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兰度在偏殿之中,终于见到了阿罗纳。

    只见阿罗纳心事重重地进来,一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他是在忧虑菲斯的事情。

    说好提前碰个面,八个掌剑早都到齐了,就他菲斯还没到,一问之下,竟然说在和华国方面沟通,想办法和平解决四月份在华国境内考察的事,可能朝圣大会来不了。

    对此,众多掌剑虽说不爽,但也挑不出毛病。确实也是有理有据的,毕竟是自然扰动者的事。

    外星人无小事,他们既然已经决定跟扰动者搞一下暧昧,那自然要用心行事。

    “你有何事?布兰度。”阿罗纳问道,同时瞥见布兰度身旁的光明剑。

    布兰度在殿下三十米开外,抬头道:“掌剑,事关叛军,我不得不再次提醒……罗言要反!”

    阿罗纳平静道:“你说过不止一次了,他是重瞳派系领袖,势力盘根错结,渗透组织各处……”

    “但这次不同!”布兰度说道。

    阿罗纳感兴趣道:“你有实证了?”

    布兰度抿嘴道:“很快就会有了!”

    “很快?”阿罗纳重新坐好,笑道:“唉,要不这样,你若真不怕得罪死摩根家族,就直接用菲斯给你的光明剑,斩了他吧。”

    这话潜台词就是:你没证据说个屁?真要恨死他了,你就去杀啊,反正你有光明剑,其实可以不用证据的。

    然而不到万不得已,布兰度岂能滥杀?阿罗纳这话,姑且一听罢了。

    布兰度严肃道:“掌剑,罗言是重瞳领袖,但现在诸多迹象表明,他背后还有更高的主子!”

    阿罗纳眼睛一眯,更高?再高就是掌剑了。

    布兰度很快把他的诸多猜测说了:“……基本就是这样了,罗言如今拿到圣物,肯定会反。大义有了,若再有长生药,完全可以执行斩首计划,生米煮成熟饭。”

    “而这次的朝圣大会简直是个大好机会,掌剑绝不可以掉以轻心啊!”

    “奥纳西斯掌剑、基德以及其背后的菲斯掌剑,恐怕都已经沆瀣一气了!”

    “你说身为掌剑能造什么反?不就是清除异己,高度集权吗?”

    他一番话说下来,让阿罗纳神色严肃凝重。

    确实,奥纳西斯突然提出朝圣大会,虽然是有理有据,但毕竟是第一次搞,圣清岛上,头一回聚集这么多人。

    如今掌剑们,只有菲斯没来,这也很可疑。基德是菲斯的人,而其副手格兰妮也是菲斯提拔的。

    要说这群人沆瀣一气,要趁机清除异己,倒也对得上。

    阿罗纳说道:“我提拔亚当去做接待负责人,基德百般推脱,很是不愿,非逼我动用权力剑。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应该警惕一下了,小心无大错。”

    布兰度大喜,激动道:“不如我们将计就计,您把忠于您的人交给我,我来部署重兵潜伏在广场区,而诸位掌剑换替身在现场交接圣物……”

    阿罗纳笑道:“这话为何只跟我说?其他掌剑都在正殿呢。”

    布兰度叹道:“我不知道还有哪位掌剑参与其中,我能信任的只有您。”

    基德百般推脱阿罗纳往他身边塞人,后来又打晕亚当斯不让他听,再加上菲斯与阿罗纳,简直就是统治者里的两种极端。阿罗纳绝对是菲斯要清除的对象。

    阿罗纳笑道:“但是,你难道不是菲斯的执剑人吗?”

    “这……”布兰度哑然。

    阿罗纳不信任他!想想也是,整个光明会谁不知道他是菲斯的人?

    虽然他内心并不盲目忠诚于任何个人,但这种事,别人哪知道啊?

    菲斯多次扶植他,如今更是连杀人剑都给他了,他布兰度,难道不是菲斯的铁杆心腹吗?

    “我……”布兰度意识到,菲斯恐怕早就看出自己不是盲目追随他的。

    但即便如此,菲斯并不会因为没有回报,而就很功利性地放弃拉拢他了,相反,反而更加表现出对布兰度的看重来。

    如此,布兰度即便不臣服于他,也至少不会便宜别人。

    因为谁都以为布兰度是菲斯家族的人,谁也不可能接纳他了!

    这就是格局。

    布兰度虽然不是执剑人,不想入赘任何家族,但人人都以为他是菲斯家族的隐藏执剑人!

    “当初我拒绝入赘菲斯家族,菲斯一点都不生气,反而依旧对我很好,我本来还很感激与愧疚……”

    布兰度苦笑,心想也难怪菲斯基德谋划这么大的事,却不跟自己说,什么排除异己,菲斯跟他连提都没提过。

    这一次,若不是基德觉得这么扶植布兰度而没有回报,感觉很亏,忍不住试探了一下布兰度的心思,让布兰度察觉到了基德有问题。

    恐怕布兰度,也是不会想到,一直在支持自己调查重瞳派系的菲斯掌剑,就是重瞳派系的老大!

