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有史以来光明会经历过的最大叛乱,也是掌剑亲自出手的唯一一次叛乱。

    广场区到处是深坑沟壑,原本精良光滑的巨大石板、石雕,也都成了满地的碎石、断壁。

    许多刚刚20级出头的人员,一个个都快崩溃了。

    他们来到这里是来见见世面的,毕竟一般人来不了圣清岛,这次朝圣大会是特例,所以能来的都来了。

    这本是一场盛会,结果转眼之间,就成了修罗场。

    布兰度剑斩木箱的瞬间,如同发号施令,全场暴动!

    许多不明真相的群众,都差点吓尿,身边突然到处都是叛军。

    本来叛军不杀围观群众,罗言下过命令,以会长有令、圣物在手等大义,外加长生药这种诱·惑,尽可能拉拢中立人士。

    所以叛军反而很讲规矩,看到害怕、懵逼的人员,都不动刀子。

    但是,勤王之师就反而比较简单了,直到叛军出现之前,他们都还不确定今天是不是真有叛乱。

    性质上,他们属于临时的、自发的平叛人士。

    布兰度教他们的也很简单,佩戴重瞳徽章的,一定是叛军,见到就杀。

    再加上他们人多势众,没佩戴会长的都有可能是他们,如此一来,叛军非常被动,可以说是被全面压制,圣物护卫队冲了半天也还在原地打转。

    正常来说,掌剑们只要在高台上自保,谁冲上来就用激光射谁,那么这叛乱很好搞定。

    自发的勤王之师就会把叛军平定掉。

    可惜,在黄极的一番引导下,掌剑们以为那是所谓的菲斯叛军,继而亲手把勤王之师给击溃了。

    “真是太棒了,让我们最头疼的就是开始的这波激光杀戮,亏我还惆怅选哪些人当炮灰,布兰度竟然直接把敌人当做炮灰,替我们扛过这波清扫!”罗言惊叹道。

    战争开始,罗言就绕着至高台,躲进了金字塔旁的一片地下石室中。

    “是啊,不过布兰度怎么没跟我们一起躲进来?”跟着一块躲进来的,还有几名奥纳西斯手下的顶尖强者。

    叛军中凡是S2级以上人员,全部都选择暂避锋芒。

    在奔奔石被推翻之前,根本没有他们的用武之地,面对强大的科技武器,个人武力十分乏力。

    这场战争,熬过掌剑无敌的这波时间,剩下的他们就可以掌握主动了。

    大家各自找地方躲着,就连布兰度也是如此,他当然不会跟着罗言躲,而是在开战之后,带着约柜挖了个洞钻进去。

    是的,挖了个洞!

    他身边就是猎杀者阿福,阿福浑身绽放强光为其掩护,布兰度只用了十秒,就挖了一个大坑,连通了一条早已准备好的地下甬道!

    在里面,白兰迪已等待多时!

    作为布兰度最好的兄弟,刚才的对质,布兰度却没有带上他,这显然是不合理的。

    事实上,白兰迪一直在至高台下面!这是昨晚就开始挖掘的地道!

    “彻底失败了吗?布兰度。”白兰迪问道。

    布兰度将洞穴上方用速凝建筑材料填充好,倚靠在墙壁上掏出一部便携式电磁信号探测器。

    上面显示着好几个信号,这些都是布兰度寄生在罗言等人身上的孢子所散发的信号。

    “罗言在3号金字塔的北部,他应该是躲在那边的石室中吧……”

    “没有选择拼死冲上去和掌剑搏命,意味着罗言知道不久之后掌剑就没有激光可以用了,他们恐怕早就在金字塔内埋伏了人马,战端一启,就破坏奔奔石。”

    布兰度快速分析着局势。

    旁边阿福说道:“我们不如降了吧,我看重瞳派系也挺好的,会长可以说是最好的掌剑了,以后他完全领导光明会也不是什么坏事。而且重瞳派系研发了长生药,他们有什么错?这比光明会,更像光明会啊。”

    作为非白人的高级兵种,阿福和罗言很像,也对会长佛罗具有很大好感。

    然而这话,却激怒了布兰度,他伸出手指,砰的一声,把阿福顶在墙上!

    他钻动手指嘶吼道:“动动你的脑子!”

    “你还不明白吗?光明会不需要英明神武的领袖!”

    “所谓光明会,就是外星人的棋子,英明与否对帝斯没有半点好处,相反,越伟大的领袖,就越容易找死!”

    “我宁愿众多掌剑相互制衡,贪图享乐,维持现状。听着,我们一直以来过的日子,就已经是最好的日子了。”

    “不要再想着更好!这是取死之道。”

    阿福惊呆了,这是什么话?

    好几个老朽的掌剑脑子里除了长生什么都不管,好几个骄横的掌剑贪图享乐,任人唯亲。

    这……竟然是最好的状态?

    “这难道不是腐朽的吗?你怎么说这种没有进取心的话?”阿福无法理解。

    布兰度摇头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人的欲望是无穷的,得到之后,又想得到更好。所谓的上进,就是不断地越线。”

    “抛除宗教信仰那些废话,光明会的建立基础,本质上就是绝对的必败主义。这是我们的立社之本。”

    “从他们勾结天龙人毁灭圣塔菲开始,我就彻底下定决心,要消灭这个派系!我绝不要跟随这样找死的势力!”

