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号虽然谈吐糟糕,但毕竟形象在那里,侍从们岂敢随意置喙,只当菲斯偶尔也会粗鲁一下。

    就在十八号装作菲斯前往正殿的同时,罗言从阿罗纳的住处出来了。

    他要去见会长,提醒他小心明天的叛乱,尽管他自己就是叛军头子……

    “别的掌剑我管不了了,会长好好活着就行,今晚我就让会长离开圣清岛,届时重瞳派系很可能搁置行动。”

    “就算行动不变,至少会长相安无事。”

    罗言知道,自己的行为,可谓两头找堵,若处理的不好,极可能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甚至必然危及爱人柔伊。

    既想保住老婆,率领叛军击毙掌剑们,又想偷偷放走会长佛罗。如此行径,有可能最终都会失去,理论上,他必须取舍一个。

    “但是……我无法取舍啊,虽然我只跟会长见过两面,但我有今天,全靠会长的法令唯才是举。可是,柔伊又对我情深义重,怎么办……”

    “我一定要想到两全之法,可恶,要是能知道重瞳之主是谁就好了。”

    罗言思索着,只要重瞳之主死了,剩下的话事人就多了,甚至他罗言,都在重瞳派系极有话语权,到时候群龙无首,造反行动必会终止。

    他可以再慢慢从长计议,想办法先把老婆救出来。

    “我老婆在重瞳之主手上,但这个位置,华极知道,布兰度也知道。”

    “华极是重瞳之主心腹,布兰度呢?莫非也是心腹?”

    “这么看来真有可能重瞳之主是菲斯啊,菲斯连杀人剑都给了布兰度,布兰度是他的心腹很正常。”

    罗言一边想,一边走着,突然,他看到了不远处的布兰度。

    布兰度与阿罗纳不欢而散,却在附近没走远。

    他在一座桥上等罗言!

    罗言见状说道:“布兰度,你在等我?”

    两人一个站在桥这头,一个站在桥那头。

    马可不知道被布兰度关到哪里去了,此刻桥上只有罗言与布兰度两人。

    布兰度转过身来,金发飘摇,他冷笑道:“罗言,你们到底有多少人?”

    “大约一万多人。”罗言毫不犹豫地说道。

    “哈哈,不错!不错!”布兰度赞了一声。

    他是装逼地故意赞叹敌人的兵力,让自己不落风度!

    实际上心里咯噔一下,暗叹竟然有这么多叛军在岛上!

    惊讶之余,布兰度又不得不佩服罗言的坦然。

    “没有丝毫犹豫地就告诉我了?我之前假意投诚,不过是嘴皮子上退了半步而已,并非真心实意,现在反过来想套他情报……罗言何等聪明,又被我针对已久,不可能不清楚这一点。”

    “然而即便这样,他还是干脆利落地告诉了我兵力。是混淆视听,还是器量不凡?”

    布兰度心里念头急转,姑且把这一万人当做真实数据。

    他随后又想再问,没想到罗言反过来问他道:“柔伊在何处?”

    布兰度挑眉,走到桥边栅栏旁,迎风吹动金发,看着远处的风景微微一笑道:“过了明天,你如果活下来了,就可以见到她了,哈哈哈!”

    他的意思是:明天老子将要挫败叛军,到时候罗言这种叛军头子就会被他抓起来,跟之前软禁的柔伊见面。

    布兰度如今已经知道提前阻止叛军是不可能的,所以他打定主意自己布局,明天跟罗言血战一场。

    今天大家还笑嘻嘻,明天便是你死我活!

    这种情况,以他布兰度的性格,嘴上是一定要口嗨的。

    然而打死他也想不到,罗言真心以为他是自己人,听了这话,点头道:“我知道了,明天我会全力以赴的!”

