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二十一日,清晨八点钟。

    光明会百年来最大的盛会,即将开始。

    大会场人头耸动,观众席上人满为患,少说也有七八万人!

    他们都看向一个方向,那是正东方,一条宽阔的直道上,浩浩荡荡的队伍庄严地朝这边走来。

    道路两旁有乐队演奏,卡门领队,手执缰绳,站在一辆黄金色的战车上!

    黄金战车后,阿姆、黄极、罗言都在,也各自驾驭着战车朝金字塔方向前进。

    再后面,就是上万人的埃及队伍了,他们护送着圣物。

    在一辆十六匹马拉的巨大马车上,金灿灿的翼神号,威风凛凛。

    华丽的羽翼与鹰头,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噢!”

    随着车队靠近会场大门,会场内响起欢呼声。

    这时候,掌剑们一个个上台。

    他们站在九层高台上,其中一半竟然穿戴了生命殖装,华丽的礼服下面,是泛着淡金色的皮肤!

    “你们几个……”撒克逊见状,眉头微皱。

    他们是各自从自己的专属通道走上来的,如今到了台上,才发现他们装束没统一!

    穿戴生命殖装的,分别是佛罗、阿罗纳、缪斯塔和奥纳西斯。

    菲斯没来,所以剩下四名掌剑只是穿着正常礼服。

    “什么情况?你们穿戴生命殖装,不跟大家商量?”一名年老的掌剑愠怒道。

    四名毫不知情的掌剑,都脸色难看。

    阿罗纳穿了,但也很惊讶于还有四个人没穿,他说道:“我让罗言通知你们小心有叛逆,他只通知了一半人?”

    “什么?你让罗言通知我们?我就没见过他!”不知情的掌剑瞪眼道。

    佛罗面色古怪,缪斯塔瞥了眼佛罗,也没说话。

    奥纳西斯老神在在,目光盯着观众席极其靠近他们的布兰度。

    别说通知一半了,罗言压根一个也没说。

    他们三个都是知道今天要发生大事,所以穿了生命殖装。

    唯有阿罗纳,此刻才确定道:“不好,罗言果然有鬼,我就是为了防止今天这么大的盛会出问题,才让你们都穿上……”

    “你们现在立刻回去把生命殖装穿上,否则要出大事。”

    佛罗说道:“有金字塔在,怕什么?上都上来了,底下几万人看着呢,没穿就没穿吧。”

    “菲斯已经缺席了,现在我们退回去,大会就乱套了。”

    听他这么说,缪斯塔微微一笑。

    他说道:“菲斯真的不在吗?为什么有人看到他昨天跟你秘密会面了?”

    “什么!”佛罗大惊,不知道缪斯塔怎么知道的。

    撒克逊瞪眼道:“到底怎么回事?菲斯他在岛上?”

    佛罗冷静道:“没有的事,他在岛上,他为何不出现?”

    缪斯塔笑道:“谁知道呢?但现在看来,罗言及其所谓的重瞳派系,真的存在啊……背后说不定还有一两名掌剑扶持呢。”

    “佛罗,你和菲斯联手,今日要把我们消灭殆尽吧?”

    佛罗怒道:“你胡说八道,我看与菲斯联合的,是你吧?”

    “呵呵,诸位,昨天我发现克隆部队……”缪斯塔快速地把两人密会的事说了,还有菲斯暗藏克隆部队的事。

    一时间,其他掌剑神色凝重起来。

    重瞳派系是真的?背后还有掌剑?那到底是佛罗与菲斯,还是缪斯塔与菲斯?

    好像怎么都有菲斯啊?菲斯还准备了克隆部队。

    “那些克隆部队呢?”撒克逊问道。

    缪斯塔说道:“我后来去的时候,他们已经不见了,恐怕已经被菲斯转移了。”

    奥纳西斯说道:“所以没有证据咯?有什么事大会结束后再谈,你不会要当这么多人的面,审判我们的会长吧?”

    见他和稀泥,缪斯塔说道:“叫停朝圣大会,的确不好。正好大家都在,不如我们让罗言一个人上前解释一下……”

    昨天他偷听到了那么多重要信息,缪斯塔又怎么会什么都不做?

