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郊狼带着恶龙、林立、阿兰等人上了岛。

    本来只有郊狼有邀请函,船只通过这张邀请函的验证,得以靠近港口后,剩下的人都该被赶走,视为船工,不得登岛。

    毕竟林立、阿兰等人,都属于闲杂人等。

    可架不住,接待他们的,正是亚当斯!

    “还好你们是跟着郊狼过来,由我负责,你们要是先跟华墟汇合,跟埃及的船队过来,就得去南边了……那边的负责人一丝不苟,你们想混上来不可能的。”亚当斯笑道。

    郊狼说道:“本来我们还真是跟埃及那边汇合,但龙……华墟他说我们不要聚在一块,混进普通朝圣者之中更好,所以我们就先来了。”

    “对了,华墟只说让我拿邀请函上岛,他们三个上不去,就在三百海里外等着也行。”

    亚当斯摆手道:“没事,我带你们过关,老华那是不知道我现在什么职务,我就是管你们这些人的。我今天超常发挥,把维罗妮卡他爸给拿下了。”

    说罢,他把众人直接领走,跟负责验证身份的手下说这伙人他认识,他会亲自验证身份。

    手下也没意见,因为眼下的几个跟班,都是维罗妮卡安排的。

    毕竟亚当斯属于空降,突然做负责人,没有根基,据说基德还很不满,要是过来以后,手底下的人不听话,岂不是什么事都办不了啊。

    所以维罗妮卡点了几个人做跟班,让亚当斯可以开展工作。

    “可以啊,亚当斯,你这就混个官当了。”恶龙笑道。

    “一般般吧,也就是个‘大堂经理’。”亚当斯耸肩道。

    恶龙以前混光明会的,当然知道这不是什么大堂经理,顶头上司直接就是个S4涅槃者啊。就算是大堂经理,那也是光明会圣地,最高总部的……大堂经理啊。

    亚当斯笑着,把众人带进自己住的屋内。

    “你怎么在这?”亚当斯进来,看到维罗妮卡也在。

    维罗妮卡微笑道:“这不是你的屋子嘛?你怎么把人招待在这来了?咦?这不是那两个混混吗?”

    说着她打量林立、阿兰,有些困惑,她在底特律是见过二人的,亚当斯把他们安排进城堡,就算也是光明会的,级别应该不够上岛才对。

    亚当斯板着脸道:“你在教我做事啊?”

    维罗妮卡连忙不关注二人了,黏上去嬉笑道:“不是嘛,我只是关心你,你要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亚当斯一个肘击将其推在墙上,手臂顶着脖子,让维罗妮卡瞬间开心地发抖。

    “我安排朋友住哪,这是我的工作,这房子好,就住这,不行吗?”亚当斯说着。

    维罗妮卡兴奋道:“行……行啊!正好你晚上没地方住,就住我那里!”

    亚当斯松开手说道:“我在工作呢!说这些干嘛?你先回去吧,以后不准说我朋友的坏话。”

    “嗯嗯,加油!你已经获得我父亲的认可了,再接再厉!对了,你手下的人听不听话啊?要不要我再叫两个人帮你?”维罗妮卡问道。

    亚当斯摆手道:“我的办事能力你又不是不知道,这点小事我已经得心应手了,你不必多问了。”

    打发走维罗妮卡,亚当斯把门锁上。

    林立目瞪口呆,维罗妮卡就这么乖乖走掉了,一点也没过问他们这几个人为何能混上岛。

    “可以啊……你这软饭吃得够劲啊。”恶龙乐道。

    郊狼啧啧道:“软饭硬吃啊,还是掌剑家族的女人……”

    阿兰双手环抱胸前,靠墙道:“你确定她不会把我们的事泄露出去?”

    亚当斯眼神一软,说道:“不会的,你真以为她稀里糊涂?我们在底特律借她的权势发展,呼风唤雨,滥用职权,你真以为她一点不知道?一点也不怀疑我们?她其实是在装糊涂。”

    林立惊道:“为什么啊?”

    “很简单,她不在乎。”亚当斯感慨道。

    众人沉默片刻,亚当斯问道:“你们联络过华墟了,他有什么安排?”

