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波和库奇类似,属于无法在社会上行走,纯打手性质的S4。

    浑身白毛,还长尾巴,一眼就看出不是人。

    各大家族宁愿选阿姆、黄极这种潜力股,也不会选这种奇行种当执剑人。

    但在战斗力上,波波一点也不弱于布兰度这些人,

    他的力量高达八千八百公斤,速度也有八十公里每小时,更关键的是,他的体魄耐力惊人,还可断肢重生。

    体内的菌群可以分解金银铜铁铝镁汞碳等物质,所谓噬铁菌,其实就是从他体内提炼,最终培育出来的。

    其性情孤僻偏执,几乎只听一个人的命令,那就是撒克逊。

    撒克逊让他来拿生命殖装,却不料殖装早已被缪斯塔派人拿走了。

    缪斯塔昨天听墙根,得知了今天有大事,本来应该告诉大家的,但转念一想,不如让撒克逊等老不死的被叛军所杀,而自己再得渔翁之利。

    所以四名掌剑今天才不知情,没有防备。

    “爷爷派了三名家族的死士拿走了生命殖装,一共四套,他们一人一套,还有一套就给我了。”萝娜说道。

    “至于那个波波,他是撒克逊养大的,奉命拿回生命殖装……简直……简直是个怪物!”

    黄极问道:“就他一人?”

    “不,还有十几个人,都是各个掌剑的心腹,爷爷的三名死士穿着殖装把他们引走了。”萝娜说道。

    黄极回头看了眼穷追不舍的波波,说道:“但是这个家伙没有被引走,是吗……”

    萝娜抿嘴道:“嗯,我……我原本以为自己很勇敢,没想到这些平时对我很恭敬的人,是这样可怕……”

    她终究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女,遇到真正的狠角色,轻易就被吓破了胆。

    想到刚才波波可怖的样子,萝娜在战马上,窝在黄极怀里抱得更紧了。

    两人就这么纵马奔腾,穿梭于各式建筑间,大火很快吞噬了亭苑楼台。

    在神庙区南部的尽头,有一座小山,此刻也燃起了熊熊烈火,山上的青草树木烧出滚滚浓烟。

    黄极见火势彻底烧起来,无法轻易平息,这才勒马回身。

    两人都可以看到,神庙区的北边,也是火光冲天,黑烟弥漫。

    “你停下来干嘛?快跑啊!那个怪物追上来了!你打不赢他的!”

    萝娜却没有心思欣赏火景,拉扯着黄极的衣服焦急喊道。

    在身后,波波已经急速地追上来。

    萝娜焦急万分,在她眼里黄极虽然厉害,可也绝对不是波波的对手。

    之前仗着战马速度快,还能拖延片刻不被追上,此刻黄极突然勒马,波波倏忽间就已经到了,如同炮弹般轰了过来。

    “你真以为我是怕他而避战的吗?”黄极拍了拍萝娜的手。

    “不是吗?”萝娜错愕,跟波波一招都不打,救了她拍马就走,难道不是因为打不赢波波?

    “呼!”波波裹挟着恐怖的气势杀到。

    “把殖装给我!”

    “嘶……”萝娜紧张地握紧拳头!

    只见黄极安抚她的手掌,突然改拍为抓,握住了萝娜的手腕!

    同时脚下踩着战马猛然跃起,就这样他左手从身后环抱萝娜的腰腹,右手以萝娜的拳头为武器,向前一挥!

    “梆!”

    萝娜的拳头金刚不坏,再结合黄极的力量,这一拳石破天惊!

    与波波凌空交击,如流星碰撞,空气震出一大团气浪。

    只见波波的大棒子都碎裂了一个缺口,整个人被凌空砸了下来,狠狠撞进一栋建筑中,墙壁都轰然倒塌。

    反观萝娜和黄极并无大碍,黄极环抱着她凌空螺旋数十圈,斜飘出数米卸掉了力道。

    而那匹黄金战马则非常灵性地跑到那里等候,让黄极又正好坐了回去。

    “啊……诶诶?”萝娜都懵圈了,一切发生地太快,她都没回过神来。

    “感觉如何?”黄极问道。

    萝娜看了看自己的拳头,呆呆地说道:“没有感觉。”

    “那不就得了,我有力量,你有铁拳,我们双剑合璧,怕他做什么?”黄极笑道。

    萝娜这才回过神来,兴奋道:“你好厉害,你刚才那一拳,竟然把他打飞了!他可比凯多厉害多了啊!”

