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弹?

    此话一出,威慑全场。

    撒克逊和卡门不约而同罢手,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缪斯塔,啥玩意儿?这人怎么还准备了核弹?

    就连罗言与布兰度听了这话,也住手了。

    任他们个人武力多么出众,一颗核弹下来,也是尘归尘土归土。

    缪斯塔一直举动诡异,他穿了五套生命殖装,而且既不是重瞳派系的,又不怎么和其他掌剑联合,此刻他突然亮出核弹威慑,众人才恍然大悟:他要当第三方!

    作为光明会出了名的阴险之辈,偷听到重瞳派系的计划,他怎么可能不利用一番?

    他没有告诉其他掌剑,以至于有四名掌剑没有穿殖装,继而他有机会派出人手去偷。

    这再加上他自己的一套,就正好五套殖装,可以在核爆现场不死了。

    作为研究了生命殖装十年的人,他很清楚五套殖装的防御力,只要不是核爆中心上亿度高温糊脸,而只是承受核爆冲击波,那么五套殖装他足以抵挡了!

    不过核弹是最终手段,是在危机自己生命的情况下清场用的,这里汇聚了光明会主要的精英,还有大量的死忠在广场区各处战斗,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下令发射核弹的。

    “我的舰队随时可以向岛上发射导弹,而我的心跳连接着核弹发射指令,一旦我的心跳停止跳动超过十五秒,那么我的人就会向这里发射一枚TNT当量在三百万吨的氢弹。”

    缪斯塔语气平稳,隐隐透着威胁。

    至高台上的战斗统统平息了,台下的叛军一传十、十传百,也都陷入死寂。

    局势突变,缪斯塔竟然站了出来,掌控局面。

    “你说有核弹,就有核弹?”卡门脸色难看道。

    缪斯塔冷漠地看着他说道:“你们可以派人去港口看看,我想是可以看到我的舰队的。”

    布兰度面色古怪地看着缪斯塔,嘴角一抽道:“舰队……”

    缪斯塔笑道:“我的军事实力,我想你们都知道,我没有必要骗你们。我的舰队昨晚出港,凌晨三点钟就到了附近海域,卡门……这种事你打个电话,应该就可以问到。”

    这事都不用卡门,他随便看了一眼手下,立刻就有一名S3打通了电话,没多久就冲他点头。

    这下子大家都慌了,没想到罗言实力暴涨到S6这种局,都能被翻盘!

    罗言也懊恼不已,早知道先把这几个掌剑解决了。

    他这实力乃是临时爆发,他当然选择先把厉害的干掉,所以先杀执剑人。

    至于缪斯塔只是普通人穿着殖装而已,不足为虑,最后只要几个S4死掉,便随便谁拿把光剑都能把掌剑们杀光了。

    此刻全场大多数人都在惊叹缪斯塔隐藏至深,最后竟留了这么一手,把局面翻转了。

    唯有布兰度和他的手下,呆若木鸡,吞了口唾沫。

    布兰度看了眼约柜那边,果然,几名掌剑都笑了起来,也没在祈祷了,自以为大局已定……

    “发克……”布兰度有心提醒大家别停,还是让帝斯来主持大局,却又提防着旁边的罗言,不敢张口。

    这个时候还让帝斯来,缪斯塔肯定不让,他自以为hold住了全场,必然问自己为何还要叫帝斯。

    那他怎么说?说:我在圣清岛海域播撒了大量噬铁菌,任何钢铁船只靠近,都会沉没?

    这不又瞬间把局面送回去,又杀起来了吗?

    布兰度沉吟不说话,思考对策。

    缪斯塔倒是很自信地说道:“今天圣清岛死了太多人了,这场掌剑之争就到此为止把,就由我来给大家主持个公道,平息此事如何啊?”