    恶龙说道:“他说了,我们用不着刻意做什么,从现在开始,忘记我们是昆仑墟的人,把自己当做大忠臣,代入身份,该干嘛干嘛。”

    “代入身份?也就是说,我当我的好女婿了?”亚当斯说道。

    林立点头:“你现在是圣清岛的执事,那你就做好你的事,就算对叛乱不利,也照做不误。”

    郊狼说道:“我也是如此,一切随心,不用操心昆仑墟、叛军之类的事,统统忘光都可以。”

    阿兰说道:“至于我和林立,就没有安排了,估计华墟压根没料到你软饭吃得这么好,能把我们也弄上岛。”

    “所以你们就随便咯,既然计划之中没有你们,那你们就跟我混吧。”亚当斯说道。

    现在很明显,亚当斯的官面身份最好。

    在圣清岛上是个小官,手下跟几个人一点问题没有。

    如此,林立、阿兰摇身一变,穿着一身光明会颇具宗教仪式的礼服,戴着全视之眼的大吊坠,以及黄金眼罩,跟在亚当斯后面在码头安排接待朝圣者。

    至于恶龙,太扎眼,保不齐被人认出,所以就留在屋里。

    只见一波波的人,从世界各地赶来,港口是络绎不绝。

    布兰度自然也来了,只见他穿着西装,双手插兜,两脚叉开,站在一条游艇的船头,灿烂的金发迎风飘荡,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

    明明是穿着西装,却穿出了休闲风,轻薄的布料贴着肉,半湿不湿,在狂风中抖动,极其潇洒。

    在他身后,白兰迪则是一身锈满图案的礼袍,双手捧着剑匣。

    毫无疑问,剑匣里,就是布兰度至今都还在持有的光明杀人剑。

    “咻!”

    还没有靠岸,布兰度就纵身一跃,如雄鹰掠空,跨越二十余米来到码头上方。

    “嘭!”手中铁伞一举,轻飘飘地落下。

    白兰迪咧了咧嘴,也纵身一跃,轻盈落地。

    若论‘飞天’,白兰迪作为‘摔不死’的超能力者,那自然更厉害,落下时脚底连声音都没有。

    白兰迪递上邀请函,亚当斯看都不看,直接亲切道:“不必了,你布兰度我们还不认识吗?住处早给你安排好了……基德说了,你到了一定要去找他。”

    布兰度一笑,潇洒走过,但是白兰迪却盯着亚当斯多看了几眼,说道:“你看起来有点眼熟,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亚当斯一惊,好家伙,自己打从去接触维罗妮卡开始,就被黄极易容过了,在此之前见过他的人,如今顶多从发色和身材判断出一点熟悉感。

    没想到白兰迪这都能看出来!

    两人其实没见过,白兰迪只是翻阅过档案,知道拐走海里希博士的那人的样子,一时间倒也对应不起来。

    “应该是见过吧,我以前当杀手的。”亚当斯从容道。

    白兰迪点点头,杀手他见的多了,也没多想,跟上了布兰度。

    亚当斯头前带路,同时偷偷摆手,让林立、阿兰不要跟上。

    虽然两人也整了容,甚至还戴了镂空的眼罩,但保不齐被白兰迪认出,这个人有点细心……

    布兰度对亚当斯的第一印象很好,两人一路闲聊,相互了解了一番,便来到了基德所在。

    刚进门,亚当斯正要说告辞,结果布兰度突然拦住他,把门关上了。

    白兰迪见状,默默站在门前,同时示意亚当斯找地方坐下。

    亚当斯悚然一惊,心说自己这么快就暴露了?

    “基德,这人哪来的?接待负责人应该是格兰妮啊。”布兰度没有理他,直接问基德。

    基德无语道:“你干什么?格兰妮负责南边,他负责北边。这人是阿罗纳家族的候补执剑人,用权力剑强行安插进来的,你不要乱来。”

    布兰度一听,皱眉道:“朝圣大会前一天往这里插人?阿罗纳掌剑什么意思?”

    基德说道:“阿罗纳行事,你应该习惯啊……”

    布兰度双手按在桌上道:“听着,埃及那边,必有异常!别人找到圣物也就罢了,罗言找到,这还得了?”

    “你信我,他一定是重瞳派系的高层,手握圣物,若又有长生药,一定会反。”

    “这个朝圣大会,我就觉得不简单,这么多中高层齐聚,掌剑们也全都在,罗言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啪!”基德果断伸手打翻了亚当斯。

    他随后扶着额头说道:“是,你说的很对,我也这么认为,但你猜到就猜到了,嚷嚷什么?”

    “怕什么?这个人若是给罗言通风报信,我杀了就是了。”布兰度掏出了杀人剑。

    基德咬牙道:“你别乱来,你要干嘛?”

    “当然是去见掌剑,趁罗言还没到,我们在这布下天罗地网!”布兰度笑道。

    基德皱眉道:“不可!你这样若消息泄露,罗言他们肯定会继续潜伏,不如等他们叛乱,再动手。”

    布兰度惊道:“那也得跟掌剑们说啊,不然他们若没了防备,出了事怎么办?”

