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言独霸至高台,十步杀一人,场面乱成一锅粥。

    而台下叛军震呼不已,黄极在极其嘈杂的环境下,正在展现人类有史以来最奇迹的医术。

    五脏六腑尽已功能丧失,呼吸停止、心跳停止,可黄极却能活死人肉白骨。

    眼见瓦力咽气,黄极分出两根经脉扎进其大脑,由自己的身体来供应其大脑运转。

    生命嫁接,此刻就算把瓦力脖子以下全砍了也没关系,只要不斩断黄极的经脉,瓦力大脑就能借其身体存活。

    阿姆见状,震撼之余也乖乖守在一旁,为其护法。

    好在现在台上,罗言大杀四方,以一敌众根本不需要他。

    此番台上台下,只有一人神色复杂,黯然神伤。

    那就是骑在马上的萝娜,见到这一幕,她哪还不知道黄极的立场。

    萝娜一开始很是紧张,黄极骑马带着她直冲进叛军的阵地,吓得她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

    却没想到,一路冲穿了营盘,也无人拦下黄极的马。

    此刻黄极更是救助叛军,而叛军中人没有一点抗拒的意思。

    可想而知,圣物护卫队都认识黄极,并认为他是自己人。

    “我早该知道的……”萝娜呢喃道。

    黄极就是从埃及跟队过来的,如今护卫队全反了,黄极又怎会独善其身?

    这个问题萝娜有想过,却不问。

    她之前跟黄极一起放火,心里只有快乐,却也故意不问为什么放火……直接默认黄极是遵守诺言讨她开心。

    萝娜只是不愿接受那种可能,但现在不接受也不行了。

    “华极,你是重瞳派系的人吗……”萝娜用陈述句的语气问道。

    黄极抬头看着她的眼睛,说道:“你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萝娜低沉道:“我什么都不想听,你不要回答了。大局已定,你是重瞳派系的人,挺好的。”

    说着她双眼通红,从马上跳下来,背过身去说道:“我爷爷在上面,我要去陪他了。”

    只见萝娜大步地走向至高台顶。

    黄极也不阻止她,而是说道:“谢谢你的剑。”

    萝娜头也不回道:“也谢谢你送我一程。”

    两人终究只见过两面,不管她心怎么想的,至少表面上他们不过是朋友而已,此刻各有立场,又能说些什么。

    萝娜蓦然回首,发现她连告别的话都没得说,只能谢谢敌人,把自己送到这里。

    阿姆看了看萝娜又看了看黄极,忍不住说道:“萝娜,你加入重瞳,我保你没事。你别上去呀,罗言杀疯了!”

    他社会经历丰富,萝娜这样子明显藏不住心事,眼下黄极把她送来,阿姆还道两人有什么,见黄极没有阻止的意思,便替黄极说了。

    怎料萝娜摆了摆手,还是走上了至高台,来到她爷爷身边。

    她看得清局势,现在叛军大局已定,罗言强无敌,自己爷爷等掌剑们危在旦夕。

    自己跟黄极一块来的,厚着脸皮留在重瞳阵营,可以活命。

    可她又如何能舍弃自己爷爷?纵然重瞳势大,她也断没有撇清血缘关系苟活的道理。

    她这一去,便是阵营的选择。

    阿姆面色古怪地回头冲黄极说道:“你真不拦着她?我还以为你俩有什么呢,一个小女孩罢了,你功劳之大保下她不成问题。”

    黄极平静道:“你怎知她此去,一定会死?”

    阿姆笑道:“这不明摆着的嘛?现在谁是罗言的对手?大局已定啊!”

    黄极摇头,专心救治地上的伤员。

    至于台上,罗言的确是杀疯了。

    此刻各个掌剑的手下基本死光,只剩下了独眼鹰和苏莱曼。

    掌剑之中,也只有撒克逊有战力,三人合力拼命想阻挡罗言,但可惜实力差距太大。

    罗言要是S5还好说,三人合力说不定能坚持一下,毕竟撒克逊距离S5只有一线之隔,而独眼鹰也只有半步之遥。

    可惜,罗言是S6,两万公斤的推力!

    一辆轻型卡车约有两吨,罗言能举起十辆!

    撒克逊中了罗言一拳,胸腔凹陷,五脏六腑翻江倒海一般,狂喷一大口血。

    他含血疯狂道:“缪斯塔!你偷我的殖装,就给那三个废物穿,又有何用!”

    “不想大家今日都死在这,快给我一套!”

    “快啊!”