    他连夜调了一批死士上岛,伪造了一批重瞳徽章戴着,就在观众席里。

    此刻呼吁大家,逼罗言一个人上前对峙,如果抗命,他会直接用激光轰杀罗言,将护卫队剿灭。

    如果罗言上来,巧言令色,他就让自己死士跳出来,直接反串揭露佛罗、菲斯的目的,拥护罗言杀上至高台。

    到时候,他依旧可以用激光大开杀戒。

    而罗言身边到时候拥簇的所谓手下,其实都是他缪斯塔的人,所以他也不必担心罗言真的能冲上至高台。

    除此之外,缪斯塔还准备了最后的一条退路。

    那就是核弹!

    缪斯塔这个人掌握着五大军火公司,此刻圣清岛外,已经待命了一支舰队,管他叛军有多少,只要他表示自己的心跳连接着装有核弹头的导弹。

    关键时刻把这个亮出来,现场所有人,都得老老实实地听他主持公道。

    “圣物护卫队场外待命!执剑人罗言,上前听宣!”缪斯塔高喊道。

    通过扬声器,全场都响彻着他的声音。

    霎时间,会场的卫兵拦住了护卫队,让他们停下等待,只能有罗言一人上前。

    卡门等造反者心里一颤,什么情况?这跟仪式不符。

    “难道不应该是我上去宣讲吗?”卡门说道。

    但也没办法,掌剑们当众说了,就得照做。

    卡门走到罗言身旁低声道:“怎么办?这必有蹊跷。难道你要先动手?谁先动手,谁先死在激光下。”

    虽然奥纳西斯将会派人在打起来时,推翻金字塔的奔奔石。

    但在此之前,肯定会有一批人死在激光下,所以需要一批炮灰。

    卡门和罗言他们准备的炮灰,就是摩根、美第奇家族的一些死士,让他们抬着翼神号交接给掌剑时,率先出手。

    可现在,却要罗言独自上前。

    “没关系,有四名掌剑没有穿生命殖装,我有信心瞬间跨越四十米,把他们秒杀!”罗言说道。

    “什么!”卡门听懵了,罗言什么时候这么猛了?

    一秒跨越四十米?这特么S5了?

    罗言冷漠道:“但这么做代价很大,一旦开始我的战斗力将只有五分钟。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先手出击,见机行事吧。”

    “知道了。”卡门重重点头。

    只见罗言穿着礼服,越众而出,庄重地走进会场。

    上万人的大队伍就在场外,观众席上还有好几万人,所有人就这么看着罗言一个人走向至高台。

    五百米!三百米!一百米!

    待到了四十米时,罗言踏上了台阶。

    “止步!”撒克逊喝止了罗言。

    罗言老实地停下,看向掌剑们。

    缪斯塔说道:“神权从天而降,我们是被神明选中的人,五千年前,我们曾拥有神明所赐予的翼神。祂既是天使,亦是我们的圣物。”

    “时代更替,我们曾遗失了圣物……但今天圣物重现天日!这象征着我们将找回失落的辉煌!”

    惯例,要说一些废话。

    台下数万人都肃穆地听着,大约两分多钟后,缪斯塔突然点名罗言。

    “罗言,此次找回圣物,你功不可没,今日起你便是圣物守护者,此称号与不死鸟同级,可自由出入神庙区。”

    众人哗然,没想到竟然说罗言首功,卡门不是圣物搜寻小队的负责人吗?他应该是首功啊。

    圣物守护者,这个称号是新加的,以前是没有的。而特权,竟然是自由出入神庙区,这个特权从来不会给战斗人员的。

    即便是掌剑保镖,进出也要报备和验证身份的。

    只见缪斯塔继续说道:“圣物将供奉在神庙区,而你作为圣物守护者,我们便破例给你如掌剑一般随意出入的权力。”

    “但是,出入神庙者,必须确保绝对忠诚于掌剑……”

    罗言平静道:“我绝对忠诚于主,忠诚于组织,忠诚于掌剑。”

    缪斯塔微笑道:“破格授予此特权,组织上下质疑颇多,罗言,你是否面对他人对你忠诚的质疑?”

