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二十一日,清晨五点钟,很多人就早早到达会场了。

    现场中央广场已经有人搭建了九层高台,其就在金字塔之下,仿佛是金字塔斜坡的延续。

    而在高台两旁,观众席是六层,分别置于左右两侧,合起来构成如斗兽场一般的建筑。

    而在朝向港口区的方向,中间有一条又宽又大的路,足够上百人并排而行。

    沿着路旁,一路还设置了三层座位,那都是勉强有资格上岛,24级以下的人坐的。

    阿兰、林立都只能坐在这,他们看了看远处的高台,不禁摇摇头。

    “这个距离,太远了,掌剑如若站在高台上,我只能看到几个点构成的轮廓,没有狙击枪,今天的大战,我派不上任何用场。”阿兰低声道。

    林立冲着其他一些早早过来挑座位的人员微笑,同时牙缝里挤出声音道:“别说了,没我们的事,我们都是大忠臣。”

    阿兰好笑道:“分明是我们要颠覆光明会,结果到最后我们反而不用动手……”

    “你看亚当斯,还在那指挥入座呢。”林立说道。

    只见亚当斯负责引导现场人流,谁坐在六层高台区,谁坐在三层矮台区,他都安排好了。

    林立朝他挥手,亚当斯见了,把活计交给手下,晃荡到林立这边。

    “你见到华极了吗?”林立问道。

    “后半夜短暂见了一面,只教我做了几件事就走了。我实在是没什么时间了,今天凌晨两点钟的时候,来了一大批人,少说一万人吧,可把我累得够呛,我到现在没睡。”亚当斯说道。

    林立惊道:“嘶!突然来这么多人?这是哪个掌剑察觉到了吗?”

    亚当斯笑道:“肯定啊,布兰度说了,他认出了很多佛罗家族的人,这应该是会长临时召集来的。但是布兰度不认为是‘勤王救驾’的,而是佛罗作为重瞳之主,在最后关头加派的反贼……”

    “这……会长造反?”林立惊愕。

    亚当斯笑道:“这有啥?会长亦不过是强一点的掌剑而已。”

    “布兰度已经被撤职了,阿罗纳让维罗妮卡拿走了我的权力剑,废掉了布兰度的特权。布兰度已经决定今日揭发罗言,掀起大战。”

    “你怎么和布兰度混在一起了?”林立说道。

    亚当斯说道:“布兰度这个人,我算是看出来了,他不是效忠于任何人。他效忠的是强权,是以堂堂正正之势就可以碾压所有跳梁小丑的那种秩序。”

    “说白了,他效忠外星人呗?”林立吐槽道。

    亚当斯笑道:“可以这么说,尽管帝斯跟他不熟,但他却十分崇拜帝斯的力量。尽管他从未见过任何天使,但他憧憬着主与光之文明的盛况。”

    “有外星人做主,光明会就是地球上最大的强权、碾压一切的势力。他效忠的是这个秩序本身,而非任何一个掌舵者。”

    “昨晚那一万多人,不光是会长的人,后半夜还来了很多布兰度调来的人……这家伙,要替天行道,代神执罚。”

    林立说道:“他凭什么啊?”

    “别忘了他有杀人剑!他暗中联络了很多人,假传菲斯之令!通宵了一夜的时间,把七成的中立无知群众统合起来了,让他们勤王!从人头数上来讲,布兰度现在的势力最大。”亚当斯说道。

    林立惊道:“卧槽!这么容易?但这有屁用啊,到时候打起来,掌剑一句话,就能让这所谓的勤王之师破碎。”

    “布兰度归根结底,还是假传命令,只能骗的了一时罢了,最后他还是吃不了兜着走!”

    亚当斯说道:“是啊,所以他要当众揭穿一切的真相!”

    “布兰度他怎么会相信你的?”阿兰说道。

    亚当斯神色有些挣扎道:“因为我欺骗维罗妮卡,帮布兰度偷走了藏在圣地神殿里的约柜。”

    “嘶,布兰度这简直没有退路啊。”林立说道。

    假传命令统合大军,偷走约柜,除非一切按照他的剧本走,否则布兰度会死无葬身之地。

    亚当斯神色忧郁,不光是布兰度罪不可恕,同样陷入深渊的,还有维罗妮卡。

    今日,他们要把维罗妮卡的父亲以及她的家族都消灭,维罗妮卡将堕入地狱。

    “亚当斯?”林立喊道。

    “嗯?”

    “你在想什么?”林立说道。

    亚当斯说道:“没什么,对了,凌晨的时候你猜我还看到了谁?”

    林立摇头,表示猜不到。

    亚当斯说道:“诺奇拉!”

