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招罗言来!”阿罗纳一听说缪撒还有遗言,立马让人去传唤罗言。

    “不可!”布兰度脱口而出道。

    “嗯?”阿罗纳眼神一锐。

    与此同时,布兰度听到偏殿左侧窗外,有轻微响动。

    他这才知道,原来殿中并不只有他和掌剑,还有一名隐藏的保镖。

    “你说了这么久罗言的问题,如今却不敢与他对质吗?”阿罗纳说道。

    “……”布兰度当然敢跟叛贼对质,他堂堂正正,有什么好怕的?

    在他眼里,罗言就是铁叛贼一个,可反过来,他也看出了马可的有恃无恐。

    凭什么?布兰度觉得自己已经是最有理的了,怎么马可嚷嚷的比他还有理?

    不光当庭翻供,还扬言有真相证据在罗言手里。

    事出反常必有妖!

    “呵呵,罗言拿出的证据,也能叫证据?他的眼镜,他想动手脚太简单了。”

    布兰度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中计了。

    自己很可能入套了!马可暴露被抓,之前当众承认罪行,都有可能是故意的,这一切都是罗言反制自己的计划。

    一直是他在针对罗言,想尽办法找他的证据,甚至还把他老婆扣下了。这次在圣清岛,自己极可能破坏他计划,罗言对此,又怎会没有准备?什么也不做?任由自己一直针对?

    布兰度之前就在想,罗言明知道马可身份敏感,还让他一个人来圣清岛与自己汇合,这不是徒增风险吗?

    现在懂了,罗言早已准备了洗清自己,反咬一口的伪证。

    但是直接拿出来,必然无法使人信服,所以故意抛出马可这个诱饵。

    “他知道我一定会上钩,知道我会想尽办法拿到他的证据。”

    “所以反过来,他把马可送到我的手上,此刻突然发难,借我之口把那个伪证拿出来,如此也就顺理成章了。”

    布兰度知道自己不可以怂,毕竟他跟掌剑说有铁证,结果马可理直气壮地说要跟他赌命对质,他反而怂了,以后还怎么说罗言是叛贼?

    接受这种对赌更不可能,因为那眼镜一定是伪证,到时候拿出来反而证明罗言等人是冤枉的,那就正中罗言下怀了。

    布兰度念头急转,冷声道:“这么重要的证据,你给罗言了?他自己还是嫌疑人呢!”

    “那眼镜本就是他制造的,罗言最熟悉不过了,如今动点手脚还不轻而易举?”

    马可冷漠道:“果然和叛逆说什么也没用,你与基德沆瀣一气,我地位卑微,你们想杀我灭口,亦不过如捏死蚂蚁一样简单。”

    “等罗言来了,一切自见分晓。”

    他不想与布兰度多说,只是看着阿罗纳,等他决定。

    阿罗纳皱着眉头,布兰度和罗言狗咬狗,竟然来找他做主。

    眼下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他谁也不相信。

    不过他也看出来这出戏的猫腻,罗言手上的证据,一定是对罗言最有利的。

    但正如布兰度所说,证据在罗言手上,说服力就不是那么大了。

    “布兰度和罗言,一定有一个心怀不轨,会是谁呢……”

    阿罗纳想着,他的手下已经把罗言叫来了。

    罗言整个人都是懵逼的,自己手上有缪撒的眼镜?马可要跟布兰度赌命?

    这不是扯淡吗?他拿到眼镜他怎么不知道?

    “非说缪撒的遗言在我手中,而我拿不出遗言,就成了销毁证据。”

    “不好,这又是布兰度在针对我,他早就说我带着马可攻陷圣塔菲,总是把马可说成是我的人,如今马可落到布兰度的手里,恐怕已经投靠了他,合谋算计我……”

    罗言一下子意识到,缪撒所托非人!这个马可不值得相信,布兰度一定是跟他说害自己,可以保下一命,所以马可反而拿眼镜的事,要害他。

    “不对啊,布兰度,你不知道我也已经是重瞳派系的人吗?”

