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极和卡门、罗言、阿姆,四人来到神庙区,先觐见一次掌剑们,对接一下明天的仪式。

    按理来说,黄极是不配来的。

    但是架不住,有人要招他做孙女婿。

    之前几个掌剑商议过,‘分过赃’了,阿姆加入奥纳西斯家族,而黄极则是做缪斯塔的孙女婿。

    “卡门,掌剑传唤,请进。”大殿门口,几名掌剑的贴身保镖,肃穆道。

    规矩还是有的,掌剑们又不知道罗言现在是个什么罗大帅,在他们眼里,卡门才是总指挥,明天仪式的问题,先跟他谈好。

    之后再跟其他人叙旧、相亲什么的,这叫先公后私。

    卡门进去了,罗言他们只能在殿外候着。

    庭院里不止他们,还有许多保镖,乃至于缪斯塔的孙女。

    那是个古灵精怪地少女,约莫才十八岁,褐色的头发,穿着修身的运动服,脸上常挂着小酒窝,充满元气。

    “谁是华极?”她看向众人。

    黄极微笑道:“是我,有事吗?”

    少女其实认出来了,毕竟她知道是个华人,而现场只有两个华人,罗言她认识,另一个就肯定是华极了。

    “她是缪斯塔的孙女,萝娜。”罗言轻声提醒道。

    萝娜走过来打量了几下黄极,说道:“听说华人都很无趣,嘿,你胆子大不大啊?”

    黄极笑道:“我敢放火把这片神庙烧了你信吗?”

    萝娜一愣,随后哈哈笑道:“你吹牛!”

    她本以为黄极是个很无趣的人,亦或者是那种兢兢战战的下人。

    没想到上来就说他敢把神庙烧了。

    不管是真的敢还是假的敢,光敢站在神庙大殿的庭院里,当着这么多心腹死忠的面说这个话,本身就很有种了,不是那种唯唯诺诺,严肃死板,不敢开玩笑的人。

    最有意思的是,黄极说这话,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自信感,就好像他都看到眼前熊熊烈火了一般。

    一时之间,场中的保镖们都对他怒目而视,眼神冷冽。

    哪怕知道他是开玩笑,这也是大不敬,且不将他们放在眼里!

    “哈哈哈,莫要说笑了。”罗言打了一下圆场。

    好家伙,明天要造反,能不能稳一点?

    怎料黄极说道:“你说我吹牛?嗯,这里到处都是石头建筑,还真不好烧。”

    萝娜咯咯笑道:“有不是石头的呀,那边,还有那边,有很多楼阁,而且神庙区到处都是花园植被……”

    黄极笑道:“你对这很熟悉嘛?”

    萝娜仰着脖子道:“那当然,我从小就在这玩。”

    “好啊,那你带我逛逛,踩一下点吧,我看看从哪里好放火。”黄极直接牵起了萝娜的手,笑道。

    “哈哈哈!走走走走走走……”萝娜风风火火,嘴里跟连珠炮似的,脸上笑开了花。

    她丝毫不介意黄极的行为,顺势还反拉着他的手往庭院外走。

    在场众人脸色全变了,罗言和阿姆是惊骇的:卧槽,你特么当众踩点啊!

    那些个保镖们,则是愤怒:哪来的狗东西?初来驾到,不谨言慎行,胆子这么大?

    黄极等人,应该在这里候着,随时听奉掌剑传唤。竟然敢特么临时跑出去玩?

    大大咧咧,放浪形骸,一点规矩都没有。

    保镖中唯一一名S3的红发中年人,一步跨出,竟蹿出十几步,来到了庭院门口。

    他足有两米高,低头看着黄极,冷漠道:“神庙重地,是你随便乱逛的嘛?”

    “不能逛吗?”黄极一副才知道的样子。

    那红发战士愤怒道:“废话!”

    说罢一拳击出,想要教训黄极,他知道很多炽人性子野,以前也出过类似的情况,但圣清岛不比其他地方,神庙重地尤为如此,再放浪不羁也得老老实实的。

    他这一拳,势大力沉,空气中都发出炮响一般的动静!

    “轰隆!”

    两人距离只在方寸之间,但是黄极瞬间就抬手挡住了,凌空交击,空气波动出气浪。

    他们较上劲,力量相互作用,脚下在大理石地面各自向后滑出,两人身体同时平移。

    这正是脚底与地面的摩擦力,不足以支撑住他们手臂对碰冲击的力量。

    “凯多,你干什么!”萝娜被气浪震了一下,很不舒服,当即琼鼻一皱道。

    “萝娜小姐,他……”凯多还没说完。

    萝娜摆手道:“你们都别管了,是我要带他出去的,爷爷问起来,你就说我拉他出去玩了!”

