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见十八号跑出去,佛罗在屋内立即拿出了电话,联络自己没来的手下。

    他要呼唤自己的执剑人,以及家族培养的死士。

    毫无疑问,不管菲斯什么情况,他都要先把自己人都召集起来。

    “光这些人还不够,菲斯准备的定然更加充足……”

    “你说罗言?嗯,其实时机不成熟,等罗言可以成为掌剑时,我再提举他,才是最完美的结果,最后不仅仅他是我的,还有他背后的家族也将为我所用。”

    “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也是,菲斯蠢蠢欲动,我现在的确需要他们的力量。情况变了啊,也是时候让罗言、阿福这些人,为我所用,干掉菲斯了。”佛罗与自己的执剑人电话沟通着。

    在所有非白人的成员中,他佛罗的威望极高,他只需要摆明旗帜,便能号召无数表面不是他的人,转而支持他。

    哪怕不支持,甚至站在他的对立面,也会因为尊敬而在对抗他佛罗的过程中出工不出力。

    而这之中,罗言无疑是佼佼者,性情也很合他胃口,是他早就选中的‘傀儡掌剑’。

    佛罗非常了解罗言,在罗言的成长与晋升中,他出了一些力,但是他并没有明面上与其拉拢交好,而任由摩根家族的人把他争取过去。

    如此才不会被人忌惮,才不会成为众矢之的,最后还能借助其他家族的力量,给他培养忠犬。

    “表面上我的势力,不过是组织里的十分之一而已,可实际上,我掌握了光明会三分之一的人心!”

    佛罗一边看着大门,一边联络罗言!

    “嗡嗡嗡……”

    他等待罗言接通,却渐渐听到振动声靠近。

    “嗯?”

    佛罗蓦然回首,只见罗言握着通讯器,漠然地走到了他身后。

    “罗言?你怎么在这?”佛罗吓了一跳。

    罗言神色冰冷,眼神中乃是无尽的失望。

    为佛罗效死,他原本的确是愿意的,罗言本以为佛罗是光明会最开明的领袖,所以即便是被重瞳之主挟持爱人,逼着他加入叛军,罗言依旧想着救下佛罗。

    可他自愿这么做,与被上位者算计这么做,是两码事。

    听完佛罗的话,罗言已经明白这些年为何佛罗与自己若即若离,施恩惠于自己的同时,又不跟自己亲密接触。

    这就是让自己永远记着他的好,而看不到他的恶。

    让自己很自然地加入摩根家族,借摩根家族的力量把自己栽培成为掌剑,还能为他所用。

    滴水之恩报不出去,无数的小恩小惠积攒下来,不是不要还,而是要还个大的。

    如果罗言不知道这些,以后成为掌剑,肯定是听佛罗的,步调跟着会长走。因为罗言就是那种厌恶各个掌剑之间争权夺利的人,他很早就想过‘如果我当了掌剑,我一定不只顾着家族利益,好好辅佐会长’。

    此刻想来,无比幼稚。

    仔细一算,罗言有今天,更多的原因是摩根家族的支持,佛罗其实没出多大的力,可最后却俘获了罗言的心。

    佛罗这不过是在看人、用人之道上,达到了更高一层的地步而已。

    本以为是伟大领袖,没想到是更高明的政客。

    “会长,没想到你就是重瞳之主……好人坏人都给你当了。你直接让我加入你的派系,我会同意的,何必拿柔伊……好吧……我明白了。我相信你不会伤害柔伊,你要的我会给你。”罗言苦涩地说道。

    这样的政客,又岂会轻易相信他?拿捏住柔伊,才足够保险啊。

    佛罗双重身份,一个装好人,一个当坏人。

    “刚才你都听到了?搞错了,这都是误会,这是菲斯的奸计!”佛罗解释道。

    罗言摆手说道:“是你让我有机会成为涅槃者,有机会成为人类最后的幸存者,那时候我认为,只有会长你……会考虑组织所有人的利益,而不只是大审判后那666人的利益……”

    “我曾相信你是那种真正的领袖,让更多的人活下去。事实证明,我想多了。”

    佛罗都听蒙了,罗言竟然相信他就是重瞳之主,这简直太冤了!

    “你有没有脑子!别人说我是重瞳之主,我就是了?”佛罗气急。他感觉到以前那个看自己眼神充满崇拜的罗言,如今有些黑化了,这波完全打乱了他的原计划!

    殊不知,早在之前,罗言就从布兰度口中得知他是重瞳之主了。

    而他现在态度改变,其实并不是因为‘会长要造反’,而是因为自己一直以来都被会长当做棋子利用。

    最崇拜的人,其实是最厌恶的样子,这打击太大。

    算了,怎样都行吧,人类本就没有未来。

    “刚才那个菲斯,故意这么说的,对,对了!是克隆人,他肯定是克隆人!”佛罗突然想到关键。

    十八号的表现,实在是太糟糕,刚开始没意识到这层,此刻一回想,佛罗马上想到刚才是假菲斯,是个替身!

    然而罗言摇摇头,有些没精神的说道:“或许是克隆人吧,这不重要了。我不在乎派系里,你和菲斯是不是又在内斗……”

    “会长,你有恩于我,无论如何,我会帮你。明日一战,我会全力以赴,如果你与菲斯水火不容,我就替你杀了他!”

    “我有办法让自己达到S5,甚至是S6,事成之后,我肯定也是个废人了……”

    “我的傀儡掌剑之位,让摩根家的长子去当吧。至此我欠你和摩根家族的,便全还了。”

    “我不要任何权力,只想当一个普通的发明家,和柔伊……做五百年的夫妻。”

    说着,罗言将通讯器放在桌上,头也不回地离去。

    罗言本就没有野心,他当年不往上爬就会死,后来也一直是在被人推着前进,一步步到了今天的位置。

    他已经厌恶这一切,现在他只想为了自己与爱人而活,明日一战后,便谁也不欠。

    “说够了没有?你给我站住!”

    “罗言!你不相信我吗?菲斯才是重瞳之主!是他要排除异己!”佛罗都不知道从何解释起,他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巨大的圈套中。

    对于他的话,罗言漠然回头道:“请您真诚一点!会长!”

    他推了推眼镜,让人看不出一丝感情波动。

    佛罗还要再说,罗言却打断了他。

    “我会帮你把所有掌剑都干掉!从此以后,你就是永恒会长!”罗言玩味道:“佛罗,你真的不想当吗?”

    他的话极为动人,佛罗张大嘴巴,竟然无法拒绝。

    谁不想成为光明会真正意义上的领袖?

    罗言说帮他把所有掌剑都干掉,这效力的程度,比佛罗原本设想的还要……彻底!

    “……你真的可以达到S6的程度?你怎么做到?”佛罗忍不住问道。

    “呵……”罗言笑了,头也不回地离去。

    只留下最后一句话:“可能我才是光明会的最强者……哪怕只有五分钟。”

    佛罗看着罗言离去,脑海里一团乱麻。

    什么情况?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为什么罗言突然黑化了,还要干掉所有掌剑,让他当永恒会长?

    这波黄袍加身,佛罗都不知道该不该拒绝。

    “明天……怎么都在说明天……”

    佛罗捋了捋突然出现的各种关键信息。

    “重瞳派系要在明天行动,而罗言以为我是重瞳之主……这么看来,罗言是被菲斯利用了,而且还拿柔伊来威胁罗言……”

    “唔……但是菲斯没想到,罗言即便如此,依旧承我的情……即便误以为我是重瞳之主,他也只是失望,而不是敌对我……”

    “他失望过后,反而不求回报,不如我将计就计……”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