    罗言心念急转,看向布兰度,眼神凝重,面露忧色。

    在他看来,布兰度是铁定的重瞳派系的人,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吗?

    布兰度以前针对他没有问题,大家立场不同。可现在,他罗言已经是叛军统帅之一,莫非布兰度还不知道?以为自己依旧是死保掌剑的人,所以想在明天的朝圣大会开始前,把自己这个钉子拔掉?

    同时,布兰度也有点虚,在他看来,罗言掌握的缪撒遗言,一定极其不利于自己。

    所以布兰度也面露忧色,两人在殿下,对视一眼,都以为对方有致自己于死地的阴谋。

    “布兰度,你我兄弟一场,不要被奸人欺骗啊。”罗言说道。

    他这是在暗示布兰度:别搞了,现在我们自己人!

    说这话的同时,罗言手心微微一翻,给布兰度看了一下自己的重瞳徽章。

    他的角度卡得很好,其他人都看不到,只有布兰度能瞥见他手中的重瞳徽章。

    罗言这是在告诉布兰度,自己也加入了重瞳派系。

    布兰度瞥见罗言的徽章,瞳孔一缩,心神俱震。

    “卧槽!他……他直接承认了!”

    布兰度差点就直接冲上去,抓着罗言的手,把它亮给掌剑看了。

    可他遏制住了自己的冲动,因为他想不通罗言为何突然承认,而且还是偷偷承认给自己看,其必然有倚仗。

    很可能那徽章是假的,到时候罗言大拇指往面上一抹,就可以将瞳中瞳里的小瞳孔搓掉,如此一来,就只是一枚普通的全视之眼徽章。

    “冷静……”布兰度想了想。

    随后给了罗言一个眼神,表示:你什么意思?

    罗言推了推眼镜,摇了摇头。

    布兰度恍然大悟,他心说,罗言布了这么大个局,联合马可搞了个苦肉计,就是要坑害自己。

    结果到了最后一步,罗言突然刹车,还说什么‘大家兄弟一场……’,这意思其实很明显了。

    招揽!

    “他在招揽我,给我最后一次机会,让我加入重瞳派系。我若与他们同流合污,他就放过我。”

    “重瞳……重瞳……不愧是你啊罗言,这不仅是寓意全视之眼里孕育了另一个派系。恐怕也是……”

    “啊……啊!”

    布兰度心里灵光一闪,骤然想到了重瞳的另一层可能!

    眼镜!人戴着眼镜,不就是重瞳吗?大眼镜框着人眼,抽象化后,不就是瞳中瞳?

    布兰度见罗言偷偷亮了一下重瞳徽章,又推了推眼镜,瞬间如醍醐灌顶,悟到了‘重瞳’之名,另一层次的含义。

    “所以罗言就是重瞳派系的老大?他明明视力好的很,却总要带着一副眼镜,这其实就是他重瞳创始人的象征!”

    “可是……菲斯呢?基德之前那话绝对有问题,但是菲斯不戴眼镜啊。菲斯在重瞳派系里,难道还不是老大?”

    在布兰度看来,菲斯乃是掌剑,在重瞳派系里,绝对是最大的。

    可现在又犯嘀咕了,莫非自己想错了?

    “掌剑之中,只有一个人戴眼镜……那就是会长!”

    布兰度突然间,不寒而栗!