    众人沉默,这是要谈判了,而且是缪斯塔主导。

    大家没法拒绝,缪斯塔竟然提前埋伏了一支舰队,还有核弹,这怎么拼?拼就全死,赌缪斯塔不敢把他们全杀了?赌不了。

    缪斯塔自己家族的精英可大多数都没来呢,他一点也不慌。

    缪斯塔笑道:“不要逼我清场,现在弃暗投明,我可以做主既往不咎……除了掌剑以外。”

    他这话一说,佛罗和奥纳西斯两个脸都绿了。

    这意思,就是谁都可以饶恕,掌剑不可以饶恕。

    “缪斯塔!这事跟我没关系!我不是重瞳之主,菲斯才是。”佛罗急切道。

    缪斯塔好笑道:“当着老大你要菲斯的命,如今要命了,又变成了菲斯才是老大?”

    佛罗冤枉道:“我真不是重瞳的人!是他们非要支持我,估计要把我当个傀儡……”

    他这话,在场没有人信,简直搞笑,平白让人看轻了他。

    缪斯塔冲着卡门道:“卡门,你现在把佛罗和奥纳西斯明正典刑,带着你的人平叛,我可以宽恕你,并让你接替掌剑之位。”

    只这一句话,卡门就动心了。

    他图什么?不就是掌剑的权力吗?如今叛军不利,他倒戈一击能得到他想要的,也行。

    不过卡门依旧没说话,一方面是因为长生药,他尝过一瓶,真有用。另一方面则是不相信缪斯塔会既往不咎,现在嘴上说说,万一事后算账呢?

    到时候风平浪静了,眼前的各个掌剑一定会联合起来弄死他。

    “这条件,同样适用于其他人,美第奇族长,这掌剑要不你自己当?”缪斯塔冲着人群里的一人说道。

    那人眼睛一亮,他正是卡门的后盾,美第奇家族的当家人。

    他就是自己没希望当掌剑,所以全力支持卡门,此刻卡门不识趣,缪斯塔竟然支持他当,这还有什么好说的?

    当即,一批S2冲上了台,地上还有一把光剑,有人捡起来就往奥纳西斯头上砍。

    “呃啊啊!”奥纳西斯根本没有丝毫反抗能力,哪怕有殖装,这一剑下来身上也出现一道恐怖的伤口。

    “你敢!”另一批S2连忙冲上来保护奥纳西斯,一时间叛军的两股人打了起来。

    阿姆也在其中,要知道他也是奥纳西斯家的女婿。

    他这一动,独眼鹰直接如疾风一般掠过去,一拳轰飞了阿姆。

    “还敢还手!”撒克逊当场拔剑,如杀鸡犬般斩掉十几名S2。

    一时间叛军声势为止一滞。

    卡门既没有帮忙,也没有倒戈,他还在挣扎。

    撒克逊夺来光剑,默默地走向奥纳西斯。

    “撒克逊,我……噗!”奥纳西斯说着,被撒克逊打翻在地,一脚踩在地上。

    “嘟嘟嘟嘟……”手中光剑,如打桩机一般,疯狂地往下插。

    等众人回过神来,奥纳西斯已经被撒克逊处决了!

    打死他们战前也想不到,第一个被干掉的掌剑,是叛军阵营的奥纳西斯。

    “好!老当益壮啊撒克逊。”阿罗纳笑了一声。

    缪斯塔说道:“降者不究。”

    这下子奥纳西斯家族的人都茫然了,纷纷看向罗言。

    罗言脸色阴沉,看向佛罗。

    佛罗恐惧地看着拿剑走来的撒克逊,不断说道:“缪斯塔!我退位,我退位还不行吗?”

    缪斯塔理都不理他,佛罗一定得死。

    “就这还重瞳之主?怎么办?罗言,你说句话啊!”阿姆吼道。

    罗言无比挣扎,缪斯塔穿着五层殖装,核弹威慑,立于不败之地,还能清场,他S6也没用啊。

    他也想救佛罗,可他必须为这些叛军的生命负责。

    在佛罗和几万人之间,他当然还是选择几万人。

    “降吧,结束了。”罗言叹气道,他的时间还剩两分钟。

    “啊?”叛军哗然,随即士气跌落谷底。

    重瞳之主如此没用,罗大帅又说降了,眼下重瞳是一败涂地。

    另外三名掌剑见大局已定,笑道:“干得好,缪斯塔,你快问问他们,长生药研究所在哪!”

