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清岛位于南太平洋,是一座面积达三十平方公里的小岛。

    四周有六座小礁,建有堡楼巨炮,戍卫圣岛。

    而中央的圣岛,只有一个海港,位于东部。

    东部的港口区,包括仓库、住房合计占据了小岛约三分之一的面积,同时也是岛上的普通居民区。

    西部叫神庙区,同样占据三分之一的土地,号称地上乐园,乃是掌剑们的居所,景观优美,花园点缀于其间,有现代化建筑也有古典城堡。神庙宫殿群更是高大而华丽,白玉般的墙壁,黄金般的巨柱,神圣而威严。

    至于中部,则是庞大的会场区,一座巨大广场占地六平方公里,极为开阔,四四方方,乃是重大仪式或会典举办地,是岛上最大的开阔地带。

    广场的西边,是三座金字塔。北边与南边则各有一座带翼狮身巨像,相对而立,隔着光场遥望彼此。

    圣清岛上的金字塔,与埃及吉萨高地三大金字塔的排列简直一模一样,彼此相隔极近,正对应天上的猎户座腰带三星。

    与埃及金字塔不同的是,表面覆盖了石灰岩,整体呈现白色,极为光滑漂亮,周围河流环绕,完全没有饱经风霜的样子。

    这意味着,他并不是在模仿埃及大金字塔,而是重现金字塔最初建造时形象,或者说它和埃及大金字塔,都是在模仿某个造物。

    只见它顶上的方尖锥,散发着金光,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就像是灯泡里的钨丝一般,在熠熠生辉,金光闪耀。

    三月十八日,缪斯塔掌剑从港口的一座游轮上下来,身旁三名贴身保镖,两男一女,都是S2的实力。

    实力不重要,作为掌剑,通常都不会让特别强大的人时刻保护他们。

    首先没有哪个S4只想当保镖,或者说只想当保镖的人,练不到S4。

    掌剑挑保镖,首要是忠诚,其次是机敏冷静,实力S2已经够用了。

    没有谁真能刺杀掌剑,因为真正保护掌剑们的,是行踪的严格保密。

    谁都不知道掌剑们在哪,就连卡门,都查不到掌剑的行踪,甚至于掌剑身边是谁在保护都不知道。

    卡门这些人唯一知道的,就是撒克逊常年待在圣清岛,因为他已经在这待了三十年没有动地方了……

    除此之外,其他掌剑是在米国,还是欧洲,亦或者去澳洲度假了,这些都是严格保密,鲜有人知的。

    连人在哪都不知道,这还如何刺杀?

    所以奥纳西斯掌剑在加入重瞳派系后,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拿翼神号当借口,弄了个朝圣大会。

    理论上所有的掌剑,都会齐聚圣清岛,如此重瞳派系才有机会干大事。

    “缪斯塔掌剑,欢迎回归圣清岛,马车已经为您准备好了。”一名两米高的帅气女子,扎着高挑的马尾,躬身说道。

    缪斯塔年近七十,慈眉善目,气质儒雅,微笑道:“格兰妮啊,辛苦你了。”

    格兰妮微笑道:“不辛苦,能在圣清岛工作,我不甚荣幸。”

    缪斯塔平易近人道:“我是不是来晚了?我应该是最后一个到的吧……”

    格兰妮微笑道:“您不是最后一位,还有菲斯大人没到。”

    “噢……”缪斯塔哦了一声走上了马车,自打圣清岛上的诸多奇观、建筑都完工以后,除了港口区装卸货还需要车子以外,无论是会场区还是神庙区,都不再允许有汽车行驶。

    要么步行,要么坐人力或畜力车,以示对神明的尊敬。

    见缪斯塔离去,格兰妮来到码头一栋近似白宫般的建筑中,走进接待办公室,向一名赤膊上身,只穿一条沙滩裤的男子复命。

    “报告总长,缪斯塔掌剑已经到了,现在所以掌剑皆已齐聚。”格兰妮说道。

    所谓总长,名叫基德,专门负责此次大会的人员接待和安全保障。

    他明面上,是光明会菲尼克斯组的涅槃者之一。

    之所以要说明面上,是因为圣清岛所有工作人员,都是掌剑挑选且轮换制的。并且属于机密任务,对外界绝对保密。

    除非过来亲眼看到,否则谁也不知道,圣清岛上至总长这类安保负责人,下至各种工人都有谁……

    无论是基德、格兰妮,都是被临时挑选过来工作一到三年,然后回去从事光明会的正常事务,整个过程就像是完成了一场漫长的任务。

    除了掌剑与仆从,岛上所有人都是这样的保密任期制。

    哪怕回到外界,他们也不能说,自己过去一两年是在圣清岛上干活。

    基德把墨镜一扒拉,盯着格兰妮说道:“喂,你没有跟缪斯塔也这么说吧?”