    撒克逊几乎成了掌剑们最后的指望,而他却没有生命殖装,若是有,或许还能跟罗言打一打。

    然而大家的殖装都被缪斯塔派人拿走了,弄出三个黄金战士。

    结果屁用没有,被瓦力杀了一个,被罗言杀了两个。

    更可气的是,缪斯塔冲上去捡走了其中两套,第三套则在罗言身上。

    各个掌剑还是没捞着。

    “你抢什么啊!难道殖装还能叠加穿吗?”阿罗纳怒道。

    他刚说完,就见缪斯塔微微一笑,另外两套殖装一一覆盖在他身上!

    此时此刻,缪斯塔一个人,穿了三套!

    “什么!”掌剑们大惊。

    一个人真的可以叠加多套?怎么可能?他们尝试过,这是办不到的啊,殖装屏蔽检测,如此套在外面一层的殖装,就判断不到自己在宿主身上,会直接把殖装穿戴者当做死物。

    缪斯塔笑道:“你们做不到,却不知道想办法。奥西里斯是我的人,我和他秘密研究了十年,终于找到了叠加殖装的办法……”

    叠加殖装,防御力自然也会叠加。缪斯塔很早就在研究这个,既然套在外面的殖装会把人判定成死物,那这其实就是个判定问题。

    只要想办法模拟人类的生命信号,欺骗殖装就可以了。

    他手下有五大军火公司投靠,私人的研究所数不胜数,他早已秘密研发了一种装置,随身携带可以让自己重复穿五层殖装。

    “你特么的……缪斯塔!你太自私了!快给撒克逊啊!”掌剑们纷纷催促。

    阿罗纳更是焦急道:“你还拿殖装干嘛?你又不能打!快交出来,不然撒克逊一死,我们都得死!”

    然而缪斯塔并不理会,目光始终盯着海边。

    “你听到没有!缪斯塔把殖装脱下来!”阿罗纳抓着缪斯塔的手吼道。

    缪斯塔眉头紧皱道:“你怎么不脱?”

    “我……”阿罗纳哑然,自私,谁不自私?

    现在缪斯塔众矢之的,一人独占多件,当然应该让缪斯塔脱了。

    “你脱不脱!”阿罗纳怒道。

    缪斯塔平静道:“不脱。”

    掌剑们都要气疯了,被打得疯狂吐血的撒克逊更气。

    他顶在前面拼命,后面一群队友竟然还在商量谁脱殖装!当即一口气没上来,胸闷眼黑,僵在原地。

    而罗言的光剑,已然当头斩下。

    “嘭!”

    就在他撒克逊即将葬身于剑下时,他脚下的石板突然碎开,撒克逊身子一陷,躲开了这一剑。

    与此同时,一道金色身影飞掠而出,一拳轰在罗言胸口,将其打得倒飞出去。

    不过会倒飞,是因为体重太轻,罗言反手一剑砍在那人身上,同时背后毛孔瞬间喷出一大股气焰,震得空气扩散出波纹,在其背后如同烟尘莲台一般。

    顿时罗言的倒飞之势遏制了,他稳稳地站在地上。

    “没想到吧罗言!是我布兰度……卧槽,你什么情况?”只见眼前突然杀出的金色人影,正是布兰度。

    布兰度身上竟然有件生命殖装,被砍中一剑,只是轻伤,倒也无大碍。

    他反而很震惊罗言此刻的模样,这一看就比以前不知道强了多少。

    “你干什么阻拦我?”罗言困惑道,他没想到布兰度突然杀出来阻拦自己。

    布兰度忌惮地看着罗言,随后冲着身后的掌剑们说道:“掌剑们,现在相信我了吧?这罗言,我来挡!”

    “布兰度!来得好啊!”掌剑们感动地哭了,早知道之前全力支持他了,也不至于落到这步田地。

    掌剑们感动至极,唯有阿罗纳、佛罗心中冷笑。

    罗言不解道:“为什么?”

    布兰度冷漠道:“当然是为了光明会,真正的未来。”

    “佛罗独裁,只会把光明会拖入无可救药的深渊。”

    还是那个道理,他坚定地认为帝斯等外星人不可敌,所以无论现在重瞳派系多么势大,他也要对抗,最起码这是可以拼命破的局。

    而外星人那则是纯无解!重瞳派系勾结天龙人,无论现在多潇洒,最后也是死路一条。

    然而,他的话,听在其他人的耳朵里,却是另外的意思……

    “他是菲斯的人,这是要菲斯上位啊。”阿罗纳想着。

    罗言心里也是类似的想法:“我能为了佛罗去杀菲斯,布兰度、基德这样的人,自然也愿意为了菲斯而杀佛罗。虽然都是重瞳派系赢,但谁当那至高的永恒会长,就得这个时候拼一拼了……”

    以己度人,罗言自己就是为了还佛罗的恩情,答应杀菲斯的。

    那么布兰度受菲斯更多的恩惠,可谓是世人皆知,连杀人剑都给他,布兰度又怎会不想杀佛罗,而让他们心目中更英明的菲斯上位呢?

