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黄极的话,布兰度心里咯噔一下。

    缪斯塔却是冷笑道:“赌我在虚张声势?华极啊,我本以为你是个聪明人,可聪明人往往喜欢自作聪明!”

    黄极凝声道:“你有种就发射一枚导弹,让我看看。”

    “我看看是你的导弹快,还是我的剑快。”

    缪斯塔冷声道:“你还挺有骨气的嘛!”

    说罢,他往后退,退到距离罗言四十五米开外,拿出了发令器。

    “这是你们重瞳的人,你们自己杀了吧,若处理不好,那你们美第奇家族、摩根家族就都除名了吧。”

    毫无疑问,他手中的发令器,可以呼叫导弹打击。

    此话一出,可谓是宣判黄极死刑,美第奇家族的人,率先出手,围杀上来。

    可一群S2一拥而上,却听得噼里啪啦声,黄极左手连拍三十六掌,每一掌都挡开敌人攻击的同时,还反制一团电光。

    倏忽间,黄极左手边就前仆后继,哀嚎呜呼地躺了一地的人。

    看似轻飘飘的一掌,印在人身上也没有什么倒飞的势头,可人就偏偏噗嗤一下倒地,五脏六腑如受重创。

    有人被黄极抚中胸腔,力透骨髓,只觉得肋骨被一股刺麻的能量筛过,变得如桃酥一般脆裂,稍微一用力就钻心的疼痛,完全使不上劲。

    脏腑器官,那更是如不听使唤了一般,由内而外的让人失去战斗力,无奈地在那吐血。

    他这一手亮出来,再结合之前从撒克逊手中夺剑,毫无疑问地展现出了S4巅峰的战力,而且还是独特的那种。

    “真是藏得好深,什么新人,什么才刚入S3,都不过是你的伪装……”缪斯塔眯眼道。

    黄极高声道:“我苦修多年,隐姓埋名,打熬身体,磨炼技巧,身为执剑人却始终没有名分,忍辱负重躬身于黑暗之中,都是为了今日……助会长登临绝顶,肃清黑暗。”

    “罗言,放手!就算你们相信他有舰队包围圣清岛,可我们只要摧毁那台发令器,他便不足为虑了。”

    罗言死死压制住黄极,不让他冲动,说道:“别莽撞!缪斯塔绝不是在虚张声势,他必然是有底气才会这么做的。”

    “我知道你蛰伏多年,只等今日登上前台,如今失败,很不甘心。”

    “但没办法,我们已经输了,我的时间不多了……”

    黄极极其不甘道:“我们立志,要改变光明会,难道你们就甘心半途而废?”

    “谁也不准投降!罗言!我们投降,会长必死啊!你们难道看不出缪斯塔的野心吗?你我改换门庭,或许还能活,但会长怎么办?”

    这话说的,谁又不懂呢?

    地位越高的,越不能活。法不责众,叛军若是降了,受些惩罚,大概率都能活,可唯独掌剑一级的活不了!

    想想已经死掉的奥纳西斯,想想根本不是重瞳中人,结果却被冤杀的三名掌剑。

    连他们都死了,缪斯塔真的会放过佛罗吗?

    即便对会长忠心如罗言,都说降了,在大家与佛罗的生命之间,选择了牺牲佛罗。

    而现在只有黄极挑明这个事,就如同当年赤壁之战劝孙权一定要死战到底的鲁肃……

    “会长!我不怕死,你快让罗言放手,不要被缪斯塔骗了,他绝对没有舰队!信我啊,不拼就是死!”

    黄极死盯着会长,期盼地说着。

    众人也都看向佛罗,显然,华极这是个死硬派,决不投降的那种。

    这种愣头青,佛罗一声令下,他必然敢跟缪斯塔拼命。

    如今缪斯塔手上有个发令器,距离华极、罗言都有四十七八米以上,且还在不断地往后退。尽管理论上二人真的有机会夺取联络器,但概率太小了,罗言不敢赌,眼下只有华极敢赌。

    那么这个选择权,就到了佛罗身上,这位重瞳之主,有没有种搏一把?

    然而佛罗怎会一条路走到黑?在他看来,黄极这是和菲斯在坑自己。听了黄极的话,才是必死无疑。

    他为什么要被一群陌生的……打着他旗号的人,裹挟着去拼命啊?

