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可是通缉犯,他要去,却没有邀请函。

    所以他这个要求一出,很明显,就是要皮克的邀请函!

    虽然登岛的时候还得核实身份,无法冒认,但有邀请函,最起码他所在的船只可以安然入港。

    圣清岛位于太平洋南部,岛上有巨炮和导弹发射台,周围有巡逻舰队,不是谁都能靠近的。

    马可若没有邀请函,别说上岛,连看都看不到,就会被截停驱离,若强闯直接击沉。

    能靠近圣清岛,他就有机会见到罗言,毕竟罗言的船队定然是浩浩荡荡,极为显眼的。

    “叔叔,这邀请函给我吧!我手握缪撒之死的真相,此去要做大事!事关组织安危啊!”马可说道。

    皮克无奈,他能说什么,只得说道:“你要做大事,我当然不拦着,可是你被通缉,躲在我这还好说,若是路上被光明会的眼线发现可怎么办?”

    德州处于内陆,去圣清岛路途遥远,路上保不齐被人发现,要知道皮克的手下,也多是光明会中人。

    马可坚定道:“怕什么!所有见到我的人,都杀掉就是了!”

    皮克一滞,面露恐惧道:“你难道连我也要杀掉吗?”

    马可错愕,随即摇头道:“叔叔,你不要瞎想,我的意思是把外人都杀掉,我们走的隐蔽些,你选些下得去手的人带在身边,用完我帮你除掉就是了。”

    皮克皱眉说道:“那些手下跟我久了,你这……这样,你要是不信他们,我安排个集装箱,你就躲在里面不露面吧。用我的私人飞机先空运到海上,然后换游轮去圣清岛。”

    “一路上你不接触外人,就待在箱里,等到了圣清岛海域,你再出来寻那罗言就是了。”

    马可点头道:“也好,那就拜托叔叔了。”

    皮克表示好办,便走出了房间,找人安排此事去了。

    他叫来手下送来小集装箱,还吩咐人把里面布置的舒适一些。

    马可躺在里面,小小的集装箱弄得跟便携式房屋似的,应有尽有,很是舒服。

    其实他无所谓这些,他又不是不能吃苦,一路从纽约逃难过来,他连沼气池都钻过,下水道都睡过,这算什么?

    此去圣清岛,参加朝圣大会,马可是既兴奋又紧张。

    他兴奋终于找到机会,可以还自己清白,甚至是肃清叛逆。但是困难重重,他又怕还没见到罗言,半路就被人拿下,顶着叛逆的污名而被害死。

    马可不断盘算,心思百转千回。

    “呼,密封性真好,门一关,外面的声音全没了……”

    马可躺在床上,只觉得集装箱里寂静的很。

    但太寂静了,让他有种不祥的预感,越发容易紧张。

    “为何非得用集装箱?外面发生什么,我都不知道……”马可从床上跳下来,立刻去推门。

    却发现门已经锁了,顿时暴怒地狂砸铁门。

    “咚咚咚!”

    “开门!开门!”

    马可吼着,门却很快开了,只见是皮克的私人飞行员在外面。

    “为什么锁门!”马可瞪眼道。

    “准备出发了啊,不锁门,我无法把箱子装上飞机啊。”飞行员楞道。

    马可眨巴眼,左右看了一下,问道:“皮克呢?”

    “在前院的屋里吧。”飞行员说道。

    马可点点头,来到前院大宅,皮克作为当地首富,家里占地数百亩,住的直接是庄园。

    花园、游乐场、飞机跑道……什么都有。

    马可走过来,迎面就看到皮克的儿子。

    在这避难半年,外人可以瞒过,但皮克的家人不可能瞒得过,大家住一块都熟悉了。

    “大哥,你不是要走吗?”皮克的儿子二十多岁,只比马可小一点。

    马可眉头微皱道:“你怎么知道?”

    “我爸说的啊。”

    这让马可有些恼怒,这有什么好说的,就算是儿子,他跟着去朝圣大会的事,也不该说啊。

    以前也就罢了,现在重瞳派系都把药送过来了,明显已经盯上这家,万一皮克的儿子泄露了他的行踪怎么办?

    “你爸在哪?”马可问道。

    “楼上,打电话呢!”皮克的儿子一指二楼。

    马可眼皮一跳,打电话?

    他立刻上去找皮克,老远就看到皮克站在二楼某窗口,看向庄园大门,用着手机对话。

    马可正要喊他,突然闭嘴,想了想偷偷摸过去。

    他始终觉得皮克想加入重瞳派系,一旦他加入,则必然会背叛自己,把自己交给重瞳派系的人。

    只见马可走过去,就听到皮克说:“……人就交给你们了,怎么处置,我就不管了。”

    马可一听这话,勃然大怒。

    “狗贼!去死!”

