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可这祸害留着无用,拖出去喂狗!”阿罗纳拍板道。

    罗言和布兰度异口同声道:“不可啊!”

    他们都不想马可死,布兰度还想着以后能揭穿罗言的真面目,马可这个人证活着很重要。

    罗言则是心里对缪撒愧疚,外加他以为马可投奔了布兰度,如此他们三个人都是重瞳派系的,大家自己人啊,能救当然要救一下。

    然而阿罗纳见他们两个都同气连枝了,心里更加愤怒。

    什么叫养寇自重?一个缪撒之死,硬生生让布兰度的权限膨胀到仅次于卡门了。

    动不动就拿重瞳派系说事,有什么事,一句为了调查叛逆,好像什么都可以让步一般。

    就连马可这样的罪人,都可以通过所谓的戴罪立功、污点证人来活命,这让阿罗纳很不爽。

    阿罗纳到现在连个重瞳派系的影子都没见到,却每次看报告,听别人汇报,都说得好像光明会风雨飘摇,危如累卵似的。

    尤其是这个布兰度,次次说得煞有介事,可最后一点证据也没有。

    罗言来之前说铁证如山,结果雷声大雨点小,两边尽在打嘴炮。

    是,圣塔菲的毁灭,的确是件大事,震动整个光明会。幕后一定有一群内鬼在搞事。

    但是,要说这内鬼,把组织上下渗透成筛子,势力盘根错节,那阿罗纳根本不信。

    什么势力这么隐蔽?以前一点风声都不漏?这半年突然冒出来?还吹得跟蛰伏渗透了好多年一样。

    “拖出去喂狗!”阿罗纳坚持道。

    “不要杀我!我对组织忠心耿耿!掌剑!我冤枉啊!冤枉!”马可拼命地挣扎,却被人死死按住。

    出手的,是始终在偏殿里暗中保护阿罗纳的一名死士,乃是刚入S4的实力,但也不是马可能抗衡的。

    其全身黑衣,戴着口罩,眼神浑浊,一脑袋白毛,他钳制着马可,冷漠地往外拖。

    布兰度瞥了眼这白毛死士,就知道这是阿罗纳家族的最强保镖,苏莱曼。

    阿罗娜家族有一名独特的升腾者,超能力是能在他人体内生成一种特殊的激素,相当于超级兴奋剂,S3的哨兵,可以超负荷强化到S4。

    所以只要培养出S3,其实就等于培养出了S4。

    但这代价很大,消耗的是寿命,体内激素紊乱又过分旺盛,如同‘剧毒’一般。

    传闻这苏莱曼,只有半年好活了,年纪轻轻,现在看起来跟个老头一样。

    “真的有遗言啊!我给了一名哨兵!在港口北区,他是罗言的手下,把我的证据拿走了!找到他可以证明我的清白!我不是重瞳派系的啊!”马可挣扎狂吼。

    布兰度听了,不禁恍然,果然罗言并没有把所谓‘缪撒的遗言’带在身上,而是让某个手下拿着,自己佯装不知。

    “掌剑,此人一定知道很多重瞳派系事,让我严加审问吧!”布兰度恳求道。

    “住口!我不想再听到重瞳派系的名字!”阿罗纳怒道。

    布兰度苦涩一笑,罗言他可以暂且饶过,但组织里重瞳派系这事绝对不能否定,否则他这个特别调查组总负责人也就做到头了,将权力大减。

    “掌剑啊……说不定……说不定马可知道长生药的事呢?”布兰度竭力劝说道。

    他知道掌剑一个比一个盼着长生药诞生,所以故意拿长生药来说事,希望阿罗纳重视。

    怎料阿罗纳听了这话,更怒了,怎么的?渴望长生药的欲望,成了你们这群涅槃者拿捏上级的把柄了?

    拿重瞳派系危言耸听不成,又搬出长生药?

