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力!干得漂亮!”

    奥纳西斯被踩在撒克逊的脚下,却哈哈大笑。

    反正他穿着生命殖装,撒克逊再强也打不死他。

    这层薄薄的纳米材料,会吸收、转移外界所有可能危及穿戴者的力量。

    火车撞击、导弹轰炸、岩浆泡澡这些人类看起来好像很恐怖的攻击,在这层殖装面前,那都是小菜一碟。

    只有‘欧透咋瓦莫惊多’这类在外星人定义下,也属于‘高能’的攻击,才能击破生命殖装。

    “你的执剑人,推翻了奔奔石?”撒克逊沉稳道。

    瓦力是一名执剑人,奥纳西斯安排搞定奔奔石的人,就是他。

    显然此人办事还很得力,短短五分多钟,就推翻了三座奔奔石。

    奥纳西斯笑道:“结束了,撒克逊,你的位子,将由卡门来顶。”

    撒克逊甩了甩剑上的鲜血,说道:“我活了一百多年了,你们都是我看着长大的,没想到今日要逼死我。”

    他手上的只是仪仗剑,此刻都砍卷刃了。

    而他的脚下,每一层台阶,都躺满了尸体。

    还站着的,都是掌剑们的执剑人和手下。

    撒克逊、阿罗纳、缪斯塔等掌剑们的执剑人,都赶到了,此刻拱卫在至高台偏上的台阶上。

    一共六名S4涅槃者,仿佛守护神一般。

    搞定他们外加撒克逊,那么掌剑们也就任人宰割了。

    “卡门,掌剑之位,你自己上来拿吧!”撒克逊冲着台下高喊道。

    至高台下的叛军们,正在重整阵型,把整个至高台团团包围。

    没了激光,叛军们反而不急着杀上来了,远处还有一波接着一波的小股叛军往这边靠近。

    当然,撒克逊等掌剑手下的死忠们,也在往这边赶。

    如今死了四万多人,狂轰滥炸的激光也消停了,场面反而明朗起来。

    以至高台为中心,四面八方到处都是遭遇战。

    经常两股人马都朝至高台跑去,结果半路上相见,一看对方是敌人,立马就杀了起来。

    分别敌我的方法也很简单,那就是重瞳徽章。

    撒克逊的声音,传荡全场,卡门在几百米外听到撒克逊的话,不禁冷笑一声。

    光明会三大至强者,彼此都没分过胜负,所以前三是并列的,谁也不知道谁更强。

    菲斯失踪的情况下,此刻能解决撒克逊的,似乎只能是卡门。

    “嘭!”

    卡门大跨步地朝至高台走去,阿姆和华极跟在后面。

    左右经常飞奔来小股死忠偷袭于他,然而还没等靠近,在六米开外,就仿佛受到了重击,胸前佩戴的全视之眼金属吊坠,如同是活物般蹿起来,洞穿他们的咽喉。

    “啊啊!”

    “噗嗤!”

    一名升腾者高高跃起,还没落下,结果就被自己的吊坠杀死,尸体倒飞出去在地上被脖子上的项链拖拽。

    还有一名光明杀手伪装成尸体,趴在一个大坑中,在卡门从附近路过时,突然激射带毒弩箭。

    中途弩箭甚至还分裂成十几支小箭,奈何卡门的磁场能力太克制这种攻击,所有的弩箭都倒飞回去,反噬其主。

    卡门就这么向前走着,一路上所有敌人都被他隔空击杀。

    S级以下的,他连手都没动,S级以上的,才勉强让他动一下手。

    “卡门,想杀掌剑,先过我这一关!”一名热血上脑的S2,奔跑如飞,身上所有的金属制品都扔掉了,赤果着上身,犹如一头野牛朝卡门撞来。

    他成功突进到了卡门身侧一米的距离!

    然而卡门如陀螺般自转一圈,手一挥,周边地面上各种吊坠、刀剑、护臂统统飞起!

    “噗嗤嗤嗤!”

