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胡说什么?你是掌剑,我对你下什么命令?”佛罗懵道。

    他当然懵逼,大家都是掌剑,菲斯刚才还凶神恶煞的,搞得佛罗还以为他要火并。

    怎么此刻突然说得自己跟个小弟一般?

    十八号哈哈笑道:“是是,我是掌剑,可我只会杀人,当掌剑实在是不像啊!还是得你指导,我才能当得好这个掌剑啊。”

    听了这话,暗处的罗言和缪斯塔,细思恐极。

    这才是菲斯的真面目吗?以前的菲斯就是战士,跟现在卡门、布兰度那些人并无多少区别。

    是当了掌剑之后,才渐渐改掉了许多习惯,成为一名城府极深,处事得体的领袖。

    原来,这一切都是装的,他并没有改掉,他终究是一名野惯了的涅槃者,他不过是一直以来在压抑自己,实则是佛罗的傀儡。

    菲斯行事精明得体的背后,其实是佛罗在指导?

    缪斯塔背后一身冷汗,心里暗想:佛罗啊佛罗,你藏得好深,谁能想到,菲斯这样的领袖人才,竟是你一手掌控伪装的。你一个人,占了两个掌剑之席?

    人一旦起了疑心,失去了相互间的信任,再想弥补就很难了。

    缪斯塔心里疑心一起,马上就想起了刚才他让华极去处理克隆体时,佛罗非让他亲自跑一趟的事。

    当时感觉没什么,很正常,但此刻一回想,结合缪斯塔前脚走,菲斯后脚就赶到的事实……

    缪斯塔立刻觉得佛罗的目的,其实就是支走他!

    “菲斯就藏在岛上,我的孙女发现隐藏的克隆部队后,佛罗也知道了,于是把我支走,立刻喊来菲斯……”

    缪斯塔意识到重瞳派系的种种传闻,恐怕全是真的,甚至真实情况犹有过之!

    光明会长外加新锐掌剑,一文一武,一主一从,阴谋肃清,排除异己,这谁挡得住?

    缪斯塔回头,看了看躺在倒塌墙壁下的凯多,心想:菲斯也是够绝的,上来就把凯多打倒,连支走都懒得做,显然要和佛罗单独谈论的事,非常紧急!

    然而,屋内的佛罗却没有很紧急地说什么事,反而沉默片刻。

    佛罗是真心没搞懂菲斯的目的,但他也和暗中聆听的人一样,听出‘菲斯是他傀儡’的这层潜台词。

    但这样就更懵逼了:你是我的傀儡,我怎么不知道?

    所以,他感觉菲斯是在说反话。嘴上说‘是是是……自己只会杀人,当掌剑当的不像,还多亏了你的指导’。实际上是在说‘老子虽然是战士出身,但这掌剑当的比你好!比你更像领袖!’

    佛罗只能这么理解了,那莫名其妙的一番话,配合菲斯此刻玩世不恭的样子,确实像是故意说反话。

    既如此,菲斯此刻是在说自己造反的理由?陈述自己这些年的压抑?感觉头上顶着他们这些老牌掌剑很不自在,他这个战士出身的新锐掌剑,好像永远融不进圈子一样?

    所以他要造反,他要掀翻这群老朽之辈,成为唯一的掌剑?

    佛罗沉默片刻后才说道:“你觉得我们这些年一直在控制你?”

    “你们还不算控制我?你知道我从小到大活着有多压抑吗?”十八号瞪眼道,身为克隆人他们不过是战斗兵器,他到现在连字都不认识,二十号以后的克隆人,更是连话都不会说,这不都是为了控制住他们吗?

    佛罗怒道:“你压抑个屁!我当初让你支持我做会长,日后让你做掌剑,我们是双赢,你现在跟我说你压抑?”

    “我有今天,乃是我唯才是举,不看民族出身的那条法案!是,我的确是利用这个法案,控制了一批新锐涅槃者……让他们以我为尊,最后在那次会长选举中,得票最多。”

    “可你凭什么说我控制你?跟你有屁关系!你是纯正的盎格鲁白人,是肯特家族的养子,天赋异禀,三药加身,你一入会就是29级,四年后就当了掌剑。”

    “你够幸福的了,当年帝斯选的是你当陪练,是我让马克西博士等人好说歹说,才换成了摩尔三兄弟去送死。”

    “死掉的摩尔可以说我控制他,罗言可以说我控制了他,你凭什么!我对你够好的了!”

    “你想想你现在要干嘛?你要和我火并?我相信帝斯很想把你捏死!”

    佛罗浑身金光,气势雄浑,虽然戴着眼镜,斯斯文文,可实际上久居上位,此刻气魄上反而把十八号给压住了。

    十八号不过是个冒牌货,铁憨憨,被佛罗一通话说懵了。

    这说了一大堆,都是什么玩意儿?

    “别演了,我都知道你是重瞳之主了!你之前电话里说的话,不小心暴露了你的身份!”十八号不耐烦道。

    “你既然选中我,就知道,我根本没有野心。权力什么的,我根本不在乎。”

    “你现在不用跟我在这绕圈子,重瞳之主,你让我当掌剑,可以,我当!”