    “我们研究这么久都没有收获,些许蠹虫藏起来偷偷研究几年,就有了?有种你就把长生药拿出来!”阿罗纳说道。

    布兰度一滞道:“我怎么会有长生药……”

    阿罗纳拍案道:“那你有什么用?查了这么久,你的报告里,重瞳派系是越说越恐怖,但是实质的东西却一点也没有!”

    “你查了半年查出了什么?反倒是把自己的权力越查越大,现在都敢来打菲斯的小报告了?”

    “从现在开始,撤销特别调查组,你回去休息吧。”

    布兰度如遭雷击!

    他无话可说了,阿罗纳竟然直接废了他调查叛逆的权限。

    阿罗纳从一开始,就觉得布兰度说菲斯也是叛逆,很有问题。

    现在他想明白了,布兰度是菲斯的人,世人皆知,此刻跳出来栽赃自己的主子,看似很可信,其实就是在诱惑自己上钩。

    表面上想整死罗言,其实是给自己设圈套。

    阿罗纳想着:“一旦我上当,以为布兰度真的与菲斯决裂,而掺和进去的话,到时候我站出来向菲斯发难,布兰度若是突然反水怎么办?说是我想栽赃菲斯,而逼他作伪证,菲斯就可以反过来整我了。”

    阿罗纳认为布兰度醉翁之意不在罗言,而是在于他阿罗纳。

    布兰度不明缘由,心中哀叹,让开位置道:“掌剑要杀他,那便杀吧……我没有意见。”

    一时间他想了很多,心寒?失望?愤怒?

    他默默让开路,看了眼殿外守候的白兰迪与亚当斯,使了个眼色。

    白兰迪愣了一下,看向苏莱曼眼神一厉,手指在喉头拨弄,又摇摇头,以此暗示道:让我暗杀苏莱曼救下马可?我打不赢他啊。

    布兰度皱眉伸出手指,没地方钻,就往自己太阳穴上钻,然后又重新使了使眼色,瞥向亚当斯努努嘴。

    白兰迪秒懂!

    这意思是说让自己动动脑子!也就是说他猜错了,他重新琢磨了一下,发现是让自己把亚当斯带走。

    不多时,苏莱曼拖着马可离开,眼看着就要出殿门。

    突然!

    马可在挣扎之间,腰间的口袋掉落一物。

    “啪嗒!”那是一瓶液体,看起来是某种药物。

    “等一下!这是什么?”布兰度喊道。

    众人看着这药,瓶子倒是很结实,但不知道这是什么。

    现场唯有马可,认出了这药。

    因为他的皮克叔叔,作为达拉斯首富,就收到了重瞳派系暗中派发的长生药,他见过瓶子,事后马可也追问过液体的颜色,正与此刻掉地上这瓶一模一样。

    “长生药……”马可看着这药,不禁呢喃出声。

    一方面是他突然认出此物,会不自觉地说出其名字。

    另一方面则是惊讶,自己身上怎么会有一瓶?

    他这一脱口而出,在场众人皆齐刷刷地看着他,惊讶之色溢于言表:“什么?这是长生药?”

    阿罗纳一滞,他前脚刚说‘你有种拿出长生药’,后脚马可身上就掉下一瓶?

    “哈哈!掌剑!这是长生药,铁证如山啊!”布兰度惊喜道,他没想到,马可身上竟然就有一瓶长生药。

    “这意味着重瞳派系已经研究成功了,他们现在有长生药,一定会反的,一定会啊!”

    布兰度激动过头了,然而阿罗纳却冷漠道:“有人造反,你兴奋什么?”

    “呃……”布兰度愕然,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他只是因为前面阿罗纳直接把重瞳派系的存在都给否决,所以此刻看到长生药才如此兴奋。

    阿罗纳继续说道:“而且他说是长生药,就是长生药了?”