    皮克吓了一跳,回过头来,就看到马可一脸愤怒地杀到面前,只一拳就打穿了胸腔,将他轰在了墙上!

    “噗!”皮克瞪大眼睛,鲜血在墙上瞬间爆溅,背后的墙壁印上猩红的溅射图案,犹如血肉之花。

    他嘴巴微动,想说话,但却连一口气也没有了。

    马可冷漠道:“背弃光明者,皆须一死!”

    “……”皮克嘴巴发颤,怒瞪马可,但其脸色却迅速灰败下去,再无声息。

    马可竟是将其一拳秒杀了。

    “他已经打电话给重瞳派系的人……我的行踪应该暴露了吧……”马可恼恨,看着皮克手中的手机,立刻将其夺过放在耳边。

    手机那头响起声音:“老板,什么声音?什么东西炸了?”

    “说话啊,老板……”

    马可眉头一挑,老板?这是皮克的手下?

    “没事,皮克摔了一跤,现在去包扎了,他让我转告你们,赶紧把马可处理了。”马可说道。

    “马可?什么马可?不是说把游轮上所有不是自己人的员工,都送到我这来,不许留在船上吗?”对面的手下愕然道。

    马可更楞,什么?不是向重瞳派系揭发他,而是说把游轮上的普通员工都送走?

    为了此行去圣清岛,船上都是自己人?

    “那为什么还要让你处置?”马可激动道。

    手下说道:“我问要不要直接除掉,他说人就交给我了,怎么处置他就不管了啊……”

    “卧槽!”马可傻眼了。

    他看向尸体还印在墙上的皮克,顿时肠子都悔青了。

    “叔叔,你还好吧?叔叔……”马可把电话挂断,连忙查看皮克,但显然已经死透了。

    这时候,皮克的儿子闻声走了上来:“什么东西炸了?吓我一跳。”

    走上来一看,他儿子吓蒙了,自己的爸爸正糊在墙上呢!

    “啊!”他连忙惊声尖叫地冲出屋子。

    马可慌张地回头,念头急转,心说这事绝对不能传扬出去,不然他还没到圣清岛,恐怕就有人在半路拦截自己的船了。

    “嘭!”马可口中爆射出一颗铁弹,咻得一下将皮克的儿子爆头。

    他叹了口气,走下楼,见人就杀。

    无论是司机,亦或者保安,都被马可一拳搞定,如杀鸡仔。

    也来越多的人听到动静赶来,但全都被他秒杀。

    “很抱歉,我要做的事牵扯重大,你们也只能都死在这了。为了光明会,只能牺牲一下你们了。”马可说道。

    他满屋子找人杀,都是些低级光明会保安,直接被他一人杀绝了。

    最后满屋子都是死人,确定了再也没有一个活口。

    他擦了擦手,四处检查了一遍,将所有窗帘拉上,走出屋子将门户紧锁。

    如此,这里的事很长时间都不会有人发现,毕竟地处偏僻,又是私人庄园。

    他来到后院的机场,此时那飞行员已经是整个庄园里,除他以外最后的活人了。

    “皮克叔叔不去了,你把我带上船就可以了。”马可平静道,仿佛什么也没发生。

    飞行员点点头,没有多问,一路上皮克都安排好了。

    他正要开着吊车过来,把集装箱送上飞机,马可摆手道:“不必了。”

    说着,马可直接上了飞机。

    几小时后,两人乘坐飞机到了海边,飞行员目视他上了皮克的私人游轮,挥手道:“一路顺风,我先回去复命了。”

    “哦……”马可微笑点头,口中铁弹已经蓄势待发。

    飞行员回头走出几步,刚要走上飞机,就从几百米外飞来一颗弹丸,直接击穿了他的后心。

    他噗通一下,趴在飞机门前。

    但是这一幕,游轮上的人已经无人注意到了。

    马可在甲板上审视众人,这都是光明会的人,但级别都很低,也属于皮克的手下。

    其中明显有人认出了他,因为低级人员,反而更喜欢关注通缉令。

    马可的悬赏金可有一千万!

    一时间,几个认识马可的人员,瑟瑟发抖。

    “愣着干嘛,开船!”马可冷漠地说道。

    “是是……”被马可盯着,谁敢当着面举报他?

    就这样马可一人挟持着一船,前往圣清岛。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