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基本上朝圣的人已经到齐了,港口区住满了人,从没像今天这么热闹过。

    而在海外,一艘大邮轮正在迫近,正是运送翼神号的船只,卡门、罗言、黄极他们也都在船上。

    黄极站在甲板上极目远眺,发现后面有一艘游艇跟着,他微微一笑,操控船上的通讯器发了一则讯号。

    他们身后跟的这艘游艇,正是马可的船。

    马可凭栏而望,看着大邮轮,激动地直拍栏杆。

    “等到你了!终于等到你了,罗言!”

    马可早就到了,他通过邀请函上的验证码,通过了三百海里的海上禁区。

    不过他并没有上岛,毕竟是冒认的,他作为通缉犯,根本无法通过正常手续登陆。

    于是好几个小时下来,他都在海上游戈,等待罗言,想要半路拦截。

    他知道罗言要护送翼神号,而那一定是一艘大船,并且旗帜会是埃及的。

    果不其然,给他等到了,老远看到大邮轮,他立刻下令让游艇追上去。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螳螂捕蝉,黄雀在侧,同样有人也盯上了他。

    “还真的是马可!”

    八百米开外,米修放下望远镜,也下令自己的游艇追上马可的船。

    他左手握右手,将刀架好,让自己保持一个蓄势拔刀的姿势。

    “我找的你好苦啊,马可……”米修冷冽的脸庞,肃穆如铁,杀意凌然。

    自从纽约大战之后,米修就一直在寻找马可,半年来东奔西走,哪里有消息就赶去哪里,几次他都险些堵死马可了,结果还是让他跑掉。

    最后在德州失去了马可的消息,便再也找不到了。

    此次前来朝圣,他也只是来走个过场,却不料在半路,他的船突然接到一则求救信号,自称某某船工,说有一名升腾者在船上肆意杀戮。

    这让米修很奇怪,谁敢在圣清岛海域杀人?还是个升腾者?

    他因为一直惦记找马可,突然想到了马可也是一名升腾者,继而鬼使神差般,他前往了求救者所发的坐标。

    果不其然,他看到了一艘游艇,而马可正在甲板上!

    米修没有打草惊蛇,一直在追,如今距离马可仅有五百多米。

    什么叛逃,什么派系,都不能让他如此恨马可。

    而是他亲眼看到马可杀死了别西卜,只这一点,米修上穷碧落下黄泉,也要复仇。

    马可在追罗言的船,米修则追马可的船。

    米修毫不避讳地撞上来,马可自然有所察觉,回头定睛一看,认出了米修。

    “嗯?是他……”

    马可心里叫苦,知道自己终究还是暴露了,一场恶战不可避免。

    “轰!”米修的船狠狠撞上去,同时顺势一跃,来到了马可的甲板上。

    然而还没落地,一颗飞弹劲射而来,正是马可的看家绝技。

    “铛!”米修刀法依旧是那么的快,他凭借反应,凌空切开了飞弹,并将其震飞。

    马可不进反退,拉开距离,口中连珠炮般劲射飞弹。

    米修左手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刀,叮当几下,格挡了飞弹。

    “半年不见,实力长进了好多嘛。”马可说着,又往喉咙里灌了许多铁弹丸。

    能进圣清岛海域的船只,都没有武器,马可凭借远程攻击手段,一时间压制了米修。

    但也仅此而已,连珠炮般射击,威力会小很多,米修使用左手刀,一样可以挡。

    两人僵持住了,米修只要往前冲,马可立刻就是一连串地射击,逼得他专心格挡。

    稍有不慎,被打中一发,其实跟被子弹打中是一样的。

    “你还敢来朝圣大会?真是胆大包天!”米修说着,同时发现游艇上有许多尸体。

    这艘船上本来有很多普通人,但眼下都被马可干掉了。

    “果然是这艘船叫的求救么……”米修心想。

    他不知道,有马可在船上盯着,谁能在其眼皮子地下呼救?

    马可要在甲板上四处张望搜索可能有罗言的船只,所以看守不了开船的那些人,怕他们举报,干脆将其全杀了。

    却没想到,还是暴露了,被米修找上门来。

    马可说道:“我有何不敢来?你真以为我是叛军?我忍辱负重,只为揪出真正的叛逆,你懂个屁!”

    “米修,你不要在这碍手碍脚了,我奉劝你住手,让我去见罗言,届时一切自然会真相大白。”

    “嘁……”米修笑了。

    马可认真道:“罗言就在前面的船上,你不信,你跟我一起去啊!”

    米修冷声道:“不管你是不是叛军,我都要杀你,为我兄弟报仇!”

    “槽……”马可咬牙。

    他的确杀了别西卜,不过那是对方先攻击他啊。

    不过米修都这么说了,他知道自己再废话也没什么意义了。

    “想杀我,没那么简单!”马可从背后掏出了一把半米长的剑。

    “你还会用剑?”米修蔑视道。

    马可笑着走出一步道:“试试呗……让你先出刀!”

    “飒!”米修蹬步上前,瞬发超音速斩击!

