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可抢夺了一艘游轮,在海上疯狂逃窜。

    可圣清岛方面出动了二十条船追踪他,让他的心哇凉哇凉的。

    基德身为总长,负责圣清岛的安全,也是唯一拥有军事船只的人。

    这二十条船都是鱼雷艇,隔着老远,咻咻几发鱼雷过去,马可避之不及,游艇直接被炸成了海上火球。

    不过在被轰炸之前,马可就偷偷跳下了海,他潜在水里,拼了命地游。

    他的求生意志非常强烈,谁不愿意活命呢?基德追击的动静,完全是一副‘见面就毙了’的架势,摆明了就是要他死,根本不想要活口。

    而马可,忍辱负重,就指着这次洗刷冤屈。在他眼里,自己的罪行那是奇冤无比,他绝不愿意背负着冤屈,不明不白地死了。

    “我不要死,我绝不要这么憋屈的死!”

    马可强忍着伤势,在水里憋着劲儿往岛上游。

    好在他跳海之前,在游艇上找到了呼吸器,揣着一小罐氧气瓶,拼命地下沉、前进!

    半个小时后,他在圣清岛的一处隐蔽角落爬上了岸。

    他浑身皮肤惨白,胸前腹部的刀伤,都泡烂了,皮肉发胀泛白。

    马可刚上岸,回头就看到基德的船朝这里驶来,基德屹立在船首,一眼就瞧见他了。

    “发克!”

    马可不敢休息,爬起来就跑。

    “罗言……罗言,你在哪?”马可冲进港口,抬眼所见都是光明会的人,大多数人都不明所以,不知道这人怎么湿漉漉地伤这么重地跑过来。

    但也有负责治安的士兵,他们看到马可,立刻拔刀朝他追来。

    岛上不比海上,只要上了岛,就不能有任何热武器了。

    即便是卫兵,也只能携带冷兵器。

    “我是冤枉的!你们相信我,我不是叛逆,让我见罗言。”马可喊道。

    但是基德都下了杀无赦的命令了,这些卫兵哪跟他废话,将其团团包围,就要绞杀。

    “嘭!”马可张口就是一发飞弹,击杀了一名卫兵。

    这时候,他的超能力,就非常有用了。远程攻击手段堪比手枪,S级以下都是秒杀。

    只见他一边跑,一边口吐飞弹,寻常卫兵不是一合之敌。

    但终究,这可是圣清岛,更何况来朝圣的人这么多,里面不乏强者。

    一名只是来朝圣的哨兵,直接从楼上跳下来,手上砸出一条板凳,势如飞石。

    “啪!”马可狼狈地翻滚躲开。

    就听到那哨兵喊道:“哪来的狗东西,竟敢在圣清岛造次!”

    “他是杀死缪撒和别西卜的凶手,确定的叛逆,上峰有令,杀无赦!”一名卫兵说道。

    旁观的众多朝圣者,一片哗然。

    “他杀了缪撒?”

    “这个就是重瞳派系的人啊,他怎么敢一个人上岛?”

    众人议论纷纷,其中甚至还有人说道:“重瞳派系的人不应该抓起来审问吗?”

    听到这话,马可连忙说道:“对啊,我愿意交代,不要杀我!”

    前面还说自己是冤枉的,现在又说愿意交代了,实在是被逼得没办法,保命重要!

    他不知道为何,这伙卫兵要一概地致自己于死地,这本身就是有问题的!

    但现在也顾不得许多,眼见围观群众也有人指出这点,马可立刻顺杆子往上爬。

    反正这屎盆子早就扣他头上了,他干解释没有意义,只要找到罗言,一切自然会真相大白。

    此刻先认罪,避免被就地格杀,才是要紧事。

    “你说,是谁指使你干的?重瞳派系都有谁?光凭你,不可能杀得了缪撒!”朝圣者中有人问道。

    “是……”马可琢磨着正要说。

    卫兵队长喝道:“拿下!”