    “这里有你们说话的份吗?”缪斯塔讥讽地看向三人道:“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和佛罗一伙的?”

    “什么!”三名掌剑懵了,随后大怒。

    他们三个包括撒克逊,都没穿殖装,对今天的事毫不知情,结果搞得几度深陷险境,随时可能死掉。

    明摆着他们就是要被佛罗清理掉的阵营,按理来说除了佛罗、菲斯、奥纳西斯三人外,另外六个掌剑都应该抱团,共同平定叛乱。

    此刻缪斯塔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他也想排除异己,削减掌剑人数?

    “缪斯塔!你才是跟佛罗一伙的吧?你想干嘛!”三名掌剑怒道。

    缪斯塔冷漠道:“今日佛罗造乱,我必杀他!其同党奥纳西斯、菲斯……亦或者其他更多的掌剑,也皆要肃清,绝不姑息!”

    “你们说我跟佛罗一伙儿的?我一看你们就想背叛主!哼!光天化日也敢诬陷我?给我死!”

    他一声令下,美第奇族长非常懂,当即派人冲上来,一人一剑,接过了三名掌剑。

    这突然地变故,瞬间惊动了全场。

    缪斯塔果然要当第三方,如今叛军降了,他膨胀了,直接给三名没有穿殖装的掌剑也安插一个罪名,当场处决!

    撒克逊和阿罗纳看着他,面色不善。

    缪斯塔微笑道:“这三人昨天与佛罗沆瀣一气,我都看到了,你们二位当然没有问题……”

    听他这么说,两人才脸色稍缓,对于缪斯塔除掉三名掌剑的事,他们其实也有好处。

    掌剑越少,剩下的人权力就越大。

    “佛罗,长生药何在?”撒克逊问道。

    佛罗真冤枉,哭丧着脸道:“我不知道啊,我不是重瞳的人啊!是罗言非要我当永恒会长,这只有他知道啊!”

    “那你没用了咯?”撒克逊拿起光剑,捅向佛罗。

    就在撒克逊一剑捅到佛罗身上时,黄极出手了,他从台下飞奔而上,身上电流涌动,一掌劈在撒克逊手上,撒克逊脸色一变,光剑掉落下来,被黄极顺手接过。

    须臾之间,光剑就易手了。

    “什么!”撒克逊惊骇地看着黄极,没想到叛军之中还藏着这么一个高手。

    一招把他剑夺走了,虽然是偷袭,但从出手的速度和力度来看,这是个丝毫不弱于自己的强者,而且手段极其诡异,超能力竟然是放电?没听说过啊!

    “你是什么人?”撒克逊惊道。

    “华极!你别冲动!事不可为了!”罗言瞬息间跨越数十米,来到黄极身边拉住他。

    黄极面色凝重道:“我只遵命于重瞳。”

    他想甩脱罗言的钳制,但是罗言力气太大了,死死遏制住他。

    “小子,你是佛罗的死忠?”缪斯塔怒道:“亏我还想把孙女嫁给你……”

    “给我杀了!”

    萝娜大惊,连忙道:“不要啊!爷爷,饶他一命吧,我要他做我的执剑人!”

    她来到爷爷身边,便是想陪亲人一起死的,却没想到局面翻转,如今重瞳派系的人,反而任人宰割了。

    “这里没你说话的份!我本来看中他,但他却是佛罗的人,这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缪斯塔推开萝娜,坚定道。

    罗言皱眉说道:“他是佛罗培养的涅槃者,什么都不懂,但实力惊人,可以降,为组织所用!”

    “爷爷!别杀他,求你了!”萝娜哀求道。

    缪斯塔见状,冷漠地盯着黄极:“那好……”

    他话都没说完,怎料黄极却说道:“投降是不可能的。”

    “你……”罗言惊愕,这不是找死吗?

    “你不怕死?”缪斯塔冷笑道。

    黄极平静道:“我赌你的海上没有舰队,也没有核弹。”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