    “当然没有,所有人都以为,菲斯大人还没到。”格兰妮说道。

    基德笑道:“那就好,此次朝圣大会,所有掌剑齐聚,重瞳派系一定会动手,埃及那边自以为消息掩盖的很好,殊不知菲斯大人早已把奥纳西斯家族,渗透成了筛子。”

    “真是好庞大的叛军啊,四百五十名S级强者,其中光S4就有三个,S3都有十五个,精锐部队、重型武器、航母战机应有尽有……据说还有蜥蜴人相助呢,那罗大帅号称还有隐藏兵力可以召集。”

    格兰妮蹙眉道:“这样强势的叛军,还让他们堂而皇之地上岛,造起乱来,我们能挡得住吗?”

    基德笑道:“这有什么挡不住的?很强吗?”

    “小白兔就不要关心狮子如何捕猎了,菲斯大人,自有十面埋伏。”

    “总之,所有人不允许带武器上岛,一切军事舰艇都不可以进入圣清岛周围三百海里范围。”

    格兰妮躬身道:“明白!”

    “但既然提前知晓了这场叛乱,为何不先下手为强……”

    基德摇头道:“菲斯大人说了,叛军只有造起乱来,才叫叛军。”

    格兰妮眨眼道:“那万一掌剑们受到伤害……”

    基德平静道:“人死不能复生,日子还得过下去。”

    “……”格兰妮瞳孔一缩,似乎明白了什么,僵在原地。

    基德盯着格兰妮说道:“光明会需要真正的领袖,而不是玩弄权术的政客们。”

    “你看看那些叛军,不还是各大家族?菲斯大人要做的,比他们伟大得多!”

    “只有他成为会长,33级的大门,才会真正的向我们这种人展开。”

    格兰妮回过神来,激动道:“我明白,只有菲斯大人,才会真正的不拘一格。”

    她虽然是罕见的女哨兵,但没有背景,在光明会里其实不受重视。她哪怕练到S2,已经很优秀了,可所有人依旧觉得女哨兵是迟早要嫁给某个强大的涅槃者,或者S3的超级哨兵。

    哪怕她其实已经有男朋友,也被几个高层无视,打算给她包办婚姻。因为她那所谓的男朋友,不过是个勉强S2的升腾者。

    升腾者虽然可以与炽人有孩子,但肯定没有炽人与炽人配对要好。

    格兰妮知道,她和喜欢的人不可能有任何好结果,对此一直很忧虑。她拼了命地努力,甚至接受所谓的特殊任务,想要改变命运。

    却没想到,所谓的特殊任务,只是来到圣清岛当打杂的。

    她刚来时,只是普通的服务生兼卫兵,做满三年就可以回去了,届时会升两级,达到30级。

    可那又如何,她依旧没有自主自己婚姻的权力。

    对此,她本已绝望,直到有一个男人,一眼看穿了她的心事。

    这个人就是菲斯,菲斯一句话就帮她解决了这个问题,允许她择选自己的配偶,帮她挡下了所有麻烦。

    之后还把她从圣清岛的打杂,提拔成了执事,负责港口的一些物资调度。

    格兰妮感激菲斯,如打了鸡血一般工作,她做事认真,有着大多数普通哨兵没有的细腻,很快,又被菲斯提拔到了基德身边,成为基德副手。

    最近半年圣清岛上的人员接待,都由格兰妮出面安排。

    从见到菲斯开始,再到现在,一年下来,她已经是菲斯的死忠。

    此番,即便听到基德说了一些大逆不道的部署,她也没有任何违背的念头,反而非常激动和支持。

    基德仔细盯着她的眼睛,随后满意点头道:“人的每一个选择,其实都是内心所向。”

    “你去吧,格兰妮,好好招待来朝圣的人,尤其是那三大家族的叛军,你找个机会,也给自己讨个重瞳徽章……”

    格兰妮问道:“什么意思?”

    “就是受他们感召般……加入重瞳派系。”基德微笑道。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