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极俯身摸了摸库奇断开的脖子,没人注意他掌心沾染的血肉,很快渗透得一干二净。

    “你是跟我一起,还是各自为战?”黄极说着,看向远处几批散乱的战马。

    圣清岛连车都不准开,最常用的交通工具就是马车。

    之前卡门就是驾驭着战马,护送圣物走进会场的。

    如今战争开始,数以百计的战马都跑散了,零落得到处都是。

    赛义德跟着黄极,突然楞道:“等一下……你怎么这么强啊?”

    黄极强的过分了,之前的电光拳和刚才神秘的软绵绵的掌法,都是他闻所未闻的。

    而且能一拳打飞库奇,这力量已然非同小可。

    黄极突然爆发出惊人的实力,让赛义德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

    对此,黄极没有解释,追上一匹战马跨了上去。

    而远处,罗言带着一队人奔跑如飞地赶来,他身旁还有一名身高两米四,如铁塔般的壮汉,满脸络腮胡。

    “华极,你终于忍不住拿出真正实力了!”罗言笑道。

    黄极实力惊人,这一点罗言当然知道,他被暴打过。

    奔奔石的问题解决,罗言马上就赶回至高台,路上看到黄极那惊人的电光爆发,一招击败库奇,便过来喊他一起。

    “真正的实力?”赛义德惊愕,他看罗言一脸了然的模样,心说果然还是罗言这种老资历的派系元老知道的更多。

    “是啊,叛乱已起,我也没必要隐藏实力和身份了。”黄极笑道。

    罗言介绍了一旁铁塔般的汉子说道:“这位是瓦力,奥纳西斯家族的执剑人。”

    “瓦力,华极其实不是新人,乃是重瞳派系的元老之一,会长暗中培养出来的绝顶强者。”

    说完,罗言神秘一笑地看着黄极。

    继续道:“……绝密计划,‘涅槃重生’的负责人。会长真正的隐藏执剑人,华墟!”

    黄极说道:“诺奇拉到了嘛?”

    罗言点头道:“当然到了,天龙人们也到了,之前暂留在海外,现在应该快靠岸了。”

    自打知道诺奇拉带着弥赛亚加入了重瞳派系后,他就一直想联系诺奇拉。

    不过诺奇拉早已被黄极打好了预防针,早在逃出纽约时,黄极就说过‘罗言联系你第一句话一定会问位置,这其实是想杀你灭口。’

    结果罗言还真这么问了,所以半年下来,诺奇拉始终对罗言爱答不理,基本断了联系。

    此次之所以能联系上,乃是黄极给了联络方式。

    在埃及成为所谓的‘罗大帅’后,黄极给了罗言很多人的联系方式,美其名曰‘重瞳派系的隐藏武力’。

    天龙人自己是没法过来的,黄极早已安排了诺奇拉负责运送。

    所以真正把诺奇拉叫来的,不是罗言,而是黄极。

    一旁的赛义德惊呆了,这个所谓的新锐华极,竟然是会长的隐藏执剑人!

    “果然水好深啊,亏我还以为他跟我一样是重瞳新人。”

    赛义德对待黄极的态度立马就转变了,心说难怪实力如此可怕,高深莫测。

    “卡门一个人可对付不了六名执剑人,我们去帮他!”罗言说道。

    说着,他也找了匹马跨上去。

    黄极摇头道:“我就不去了,克隆部队会支援你们的。”

    “克隆部队?”罗言一怔。

    黄极立刻将昨天发现克隆部队的事说了,罗言脸色瞬间铁青,九百名S4?这谁打的赢?

    “这真是帮我们的吗?”瓦力说道。

    在他的角度,菲斯是自己人。

    黄极点头道:“当然是帮我们的,估计马上就会加入战场,不过……菲斯野心勃勃,我怕他对会长不利。”

    罗言凝重道:“我们恐怕要把菲斯,也当做敌人了。”

    瓦力惊道:“都是重瞳的,怎么还内斗?”

    罗言解释道:“会长与菲斯,还有你的主人奥纳西斯,虽然都是重瞳领袖,但谁不想当唯一的那个呢?”

    “也许奥纳西斯只想享福,但会长与菲斯也得分个雌雄。”

    黄极平静道:“当然是让会长成为唯一的掌剑。”

    罗言点头,作为佛罗心腹的黄极肯定是这么说。

    而他自己也是这么想的,只见罗言说道:“佛罗当为永恒会长,如果菲斯对我们不利,我会杀了他。”

    罗言与黄极对视一眼,两人都是华人,两人都是会长的人,可以说整个重瞳派系,他们俩的目标最为一致。

    “也好,至高台你就不用去了,你和赛义德去一趟神庙区,找到那里的四套生命殖装……”罗言说道。

    有四名掌剑没穿生命殖装,那神庙区里肯定还有四套。

    黄极点头说道:“好,赛义德,跟我走!”