    “这……不好吧。”凯多苦涩道。

    他倒不是非得让黄极等在这,只要萝娜发了话,带他逛逛也是可以的。

    凯多此刻,主要是不爽,他在这教训新人呢,萝娜却护着华极,以后凯多再想教训这人,说话都矮半分气了。

    但萝娜哪管那个?直接说道:“就这么定了,他能有什么事?不就是爷爷想看看他,让我跟他见个面吗?”

    “现在见了啊……有什么问题?”

    说罢,她拉着黄极走了,凯多一脸无语。

    一名S2的战士走过来,知道凯多丢了面子,低声道:“怎么办?”

    凯多是典型的忠犬,低沉说道:“还能怎么办?这小子跟萝娜小姐对上脾气了,真是狗屎运,萝娜小姐不嫌弃,他这执剑人就当了一半了!”

    ……

    黄极跟萝娜有说有笑,在宫殿群中闲逛着。

    这里风景优美,建筑雄伟,的确可称得上是地上乐土,人间天堂。

    他见萝娜第一眼,就把她摸透了,心思单纯,有点娇蛮,有的时候很懂事,但有的事又不拘一格。

    她很爱交朋友,但又不是跟谁都交朋友。她分得很清楚谁是‘我萝娜交的朋友’,谁是‘爷爷选的走狗’。

    所以黄极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做成前者,而非后者。

    “喂,我爷爷让我嫁给你。”萝娜说道。

    黄极笑道:“不出所料,先表露这个意图,让我们交往一段时间,但是既不订婚更不结婚,而是看我后续的发展。”

    “如果我确实能成为一名合格执剑人,我们就会订婚。如果我们真心相爱,那么可能直接结婚。”

    萝娜笑道:“嘿,你怎么这么熟练啊?”

    黄极说道:“不都是这样吗,没经历过还没听说过吗?罗言当年就是啊。”

    “那你爱我吗?”萝娜嬉笑道。

    “你搞笑呢?我们见面不超过十五分钟,你以为你是狐狸精啊?”黄极笑道。

    “嘁,话说你敢不敢真的烧房子啊?”萝娜问道。

    黄极点头道:“烧啊,明天就烧,你想看,我喊你一块儿啊。”

    “哈哈哈……就凭你这么爱吹牛,我就不会嫁给你。”萝娜大笑。

    两人逛着花园,在黄极有意无意地带领下,来到了一处偏殿外。

    这里,白兰迪正领着重伤的马可走过来。

    黄极一笑,捏了捏萝娜的手,萝娜看向他,只见黄极眨了眨眼,示意了一下那两人。

    “嗯?”萝娜好奇,不知道黄极什么意思。

    下一秒,黄极刷的一下,一步跨出十几步!拦在了两人面前。

    “神庙重地,是你们随便乱逛的嘛?”黄极肃穆道。

    “唔……”萝娜差点笑出声来,嘴巴抿着,憋出两个小酒窝。

    黄极这会儿,分明和刚才的凯多,同一副语气。

    白兰迪是个守规矩的人,他也不是第一次出入神庙区了,以前也受过盘问。

    此刻冷不丁一听黄极肃穆认真的语气,本能地就以为是掌剑们的侍卫。

    他当即退后一步躬身道:“不是乱逛,我是30级升腾者白兰迪,奉命带犯人马可,面见阿罗纳掌剑。”

    说完,他看了一眼黄极,顿时一愣。

    他当然认得黄极,当初在圣塔菲基地,还是个小弟弟呢,被他和布兰度盘问话。

    没想到下次见面,就是在神庙重地,而且看样子混得不错啊。

    “什么犯人,他犯了什么事?”萝娜也一脸肃穆地质问道。

    白兰迪瞥了眼旁边的萝娜,认出这是缪斯塔掌剑的孙女:“嘶……俩人还牵手了,这是要做执剑人啊?”

    他有点无语,自己混了这么久,才30级,黄极这才几个月?一飞冲天。

    “事关机密,没有掌剑命令,或者特别调查组总负责人布兰度的命令,恕我无可奉告。”白兰迪说道。

    黄极看向马可,马可身上的伤只是简单处理,此刻伤口溃烂,虚弱无比。

    “他伤的很重……”黄极说道。

    “一时半会儿死不了。”白兰迪说道。

    “我给他看看吧。”黄极说着,摸出一个小医疗包,抽出几枚金针,帮马可把烂肉踢掉,并干净利落地缝合伤口。

    马可的伤口很多,被捅了几十刀,有些还伤及内脏。

    但黄极也不用给他彻底治好,只需要让他不至于虚弱地动不了就行。

    黄极金针刺穴,为其止痛、提神乃至刺激造血功能。

    马可给他摆弄地舒舒服服的,很快不再萎靡,精神焕发。

    “记得吧?我是一名医生。”看着想阻止他的白兰迪,黄极微笑道。

    白兰迪想起来,还真是,这家伙都加入光明会,混得风生水起了,也不忘老本行啊。

    不过他知道这人跟阿姆走得近,而现在阿姆极可能是重瞳派系的,所以华极也保不齐被拖下水了,他不欲与其深交。

    甚至还问道:“华极,你认识他吗?”