    基德无语,心说就是要出事啊……借叛军之手把其他腐朽的掌剑们都除掉。

    不过布兰度这个人,有点铁面无私,菲斯对他那么好,可以说一路把他扶到今天,甚至连杀人剑都给他了。

    但看样子,布兰度依旧是忠于秩序,而不是菲斯这个人。

    基德很不甘心,在他看来,布兰度就该听从菲斯一个人的,凭什么到现在还惦念着其他掌剑……

    他忍不住试探道:“布兰度,你有没有想过,若是叛军把掌剑们都杀了,而菲斯大人力挽狂澜,届时以菲斯大人的能力,光明会将有何等美好的未来?”

    “你觉得像阿罗纳这样的人,他真的配拥有这么大的权力吗?”

    布兰度瞪大眼睛,说道:“你在说什么?阿罗纳不配,但是佛罗会长呢?撒克逊呢?他们行事公允……不是,你说这个什么意思?你要让叛军把掌剑们都杀了?你也要造反?”

    基德见他这反应,就知道这家伙不会配合菲斯的,当即有些后悔说这些。

    “没什么,我就是抱怨一下,阿罗纳滥用职权,让我有点怨气……唉,我就这么一说。你可别传出去啊,不然阿罗纳肯定记恨我。”基德连忙说道。

    布兰度眨巴眼,点头道:“嗯,放心,我怎么会害你呢?我只会跟掌剑们说罗言要造反的事,他们必然准备充足,我们不能没有任何提防!”

    基德头疼,他一定不能让布兰度去提醒掌剑……

    只见他立刻说道:“行了,你别总是诬陷人家罗言了,你有证据吗?我看罗言就是个没有什么野心的人。”

    “他拿到圣物,就会造反?这都是你的猜测啊!你这么去跟掌剑说,有什么用!传到卡门耳朵里,他发起火来,你受得了?”

    布兰度说道:“提防啊!防范于未然!万一呢!信我,罗言一定会反!”

    基德见他这么固执,只好说道:“好吧,本来不想告诉你的,其实掌剑们已经有所提防,吩咐我加强安全防护工作。”

    “你看,这个人是阿罗纳的女婿,就是他安插过来的眼线,其实圣清岛的防护都在掌剑们的掌握之中,罗言若真的有问题,是翻不起风浪的。”

    “你要是觉得不放心,这样,由你来部署安防如何?”

    布兰度看着基德说道:“真的?那你还把他打晕?”

    “你上来就说罗言可能造反的事,我怕他是重瞳派系的人,打草惊蛇。”基德说着,把亚当斯摇晃醒了。

    他对亚当斯命令道:“现在开始,安全防护工作交给布兰度部署,你全力配合他。”

    亚当斯晕乎乎,他话听一半就被打晕了,只得点头。

    “知道了,交给我吧。”布兰度拉着亚当斯离开房间。

    三人走出房间,白兰迪低声说道:“大哥,基德有问题。”

    布兰度沉着脸道:“我知道,现在是最糟糕的情况……重瞳的老大,可能是菲斯。”

    “说实话,他对我们很好。”白兰迪低声道。

    布兰度笑道:“是啊,他把杀人剑给我的那一刻,你不知道我多激动,觉得掌剑之中,只有他理解我。”

    “但是……兄弟,人家对你越好,只是说明你的命越值钱。”

    “我这个人天性凉薄,谁也别想把我养熟,”

    白兰迪汗颜道:“你就笃定叛军赢不了?”

    布兰度说道:“听着,我们永远追随,堂堂正正的一方。掌剑们可以唤来天神兜底,叛军有什么?他们只能奇袭,失败就什么都没了。”

    “我这个人,从不投机!”

    “那我们还去见掌剑们吗?”白兰迪问道。

    布兰度摇头道:“菲斯如果是重瞳的老大,我恐怕没有开口的机会……而且你别忘了,这次朝圣大会,是奥纳西斯极力建议的。”

    “以前一直怀疑罗言背后还有人,现在确定了,我们的敌人不在外面……”

    “就在这圣清岛!”

    说罢,他回头看向亚当斯道:“喂,你带我去见阿罗纳!”

    白兰迪说道:“阿罗纳一定不是吗?”

    布兰度微笑道:“肯定不是,菲斯瞧不起阿罗纳,甚至可以说,阿罗纳这样的掌剑,是菲斯一定要除掉的人。”

    在他看来,菲斯和奥纳西斯恐怕都是重瞳派系的,至于其他掌剑,应该没事,不可能有那么多掌剑造反。

    不过布兰度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个时候,他必须只见最不可能的那一个!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