    话说到这里,话题突然变成对质了。

    “我愿意面对任何质疑。”罗言凝重道。

    缪斯塔要质问罗言,不能直接质问,毕竟这是大会上。

    所以他故意说要破例给特权,然后让他表忠心,之后让人出来质疑。

    这个时候,两旁的朝圣者们,就可以跳出来质疑了。

    缪斯塔早就安排好了人,只见一名升腾者站出来,说着:“罗言有意图叛乱的嫌疑,很可能那个重瞳派系……”

    他话都没说完,突然之间,一个人影从人群中飞跃而出,打着一把铁伞落到了罗言身旁。

    “不用可能了……”

    “重瞳派系,是真实存在的!”这人打断了那名升腾者的话,屹立在场中,金发飞舞!

    来者正是布兰度,他肩上还扛着一口大箱子,砰的一声砸在地上。

    罗言看着他,反而松了口气。

    缪斯塔这突然的一手安排,搞得罗言很被动,他也有压力。

    罗言看到有人出来质疑,就想到缪斯塔可能会安排人直接提前逼反自己。

    如果逼得他罗言打响第一枪,那枪打出头鸟,自己就算有禁招,最后也未必能活下来。

    正在他苦苦思索,如何应付众人质疑时,布兰度出场了!

    布兰度直接打断了缪斯塔安排的人,蛮狠地站了出来,一点规矩也没有。

    “缪斯塔是察觉到了重瞳派系今天要造反,弄了这个局来逼我,想要用激光把我秒了。”

    “还好这里到处都是我们的人,布兰度这是来救我的场了?”

    罗言心里想着,还当布兰度是来救场的。

    布兰度朗声道:“不要说什么怀疑了,我有铁证如山!罗言就是叛逆,重瞳派系的主将之一!”

    此话一出,不少人面露惊讶。

    终于有证据了吗?竟然选择这个时机拿出来。

    在场大约有两成的人,什么都不知道,他们都感觉这是要上演一场大戏了,两名涅槃者要斗个你死我活。

    不过,有六成是布兰度暗中联络好的,假传命令组建的勤王联盟,他们倒是很期待,就等布兰度实锤罗言后,当场把乱臣贼子诛杀。

    另外还有两成,是重瞳派系的人,他们大多数也都以为布兰度是自己人,此刻见布兰度这么说,有的人也懵了:什么情况?他怎么搞自己人?

    但有的人比较聪明,暗想:这大概是救场,诬告罪不至死,布兰度这是在保罗言。

    罗言也是这么想的,说道:“布兰度,你胡搅蛮缠我多次了,到底什么证据,你尽管拿出来!”

    布兰度叫手下阿福,把马可和拿走眼镜的哨兵带了上来。

    “马可,你说吧。”布兰度说道。

    马可看着罗言,他现在已经完全不信罗言了,认为这家伙辜负了缪撒的信任。

    他现在要活命,就完全按照布兰度的剧本来说:“我叫马可,罗言签署调令,让我去纽约晨光学院当教官,实际上他趁机煽动叛乱,好让他的人偷盗黑魔杖。”

    “……罗言派人杀害了自己的朋友缪撒,虽然两人是朋友,但是缪撒不愿意加入重瞳派系,所以罗言只能灭口!”

    “他做的一切,都让我背锅……任由我被通缉,而罗言一直想杀我灭口……”

    布兰度说道:“他的同党还有谁?”

    “基德!卡门……”马可开始疯狂地报名字。

    布兰度认准埃及来的队伍全是叛军,所以把卡门那些人也全部算上了。

    疯狂的马可,最后甚至说:“而他们,全都听命于重瞳之主!”

    此言一出,不知情者心头一颤,这一个个已经是32级大佬了。

    连卡门也在其中,而他之上还有重瞳之主?那这个重瞳之主什么身份已经呼之欲出了,一定是某个掌剑啊。

    台上,掌剑们都看向佛罗。

    有了刚才缪斯塔的铺垫,这个重瞳之主除了佛罗和菲斯,还能有谁?

    罗言怒道:“胡说八道!马可,你的调令是我签的,但那又如何?布兰度你随便找个人空口白牙,就要治我罪?”