    “我把殖装给你吧,你要是穿上殖装,肯定可以轻易击败他!”

    黄极笑道:“不急,他打了你,我帮你亲手还回去!”

    “你要脱了殖装,那可就办不到了。”

    “华极……”萝娜愣住了,回头看向黄极。

    这时废墟中一阵爆响,乱石飞溅,波波低吼一声从里面冲了出来。

    手中的大棒子划破空气发出沉闷的吼声,直取二人。

    “殖装给我!”

    “梆!”黄极故技重施。

    他抱着萝娜再次飞跃迎上,如提线木偶般,操控萝娜一个右摆拳,荡开了大铁棒子。

    接着顺应摆拳的转动之势,抱着萝娜向左螺旋自转,同时黄极的右手掌绕在萝娜胸前,突然一握!包裹住了萝娜无处安放的左拳头。

    看起来就像是黄极站在萝娜身后,和其一人一只手,做了个抱拳的姿势。

    两人高速自转,黄极的肌肉紧绷起来,蓄出一股惊人的爆发力!

    “轰!”

    黄极这一推,自然导致萝娜的左手肘向外一顶,结合两人凌空螺旋,竟是恰到好处地滑开波波的一拳,同时给其脑袋来了一记狠狠的肘击!

    这还没完,黄极同时一踢萝娜的小腿,导致其做了个高抬腿的动作。

    黄极原本环抱萝娜腰腹的左手掌,顺势向下一搂,让萝娜给波波来了一招单腿吊膝撞!

    短暂的滞空下,如果把画面中的黄极给去掉,就像是纤弱的萝娜来了一套摆拳加螺旋肘击,最后膝撞收尾的连招。

    这一套连招下来,波波又给轰飞了,砸碎了一栋燃烧的神庙。

    而黄金战马再次灵性地跑到落点,接住了二人。

    “咯咯咯!好爽!”萝娜畅快道。

    她当然知道自己穿了殖装,金刚不坏。

    可知道是一码事,怕是另一码事。就像是林立以前,明知道自己很强,可面对捅来的匕首,还是会吓得闭眼。

    内心的恐惧有时候人是控制不了的,有些人就算给他一把枪,面对赤手空拳却残暴无比的歹徒一通恐吓,也会恐惧地把枪交出去。

    萝娜虽然被黄极英雄救美,但她并不是那种容易被英雄救美所感动的女人。

    平日里萝娜元气十足,充满野性魅力,结果遇到波波这种野蛮无情的铁血战士,一下子就给吓回成柔弱少女。

    这本来让她感觉非常失落:原来我是这样的废物,没了保镖就被吓得求饶。

    甚至于这女人的心里,还在胡思乱想,脑补黄极心里肯定在腹诽她,以后自己还怎么在这人面前表现豪爽不羁?

    这种患得患失下,让她不仅不会因此与黄极关系更亲密,反而内心封闭而渐渐疏远。

    然而,黄极并没有如保镖一样,独自战斗,让她只有加油的份。

    反而与她玩起了配合,让她有了一份参与感,好像他们不是英雄与被救者,而是并肩作战的伙伴一样。

    黄极强烈的自信感染了她,让从未战斗过的萝娜,竟体验到了亲手打败敌人的感觉。

    没有经过同意就接管了她的身体,可萝娜感觉不到一点别扭。

    两人的合击潇洒而自然,如同一个人似的!这份别致无双,天衣无缝,无比舒服的融洽感,让萝娜仿佛躺在了棉花里。

    “咻!”

    “嘭嘭嘭!”

    “轰!”

    战斗依旧在继续,萝娜看着自己信手拈来地破解波波狠厉的攻击,并施以华丽的反击,只觉得酣畅淋漓,内心甜蜜……这是从小被保护的她从未有过的体验。

    她当然知道,这一切都是背后所依靠的那个男人的力量,自己实际上是一点力没出。

    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竟然选择了如此与自己性情契合,又别开生面的战斗方式,扫清了自己内心的沮丧。

    萝娜从中感受到一种润物细无声,不必言说的……温柔。

    这种极致的体贴,几乎将她融化在身后温暖的胸膛中。

    没有最好的男人,只有最合适的,萝娜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找到了……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