    那名S2瞬间被十几把剑插中,脸上全是吊坠、护臂之类的东西,两条全视之眼的吊坠,直接深陷进眼眶,把他的眼珠子都插爆了。

    一名实力不错的哨兵,就这样被卡门秒杀,甚至都没有摸到卡门。

    其尸体还被身上的铁器牵引,在卡门身体周围绕了一圈,才被甩出去。

    “阿姆,你和我去至高台,华极、赛义德你们实力只有S3,就不用去了,各处散落的S级小队你们都去解决了吧。”卡门说着,突然加快了脚步。

    所过之处,地上散落的刀剑都跟着他走,仿佛环绕太阳的小行星带,在他周身旋转。

    他这阵势,谁敢阻挡?寻常的S级都不敢靠近,纷纷退让开。就连自己人,都不由得让出一条路。

    等卡门踏上至高台的台阶时,周边已经环绕了上千把剑,如同一条银色环流,发出哐啷哐啷的金属交击声响。

    敢挡在他面前的,只有六名执剑人。

    “组长太强了,这超能力,在没有热武器的圣清岛上,就是最强之矛!任何人在他面前,都相当于没有武器!”赛义德感慨道。

    “别划水了,你看那边。”黄极说道。

    赛义德楞了一下,看向黄极所指的方向,只见不远处有一队人,正在疯狂屠杀重瞳派系的小队。

    这显然是一支临时组建起来的精英死忠,为首一人浑身铁甲,乃是长在肉上的,犹如一头钢铁暴龙,在人群里横冲直撞。

    一拳下去,不管是哨兵还是升腾者,都被他轰得稀巴烂。

    赛义德惊呼道:“库奇!”

    “很强吗?”黄极问道。

    “废话!”赛义德吼道:“他是S4!”

    他很快简短介绍了一下库奇,因为这个人的超能力是钢铁甲壳,长出来就收不回去,所以没法在外行走,只生活在光明会的各大基地里。

    不能出入正常社会,这种人再强,也不会被选为执剑人的。库奇没别的奔头,就酷爱杀戮和战斗,是个战斗狂人。

    “离他远点!这家伙天天住在南美的蜥蜴人牧场,跟蜥蜴人打架玩!”

    黄极笑了:“我们才是叛乱的一方,他在屠杀我们的人,你要避战?”

    “当然避战,S4只能交给S4来解决,等罗言来处理吧!”赛义德说道。

    只见叛军纷纷都在避让这个人形怪物,顶级强者都去至高台了,广场上剩下的人硬是被他冲得七零八落。

    虽然叛军人多势众,但论尖端战力的数量,还是死忠份子更多一些。

    黄极看到,恶龙和郊狼也都跟在库奇身后,收割叛军……

    这俩果然在把自己当忠臣,对重瞳派系的叛军,那是丝毫不留手!

    反正在他们眼里,圣清岛上,不管哪一边……其实都是敌人……

    “走!眼看着就要胜利,可别无谓的死在这!绕开他!”赛义德拉着黄极说道。

    然而黄极笑问道:“你知道我有多强吗?”

    “你再强也是S3啊!”赛义德说道。

    S4的底线力量,是四千八百公斤。阿福这种普通S4,一般是五千多公斤左右,而执剑人往往是八、九千公斤,其中卡门更是九千五百多公斤的力量……无限逼近于S5。

    按照组织的分级,S序列越往后,差距越明显。同样是S4,卡门都能把阿福按在地上锤,更别说不是同一级别的对手了。

    “S3才两三千的力量,我们面对库奇这种强者,简直擦着就死,磕着就亡!”赛义德说道。

    黄极一笑,随后赛义德没拉住,黄极竟然一个人冲上去了!

    “什么!你去送死啊?”赛义德惊吼道。

    他吼完就愣住了,因为他看到黄极身体绽放出了电光!

    奔跑起来,电弧流转,如同一道星光掠过!

    “咻!”黄极势如疾风,长途奔袭两百多米,裹挟冲击之力,爆轰一拳。

    “吼!”

    拳头呼啸着空气,夹杂着雷音,如虎啸龙吟。

    库奇听到动静,偏过头来,在钢铁眉骨阴影下的一双眼睛,露出错愕的神色。

    “这是什么招数?怎么还发光的?”

    “轰!”

    黄极一拳砸在库奇的胸口,库奇倒飞出去的同时,一把抓住了黄极的手腕!

    两人就这样一齐飞出十几米,库奇在下,黄极在上,狠狠地落在地上,砸出个小坑。

    “拳头很重,可惜只是挠痒痒!”库奇笑着吐了口血。

    他的胸口钢铁构成的外骨骼装甲凹陷进去,但这点伤对他来说跟没有一样。

    真正让库奇难受的,是黄极手上的电流。

    “刺啦啦!”

    黄极手上,突然电光大炽,绽放更加耀眼的白光,刺耳的电弧声如同万千蝉鸣!

    “啊啊啊啊啊!”库奇痛苦地嚎叫,电流通过铁甲贯通全身,在他体内横冲直撞。

    铁甲防御虽强,但内在依旧是血肉之躯,一点‘魔抗’都没有。

    黄极电能激荡下,库奇五脏六腑都如同在灼烧,一时间心脏骤停、肢体瘫痪、呼吸麻痹!

