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黄极击倒库奇,再到马踏神庙,击败波波,到如今拿走贤者之石,总共过去了三十五分钟。

    而这三十五分钟,至高台的战斗,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

    双方的战斗已经变成了精英对决,撒克逊对决卡门,两人不相上下,一老一壮,在至高台上杀得昏天黑地,无人敢掺和进去。

    其余S4,各自捉对厮杀。值得一提是,掌剑一方占据了优势,连杀重瞳派系两名S4!

    凶手只有一个!

    他浑身光滑无毛,左半边脸纹了一只雄鹰,雄鹰的眼部正是他自己的眼眶,不过他的眼眶是空的,眼皮干瘪没有眼珠,鹰眼就刺纹在那干瘪紧闭的眼皮上。

    此人就是撒克逊手下的执剑人,乃是米国西海岸第一强者,与缪撒齐名。

    缪撒死后,此人在第二梯队的强者中可以排名第一,仅次于三大至强者。

    他曾经和卡门切磋过,两人打出了真火,最后卡门是利用自己的超能力,控制一团铁砂戳爆了这人的左眼,这才逼得对方认输。

    可见他虽然败给了卡门,但实力并不弱多少,而且这是几年前的切磋结果。

    为了记住那次战败,他拒绝移植假眼,要求别人不要称呼他的真名,只叫他‘独眼鹰’。

    至此刻苦训练,今日本想再和卡门一决高下,奈何撒克逊和卡门的对决不要任何人插手。

    独眼鹰珍惜荣耀,自然也不会和自己的主子二打一。

    如此,在叛军方面卡门被拖住的情况下,独眼鹰竟成了场上最无敌的存在。

    阿姆与佛罗手下的执剑人,外加佛罗家族另一名培养的S4,三人合战他一个,竟然被独眼龙连杀二人!

    其中一个只是普通S4,力量也就五千多,被他杀了倒是很正常。

    但另一名死者是佛罗的执剑人,实力不俗,受佛罗指示,选择帮罗言一边。

    然而佛罗没想到的是,这名执剑人在大会开始之前,被缪斯塔偷偷下了药!

    缪斯塔提前知道佛罗是重瞳之主,又怎会不对他的执剑人做手脚?

    那人战不过三合,因为剧烈运动,毒液入侵脊椎神经,突然瘫痪,被独眼鹰一脚踩爆了脑袋,脑浆溅了阿姆一脸,直把阿姆惊得退出十米远。

    至此,叛军一方的S4强者,只剩下了卡门、罗言、阿姆与瓦力。

    反观掌剑们那边,还有六名执剑人外加撒克逊!

    “罗言,我们还没有切磋过吧?今天既分胜负,也决生死,如何?”独眼鹰看着同样以一敌三的罗言说道。

    罗言也是第二梯队的强者,曾经和缪撒切磋,最后略输一招。

    而独眼鹰则赢过缪撒一招,两相比较,罗言相当于0.9个缪撒,而独眼鹰是1.1个缪撒。

    罗言各方面都差一点,和独眼鹰打,不用禁招的话,大约会激战一两个小时,然后大概率输掉。

    “麻烦,我如果和独眼鹰单挑,阿姆瓦力二人就得同时打五名执剑人。”

    “而我若不接受单挑,混战之下,独眼鹰联合其他人绞杀我们,更不好……”

    “天龙人怎么还不来?我早就发信了啊,在海上难道还能堵船不成?”

    大战一开始,罗言就给诺奇拉发了信,这个时候在港外的天龙人就应该立刻把船开进来,加入战场。

    可都半个小时过去了,人呢?

    天龙人放鸽子了?

    “不光是天龙人,连布兰度也不见了,不然以布兰度的实力,也可以挡住独眼鹰。”

    “可恶,要用禁招吗?不行,那个状态是留给菲斯的,现在就用,菲斯到时候出场要杀佛罗怎么办?”

    罗言念头急转,眼见独眼鹰不耐烦,就要直接加入战场。

    他连忙喊道:“好!我跟你单挑!”

    “但是我有个要求,其他人先罢手……”

    独眼鹰瞬间冲了过来,一脚鞭腿直取罗言道:“少废话了,罗言,直接来吧。”

    “说好单挑,那就是一生一死!”