    “他们再强也强不过主的文明,能僭越一次,就能僭越两次!真让这个派系执掌整个光明会,那还得了,到时候那个独裁而永恒的会长,会不甘,会恐惧未来,而做出主所不能容忍的事。”

    “这会给整个光明会,带来灭顶之灾!”

    “蟑螂有飞行的能力,但它几乎一辈子都不会去飞,因为那更容易被猎食者杀掉。匍匐在食物链的底层数亿年,见证了无数强横、上进的物种灭亡,这才是成功的物种,而非制霸一个时代后毁灭的恐龙。”

    阿福惊呆了,他头回见到把又怂又苟……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男人。

    布兰度其实是个怕死的人,但是如此怕死的他,为何敢于大闹朝圣大会,偷窃约柜,硬刚重瞳派系?

    这是因为,他怕死的层面跟别人不一样。

    他怕死的同时,也是一名强者。强者不畏惧挑战,危机、困境这些他并不怕。他会努力拼命地克服困难,提升自己,解决问题。

    今天的行为看似危险,实则他设计了无数逃跑路线。

    但世界上,总会有一些无法面对的无解绝境,这种无解绝境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避免面对它。

    什么遇到困难不要怕,勇敢面对它。这个道理布兰度是懂得,但是他是有分寸和分级的。

    在他眼中,对抗外星人,就是绝对无解的。

    唯有老实本分,最后那666人才有好日子过。否则人类会彻底灭绝,连666个人都活不下来。

    面对绝对无解的敌人,还要不服、不甘,要有梦想?那就是中二热血不过脑子式地找死。

    “听着,今天我们至少要救下五名……不,四名掌剑!”

    “什么变革,这种事在光明会是不该存在的,我宁愿它是昏庸而腐朽的,只要最后我们能活下去,那这就是最好的组织。”

    布兰度推开阿福,走出几步,拿起工具就开始往上挖。

    只见他先用喷剂软化石头,然后拿钻头凿,很快岩石就被他如搅豆腐般挖开。

    这条通道在至高台的最下方,他可以向上钻通三十米,去到掌剑们身边。

    他知道,现在掌剑们肯定是不允许任何人靠近他们的,所以就算是救人,他也得通过这种潜入的方式靠近。

    五分钟后,外面的爆炸声停下了。

    布兰度侧耳聆听片刻后,说道:“金字塔内部沦陷了,叛军估计拆掉了奔奔石,现在轮到重瞳派系的回合了。”

    没了奔奔石,而大家都没有热武器,接下来就是肉搏战了。

    如此,一个个S4、S3们,将是决定战场胜负的关键。

    白兰迪说道:“你昨晚统合的几万人,虽然没有顶尖战力,但毕竟人数比叛军多,应该能坚持很长时间。”

    布兰度摇头说道:“只要叛军完成斩首,我们就满盘皆输。”

    “我召集的乌合之众不能决定胜负,如今奔奔石一停,就绝对是兵对兵,将对将的局面。”

    白兰迪说道:“掌剑们的执剑人都在呢,卡门也未必打的赢撒克逊,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

    布兰度钻他的太阳穴道:“动动你的脑子!菲斯还没出场呢!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一定在憋大招!一举定鼎乾坤。”

    “不出所料,他会从岛外杀来,携带一支舰队!届时岛上的人都没有热武器,而他带着大量的重型武器,甚至可能还有核弹!谁是对手?”

    白兰迪惆怅道:“那唯一解,还真就只有呼叫帝斯下凡。”

    布兰度嘿嘿笑道:“那可不一定!别忘了,老子上岛之前,就预料了这次朝圣大会有问题,当时我直接找基德就想说这事,可惜基德也是重瞳的人。”

    “圣清岛禁止携带武器,我连黑魔杖都带不上来,但是我带了这个。”

    他拿出个金属小瓶儿,白兰迪惊叫道:“噬铁菌!”

    布兰度笑道:“沾染这东西哪怕千分之一毫克,一艘船也会在一小时内被吃沉。它可以寄生在石油制品里,今天凌晨,港口停泊的所有小船的油舱,都被我派人凿穿了。”

    “除此之外,我让人开着游艇,在海上绕着岛转了三圈,倾倒了无数的柴油以及噬铁菌。”

    “现在恐怕整个小岛外的海上,都漂浮着一圈油。”

    “这些油会不断地稀释和向外扩散,其中蕴含的噬铁菌,便也扩散在大片海域上,外面任何船只开过来,只需要沾染上少许的噬铁菌,都会在一小时内沉船!”

    白兰迪啧啧道:“大哥,你竟然那么早就防范于未然,带了噬铁菌这种东西。”

    布兰度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道:“听着,我们永远要比敌人更聪明,多做准备,想点坑敌人的办法,总没错!”

    白兰迪点头道:“如此,我们只需要面对拳头与刀剑了!”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