笑,他在商海打拼这么多年,岂会不知道这个道理?

    长生药有五十期,人家只给他第一期,才增寿十年,又算的了什么?真正让人深陷其中的是希望,是后面的四十九期。

    可这是阳谋,增寿十年,立竿见影,白送给他,要是不要?那自然是要的。

    “马可,长生药已出,便是实现了光明会千年来的夙愿,此乃大功一件,大家都是光明会的人,这怎么能叫控制呢!”皮克说道,他就差没直接说,重瞳派系是正统了。

    他们这些富豪加入光明会图得……不就是长生吗?

    马可听了这话,盛怒道:“你拿到这药,应该上交给组织,说不定组织就能分析复制,造出更好的版本。”

    “你……你竟然私自给吃了!叔叔,你别告诉我,你想加入叛逆?”

    皮克一滞,他心想马可莫不是个大忠臣?

    在他看来,重瞳派系不也是光明会的人吗?又不是背叛主,在乎那么多做什么!

    但在马可看来,这是个很严重的原则问题,接受了徽章和药,皮克就是重瞳派系的人了。这个组织先灭缪撒,又破圣塔菲,明显要造反,怎么能追随呢?

    皮克说道:“马可,现如今重瞳派系有长生药,已然势不可挡,光明会变天只是时间问题。”

    “他们找上我,也是看中了我的价值,反正都是光明会,跟谁混不是混?马可,你也该早做打算了。”

    马可立刻道:“我还做什么打算?我就是被那群叛逆蠹虫诬陷、追杀的!缪撒被叛军所害,临死之际有重托于我,我要是背叛组织,今天还用得着躲在这里吗!”

    他就是为了保护缪撒临终托付的眼镜,才不敢相信这几个月一直在找他的……所谓的光明会人员。

    布兰度到处在找他,若不是有皮克收留、掩护,向上头撒谎,他早就被抓回去了。

    马可眯眼道:“我若是落到布兰度这群叛逆手里,必死无疑,他们诬陷我杀了缪撒,如今只有这副眼镜能证明我的清白!而我必须要找到罗言……”

    如今马可已经知道缪撒写的汉字是‘罗’,也就是说,这是让他把眼镜交给一个叫罗的人。

    这个‘罗’,当马可查到它是汉字可以作为姓氏后,立刻就想到是谁了。毕竟整个光明会中上层人员里,只有一个姓罗的,那就是罗言。

    马可认为,只要他找到罗言,把眼镜完好地交给对方,就可以证明清白,反攻叛逆了。

    皮克疑惑地说道:“我听了些传闻,罗言才是叛逆,布兰度乃是调查此事的总负责人,怎么会是叛逆呢?”

    缪撒之死与攻陷圣塔菲的详细情况,不是谁都能知道的,皮克级别不到位,自然不知其中细节。

    也就是重瞳派系之名,以及布兰度与罗言对立的一些事,自上而下,传了些风言风语。

    至于罗言到底是不是叛逆,怎么叛逆了……他们这些人了解太少,都说不清楚。

    马可激动道:“片面之词岂能相信!那帮人能诬陷我,自然能诬陷罗言,真要有铁证,罗言现在还能好好的?早不就被明正典刑了?”

    “罗言与我都是被栽赃陷害的忠臣,眼下叛逆势大,盘根错节,让人分不清敌我。”

    “天知道他们在光明会有多少眼线……叔叔,我能依靠的只有你了,你若加入重瞳派系,置我于何地?”

    皮克叹道:“他们诬陷你,是因为你不是他们的人啊,你若加入他们,自然就不必再东躲西藏了。”

    “谁又知道,罗言没有妥协呢?”

    马可怒道:“住口!皮克,叛逆就是叛逆,有长生药就是正统了?哪里来的歪理?他们暗中研发此药,却还要破坏组织的研发进度,摧毁圣塔菲,居心险恶!”

    “他们如今势大,不过是跳梁小丑,掌剑们身负神权,他们不跳出来也就罢了,若是敢暴露,帝斯下凡,覆手可灭!”

    皮克见他发怒,言语之间不似作伪,都对自己直呼其名了,顿时不敢再说。

    马可也是实力绝佳的升腾者,在这发起怒来,哪里是他这个正常人能抵挡的?

    “是,你说得对!马可,我险些鬼迷心窍!”皮克连忙道。

    马可见状脸色稍缓,沉声道:“叔叔,你现在立刻上报此事,绝对不止你一个人接到长生药,你要让上头彻查,把所有被接触者都揪出来!说不定很多人也想你一样直接注射了,谁若看起来年轻了很多,嘴上不承认也没用!”

    皮克心里发苦,自己就是服用者之一,拿到药的人谁都不说,集体默契隐瞒,相貌上再稍作伪装,自然什么事都没有。

    上头想知道,那也是以后的事了。

    可他若是检举此事,让上头大彻查,化妆也没用了,所有人都会被揪出来。

    鬼知道上头会怎么处置他们,其次这太得罪人了,他这个富豪,不过是光明会中层,都收到了药。

    可想而知,整个光明会恐怕大部分中上层都收到了,别人不说,他冒这个头,就算组织上网开一面,不惩戒他,他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重瞳派系与掌剑们必有一战,胜了还好说,若是最后变了天,重瞳派系赢了,他怎么办?

    反正送药的人没有任何要求,他当个骑墙派是最好的选择。

    “你说得都对!我会上报此事,你放心吧。来来来,我们先去吃饭。”皮克嘴上说着,心里却不打算真说,反正马可如今在避难,也没有渠道了解外界信息。

    本来就这么应付过去了,然而,到了第二天,皮克又接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朝圣大会!”皮克看着组织上送来的邀请函。

    马可也看到了,急忙问道:“罗言会去吗?”

    “当然,罗言就是找到圣物的功臣之一,他和卡门,将带人亲自护送翼神号登岛。届时所有没有要事在身,且级别在20级以上的人员,都可以上岛。”皮克说道。

    圣清岛那是真正的总部,地上天国,不是什么人都能去的。

    朝圣大会这个特殊情况,让许多没有资格去的人,也能去了,皮克就属于其中之一。

    马可的级别也够,但是他现在却是被通缉状态。

    “我必须去!叔叔,我蛰伏半年,这是最好的机会了!”马可激动道。

    他知道要去找罗言,但是罗言的行踪,又岂是谁都能知道的?皮克这方面帮不上忙,所以马可明明有目标,却不知道去哪找罗言。

    现在好了,有个朝圣大会,罗言一定去,而且届时掌剑们都在。

    他马可,一定要在大会上,证明自己的清白,把布兰度等叛逆的嘴脸揭露给掌剑。

    到时候铁证如山,岛上高手众多,正好当着圣物的面,肃清叛逆!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