    他们是接了死命令的,就地格杀,哪还会听他哔哔?这卫兵队长是S2,一刀下去空气都在哭嚎。

    马可见状,拼死与其游斗。

    同时还挣扎地嘶吼道:“哈,我不就是背叛了重瞳派系吗?你们急了,你们要杀我灭口!既然你们不仁,休怪我不义!”

    “什么上峰有令杀无赦,你们的上级,不就是重瞳派系的嘛!基德!基德就是叛逆!”

    “还有布兰度!身为此案的总负责人,专司调查叛逆,实际上他自己就是逆贼!贼喊捉贼!”

    濒死之际,他脑子转得飞快,知道这时候还死咬着自己是冤枉的,没有任何意义。

    他心想:倒不如同归于尽!你们不是诬陷我吗?说我是重瞳的嘛?好,我就是重瞳的,但是你们也是!

    “你们这么想我死,就是想灭我的口,封我的嘴!”

    马可身中数刀,血流一地,还在声嘶力竭地喊着。

    周围的人越聚越多,震惊于他所交代的事。

    这其中不乏有真重瞳派系的人。毕竟卡门、罗言在埃及聚义,三大家族势力响应,许多人已经切实加入所谓的重瞳派系,此刻混到岛上来了。

    目睹马可被围杀的一幕,几个奥纳西斯家族的哨兵彼此嘀咕道:“这马可是罗言的人吧?这家伙暴露了,会不会坏了我们明天的大事?”

    “不会,你没看到他有分寸吗?嘴上说着交代,实际上却指认布兰度和基德,丝毫不提罗言。”

    “对哦,布兰度那么针对罗言,必然不是重瞳派系的,他这是在乱攀咬。”

    “怎么办?要救他吗?毕竟是罗大帅的人!”

    “他现在乱攀咬,就是不想被就地格杀,我们成全他就是了。”

    几名哨兵商量好,跳出来挡住了卫兵队长的刀。

    “干什么?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你们在灭口?啊?当着我们这么多人的面!在这圣清岛,堂而皇之地杀人灭口?”奥纳西斯家族的哨兵吼道。

    其他几个弟兄,也带头起哄,拉动几个无知群众,指责几名卫兵。

    另一边,马可挣扎着爬起来,却见围观人群的一角,偷偷让开了一条缝。

    一名哨兵给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还不跑?

    马可一愣,立刻朝那条缝钻去,拼命逃跑。

    “诶诶!人跑了!”有群众呼喊,想要将其拿下。

    毕竟灭口可疑归可疑,但马可是绝对不能放跑的。

    然而几个哨兵也假意追上去,相互牵扯遮挡了几下,拖了拖时间。

    等卫兵和几个帮忙群众再追上去时,马可已经钻进小巷了。

    “在那!快追!”

    掺和这事帮忙抓人的,至少也是S级,而马可受了重伤,一路滴着血,根本甩不掉。

    他在小巷子里狂奔,经常没几秒钟,就发现前面的路口有人堵住,逼得他只能另寻他路。

    真可谓四面楚歌,无路可逃!

    就在他第四次发现有人堵路,再无其他路可以换,而彻底绝望之际。

    堵路那人,突然给他使了个眼色,嘴里哼声低音道:“噗呲,走啊!”

    “呃?”马可一怔,连忙从那人身边钻过。

    就见那人假意瘫软下来,仿佛受了重击一般,根本对自己不与任何阻挡。

    甚至反过来,在后面的追兵追到时,故意堵在路中间,哀嚎挡路,给他牵扯了一点时间。

    “这什么情况?”