    布兰度说道:“掌剑们在上,我还有物证,缪撒在临死之前留下了遗言,记录在了他的眼镜里。”

    “根据基地里其他幸存者的供词我们都知道,缪撒死前曾多次说有野心派系!”

    “他在遗言之中,一定留有极其重要的真相!”

    朝圣者们议论纷纷,心说这家伙终于有铁证了。

    缪撒的死,敲开了重瞳派系暴露的序幕,他竟然有遗言?定然是很重要的内容。

    台上的掌剑们听着台下布兰度和马可的话,一会儿看着佛罗,一会儿看着缪斯塔。

    大家都知道,根本就没有什么圣物守护者头衔,这是缪斯塔编的,所以毫无疑问,是缪斯塔在发难罗言。

    再结合缪斯塔之前说的话,也可以看做是缪斯塔在揭露佛罗和菲斯,乃是罗言的靠山,重瞳派系的大佬。

    “果然直指某个掌剑,但缪斯塔到底是在揭露真相,还是在诬陷别人?”

    “不对劲啊,我特么没穿生命殖装来……今天怕不是要火并?”

    不明情况的四名掌剑,这时候终于知道大事不妙。

    掌剑之间,轻易不动手,一旦动手,就是你死我活。

    殊不知缪斯塔自己都无语了,愣愣地看着布兰度成为全场中心,在那自信地侃侃而谈……这不是他安排的人啊!

    诸多掌剑中,只有奥纳西斯老神在在,毫不意外。

    因为他知道,布兰度就是开启第一枪的人。

    “……缪撒的眼镜,就在这里,罗言,你承认吗?”布兰度高举一副金框眼镜。

    罗言接过眼镜,一看还真是缪撒的!

    “……这……的确是……缪撒的眼镜。”罗言再三确认后,承认了。

    布兰度笑道:“好!你承认就好!电脑我都带来了,你敢播放缪撒的遗言吗?”

    罗言屏气凝神,将眼镜放在电脑旁,慢慢操作着。

    掌剑们叫了几名专家站在一旁,以免罗言动手脚。

    罗言之所以慢慢操作,乃是在全功率开放自己的力量。

    这是禁招的前奏,他之前跟华极交手,用不了禁招,就是因为华极能把他的全功率状态关闭。

    此刻,罗言已经做好了暴起的准备,就是怕眼镜里真出什么问题。

    布兰度在一旁也屏气凝神,心想终于要揭开这副眼镜了。

    他已经拷打逼问过那名哨兵,确定了眼镜根本没有给罗言碰过,而马可被他逼问了一晚上,也说自己一直在德州,来圣清岛前没见过罗言。

    也就是说,马可是冤枉的,他之前脑补的情况是错误的,这副眼镜里,是真实的缪撒遗言。

    “其实就算是空的,也无所谓,今天我就要锤死你,不管是谁,我都说他是你的人,就算是空的,那也是你删掉的……”

    “你不承认也没用,我直接出手,你反是不反?”

    布兰度心想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罗言孤身在此,而埃及来的叛军在会场外,距离这里有一千多米。

    他只是要一个攻击罗言的理由,到时候罗言陷入危机,叛军一定会动手。

    到时候,也就真相大白了。

    只见全场寂静,所有人都盯着罗言。

    通过扬声器,缪撒的遗言响彻全场:“罗言你一定要为我报仇!杀我者马可!”

    遗言一出,布兰度当即跳了起来:“听到没有!嗯?”

    马可也跳出来指着罗言喊道:“没错,凶手就是马可,他也是你罗言的人,你正是派马可杀死了……”

    “……什么?怎么是我?”

    他话都说出来了,才反应过来,遗言里说的是他。

    马可很听话,布兰度说了‘我让你说什么,你就说什么’。

    可以说,剧本都对好了,遗言一出,甭管凶手是谁,一口咬死是罗言派的人。

    没办法,只能这样,因为布兰度和马可也不知道缪撒留了什么遗言,只能在具体的人上留个空白,到时候往上填名字。

    所以马可一听到名字,瞬间就背出了台词,然后说一半就发现不对,竟然是自己的名字!

    布兰度也愣住了,他都跳起来准备号召大家‘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没想到缪撒直接遗言让罗言帮他报仇。

    “就这?”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