    罗言以为,布兰度是说‘明天我们重瞳派系赢了,只要你活着,你自然就会跟你老婆团聚的’。

    毕竟类似的话,华极之前代表重瞳之主也说过。

    重瞳赢了,他和老婆团聚,重瞳败了,那么背叛光明者皆需一死,这自然也没什么好多说的。

    所以他说‘明日必将全力以赴’。

    布兰度听了笑道:“哈哈,好!明日一战!我们各凭本事!”

    罗言点头,他误会了‘各凭本事’这句话,还以为布兰度要跟自己比比谁是头功!

    明日一战,谁是头功,谁就是重瞳之主麾下第一大将。

    想到这,罗言问道:“你可知,谁是重瞳之主?”

    “算了,想必你也不知道。”

    这里,罗言激将了一下布兰度。布兰度这人性格还是比较要面子的。

    并且现在都开始跟他这个新来的进行言语上的挑衅,罗言寻思激将一下,说不定布兰度就把谁是重瞳之主告诉他了。

    过程全错,但结果却对了,因为布兰度真的对谁是重瞳之主,有所猜测。

    此番听罗言激他,布兰度立刻朗声道:“重瞳之主就是会长佛罗啊,他的眼睛与其黑框眼镜,便是重瞳徽章的灵感原型,你以为我不知道?”

    “啊!”罗言瞳孔一缩,听到这个他完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答案。

    如遭雷击,心态爆炸。

    看着罗言震撼、吃惊的模样,布兰度非常开心,暗道自己猜对了!

    “看这反应,还真是佛罗啊……藏的太深了,这对于重瞳派系而言是非常隐晦的秘密吧?”

    “我这一说,罗言直接吓傻了,他恐怕完全想不到我会猜到佛罗头上!”

    “运气啊运气,看来重瞳徽章的灵感来源,还真的与眼镜有关啊……这都让我蒙到了。”

    布兰度心中念叨着,脸上却一副高深莫测,颇为自傲的模样。

    “我不要告诉他我是蒙的,就让他去想!”

    “哈哈!罗言你想吧!想破头你也想不到……我是怎么知道是佛罗的!哈哈哈!”

    布兰度内心癫狂大笑,表面却耸了耸肩,说道:“我还有事,告辞,明天战场上见!”

    说罢双手插兜,布兰度转身甩动金发,飘然离去。

    只留下罗言站在桥上,信念崩塌。

    他处处被针对,老婆被挟持,被逼着造反。身居叛军高位,连长生药都有了,按理来说,就该好好地效力重瞳,可是他却依旧在暗中想办法制止这场叛乱。

    只是为了救下会长佛罗,觉得自己如果不是有佛罗的法令,早就死了,更何来今日的生活?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他前脚还在想为了救会长,而去杀重瞳之主。

    后脚就问出来,重瞳之主就是会长!

    “会长,你竟然造反……”

    罗言感觉自己之前的想法,都无比可笑,他差点为了佛罗,而把自己与柔伊置于险境。

    打死他也想不到,重瞳派系,就是光明会长自己创出来的!

    图什么?罗言只能想到一种可能,便是血腥改革,权力集中。

    不管是什么可能,罗言都感觉自己像极了白痴。

    “我……我还用去救他吗……呵呵呵。”

    “佛罗才是叛军头子,华极是他的心腹,而我则是他的棋子,柔伊也在他手上……”

    “我现在,竟然还打算去救他,提醒他明天有叛军……真尼玛可笑。”

    罗言失了神一般地走到正殿附近,突然看到前方,菲斯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菲斯也是他严重怀疑的对象,现在想来,连菲斯都不是重瞳老大,会长才是。

    “不过菲斯与会长,未必心齐,重瞳之主佛罗,连卡门都忌惮,更别说菲斯了……”

    罗言心里想着,却突然自嘲一笑,他管这些干嘛?