    马可还没回过味来,跑出几十米后,又遇到死路。

    前后左右,都有追兵的声音传来。

    这时候,身后的一扇门打开了,一名陌生的哨兵将他拉进屋里。

    “上二楼,从窗户跳出去,往北边跑!”哨兵说着把他推上楼梯,自己则从马可的腰上摸下来一颗铁弹丸,然后冲着自己腮帮子狠狠地一戳。

    “噗嗤!”哨兵捂着腮帮子,满手满脸都是血。

    马可懵逼了,问道:“等一下!你们哪个部门的,为何救我?”

    那人低声道:“废话,罗言是我们大帅……你先跑掉再说吧,不要乱说话。”

    马可恍然,大为惊喜。

    果然,罗言是自己唯一的救星啊!罗言肯定知道自己是冤枉的了,听说自己被基德追杀,所以立刻派人来救自己。

    马可听到有人踹开门,还是赶紧从二楼窗户跳了出去。

    他往北边跑,发现有人堵了路口。

    其中一名卫兵刚要呼喊,却被身后的一名路人扭断了脖子。

    “往那边走,放心,这里到处都是兄弟。”那路人努努嘴,则头也不回地走了。

    马可就这样,一路跑到港口区边缘,处处都有人帮忙,毕竟马可的事闹得这么大,住在这的人基本上都知道了。

    而住在这里的,起码有十分之一是重瞳派系的人。

    他们心说罗大帅的人暴露了,这怎么可以?万一坏了明天的大事怎么办?

    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除掉,可毕竟是罗言的人,这些所谓重瞳派系的战士们,都自诩是‘萌新’。

    而罗言是什么人?重瞳派系老大级别的人物,已知手握长生药的存在,现在又是叛军总大帅,连卡门都当他副手。

    他不发话,这些个萌新,岂敢擅自除掉他的老部下?天知道马可现在暴露被追杀,是不是罗言等高层们计划的一环?

    重瞳新人们,当然不敢见死不救,所以他们一个个的偷偷提供点便利,帮忙让马可逃之夭夭。

    就这样,在一大群内鬼的帮助下,马可竟然奇迹般地甩脱了追兵!

    “罗言牛逼!不愧是缪撒临终信任的人,我没有找错人!只有他能救我!”

    马可死里逃生,抓着最后一个帮他的哨兵,问道:“快带我去罗言,我有重要的东西要交给他!”

    那哨兵苦涩道:“别傻了,明天有大事,今天我们都得在港口区老实待着。如今南北分界,罗言在南边住,我们在北边,你现在这身份,过不去啊。”

    马可不知道什么造反,听他说‘大事’,还以为是指明天的朝圣大会。

    “明天的时候能见到他吗?”马可问道。

    “当然,你这是什么重要的东西?要是特别紧急,你给我,我想办法让人传过去。”那哨兵说道。

    马可掏出眼镜,那哨兵认出这工艺是罗言的手笔。

    毕竟绝大多数中高层都知道,罗言手上有技术,而且喜欢做一些高科技眼镜。

    “是这个嘛?”

    马可郑重点头道:“听着,一定要亲手交给罗言,告诉他,这是缪撒的遗物。”

    “好!交给我吧,你就躲在房里,好好养伤。”那哨兵将其拿走说道。

    马可看着他离开,如释重负,躺在一间屋里,感觉了却了一桩心事。

    然而他才休息半小时,外面就传来卫兵搜查的动静。

    他偷偷一看,原来是基德带队,挨家挨户地找他。

    “发克!这个畜生要杀我灭口,我不能在罗言澄清我之前,死在他手里。”马可暗道。

    不然缪撒临终托付的事是完成了,结果他却死了,这当然不行。

    马可从窗口偷偷跳出去,然而没跑多远,又被卫兵发现。

    这里是圣清岛,到处都是眼线,他想偷偷潜伏几乎不可能。

    “马可?”突然这时,从楼上跳下来一人,正是白兰迪。

    马可看着他,连忙点头。

    白兰迪拉着他就跑道:“我不会杀你,跟我走!”

    听了这话,马可还以为这也是罗言的人,当即全力配合他逃跑!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