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极与菲斯,找了个地方,深入交流了一番。

    他们对剧本,指导演技,折腾了两个小时。

    之后两人在夜里去见了奥纳西斯掌剑,也给他送去了长生药。

    奥纳西斯掌剑垂垂老矣,谁都知道,他活不过五年。

    所以在得到阿姆的消息后,为了长生药,他第一个叛变到了重瞳派系。

    什么漂亮话都是扯淡,到了他这个地步,长生最重要!

    为了长生,光明会从古至今都在努力。

    上古之时,他们直接效力于外星人,去完成外星人给的任务,积攒功劳领取不死药。但这份额太少,一代人就只出一个。

    后来外星人走了,古代光明会,开始搞各种炼金术,通过一些残留的知识与神器,研究长生药。

    但很显然,炼金术什么的没有用。

    一直到近现代,生命科学的诞生,才让他们有希望长生。

    可是,长生药太难了,多少代掌剑,熬到老死,都没有等到!

    “你根本不知道,我之前有多绝望,菲斯。”

    “眼看着长生药快要研发出来了,却还要等十年、二十年……我只有五年好活,等不到了!”

    奥纳西斯躺在轮椅上,激动地拉着菲斯的手说着。

    十八号遵循着黄极教他的仪态和神情,默默点头。

    奥纳西斯继续说道:“一代代掌剑,躺在床上,在不甘中死去……光明会今时今日的地位和技术,都是我们老一辈争取到的啊!”

    “可是我们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有生之年等不到,全便宜后人了啊。”

    十八号平静道:“老掌剑,我这不是研究出来了吗?你的药效马上就到了。”

    “是啊!你这个重瞳派系好啊!太好了!得亏还有你们啊!呃……啊!”奥纳西斯刚说完。

    他就感觉到一股清冽的精力涌遍全身,他如同脱胎换骨一般,爽快地呻吟出声。

    枯瘦如柴的手臂上,带着老人斑的皮肤开始脱落,一层新皮展现出来。

    尽管还是没什么弹性,但也比之前紧致多了。

    短短十几分钟,奥纳西斯就从轮椅上站了起来,颤颤巍巍的,但是却十分开心。

    “好!好药!”奥纳西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虽然依旧是个老头,可精力比以前旺盛多了!呼吸也不困难了,皱纹都少了一些。

    他注射了一期长生药,年轻了十岁左右。

    “菲斯,你做得好啊。我支持你……菲斯,研发出长生药,你就是唯一的领袖,明日谁不服,谁就死!”奥纳西斯毫不犹豫地说道。

    经历过衰老地躺着,绝望等死的他,虽然是个掌剑,但早也没什么野心。

    谁给他长生药,谁就是主子。他只求长生久视,然后享受自己那花不完的财富与权势。

    怎料,十八号突然说道:“老掌剑……杀死人类的,除了时间,还有武力啊……”

    奥纳西斯楞道:“你说什么?”

    十八号淡淡地微笑道:“你被什么保护,就被什么限制,能给你遮风挡雨的,同样能让你不见天日。”

    这话明显别有所指!

    光明会受外星人的庇护,同时也被外星人压得死死的,永世不得翻身!

    就连生存也要仰人鼻息,企盼着主遵循所谓的承诺。

    奥纳西斯如何听不懂,顿时惊道:“菲斯!你……你要忤逆主?”

    十八号显露出一个野心勃勃的表情说道:“我只是不希望,在拥有长生,闭眼祈祷,等待主降临把我们接走时,迎来的却是欺骗!”

    “长生又如何?人被杀,就会死!”

    奥纳西斯激动道:“不会的!主没有必要骗我们,六百多个人而已,举手之劳啊!他们的生产力大到惊人,又不是养不起!”