    黄极说道:“不认识,你也知道,我加入时间不长,认识的人不多。”

    白兰迪怕黄极也是重瞳的人,给马可动了什么手脚,把他弄死。

    于是说道:“告辞,我带他去复命了。”

    “好。”黄极让开位置,与马可擦肩而过。

    马可感激地看了他一眼,毕竟谁被黄极治疗谁知道啊,这不是一般的舒服。

    他仿佛被强化了,好似再战三百回合也没问题。

    黄极冲他微笑,还眨了一下眼。手上则如闪电般,悄无声息地给马可腰间的口袋塞了一瓶药。

    当然,在场谁也没发现,包括马可本人。

    因为马可被黄极脸上以及另一只手的小动作所吸引了。

    只见黄极看向南边的一处花园水榭,左手摸了摸鼻子,实际上却是做了个推眼镜的姿势!

    马可瞳孔一缩,不动声色地跟白兰迪走了,心里却乐开了花!

    “他这是告诉我,罗言收到了我的眼镜!”

    “诶?不对啊,那把我带来的人是谁?他们不是一伙儿的嘛?”

    马可看向白兰迪,心思沉重。

    只见他走进偏殿,第一眼就看到稳坐泰山的阿罗纳掌剑。

    至于殿下还立着一人,金色头发,背对着他,毫无疑问,罗言不是金发。

    他没有多看,而是紧盯着阿罗纳掌剑,有些激动。

    只见阿罗纳问道:“你就是重瞳派系的马可?”

    “什么?”马可大惊。

    这时金发男子回过身来,正是布兰度。

    布兰度激动道:“马可,你本是死罪,今天我给你一次机会,你把罗言的罪行一五一十交代出来,不仅可以活命,还可以官复原职。”

    一瞬间,马可全都明白了。

    白兰迪并不是罗言的人,他之前被路人各种救,一时间搞错了,还以为是罗言派来接应他的,没想到竟然是布兰度的人。

    “真正接应我的,是刚才那个医生。难怪他要避着白兰迪给我暗示……”

    “这是让我挺住啊,就要熬出头了,正义终将到来,我一定不可以妥协!”

    马可身体被治疗加强化,此刻又有黄极给他信心,他顿时心里有底了。

    挺住!罗言已经拿到眼镜了,想来很快就可以证明他的清白,他现在没有什么好怕的!

    “狗贼!你胡说八道!”马可的声音,响彻殿堂!

    阿罗纳都给他这大嗓门震慑了一下,好家伙,受了这么重的伤,还一脸刚毅,中气十足!

    布兰度瞳孔一缩,重瞳派系都那么竭力要灭他口了,他竟然还不投诚?

    马可瞪大眼睛,怒视着布兰度:“好你个布兰度,诬陷我,还要以命相挟,让我攀咬罗言。”

    “掌剑,真正的叛逆就在这殿堂之内!”

    他指着布兰度,毫无畏惧。

    布兰度懵逼了,死士?

    “他都要杀你了!你到现在,还死保罗言?你真不怕死?”布兰度快吐血了。

    阿罗纳也懵了,布兰度好不容易找来的污点证人,竟然上来反水了?

    布兰度此刻震惊懵逼的表情,不似作伪。

    “你之前都招了!你当了那么多人面都说了!你再说一遍,掌剑念你戴罪立功,自然会免你罪行!”布兰度气疯了,他通过白兰迪都知道之前发生的事,马可被基德追杀,愤怒之下,已经承认过自己是重瞳的人,还说什么‘今日与你们同归于尽’,合着放屁呢?

    马可怒极反笑道:“之前不过是你被布兰度所迫!实际上缪撒临死之前,曾把真凶遗言在眼镜之中,他托付于我,我忍辱负重,险死还生,到了今日,终于面见掌剑,能够陈述实情!”

    “让一切真相大白的证据,就在缪撒的遗言之中!”

    “布兰度,你以死威胁我,但为了光明会,我不怕死,当着掌剑的面,你可敢与我对质,以命相赌!”

    布兰度大脑嗡得一下!

    “糟了,中计了!”布兰度突然意识到,这怕不是个局?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