    “什么!”林立、阿兰两人大惊。

    “他怎么来了?我们没通知他啊。”

    这真是把两人惊到了,诺奇拉是以前弥赛亚的帝王,现在昆仑墟的后勤总管。

    此次行动,他们只来了恶龙、林立、阿兰、亚当斯、郊狼这些人,瑟提等哨兵外加天龙人们则在附近海域待命,随时等待罗言的召唤。

    这里面就没有诺奇拉的事,他就好好看家,把底特律经营好就行,怎么诺奇拉突然跑过来了?

    亚当斯说道:“我看到诺奇拉也吓了一跳,寻思他怎么得到通知的?又以什么身份来的?所以我留了个心眼,没有亲自接待他,只是让一名手下处理。”

    “后来我一查,发现他是光明会24级潜伏者,这种级别的潜伏者,一般是各国内阁里面的人员。”

    林立惊恐道:“他是潜伏者?卧槽!诺奇拉是内鬼?”

    阿兰也惊呆了,昆仑墟的前身,可以说是弥赛亚,而他们弥赛亚的最高统帅,竟然是光明会的卧底?

    难怪以前的弥赛亚混成这样!老大是内鬼!

    “完了,出大问题!诺奇拉是内鬼,那我们不早就暴露了?我们的计划是不是已经漏了?”林立说道。

    阿兰倒是冷静道:“别急,到现在一切都还在掌握中,诺奇拉明显没有揭发我们。否则光明会没有必要跟我们客气,直接消灭我们就好。”

    “诺奇拉是谁通知他过来参会的?”

    亚当斯说道:“罗言!”

    “是他!”两人一时间想了好多。

    亚当斯继续说道:“诺奇拉是罗言的老婆柔伊负责的卧底,潜伏在弥赛亚内部的。”

    “我感觉计划有变啊,我们利用罗言,掀起光明会内斗。但现在我们自己内部出了这么大个奸细,还被罗言招来了,我认为罗言已经知道真相……”

    “华极可能还不知道这件事,我觉得我们的计划应该延迟,我直接和布兰度闹翻,让他自己作死,我带你们即刻撤离圣清岛。”

    林立说道:“你别乱!老大到底让你做什么?你照做就是了,我相信老大是知道的,计划不用变。”

    阿兰也说道:“是的,最忌临时更改计划,亚当斯你就照老大的计划做。”

    亚当斯点头道:“我知道了。”

    几人如此碰了个面后,亚当斯默默走开。

    他继续维持现场秩序,过了一段时间,看了看表,已经六点了。

    亚当斯转身走进了港口区,来到某处屋外敲门。

    他有节奏的敲打,过了一会儿,白兰迪开门放他进去。

    两人来到地下室,只见这里如同刑讯地狱。

    有一名哨兵在这里奄奄一息,手脚折断,显然被拷打的不轻。

    这名哨兵是摩根家族的人,正是之前被马可委托送走眼镜的那名‘重瞳战士’。

    “情况很明朗了,马可,我再问你一遍,你想不想活命?”布兰度严肃道。

    马可倒是没有被拷打,叹气道:“我真的不知道缪撒的遗言是什么,反正肯定不是我!”

    “我不想听这些废话,现在眼镜在我手中,我会当着所有人的面,逼迫罗言播放内容。我不在乎你到底跟罗言什么关系,到了台上,你就照我说的做就行了。”布兰度说道。

    他已经豁出去了,事情到了这一步,他简直如孤儿一般,没有任何依靠。

    佛罗、菲斯、奥纳西斯三大掌剑要造反,甚至其中一个还是会长!

    换做别人,或许就投诚了,管它什么正统还是叛逆。

    可布兰度却依旧选择正统,而且他的正统定义,在于掌剑人数多的那一边!

    会长都叛乱了,但那又如何?掌剑可有九名!造反的三名掌剑依旧是少数派,他相信帝斯也是帮助掌剑多的那一边,因为外星人不在乎掌剑的个人能力,必然只看人头数的。

    除此之外,重瞳派系还勾结了天龙人!这可是主神的大忌!违背了六的意志。

    在布兰度眼中,谁是正统,毋庸置疑。

    布兰度已经拿到约柜,只要说动五名掌剑靠近约柜祈求,就可以联络小灰人。

    他要请帝斯下凡,机械降神!

    事到如今,可以说一旦失败,布兰度将在光明会无处容身。可一旦成功,他就是力挽狂澜的大功臣!

    既如此,真相如何,不重要了,管他马可是不是冤枉的,反正罗言肯定不是冤枉的,毕竟罗言自己都承认了。

    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在他眼里,谁是谁非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多数派战少数派,布兰度站在多数派的一边,他要主动出击!

    “我让你怎么说,你就怎么说!否则你现在就给我死。”布兰度冷声道。

    马可连忙道:“好好好……我是重瞳派系,我亲眼见到……罗言攻陷的圣塔菲,他还傍上了别的外星人,要颠覆光明秩序!”

    “重瞳派系的真实目的,不只是消灭掌剑集权,他们还想杀死帝斯!”

    布兰度笑道:“很好,就这么说!”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