    并由此,他想到了更多

    会长佛罗,不是战士,是个文字工作者,长期在案牍之间工作,******。

    他是个政治家,推动了很多条例,包括吸收非白人会员的法案,以及人人皆可以成为涅槃者的规矩,都是他做的。

    这一系列举措,三十年来让光明会越发地发展壮大,民族糅杂。

    期间有许多人因此受益,光明会三分之一的会员都是非白人,对佛罗皆有好感。

    好巧不巧,罗言就是最大受益者之一,非白人中,他和沐源的地位最高。

    没有佛罗,罗言身为华人,根本别想有成为执剑人、涅槃者的机会。

    “我曾记得……很早以前,罗言自己搞了个小发明,弄了副眼镜戴着,别人问他为何要戴眼镜,他说……他最尊敬佛罗会长,佛罗会长戴眼镜,他便也喜欢戴。”布兰度心中回忆起来。

    “难道会长才是重瞳派系的真正创始人,他和少壮派菲斯联合起来,要扫除庸碌的其他统治者,完成集权。”

    布兰度内心迟疑起来,他谁都不跟,他效忠的是光明会这个秩序。

    但如果造反的是会长呢?

    “法克……不会吧?”布兰度汗都下来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便是正统在肃清内部而已,可以说成是血腥改革,只不过动作太大,容易激起既得利益者的强烈反击,所以才绕这么大个弯子,来瞒住其他掌剑。

    性质上,属于几个掌剑联合起来,要搞掉另外几个掌剑,这样的话,布兰度还强硬的跳出来,甚至追查到底就不明智了。

    他已经拒绝了基德的橄榄枝,现在若再拒绝罗言的橄榄枝,他等于彻底与重瞳派系割裂,要一条路走到黑了。

    “还不能确定,说不定只是我想多了,但现在局势也对我不利,马可反水,罗言在给我最后一次机会,我若不借坡下驴,最后吃亏的也是我。”

    布兰度不想加入重瞳派系,但不代表他不知变通,非要面对面硬刚。

    只见他念头急转,嘴上说道:“罗言,总有人在我耳边说你是内鬼,我其实不愿相信。可你也知道,我受组织看重,奉命调查野心派系,怀疑你也是职责所在啊。”

    这话说得,可谓是突然服软。

    罗言很是满意:“果然,布兰度只是消息慢了一点,不知道我已经加入重瞳派系了。如今我暗中表明身份,他立刻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弯。”

    他一说‘不要被奸人蒙骗’,布兰度马上接茬说‘总有人在我耳边说你是内鬼’,这一对上,就是在默契地打配合,要把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所有人都以为布兰度一直针对罗言,两人见面必然是你死我活地相互倾轧。

    没想到,两人突然客气起来了。

    马可大为吃惊,这俩人不应该你死我活吗?

    布兰度接着说道:“说实话,罗言,我审你、查你,如若你真的没错过,那我不也正是在努力证明你的清白吗?”

    罗言认真道:“兄弟,放心,我行得端做得正,我对组织忠心耿耿,没做过就是没做过,今天要对质什么,当着掌剑的面,你尽管问吧。”

    布兰度点头道:“我相信你,但是凡事要讲究证据,你确实是嫌疑重重。不过今天,这个通缉犯马可落网,正好可证明你的清白!”

    “他说缪撒临死前有遗言,真相就在缪撒的眼镜里,而那副眼镜,马可说给你了,有这事吗?”

    瞧这话问的,‘有这事吗’,罗言当即笑道:“没这事!”

    “缪撒的眼镜被凶手拿走,我从来没有见到过!”

    此话一出,马可直接懵了。

    大脑如同扔进了一颗炸弹,感觉脑袋嗡嗡的。

    什么情况!罗言反水了?罗言怎么和布兰度一起要害自己?这俩人不是死敌吗?

    “放屁!罗言你疯了!你不救我?”马可惊吼道。

    布兰度怒道:“放肆!你怎敢在这里咆哮?将死之人,信口雌黄,言语反复,没一句话是真的!拖出去!”

    好家伙,连‘你不救我’这话都说出来了,布兰度暗想,这果然是马可与罗言唱的一场戏,准备把自己害死的。

    只是事情有了变化,他布兰度服软,接了罗言的橄榄枝。

    于是罗言便放过了自己,但这样一来,等于把实行苦肉计的马可给坑惨了。

    马可现在如孤儿一般,没了依靠。仿佛周瑜打黄盖,苦肉计实行一半,突然周瑜表示:我是曹操的人,黄盖苦肉计变成真要死!