    “呵呵……光明会的人,不是这家的,就那家的……”

    “像我这种一心只忠诚于组织本身,而非盲从个人的家伙……或许是孤独的奇葩吧……”

    布兰度内心长叹,他虽然没有只忠诚于菲斯,但他这块肉,也烂在了菲斯的锅里。

    阿罗纳不可能相信他,一个菲斯的铁杆心腹,拿着菲斯的杀人剑,突然跑过来说‘菲斯要造反,信我啊,你把兵借给我调集,我来埋伏他’……

    呵呵,阿罗纳心在大,也不会听从啊。

    不过,布兰度的努力,还是有用的。至少他这么一跳出来,再加上基德的一些反应,也着实引起了阿罗纳的警觉,即便不相信布兰度,但傻子也知道,菲斯可能有阴谋了。

    阿罗纳心想:“菲斯一想跟我不对付,这次布兰度专门找我,恐怕是针对我的一次政治阴谋。”

    “这么盛大的会典,想让我换个替身戴面具上台?哼哼。”

    他听话信一半。

    阿罗纳不是个有野心的人,喜欢享乐,所以他认为,三两个掌剑联合起来要排除异己,这事太匪夷所思。

    毕竟都坐到掌剑的位置了,何必呢?非要搞这种事,万一失败呢?那就什么都没了啊。

    所以他觉得,菲斯造反弄死所有掌剑,不太可能,但专门套路他阿罗纳,让九大掌剑变八大掌剑,这种事菲斯还是敢做的。

    典型的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布兰度,你的话我听进去了,不过你恐怕是不清楚金字塔上‘奔奔石’的威力。”阿罗纳说道。

    埃及金字塔上,看似完整,其实是少了东西的。

    众所皆知,金字塔本该有个尖儿,形象看起来就像个小号的金字塔,乃是封顶盖石。

    这是金字塔最重要的东西,名叫方尖锥,古埃及称其为‘奔奔石’,神话里是混沌水神努恩的巨卵形成。

    大多数奔奔石都是埃及人自己用岩石打磨而成的,但吉萨三大金字塔上的奔奔石,却不是,乃是上古之时外星人给的。

    金字塔本身是个发电站,可以为其日以继夜地供电,而那三块奔奔石是一种激光武器。

    现如今,吉萨三大金字塔顶上空空如也,考古学家怎么也找不到那三块奔奔石。

    实际上,正是因为早早的就被光明会拿走了。

    他们在圣清岛建造了一样的金字塔,装上了外星人给古埃及的奔奔石,使其作为地球的星际灯塔,同时也是圣清岛的激光防御塔。

    共有十一个遥控器,掌握在掌剑们手里,当然因为只有九大掌剑,所以另外两个遥控器是被封存的。

    遥控器本身也是一种保护,奔奔石的激光是不会攻击遥控器持有者的,所以掌剑们不管是凡人还是强者,都相当于在圣清岛有一击必杀彼此的能力。

    “你下去吧……”阿罗纳摆手道。

    布兰度忧心忡忡,只得告退,然而就在这时。

    “滴滴……”布兰度走出大殿,联络器突然振动了一下。

    他拿出一看,原来是白兰迪抓到了马可。

    “好!”

    布兰度大喜,连忙和白兰迪交谈几句,了解了一下情况。

    “马上把人带过来!”

    随后布兰度欣喜地跑回大殿,激动地跟阿罗纳说道:“掌剑!我有证据了!”

    “哦?”阿罗纳又来了兴趣。

    布兰度将刚才在港口北区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马可汇合罗言,半路被米修发现,随后暴露大开杀戒,但是也被全岛通缉。

    基德亲自带队,格杀勿论,马可伤势惨重,但好在没有死,最终还是被白兰迪带走。

    “……这马可乃是杀害缪撒的凶手,是罗言的心腹之一,上次攻陷圣塔菲,罗言就带上了他。”

    “此次他又来,罗言定有大行动啊!攻陷圣塔菲的前车之鉴历历在目,他这次要攻陷圣清岛!”

    阿罗纳很淡定道:“行了行了,你别激动。”

    “照你说,他是重瞳派系的人,又是罗言的心腹,此刻又怎么会背叛罗言,指证他呢?”

    布兰度说道:“因为重瞳派系要杀他啊!他是被通缉的身份,半路却被发现,这一暴露,危及罗言的计划,所以要杀他灭口!”

    “基德要杀他,就等于罗言要杀他,他们都是菲斯的人!”

    “这反过来也意味着,明天罗言他们一定有大事要做!绝对不能出岔子的那种,否则没必要这么紧急地想要马可的命!”

    “是么,让他来见我。”阿罗纳一笑,他不怎么信布兰度说的话。

    他现在只想看看,布兰度到底想玩什么花招。

    布兰度兴奋道:“放心,他马上就到!”

    “有您坐镇,我再向他陈述弊害,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他一定会指证罗言的!”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