    “掌剑!”布兰度焦急道。

    阿罗纳摆手道:“此药我自会让人去分析,此案我也另会安排人去调查,你已经被撤职了,布兰度。”

    他铁了心要褫夺布兰度的权限,省的布兰度总是想牵着自己鼻子走。

    阿罗纳也根本不信这是长生药,不然马可身上有长生药,早怎么没搜出来,要到现在无意间掉落?

    他认为重瞳派系有长生药的说法,是有人在利用几个年迈的掌剑对生命的渴望,而故意散播的消息。

    刚才也是布兰度提出‘说不定马可知道长生药的事’,之后他也看到布兰度往外看了眼,还拿手指钻自己太阳穴。

    本来阿罗纳不知道什么意思,以为是布兰度的怪癖,现在懂了,这是给马可暗示,让其故意掉出‘长生药’来!

    “哼,以后不要在我面前耍小动作,滚吧。”阿罗纳说道。

    “好日子过得太多了?阿罗纳掌剑,你消停消停吧。”布兰度突然说道。

    “你说什么?”阿罗纳大怒。

    布兰度眼神冷漠地抬头,盯着阿罗纳道:“马可事关重大,他是重瞳派系的重要人员,知晓很多情报,我必须要审问他。”

    说罢,布兰度又拦住了苏莱曼的去路。

    阿罗纳怒道:“你已经卸任了!”

    布兰度昂首道:“我拒绝卸任,我是缉查叛军的总负责人,乃是所有掌剑集体任命,你无权罢免我。”

    阿罗纳瞪眼道:“你说我无权罢免你?我有权力剑……呃……”

    他看向殿外喊道:“亚当斯!”

    然而殿外无人,白兰迪已经把亚当斯带走了。

    他的权力剑之前给了亚当斯,让其能上任基德的副手,还没有回收。

    此刻他还真无权罢免布兰度!

    “布兰度,你放肆!”阿罗纳站起来说道。

    “如果您一定要罢免我,请将此事说给其他掌剑,共同定夺!”布兰度紧紧握着拳头,额头渗出汗水,压力巨大,但依旧站的笔直。

    他现在,可谓是一点面子都不给阿罗纳了,趁着阿罗纳的权力剑不在手上,死撑着跟掌剑顶牛!

    布兰度对阿罗纳已经彻底失望,但是看到马可身上掉落长生药后,他就彻底确定,明天的朝圣大会绝对会发生大事。

    重瞳派系有圣物,有长生药,有时机,趁机造反,胜率极大,其势已成!

    布兰度知道,说什么也没用了,明天的叛乱将会不可阻止的到来。既如此,不如通过自己现在的行为,让掌剑们心生警惕。

    正如阿罗纳所说,掌剑们在圣清岛其实是不可战胜的,所以只要掌剑们认真起来,不要掉以轻心,叛军理应必败。

    所以布兰度这么做……甚至他不光这么做,明天他还要当众揭穿罗言。

    只见他看向罗言,冲其微微一笑,在明天到来之前,他既然都向罗言妥协过一次了,不如就顺势打入对方内部看看。

    罗言则忧虑地看着跟掌剑顶嘴的布兰度,也微微点头,眼神暗示他:低调点!你干嘛呢?找死?

    “这点时间,你拖得有意思吗?我马上就可以收回权力剑,将你罢免。”阿罗纳没注意两人的眼神交换,冷笑道。

    布兰度长叹道:“掌剑,如果你一意孤行,那么重瞳派系的造反,恐怕已经不可能提前阻止了,既如此,那我只有在明天,正面与敌人拼个你死我活了。”

    “狗东西,你要造反!”阿罗纳手伸进了口袋。

    布兰度头皮发麻,他知道,阿罗纳随时可以用金字塔杀死他。

    但是他依旧坚持道:“就算我不是缉查叛军的总负责人,我也会全力阻止叛军的计划。”

    “你说我是叛军也好,图谋不轨也好,掌剑,我必须告诉你,一场大战已经不可避免。”

    “而我,将在大战之中,证明自己。”

    “到了明天,你就会知道,谁才是正确的!”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