    十八号摇头道:“就算不毁灭我们,恐怕也不会是什么享乐的日子。那未知的命运,也许根本不是我们能想象的残酷。”

    “你说得不到长生药,在床上眼睁睁地老死很绝望……可我认为,得到长生之后,还没来得及享受,就要面临无尽的痛苦,更绝望。”

    “我……不想后悔。”

    有了黄极当导演,提前亲自指导演技,十八号此刻简直就是影帝。

    其实十八号根本不是很懂自己说的这些意味着什么,反正他只管冒充菲斯,到时候获得自由人的身份,不再被人当做兵器一样奴役。

    至于这对光明会有何影响,关他屁事。

    但奥纳西斯听了,却感觉快疯了,焦急道:“别这样!菲斯,你这是在作死啊!你又不是小孩子了,天人有多强你知道的啊!我们卑微的人类,和他们相比就如同蚂蚁一般!”

    “我们好不容易有长生药了啊,活着不好吗?”

    “权力财富长生我们都有了……这么好的日子,你别乱来啊!”

    “我们乖乖的,什么都会有的!”

    十八号凝视他说道:“奥纳西斯,趁着现在,我们还有一定的自由,还有整个地球资源和人类社会作为后盾,不赌一把,我们就没机会了。”

    “如果你不同意,你可以去向帝斯举报我。你试试。”

    奥纳西斯哭丧着脸,犹豫再三,还是妥协了。

    他叹气道:“约柜在中央金字塔里,你足够集权的话,的确可以瞒住一时。小灰人对我们的监视力度不大,每年交货时,能瞒过去,就基本没事了。”

    “但这又如何?你要研究飞船?你哪来的技术?就算研究出飞船,它能比月球大炮更快吗?飞得出去吗?”

    十八号笑道:“还有几十年的时间,会有机会的。那个自然扰动者,不就是个机会吗?”

    “四月份帝斯就会下凡了,在此之前,我们必须先整合光明会。”

    “明天我先不露面,你在台上等我的人先动手,然后你振臂一呼,亮出重瞳标记,让你的人攻击所有掌剑。”

    “至于会长,你不要动他,我自有办法。”

    奥纳西斯点点头道:“你的人开第一枪?谁啊?”

    “布兰度·奥迪。”十八号笑道。

    奥纳西斯恍然道:“哦,他果然是你的人。”

    “不过金字塔怎么办?一道道激光下来,除了我们,谁都得死。”

    十八号说道:“唉,激光金字塔,有个致命的缺陷……”

    “什么?”奥纳西斯问道。

    十八号好笑道:“把上面的奔奔石拆下来不就好了。”

    这实在是个再简单不过的办法!

    那三大外星奔奔石,原本是在埃及金字塔上,后来被光明会拆走,装到圣清岛上来的。

    拆下来的时候,奔奔石是无法蓄能的,它必须借助金字塔这个独特构造,聚合宇宙射线。

    金字塔结构,是一种非常神奇的结构,所有照射在金字塔上的辐射,都会聚集在尖端。

    当然,寻常的金字塔,这个功能没什么用。因为辐射太弱、太散漫了。尖端如果是普通的石头,那么能量都无形地射走了。

    而奔奔石,本身也很独特,是外星科技的产物。它能以极大效率汇聚射线,且全部储存住,并可以朝着除了正下方以外的地方,激射出去。

    “不对啊,奔奔石已经需了几千年的自然能量,你拆下来,里面一样有庞大的能源啊!”奥纳西斯说道。

    十八号说道:“但是,奔奔石无法对底端攻击,如果我们把它拆下来侧躺过去,那它底面朝向的方位,就是它永远无法攻击到的死角!”

    奥纳西斯恍然,这的确是个致命缺陷。

    “它晚上照耀小岛,犹如灯塔。我们直接上去拆?那不就当场打起来了吗?”奥纳西斯又说道。

    十八号说道:“不必提前拆,明天打起来……再拆不迟。”

    奥纳西斯惊道:“明天打起来以后,当面硬拆?”

    十八号说道:“不行吗?我们是袭击者的一方,在布兰度吸引注意力时,我会派人从奔奔石无法攻击到的金字塔内部上去,将其掀翻就好了。”

    “把奔奔石的屁股朝向会台,其无法照耀的死角,就是我们的战场!”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