    此刻先苟活下来,等到菲斯出来收割局面,一切自然真相大白,届时或许还有转机。

    只见佛罗见众人包括缪斯塔都看着他,急道:“缪斯塔,别听他胡说,我不认识他!什么华极,我没有培养过这种人!”

    “缪斯塔,我退位,重瞳派系的事真的跟我没关系,我是被菲斯算计了!”

    黄极大惊失色地看着佛罗:“你说什么?会长!”

    佛罗怒道:“你看我干什么!我不认识你!你特么是光明会的人吗?什么蛰伏多年?老子就没见过你!”

    “缪斯塔!你信我,真的不关我事啊!”

    “会长……”黄极呆若木鸡,默默然无语。

    “哈哈哈!”缪斯塔一愣,开怀大笑。

    阿罗纳和撒克逊也嗤笑一声。

    罗言脸色一沉,眼中一片冰冷。

    一众叛军,皆心里一寒!

    就这?这就是重瞳之主?这就是他们为之拼命,想要扶其上位的领袖?

    大家都看出来了,在场没有比华极更死忠的人了!他把一切都赌在了佛罗身上,如今重瞳派系满盘皆输,所有人都放弃了,唯独他不放弃,要拿命为佛罗搏取一线生机。

    为什么?就是因为谁投降都可能活,唯独佛罗投降一定死。

    然而佛罗竟然说,不认识他?还在这舔着脸向缪斯塔求饶,把一切洗脱干净。

    这老大当得,真让人寒心。

    “缪斯塔掌剑,我降了……”卡门看都不想看佛罗,丧气道。

    至此,罗言、卡门两大主帅都说投降,众多叛军也纷纷认投。

    原本里面也有很多不怕死之辈,不屑于缪斯塔的威胁,要跟其死磕,只是欠缺一个领头的。

    本来见黄极出头,大家也都想着拼了算了。

    可见了佛罗的态度,瞬间丧了气,士气直接归零。

    拼什么命?为了佛罗?他还真就不配。投了吧!

    哗啦啦一阵响动,无数叛军扔掉了武器,他们神色冷漠,没了斗志。

    缪斯塔哈哈笑道:“好,佛罗,你可真识时务啊!”

    佛罗叹道:“真的不关我事,别忘了菲斯还没出现呢!他就在岛上,这个华极在和菲斯合谋坑我,你别被人利用了。”

    他也不傻,拼命地提及菲斯,也是怕缪斯塔杀他。

    所以他反复提醒对方,菲斯这个黄雀还藏着呢,转移缪斯塔的注意力。

    缪斯塔并不表态,露出掌控局面的表情扫视众人,说道:“还有谁不服?”

    一片死寂中,黄极大声道:“我不服!”

    众人哗然,大家全投了,这人怎么就是不投?

    缪斯塔恶狠狠盯着他,这家伙头怎么这么铁?

    黄极昂首道:“我就是不信你的舰队到了。”

    “如果我是你,我会直接下令发射导弹,重创一波敌人再说。”

    “先声夺人之后,再谋其他。如此全场胆寒,你再以核弹威慑,更具有说服力。”

    “然而你的选择却是……让卡门联络附近的港口,确认军舰是否在昨夜出港……”

    “虽然你隐藏的很好,也却是以后很大的底气表现出来,可是……你的内心深处,还是隐藏着心虚。”

    布兰度眼皮子直跳,一脸复杂神色。

    缪斯塔则是被黄极的话激怒,的确,他着实有点心虚。

    因为他真的和手下失联了,之前罗言变身,他趁机偷偷发了两次指令,却没有任何反应。

    最后是发现萝娜上台,送来了第五件殖装,他这才敢跳出来,按照原计划,以舰队威慑。

    可这毕竟和他的原计划有点出入,他确实打算先用导弹轰炸一波,再提核弹之事的。

    但他也怕舰队那边出了什么问题,所以威慑时,话到嘴边变成了‘卡门,你们不信可以去查查看’。

    值得庆幸的是,全场没人怀疑。

    毕竟他真的有舰队,也真的有核弹,也真的早就出发,来到了圣清岛海域。只是不知道出了什么变故,发了两次导弹发射指令,没有半点反应。

    偏偏,出了黄极这个死忠,不怕死!

    更甚至还心细如发,看穿了缪斯塔那一点点隐藏至深的心虚。

    “此子一定要死!”缪斯塔决意道。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