    罗言无奈只得招架,两人瞬间激斗起来。

    “你不行啊!罗言,你有多久没有磨炼自己了!”独眼鹰越战越兴奋,还有余力说话。

    罗言咬牙对抗,主要是防御,他很清楚,自己已经是全功率激活体能了,这样也只是和独眼鹰差不多,他还要观察全局,注意力根本不在对决上。

    既如此,不如暂且保命,拖延局势,留存体力。

    至此台上,分为了三大战区,撒克逊和卡门,罗言与独眼鹰,阿姆瓦力对决剩下的五名执剑人。

    战斗无比激烈,跟过去同事之间的切磋不同,相互间招招取对方的性命。

    其中二打五那边,险象环生。

    “呃呃呃啊啊!”阿姆身上增添许多伤口,注意力高度集中,越战越疯狂。

    高压下,他的神经没有一刻怠惰,肌肉没有一丝消停。结果他心脏越跳越快,力量竟然也越打越大。

    “什么!他在进步!”大家都是精锐强者,对手的力量在增长,很直观地就能感受到。

    “他是阿姆,他的强化不是炽诚系列,而是天人赐予的!”有人说道。

    阿姆被从A级,一口气强化到S4,在他们眼里已经够夸张了,如今血战之下,竟然还在进步……

    众人冷汗都下来了,天人赐予的,莫非有何不同?

    当然不同,阿姆得到的是完美人类药剂,和黄极一样,实力直达S4,但并不止于S4,后续训练还可以继续进步。

    药效没有吸收干净,储存在身体各处,时时刻刻在滋养人体,还能补充消耗。

    体力消耗的越大,补充的也越快,在一次次的超量补偿下,药效会让身体把多补偿的力量定格住,最终成为常态力量。

    黄极知道,自己可以一路成长到S6,然后再卡死在这个‘新人体极限’上。

    阿姆则差一点,因为他没有练低熵功法,不过疯狂地磨炼、激烈地战斗下,提升到S5还是没问题的。

    此刻在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高压血战中,他的肌肉骨骼、五脏六腑都在一丝一丝地强化,看起来慢,可‘肉眼可见地变强’本身,就已经很快了。

    在这种进步下,他和瓦力二人,竟然一时撑住了五人夹攻。

    “缪斯塔掌剑,殖装带到!”

    如此激战白热化的阶段,突然从叛军后面,杀来三名黄金战士。

    之所以说他们是黄金战士,乃在于他们穿着生命殖装,而且还是能量充盈状态,皮肤泛着金黄色。

    这三人,正是缪斯塔的派去偷走其他掌剑殖装的手下。

    他们挥舞光剑,虎虎生风,如砍瓜切菜一般,杀穿了叛军的阵地。

    光剑所过,人体如同蜡烛被烧红的刀子切过似的,身体两半,血肉直接焦糊,皮肤和衣服更是直接燃烧起来。

    三人实力只有S2巅峰,但架不住装备好,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来到缪斯塔身旁。

    “好好好!”缪斯塔大笑,随后楞道:“还有一件呢?”

    “我们被波波杀了几个弟兄,怕萝娜小姐有失,第四件就给她穿了。”手下说道。

    缪斯塔皱眉道:“她人呢?”

    “我们被其他掌剑的人追讨殖装,就把人引走,一路打到贤者之石那里,拿到光剑才反杀他们……之后再出来,神庙区已经一片火海,我们找不到萝娜小姐,便赶来了。”

    其中一名手下还很机灵地说道:“人肯定没事的,应该落到波波手上了,但波波定然不敢伤她。”

    怎料缪斯塔怒道:“愚蠢!你们就不该把殖装给她,现在殖装肯定在波波身上了。”

    三人噤若寒蝉,心说早知道殖装比萝娜小姐还重要,他们也不会多折损一个弟兄了。

    这时,三名只穿着礼服的掌剑,凑了上来,看着自己的殖装穿在缪斯塔手下的身上,嘴角一抽。

    但他们还是试探道:“缪斯塔,把殖装给我们穿上吧,这里太危险,若没有殖装……”

    缪斯塔冷漠道:“给你们不如给战士们……你们三个,去解决掉阿姆和瓦力!”