    反过来,罗言其实也是这么想的,他认为是自己亮了身份,所以布兰度中止计划,准备让马可这个小角色顶缸,把这事揭过去。

    两人都以为,是对方联合马可要害死自己,而此刻是服软加了重瞳派系,才得以安然。

    “罗言!你骗我!你骗我!我信错了人!缪撒也信错了人!啊啊啊啊!”

    马可狂吼着,几乎要疯了。

    听到马可提及缪撒,罗言心里一软,很是羞愧。

    不管马可是不是投降了布兰度,他罗言都的确是有愧于缪撒,说好给他报仇,结果加入了仇家……

    想到这,罗言叹道:“缪撒之死,疑点重重,不如暂且把马可收监在我那,日后慢慢盘问。”

    布兰度眼睛一眯,暗想:“唔……果然还是出手救下马可啊,毕竟是心腹。”

    “因为我没有投名状,所以罗言依旧要保留马可的命,以待后用啊……”

    “这样他以后能说,‘哎呀,原来是眼镜交给了手下转交,我之前不知道’,如此,罗言随时可以再拿出眼镜来,让马可跟我对质。法克!”

    “这是想压制我,让我一段时间不敢再调查他。不用久,一天就够,他们明天一定有大计划,一旦重瞳派系赢了,我就算拿出铁证也没用了。”

    布兰度想了想,马可不能放罗言那,经此背叛,自己再费些口舌,马可说不定会把事情真正交代出来。

    于是他说道:“不可,我才是特别调查小组的总负责人,马可应当由我收监,细细盘问。”

    说吧,他挥手让白兰迪把马可关押起来。

    马可心态爆炸,拼命挣扎冲着阿罗纳喊道:“掌剑!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只忠于组织啊!罗言和布兰度是一伙儿的!他们联合起来害我,这是坑骗您啊!掌剑!”

    阿罗纳掌剑冷漠道:“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说没有人比罗言更清白了!”

    “我……”马可无语哽咽,喉咙带哭音。

    阿罗纳森然道:“你一会儿一个说法,一会儿你是叛贼,跟基德菲斯是一伙儿的,而他们要杀你灭口。一会儿又说你和罗言是清白的,布兰度与基德联手陷害你。”

    “现在你又说,你谁的人也不是,你只忠于组织,罗言与布兰度反而是一伙儿的,又是联手陷害你……”

    “怎么?全世界就你最冤枉,谁都联手想陷害你?”

    “卷宗我看了,缪撒死于弱者之手,因为太过轻视,所以才会被人用黑魔杖命中,还不躲!而从现场的人证和种种线索来看,凶手就是你马可!”

    “呵呵……其实缪撒根本没有什么遗言吧?就算有,遗言也只是在指认你!”

    阿罗纳算是看明白了,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重瞳派系,一切都是他们想多了。

    所谓的重瞳派系,乃是组织内人心不齐,拉帮结派,借口缪撒之死,相互倾轧所致。

    马可反复无常,其实根本拿不出证据,缪撒也没有什么遗言,就算有,那凶手恐怕也就是马可。

    阿罗纳狠狠瞪了罗言、布兰度一眼,冷声道:“够了!”

    “马可为了活命,胡乱攀咬,有人借题发挥,危言耸听。”

    “其实不过是说大图小,有人想趁机大兴冤狱,清除异己罢了!”

    罗言和布兰度愣住,没想到阿罗纳会这么想。

    没有重瞳派系?怎么可能!

    布兰度叹气:掌剑,你糊涂啊!

    阿罗纳笑道:“我希望你们明白一件事,纵然是有叛逆,也不可能撼动掌剑的地位。”

    “如果明天当真有人造乱,我会让他们明白,什么叫做绝望。”

    “挑明白的叛逆,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