    两人拍马离去,直奔神庙区。

    这是黄极第一次骑马,不过理论知识他早已掌握了。

    他双手按在马背上,经脉癌钻入战马体内,为其注入了一批纳米蜂群,以及临时调制的马科动物强化药剂。

    强化的主要方向,是防御和耐力,素材取自库奇体内的变异蛋白质,混合黄极丹田储存的大量药剂化合物。

    这使得马匹可以通过大量食用铁制品而精炼出钢铁外骨骼,耐力也达到炽人的程度,可以剧烈运动到活生生榨干所有脂肪,把自己累死。

    “得嗒嗒嗒!”

    黄极胯下的战马,本来是一匹白马,跑着跑着,毛发和皮肤都开始泛着金黄色。

    “卧槽!华……华极大哥,你的马变色了!”赛义德惊呼道。

    黄极从腰包里取出一小空瓶,将同样的药剂装了一份,扔给赛义德。

    赛义德接过问道:“这是什么?”

    “黄金战马1号药剂,为了这一天,我们准备的太久了……”黄极神秘道。

    赛义德顿时恍然道:“我明白!”

    重瞳派系连长生药都研究出来了,强化战马的药剂又算的了什么?

    实际上,光明会非要投入大量经费,研究出强化战马的药剂并不难,但这没意义啊,有这钱想办法把人体再提升一层不好吗?

    不过对于重瞳派系,这却挺有意义的。

    “组织上早就料到,决战的战场会在圣清岛上,而这里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马……真是深谋远虑,布局深远啊!”赛义德感慨着,把药剂注射给自己胯下的战马。

    不多时,他的马也变黄了。

    两匹黄金战马,速度飞快,纵横战场所过之处尘土飞扬。

    很多敌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赛义德斩杀!

    弯刀掠过寒光,鲜血喷洒,头颅高高飞扬!

    黄金战马精神抖擞,时速轻松可达八十公里,没有S4,都不要想追上。

    “大哥接着!”赛义德嫌弃弯刀太短,夺了两根长矛,扔了一根给黄极。

    黄极接过铁长矛,没有当成武器,反而喂战马给吃了……

    就见那马儿铁齿铜牙,嘎吱嘎吱地跟啃竹子似的,一节一节地吞进肚里。

    “啊这……”赛义德有样学样,也喂战马吃了一根。

    如此等他们纵马踏破神庙,闯入平素里不得擅闯、不得喧哗的神庙区时,两匹战马已经开始长铁甲了。

    但暂时还不多,又薄又软,零零散散地出现了一些。

    “卧槽!”赛义德这还有什么不懂,当即在神庙里顺手劫掠灯柱、旗杆之类的东西喂马。

    “不要一直喂,转化铁甲需要消耗大量的水份。”黄极提醒道。

    “噢噢!”

    只见两人如同土匪,踏破神庙,劫掠这所谓的圣地,搜寻生命殖装的同时,顺带找些铁器喂马,以及一些水池让战马痛饮。

    黄极说道:“分开放火,我们让神庙区化为一片火海!”

    赛义德惊道:“什么?放火?不是找生命殖装吗?”

    黄极白了一眼道:“你知道殖装在哪?”

    “不知道啊,这不是要找吗?”赛义德说道。

    黄极笑道:“自己找多累啊,肯定有人先我们一步了,我们到时候直接抢就好了。”

    赛义德恍然,想想也是,有四名掌剑上了台发现自己需要穿生命殖装,肯定早就暗中让手下去拿了。

    就算当时没这么做,造反开始后,肯定也有各个掌剑的心腹死忠跑回来拿殖装。

    “好主意!正好也可以把撒克逊他们的退路截断。”赛义德说道。

    奔奔石虽然倒了,屁股对着东边战场,但正面却冲着西边,攻击范围笼罩了大半个神庙区。

    掌剑们若突围逃进神庙区,依旧可以操控激光大肆杀戮。

    可如果把神庙区化为一片火海,掌剑们如同背火一战,彻底无路可逃了。

    黄极一笑,没有解释,他的真实目的,乃在于菲斯就在神庙区里藏着。

    放火烧山,可以提前把他逼出来。否则这个家伙,会等到大战彻底结束时,才会露面。

    “你去北边,我去南边。”黄极说着。

    两人就此分开,兵分两路,大肆放火。

    这个时候,寻常的叛军都在广场上,这里所见的都是各个掌剑的死忠,赛义德可谓是见人就杀。

    黄极倒是温柔很多,弱小的他直接纵马撞飞,A级以上的,黄极隔着三米,掌心拍出一团带电液体。

    打在人身上,力道就如同被水泼了一下,可中者却无不精神萎靡,脸色惨白地吐血!感觉五脏六腑都仿佛被震伤了似的!