    这一瞬间,他仿佛失去了目标。

    也好,不用纠结了,现在他心里只需要想办法保护老婆就好了。

    至于谁是叛军,谁是正统,他根本无所谓。

    “不过,还是偷偷去见一下吧,我向他表一番忠心,或许他会放了柔伊。”

    想到这,罗言偷偷地潜入了正殿后院。

    ……

    十几分钟前,会议就已经散了,卡门已经先回去了。

    掌剑们也散得七七八八了,各自回到自己的住处休息,正殿只剩下缪斯塔与佛罗。

    在十八号、罗言这些人到之前,黄极和萝娜显然早一步到达。

    只见萝娜跑了进去,跟他爷爷说了几句悄悄话,缪斯塔顿时脸色剧变。

    “你确定?”缪斯塔盯着自己的孙女。

    萝娜重重点头道:“爷爷,我亲眼所见!”

    缪斯塔一时间陷入沉思,而一旁的会长佛罗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当年克隆部队,是谁负责销毁的?”缪斯塔问道。

    佛罗眉头微皱道:“是我和菲斯。”

    这个没什么好隐瞒的,所有掌剑都知道,缪斯塔这是明知故问。

    缪斯塔说道:“你亲眼见到菲斯的克隆体都被销毁了吗?我指的是销毁过程。”

    佛罗摇头道:“这倒没有……当时克隆部队几千人,我和菲斯一路视察,看着销毁了好几批,但也有几百个,等我走过去时,只看到一滩肉泥。”

    “哈!这小子,一向谦恭,做事有分寸……可惜野心太大了。”缪斯塔感慨道。

    佛罗追问道:“到底怎么了!”

    缪斯塔招招手让萝娜把黄极叫进来。

    不多时黄极走进来,缪斯塔指着他说道:“你来跟会长说吧。”

    黄极躬身行礼,很快交代自己跟着萝娜出去玩,闲逛到一处无人的院子,里面某栋竹楼下有秘密仓库,里面发现大量军火以及……九百名克隆菲斯。

    “什么!”在场没有傻子,佛罗一听就知道这是要造反,而且图谋已久。

    “把克隆体埋在神庙区,这是直接要对我们下手!”佛罗说道。

    缪斯塔说道:“平时不会有这么多掌剑在圣清岛,但这次朝圣大会,我们齐聚一堂……不好,他这是要对所有掌剑下手!”

    佛罗阴恻恻道:“朝圣大会,是奥纳西斯提议的,那个老家伙,没几年好活了吧?这让我想起了关于重瞳派系的传闻。”

    “你是说菲斯与奥纳西斯联合起来,要谋夺权力!”缪斯塔凝重道。

    “事不宜迟,缪斯塔你立刻带人去销毁克隆体。”佛罗说道。

    缪斯塔看向黄极,扔了一枚手令,说道:“华极,我调给你一批人,你现在立刻……”

    话没说完,佛罗突然说道:“缪斯塔,还是你亲自去一趟吧,并且此事先不要招摇,解决了克隆体,你再回来我们从长计议。”

    佛罗的意思是不放心外人,克隆体的事,还是让掌剑亲眼看见销毁比较好。

    缪斯塔跟他谈这些,自然与此事无关,他还是信任的。

    “好吧。”缪斯塔点点头,起身带着黄极离开正殿。

    他们走后不久,菲斯就到了,可谓是正好错过。

    但黄极又怎么会真的错过?走出一段时间后,他突然对缪斯塔说道:“掌剑,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一下……”

    “胡闹,立刻把有威胁的克隆部队解决掉,才能高枕无忧,回去干什么?”缪斯塔皱眉道。

    黄极说道:“我们出来时,您可能没注意,但我的眼力很好。我好像看到菲斯掌剑,从另一个方面过来,在我们离开后,进入了正殿!”

    “什么!”缪斯塔大惊。

    “快!我们快回去!”

    缪斯塔意识到,菲斯说自己在华国也是假的,他人就在圣清岛。

    如今突然出现,莫非要动手了?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