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长一个人坐在大厅中思考了一下说辞,正要打电话给菲斯。

    突然他听到门外有人喧哗:“华极在哪里!”

    凯多守在门外,见菲斯掌剑终于来了,以为来找会长,本来是要老老实实让开的。

    可他却没想到一进入庭院,张着嗓子就要找华极。

    “华极干什么了,竟然惹怒了菲斯!”凯多内心惊喜,当即迎了上去。

    他之所以这么想,在于菲斯这个人平素里说话儒雅随和,不会高声大喊。

    只有在很激动很愤怒的时候,才会音调升高。调门越高,则意味着他内心越愤怒。

    常年守门的凯多,非常熟悉各个掌剑的特色。

    “菲斯表面看起来笑嘻嘻,好像没在生气,实则内心定然已经怒火中烧了。”

    “就华极这样没有规矩的人,惹怒菲斯也不足为奇。”

    “之前华极和萝娜出去逛,随后脸色紧张,急匆匆赶回来,没多久又和缪斯塔掌剑一块神色凝重地出去。莫不是华极闯了大祸,萝娜带着他回来求缪斯塔擦屁股吧?”凯多之前就看华极这小子不爽,野性难驯,到了神庙区还敢那么嚣张,他想教训对方一顿,偏偏萝娜小姐青睐于这种人,让他很是憋火。

    如今果然闯了更大的祸,乃至菲斯这么沉得住气的人,都忍不住大声说话了。

    “掌剑,华极此人蛮横无礼,图谋不轨,我早就看出他必闯大祸……”凯多凑上去笑道。

    凯多说‘图谋不轨’,意思其实是指华极对萝娜小姐图谋不轨,凯多认为华极就是提前知道了萝娜小姐的性格,而故意表演讨好的。

    然而这话听到眼前这人耳里,就不一样了。

    来者当然是十八号,他看到凯多凑上来,还以为他是华极,冲他笑了一下。

    结果紧接着凯多就来了一句这个,顿时脸色沉了下来。

    什么?图谋不轨?这都给他看出来了?

    十八号心里瞬间就把凯多,定位成了敌人,顿时忍不住展现出了一丝杀意。

    对此凯多当然敏锐地察觉到了,但是他并不觉得这是冲着自己来的。

    毕竟他凑上去时,‘菲斯’还对他笑了一下,所以这杀意定然是冲着华极去的。

    感受到这杀意,凯多更加笃定,华极把菲斯得罪死了!

    他立马说道:“您别急!菲斯掌剑,华极他和萝娜小姐神色紧张地离开,刚走不远,我现在就能追上他们!”

    凯多极为上心地说着,他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把那小子抓回来,谁也拦不住!

    十八号盯着他没说话,凯多歪头又追问了一句:“那小子犯了什么事,您说啊,我这就把他抓回来!”

    “多嘴!”十八号冷喝一声,如闪电般出手,扼住凯多的喉咙!

    “这种事也是你能问的?”

    “呃~咯咯咯!”凯多双眼暴突,脸色涨红,死死抓住十八号的手腕,竭力地想要松弛脖子上的压力。

    “别……”

    他喉骨都快被捏碎了!惊恐地瞪着‘菲斯’,意识到华极惹的事非同小可。

    看把‘菲斯’气得,自己只不过多嘴问了一句到底犯了什么事,竟惹得‘菲斯’勃然大怒,直接动手。

    “有些事,不该问的,不要问!”十八号冷冽道。

    凯多脸色发紫,颈椎嘎吱作响,拼命地想点头,但是点不了,只能发出呃呃声响,表示自己明白了。

    他认为‘菲斯’只是警告自己一下,想来很快就会松手,所以没有还手。

    否则以凯多的实力,不可能被这一招扼喉,就弄得动弹不得。

    他的实力是S3中上,此刻直接一招鞭腿反击,或者手刀直刺对方咽喉,攻敌必救,这些都是能破解此刻困局的。

    但是慑于掌剑的权力,凯多不敢还手,只想等着‘菲斯’自己放开。

    他哪知道,眼前的所谓菲斯,其实是十八号克隆体。

    这根本不是教训,而是真的要杀他。看似只是警告,实则手上在不断地加力。

    凯多心中报以希望,最终只会如温水煮青蛙一般,迎来绝望。等到后面没有力气反击,意识到对方真的要杀他时,就为时已晚了。

    “放……放……”凯多拼命地拍打十八号的手。

    十八号并不松手,还在那慢慢说道:“听懂了没有?下次我问什么,你就答什么,不要废话。”

    凯多心里崩溃地想着:“你特么才是别废话了啊!快松手,我要死了!”