    这就是黄极早就设想过的内伤,影响人体器官正常的功能运转。

    比如截断呼吸系统给血液供氧的渠道,人就明明在呼吸,却感觉浑身乏力,有窒息感。血液的氧含量随着时间推移不断降低,也就无法从细胞中运输能量。

    而感觉到冷,感觉到热,这都是黄极的电功在影响他们的神经递质。

    吐血就更简单了,直接堵塞血管导致内出血。

    诸如此类的效果,种类繁多。

    不过黄极真的不喜欢杀人,把人打成内伤却留了一手,让他们失去战斗力就好了。

    在黄极眼中,这个世界永远不缺乏补刀的人。

    视觉上,他就像是能释放电光球一样,嘟嘟嘟,把别人打得吐血。

    “波波!你敢动我?”一座偏殿中,萝娜挣扎着喊道。

    她身旁全是尸体,都是她的保镖。

    而她被一名浑身是毛,还长着尾巴的男子扛在肩上。

    男子的双眼完全猩红,无视萝娜的威胁,直接把萝娜往墙上砸。

    “轰!轰!轰!”

    砸塌了几面墙,萝娜毫发无损,但是却被吓坏了。

    名为波波的男子,又把她往地上一杵,大理石地板直接插出一个坑!

    龟裂的波纹扩散出数米!

    波波又握着一根合金大棒子,疯狂往萝娜的身上敲。

    “梆!梆!梆!”

    他一通猛砸,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

    一边砸,还一边平静道:“把殖装脱下来。”

    “梆!”

    “脱下来!”

    “梆!”

    “脱下来!”

    萝娜吓蒙了,哭喊道:“我脱!我脱!”

    波波停下捶打,冷漠地看着她。

    “呜呜呜……”萝娜颤巍巍地从坑里爬出来,压抑着哭声,手在胸前勾画着‘♀’的标志。

    生命殖装只有穿戴者自愿才能脱下来,这东西防御惊人,除了强大的攻击直接轰破以外,还有一种方法可以破解,那就是磨!

    它是有能量的,如果把它的能量耗尽,也可以杀死穿戴者。

    波波单纯地捶打,想击破殖装,需要极为漫长的时间,可架不住萝娜被其冷酷无情所惊吓,自愿脱下。

    “呼呼……”

    就在萝娜颤抖着要脱下殖装时,波波偏头看向殿外,只见殿外燃起了大火,滚滚浓烟都飘了进来。

    紧接着是急促的马蹄声,一匹铁甲战马穿过火焰冲进了大殿。

    眼看战马要撞上来,波波身子微微低沉。

    “嘭!”

    怎料战马撞的不是他!半路猛地一个小角度偏折,竟然撞飞了萝娜!

    “啊啊啊!”

    萝娜被轰出十几米,正好从另一侧窗户飞出去。

    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凌空接住了他。

    此人还踩了一下空气,滞空了一秒多钟,落下时刚好在马背上!

    “华极!”萝娜喜极而泣。

    黄极救人,举重若轻。

    萝娜穿着生命殖装,被这一撞,一点伤都没有。

    而波波还以为是撞自己的,第一反应是站稳下盘,重心下沉,想要打飞这匹马。

    结果等反应过来时,他再调整重心已经慢了一拍,黄极抱着萝娜拍马走了。

    “吼啊啊啊!”波波拖着大棒子,直接撞碎了墙壁追了出去。

    他脚力恐怖,嫌奔跑速度太慢,竟然跳起来踩踏路边墙壁,如炮弹般猛冲到侧前方右边的建筑上,随后又是一踏,冲到侧前方左边的建筑上。

    如此反复横跳,硬是把马路两边的建筑群,当做左右两边的梯子,疯狂突进!

    “他要追上来了!”萝娜惊呼道。

    “不急,他追上我起码要五分钟,容我先放放火。”

    黄极仗着马快,竟然不理追兵,一路纵马放火!

    “火是你放的?”萝娜愕然道。

    黄极笑道:“我昨天不就和你说,我要烧了这片神庙吗?”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