    这波啊……这波是重瞳派系两大创始人的内部斗争。

    回想昨天布兰度说的话,罗言终于理解,什么叫‘各凭本事’、‘最后胜利的一定是他’了。

    此刻,他们要为自己各自的恩公,夺取永恒会长之位!

    “好,我们各凭本事吧……你有什么人需要托付给我吗?”罗言说道。

    布兰度欲言又止,最后坚定道:“没有!”

    罗言笑道:“我有……如果最后你们赢了,希望能照顾好柔伊。”

    他还有三分钟,此刻只是布兰度出来,而菲斯基德都没出场,他预计到自己就算击败布兰度,恐怕也撑不到最后了,菲斯必能坐收渔翁之利。

    布兰度沉声道:“你把殖装脱了,再让我拿一把光剑,我就答应你,保护柔伊。”

    罗言哑然失笑,当即就把殖装脱掉给他,更甚至将自己手中的光剑也扔给了布兰度。

    既然菲斯派必胜,而佛罗派必败的话,他不如给自己留条后路,他也不想杀布兰度。

    但布兰度还以为罗言是迷之自信,惊讶地看着罗言道:“你现在到底有多强?”

    “击败你不成问题。”罗言说罢,瞬间就一拳轰在了布兰度的头上。

    “啊!”布兰度倒飞出去的同时挥了一剑,却没打到罗言。

    若不是他穿了生命殖装,这一拳他就死了!

    布兰度身上的殖装,乃是奥西里斯的,当初他在圣塔菲郊外杀了奥西里斯,留下的生命殖装本该上交组织,他拖了一下,最后拖到今天拿出来自保。

    可谓是给自己留足了退路!阿罗纳之前说他是个权臣,仗着总负责人的身份,养寇自重,其实某个角度也没说错……

    “死吧死吧!”布兰度全力以赴,肌肉爆鼓,注意力高度集中,光剑舞得密不透风。

    他这样,简直就是打定主意地拖延时间,只求自保。

    还别说,没有殖装,罗言徒手还真不能碰光剑,沾到手就没了……

    罗言只能游戈在布兰度身边,凭借他更快的速度,抽冷子穿过剑光给布兰度一下。

    两人在一旁激战。

    白兰迪和阿福也从洞中爬出来,其中白兰迪怀中抱着的正是约柜!

    “快通知帝斯。”白兰迪偷偷说着,不敢让罗言听见,生怕罗言发现这情况舍下布兰度杀过来,那就都凉凉了。

    “约柜!”撒克逊等四名没穿殖装的掌剑惊喜万分,他们再外加阿罗纳,这就正好五个了。

    只见五人冲上去,拼命祈祷。

    缪斯塔眉头紧皱,犹豫了一下,没有阻拦,但他也没有祈祷。

    卡门本来环抱着胸看戏,看到白兰迪拿出约柜,顿时大急,连忙冲上去想要阻止,只见他操控一大团铁砂铺天盖地地轰上去。

    撒克逊见状,强忍伤痛,扑上去抵挡。

    “我来挡住卡门,你们快!”撒克逊喊道。

    可这样一来,祈祷的人就少了一个,阿罗纳连忙看向缪斯塔:“你愣着干嘛!”

    缪斯塔这人,全程拖后腿,不知道什么意思,莫非跟佛罗一伙的?两个在故意狼踩狼?

    只见缪斯塔不仅不来祈祷,还冲进罗言、布兰度交战的地方,跑去捡罗言脱下来的殖装。

    “你特么疯了!”

    缪斯塔穿了三套殖装,防御惊人,虽然被罗言踢了一脚,但并无大碍,还是死死捏住地上的殖装,整个人只是被踢得在地上翻滚。

    “唰!”霎时间,他有四套了!

    “爷爷!”此时,萝娜刚好走上来,见到爷爷在地上滚,连忙冲过去扶住。

    缪斯塔激动地爬起来,看到萝娜以及其身上的殖装出现在眼前,更是惊喜。

    “啊!你怎么来了!”

    萝娜说道:“华极救了我,送我来的。”

    缪斯塔不管那个,连忙说道:“哈哈哈!好!太好了!快把殖装脱下来给我,快!”

    卡门爆吼道:“阻止他!他一定有阴谋!”

    可是他自己阻止不了,只能喊人。

    阿姆当即和一批叛军冲上去,可还是晚了一步,萝娜没有任何犹豫地就脱下了殖装,太快了。

    霎时间,缪斯塔一人穿了五套!

    面对一拳轰上来的阿姆,缪斯塔爆吼一声道:“都别动!”

    “核弹已经锁定圣清岛!不想这里夷为平地,所有人都给我住手!”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