    “明天的大战过后,你做你的至高领袖,我什么也不要,我只想到处看看,这偌大的世界。”

    这一番话说出来,佛罗都傻了,愕然道:“你说什么?我是重瞳之主?放屁!你才是重瞳之主!”

    十八号愣了一下,好笑道:“我怎么成了重瞳之主?你才是啊!这么大个局,不都是你布置的嘛?行行行,你说我是,我就是吧,接下来我把自己当做重瞳之主来演是吧?行,我听你的。”

    佛罗怒道:“好你个菲斯,你想害我!你是不是在偷偷录制?”

    “嗯?”十八号歪头。

    两人到这一步,终于意识到情况有误。他们的话对不上频道,仿若鸡同鸭讲!

    大家也不是傻子,前面为气氛和情绪所逼,各自讲了一通,现在也都回过神来了,感觉这不对劲啊!

    佛罗暗想:‘不对劲不对劲,这个菲斯明显在处处套话,把我往沟里引……不不不,他给我的感觉完全不像菲斯。’

    “菲斯,这不像你,你难道是……”

    他话还没说完,十八号则是同时在想:为什么佛罗死不承认,还在一直把自己当做菲斯来说话……

    莫非……

    “隔墙有耳?”

    十八号左顾右盼,静下心聆听,果不其然,听到了门外的动静。

    “门外有人!不好,我们俩的对话暴露了!”十八号惊呼。

    佛罗更是头皮发麻,什么?门外有人?

    “谁在门外!”佛罗大喝。

    十八号连忙往门外冲,同时口中说道:“我的错我的错,佛罗你状态一直不对,我早该想到的,是我疏忽了!”

    说罢,他已然如同一阵风般,冲到了门口,眼看就要撞碎大门!

    门外毫无疑问,是缪斯塔、萝娜以及黄极。

    他们在听到里面有人说‘隔墙有耳’时,就慌乱了,弄出了些微的动静,继而被十八号察觉。

    十八号的实力虽然不如真正的菲斯,但也是S4中上游的水准,大约相当于死在布兰度手中的奥西里斯。

    门外一露马脚,马上就被他发现。

    缪斯塔额头汗都下来了,心说糟糕,他没带生命殖装,菲斯出来一拳就能要他的命!

    正当他抬起戒指,打算让金字塔激光破坏地形掩护自己撤退,同时呼叫人马时,黄极出手了。

    他和萝娜一直在乖巧地旁听,此刻情况危急,黄极按下缪斯塔的手,将他与萝娜扛起就跑。

    黄极的速度极快,瞬息间就来到了断裂的墙边,凯多重伤倒地的地方。

    他将缪斯塔与萝娜二人往墙外一推,送出十几米!

    与此同时,身后的大门破碎,十八号气势汹汹地杀了出来。

    “死!”作为人形战斗兵器,他出手十分凌厉!

    如导弹一般划过庭院,攻击他出来后唯一看到的,站着的人!

    他只看到两个人,凯多与黄极。刚才逃跑的动静,也似乎只是一个人的脚步声,所以只能是黄极了。

    至于缪斯塔和萝娜,从十八号的视角,是看不到的。

    “轰!”

    黄极连忙回身,抬手架住了十八号的拳头。

    交击处爆出一团气浪,两人各退数米。

    “等一下!大家是自己人!”

    “我是华极,会长心腹,老大让你不要找他,没想到你进去了,我在外面都快急死了……”黄极快速说道。

    十八号本要继续下死手,没想到听到这么一番话。

    华极?不正是重瞳之主让他找的人吗?他之前没找到此人,结果直接去见重瞳之主了。

    此刻想来,的确冲动。

    他尴尬地收手道:“这样啊,是我的错,你们这些弯弯绕绕我实在搞不懂,不见就不见吧,刚才还有谁听到了,我去处理了!”

    看到‘菲斯’收手,躲在附近的缪斯塔和萝娜松了口气。

    缪斯塔暗道华极机智,把他们两个送走,自己留下来,表示刚才偷听的只是他华极一人。

    随后顺势说自己是佛罗心腹,大家都是自己人。

    这一套下来,竟然真的有用。

    只见黄极继续说道:“本来有人要来,但都被我骗走了,放心,只有我听到。但是你不能再跟会长接触了……”

    十八号点头跟他走,说道:“我们的总boss真是腻歪,要我说,怕什么,谁要发现了灭口就是,装什么不认识!”

    说着,他越过凯多的身体,顺带脚就要踩死凯多。

    黄极荡开他的腿说道:“不必灭口,凯多也是自己人,我们的事他都知道,我们只是有点私人过节而已,但目的是一致,大家都是为了重瞳办事嘛,对吧,凯多!”

    凯多躺在地上,连忙点头。

    他虽然没有听到里面的话,但也知道菲斯要杀他,而且菲斯明显是叛逆啊!

    黄极这么说,乃是救他,他只得应声。

    “嗯嗯……”凯多说不出话,他喉骨碎掉了,此刻能活着已然是生命力顽强了。

    十八号没有多想,他大部分时间都沉睡在维生舱中,心思其实是非常单纯的。

    只见他揽着黄极就走,并说道:“走,我们换个地方聊。”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