    怎料马可直接把手中的短剑,当做飞刀一般扔出。

    同时口中喷出弹丸,击中飞刀尾部,直接导致飞刀在半空中变相,绕开米修的斩击扎在米修的肩头。

    “噗嗤!”

    刺中是刺中了,但威力一般,飞刀也仅仅是扎在肉里,米修并无大碍。

    反观米修的这招斩击,比以前更加精妙了。

    以前他只知道快,威力有余而变招不足,后来经过黄极的戏耍,以及兄弟之死的刺激,他这半年拼命磨练自己,已经可以在出刀之后,随心所欲地变换斩击方向。

    眼看马可还是没打算跟他近战,反而耍了个诈扔飞刀。

    米修嘴角微翘,身体竟然顺着自己的斩击力道,自转前进,如旋风般螺旋切割。

    通过转动保持刀速,脚下依旧冲锋,瞬间杀到马可面前,一刀从马可右胸砍到左腰!

    “咻……飒!”

    “呃啊!”

    马可受此重击,惨叫一声,连连退后钻进了船舱。

    他迅速找到医药箱,给自己处理伤口,不然肠子都快流出来了。

    “今日就是你的死期!”米修走进船舱说道。

    然而突然之间,他脸色青紫,腿一软半跪在地上,头晕晕乎乎,身体又一歪,倚靠在墙上。

    “呵呵……搞笑,我费尽心机往你身上扎一剑,你以为就是让你流点血?”马可笑道。

    “这剑有毒……”米修神色灰败,头晕恶心,意识恍惚,呼吸困难。

    “氰化钠……嘿嘿,你安息吧……嗯?”马可说着,突然听到外面的吵闹声。

    他连忙从船舱探出头看去,原来是又有一艘船赶来。

    这边两船相撞,都要沉了,自然被远处其他的船只发现,赶来救援。

    来的也是一艘游艇,不过上面似乎只是一些队长级守卫。

    “怎么啦?好好的怎么撞了呢?兄弟没事吧,到我们船上来吧。”一名守卫队长喊道。

    圣清岛周边海域,三百海里内,只会是自己人,而且都是审核过了邀请函的船只。

    所以这名守卫不疑有他,直接就喊兄弟。

    “啊这个……就是出了事故了,哎呦,我的肚子……”马可捂着伤口,跑出船舱朝对面的船跳去。

    那守卫抬头一看,却见马可的相貌有些眼熟。

    级别越低的人,越会关注通缉令,毕竟他们就指着这个立功、赚钱。

    可人毕竟要一个反应时间,而马可早已动了杀心,他跳到半空,嘴里就射出铁弹,直接将其爆头。

    “啊!”其他战士大惊,可都只是些A级、B级的水准,纵然马可受了重伤,亦是将他们一一斩杀。

    然而这么一打岔,却给了米修机会。

    他虽然中了致命的毒,可毕竟体魄异于常人,再加上剑上淬毒,会导致摄入量少,米修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约莫能撑个三四分钟。

    趁着马可去解决别人,米修挣扎着按下船舱里的通讯器,使用无线电广播呼救。

    “……我是升腾者米修,圣清岛海域发现叛逆马可,他要去找罗言……被我发现……”

    “我撞沉了他的船……呃……但我中了氰化钠,未能将其拿下……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米修呼叫着,这是广播,整片海域包括圣清岛,所有无线电收音设备都接到了。

    霎时间港口的安保人员一片哗然,布兰度与亚当斯自然也第一时间接到消息,不过他们正在神庙区的一处私人宫殿里守候,等待阿罗纳的接见,此刻接到消息也不能赶去处理。

    于是布兰度让白兰迪先回港口,看看什么情况。

    “这马可竟然出现了,这可是罗言的人,圣塔菲事件,罗言就带上了他……不过去埃及没带上么?此刻竟然还要他自己来与罗言汇合……”

    “哼,真是大好机会!他一定知道重瞳派系很多事情,抓到他,就是铁证,罗言百口莫辩。”

    “白兰迪,务必活捉他,不要让他落入别人手中,更不要让他死了!”

    布兰度要见阿罗纳,抽不开身,便让白兰迪去。

    然而另一边,港口大厦里的基德,脸色也是剧变。

    “马可?嘁,罗言行事不密啊,来圣清岛造反,竟然还带着马可这种身份曝光的手下!还让他被发现了……”

    基德暗骂罗言这叛军怎么当的!造反这么大的事,行事如此粗糙!

    马可这种人,全球通缉,是再明显不过的叛军,罗言就该早早的处理掉,以免被人拿到证据。就算是自己人,不想杀,也应该藏好,竟然还让他也来圣清岛汇合。

    现在好了,被人发现还广播出来。

    基德连忙找上格兰妮,让他带人去抓捕马可。

    “不……不是抓捕,这种被通缉的叛逆,不用废话,就地格杀!”基德说道。

    格兰妮领命道:“明白,不过罗言已经到了。”

    “那算了,我去找马可,你去接待罗言,有什么事立即向我汇报。”基德说道。

    他堂堂S4的强者,亲自去捉拿一个S2,就不信他不死。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