    他对三名黄金战士下令,三人立刻领命,加入了战团。

    于是乎,阿姆、瓦力从二打五,一下子变成了二打八!

    虽然新加入的三人只是S2巅峰,可他们有金刚不坏,外加光剑之利,瞬间就让阿姆和瓦力的无法招架,节节败退。

    其中一名黄金战士,正面被瓦力踹飞之后,突然绕到瓦力身后。

    他手持光剑,臂上青筋凸起,眼中闪过冷光,全力斜劈而下。

    瓦力猝不及防,进退失据,眼看就要被切成两半。

    突然从包围至高台的叛军人群里,冲出一人,跳到了瓦力身后,一脚踢开敌人,同时为他挡了这一剑。

    “噗嗤!”那人当即血肉模糊,从肩到腹分为两片,迸出大量的血色蒸汽。

    “兄弟!”瓦力大惊,冲出来的人正是他的贴身搭档。

    他是一名升腾者,实力只在S2。

    眼下这种级别的战斗,S4以下根本没法插手,S3要不了两招就会被波及致死,更何况S2?

    但是,如果是纯粹为人挡刀,那倒是能派上用场。

    此刻冲出来这人,就是纯粹拿命为瓦力挡刀的。

    “看来不能一起长生了……”这名升腾者,用细弱蚊蝇的声音说着。

    瓦力大脑嗡得一下,眼泪夺眶而出。

    这人都被切成两半了,哪怕他们这种改造人生命力顽强,可这也是必死的伤势了。

    “别……”瓦力连忙抱住他,拼了命地想把兄弟的身体合着不裂开。

    但劈成两半就是劈成两半,而且还是用的等离子光剑!

    切口血肉模糊,焦黑一片,大量脏器包括心脏直接砍成烂肉了!

    “背叛光明者,皆须一死!”那名黄金战士再度挥剑,就要斩杀瓦力。

    “去你马的!”只见瓦力咬牙切齿,脸色涨红,大脑充血,脖颈两侧经络直接爆出血来!

    他疯狂的一拳,直接把那名黄金战士砸翻在地,深陷在高台的乱石中。

    随后瓦力如野兽一般扑上去,双拳狂轰。

    “噗嗤!”对方虽然力量弱,但光剑实在太过厉害,随手一划就把瓦力的腹部划出一道燃烧的创伤。

    瓦力闪电般出手,抓住了这人挥剑的手腕。

    “你一定要死!”瓦力狠狠压在他身上,声音轰隆如雷霆。

    他似乎太过用力,眼角等迸出血来。

    本来他再怎么用力,生命殖装也会卸掉大部分力道,光剑是不会脱手的。

    奈何,那名黄金战士只是S2,这次也是第一次穿殖装,面对疯狂如凶兽的瓦力,竟然心生恐惧了。

    尤其是瓦力目眦欲裂,眼角喷血,滴在他脸上,恐怖而慑人,顿时让这人心头一颤,手上力度一软。

    唰得一下!瓦力竟然直接把光剑从他手中抽了出来!

    下一秒,那便是狂风骤雨般的斩击,瓦力双手持剑,横劈竖砍,身前全是残影,剑剑斩在那名黄金战士身上。

    “死死死死死!”

    “咚咚咚咚!”

    瓦力疯狂的斩击,光剑乱舞,在身前掀起一阵阵气流涌动,脚下的乱石也被连带砍得各种崩裂飞溅,两人如同推土机一般不断深陷下去!

    “呃哎呀!啊啊!”生命殖装硬抗光剑,挡虽然是挡住了,但光剑威力也不俗,黄金战士依旧感觉到身体如同被千刀万剐般疼痛。

    金色皮肤下,已然泛起一片片灼伤和斩痕。

    “先干掉瓦力!”另外两名黄金战士,连忙赶来支援。

    不过瓦力根本不理他们,噗嗤两下,两把光剑分别从其两肋插入,呼啦一下,瓦力的伤口燃起火来。

    “死!”即便如此,瓦力也还是用尽了全身力气,把剑插入了脚下之人的心脏。

    与此同时,两肋的光剑,也已经划开他的骨骼内脏,将其腰斩成两截。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