    他只能心里哀嚎,却说不出来。

    “噗噗……”

    凯多口鼻喷溅出血沫来,不知道喉咙里什么东西已经被捏碎了。

    “住手!”

    关键时刻,会长佛罗站了出来,浑身金灿灿,已然穿戴了生命殖装。

    他听到喧哗就来看了,一过来就看到菲斯在打凯多。

    这让佛罗心里一突,想着菲斯莫非已经得了消息?晓得自己知道了?打算提前动手,先解决自己?

    不怪他这么想,因为平素里菲斯儒雅随和,举手投足都很规矩。而像今天这样,一脸冷漠,二话不说就要杀人的情况,实在太少见了,只在很早以前还不是掌剑时有过。

    自打做了掌剑,菲斯彻底改掉了很多以前当战士时的习气,今天的模样,给佛罗一种原形毕露的感觉!

    各个掌剑都带着保镖走了,所以正殿这里,保镖只剩下了凯多。

    凯多可以说是他佛罗的人,如今菲斯一上来就要杀凯多,到底是何居心,已是昭然若揭!

    所以佛罗直接穿上自己的殖装,出门阻止。

    “你还不放手!你要在这里杀人嘛!”佛罗怒喝,同时手上戴着戒指,指着菲斯。

    这戒指正是金字塔激光的控制器,对于同为掌剑的菲斯,这个武器当然没用。

    佩戴戒指者方圆两米范围,都不可能被锁定。

    可这没关系,他并不是要射菲斯,而是打算召唤一道激光轰击正殿。

    金字塔这大杀器若发动,整个圣清岛都将被惊动,无数精忠志士都会第一时间赶来!

    更何况还有防御惊人的生命殖装,非黑魔杖不可破!

    在这岛上,其实掌剑与掌剑之间,是谁也杀不死谁的。

    十八号见佛罗出面阻止,当然要给面子。

    想想自己也的确冲动,他现在不是战士,而是掌剑,在神庙区亲手杀人,实在演的不像。

    “佛罗还以为我不知道他是重瞳之主吗?呵呵,算了。”十八号暗想着,挥手将凯多一抛,砸在了正殿的一堵墙上。

    墙壁轰然倒塌,凯多口鼻喷血,脖子上有个骇人的渗着淤血的手印,躺在那里双眼无神。

    但终究,他留下了命来。

    十八号头也不回地走进佛罗的房间,说道:“我们进来谈吧。”

    佛罗一愣,见他放过了凯多,暗想:“最终还是忍住了吗?莫不是他还有什么准备没有做好?”

    尽管在佛罗眼里,菲斯已经是明摆着的反贼,可佛罗自己也准备不充足啊,甚至可以说是措手不及。

    所以佛罗更不希望菲斯现在就造反,能装糊涂就尽量装糊涂,先跟菲斯虚以委蛇,稳住他再说。

    “对嘛,凯多不值得你生这么大气,他犯了错,我自会惩罚他……”佛罗笑眯眯地说道,仿佛刚才真的只是小事。

    两人进了房间,佛罗没有脱下生命殖装,毕竟这东西才是保命神装,若是脱下,菲斯当场就能把他秒了。

    佛罗坐在正座上,十八号则在堂中站定:“老大,你也不用通过手下跟我间接指导了,反正你本人在这,你就亲自下命令吧,接下来我该怎么演?”

    听了这话,佛罗都懵了。

    不光佛罗懵了,后院藏在窗户下的罗言也懵了。

    甚至于,刚刚返回正殿,来到佛罗房间大门外,还没来得及敲门的缪斯塔也懵了。

    “卧槽……”缪斯塔心神俱震,放下了要敲门的手,默然伫立聆听起来。

    佛罗什么意思?佛罗和菲斯这是什么情况?

    缪斯塔意识到,要出大事了!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