    更甚至眼前一片漆黑,当场失明。下体还屎尿齐流,排泄失禁。

    黄极也没浪费电,浅尝辄止就收手了。

    他身上电光顿消,站在众人面前依旧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卧槽!他是谁!”跟着库奇的一群S级精英都吓了一跳。

    有两名S3冷汗都下来了,库奇被一击秒了?

    这可是不带装备,能跟成年蜥蜴人搏杀着玩的战士啊。

    恶龙和郊狼当然认出黄极,他们也惊讶于黄极这招的恐怖,不过他们倒不害怕。

    眼珠子一转,两人喊道:“快跑!他肯定是重瞳派系的隐藏强者!”

    “跑什么跑!这种强者一定要拖住,不能让他加入到至高台的战斗中。”那两名S3虽然惊骇于黄极的实力,却不跑!

    此刻战场上坚持和叛军战斗的,都是死忠份子,不是各大家族培养的死士,就是在光明会长大,从小被洗脑的铁血之辈。

    死?他们根本不怕死!

    “华……华极,你这是什么超能力?”赛义德跑了过来,语气发颤。

    黄极一路火花带闪电,最后手按在库奇身上,那波超大电光爆发,刺啦刺啦的,恍若雷神,都把他看傻了。

    “想学啊,我教你啊。”黄极转过身笑道。

    赛义德惊道:“什么?可以学?”

    不远处的恶龙暗笑,当然可以学,而且他也已经练成了!

    自从伦敦的船上跟黄极学了低熵功法后,到现在已经八个月了,无论是林立、阿兰还是他恶龙,都早已练成了电功。

    只不过都没有黄极这么强,可以肉眼可见的形式电能外放。

    “哈!”两名S3趁着黄极跟赛义德说话,跨步上前,一左一右袭击黄极。

    他们速度很快,拳头轰得空气都有波纹了。

    而黄极则是背对着他们,理应来不及躲闪。

    “小心!”赛义德拔出弯刀,斩向半空中一人,想攻其必救。

    但是那人竟然不躲不闪,哪怕被砍死也要先杀了黄极!

    就在黄极即将被重拳轰击时,他突然暴退一步,闪电般出手,错开攻击的同时,给他们一人印了一掌。

    “啪!”

    掌力不大,却还是把他们两个从天上拍了下来。

    其中一个,还中了赛义德一刀,胸口划开个大口子。

    “好……好热!”滑开大口子的S3,捂着被黄极拍中的左肾,踉跄退后,脸色青紫。

    他感觉浑身燥热,一股电流之前顺着黄极那一掌钻入体内,短暂麻痹了一下后,身体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截断了一样,体内一阵阵地发虚!

    浑身出虚汗,脑袋上还冒烟。

    另一人也同样发虚,手脚提不上劲,就好像剧烈运动了好几天,精气被榨干了一样。

    不过与之不同的是,他嘴角直哆嗦道:“呃呃呃……冷!冷啊!”

    一张嘴,竟然呼出了一股寒气。

    这种状态,还怎么打?他们看向黄极眼神带着恐惧。

    “这是伤到哪了?怎么一掌把我拍病了?”

    “这人太诡异,先撤!”又有几人冲上来,掩护两名S3撤退。

    黄极闲庭信步,完美预判他们所有的攻击,并顺势反击。

    不是轻轻一拍,就是一戳。

    被击中的人,跟碰瓷一样,大叫一声就往地上倒。

    捂着被黄极一掌拍中的地方,狂喷鲜血,脸色惨白,好似痛不欲生。

    “走!快走!啊!噗!”他们相互扶持,吐着血仓皇逃窜。

    恶龙和郊狼没有上,又拉又扶地也带人跑了。

    黄极并不追,赛义德想追,却突然听到脚下一旁的库奇有动静。

    “呃……”库奇痛苦呻吟着,他骤停的心跳又恢复了。

    “可……可惜只是挠痒痒……呃啊!”库奇说着他最爱说的话,他这人不仅生命力顽强,还很倔强。

    赛义德吓了一跳,吼道:“他还没死!”

    说罢自己一刀斩下,卡在了库奇的铁皮包裹的脖子上。

    他将刀抽回,又全力劈砍,终于砍出血来。

    就这样,赛义德连砍七刀,才终于斩断了库奇的脖子,将其杀死。

    赛义德这么一折腾,再看其他人,早已经跑远了。

    他无语道:“华极,你怎么不补刀的啊?”

    黄极笑道:“我不喜欢杀人。”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