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斯塔已经注意到撒克逊略有所思,布兰度神色古怪。

    他生怕有更多人被黄极带节奏,继而内心对黄极产生了极大杀心。

    “卡门!此人冥顽不灵,你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杀了他,掌剑之位还是你的!”缪斯塔说道。

    霎时间,卡门双手张开,一团团铁砂和刀剑,飞舞在身旁,如小行星带一般环绕。

    萝娜急得花容失色,如果是以前,他绝对不会干涉爷爷的决定。

    在家里,爷爷就是绝对的主宰,没人可以违抗他。所以爷爷让她跟执剑人预备役见面,她很听话,没有像维罗妮卡那样抗拒。

    此刻换成任何人要死,萝娜都不会多说一句话。

    但是今天不同以往,华极这个人,也非其他人。

    经历了今天的事,萝娜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完全舍不得黄极去死了。这个人也许是世间,最独一无二的那个。

    只见萝娜拉着缪斯塔拼命摇头道:“爷爷不要啊,你饶了他吧,他救过我!”

    “救过你的人多了!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插嘴!”缪斯塔推开萝娜,吼道:“卡门,你还愣着干嘛!”

    卡门有些犹豫,毕竟萝娜是缪斯塔最喜欢的小孙女,所以他看向两人,暂时没有动手。

    萝娜苦苦哀求道:“爷爷我从来没有这么求过你,你放过他吧,如果他死了,我也去死。”

    缪斯塔大怒,黄极这个人是此刻最大的威胁,点明自己心虚的地方,若再让他说下去,情况就不妙了。

    所以黄极一定要死!

    “啪!”缪斯塔一巴掌将萝娜打翻在地,怒道:“你越来越不听话了!萝娜,他是敌人!你竟然帮外人!还用死来威胁我?”

    “卡门,动手!”

    卡门呃了一声说道:“但是萝娜小姐她……”

    “你听她的还是听我的?我有六个儿子,四个女儿,十八个孙子孙女,重孙子都有四个,不差她一个!”缪斯塔冷漠道。

    在大家族中,没事的时候可以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其乐融融。但有必要的时候,也可以毫无羁绊,冷酷无情。

    萝娜趴在地上,如遭雷击,只觉得好像天都塌了。

    这话都说出来了,卡门哪还不懂缪斯塔的觉悟?为了权力,亲人不过是棋子,棋子不听话了,坏人大事,死了也不心疼。

    卡门顿时坚定杀意,扑向黄极道:“小子,不要怪我,怪你自己不识趣吧。”

    黄极很冷静,对罗言说道:“你要和他一起对付我吗?”

    罗言欲言又止,只得松开了手。

    他这一撒手,黄极如潜龙升渊,以比卡门更快地速度对冲上去。

    一团团铁砂与刀剑,迎面飞来,到了黄极身边,却见黄极周身噼里啪啦,闪爆出一连串的电花。

    霎时间,铁砂逆转,刀剑绕过黄极螺旋。

    强磁场,他竟然也会!

    “什么!”卡门大惊。

    只见黄极穿透了他的刀锋小行星带,反客为主,夺取了他一半的利器。

    “轰!”两人碰撞,如同两轮星环对撞,无数刀剑、铁砂对冲,在半空中撞出许多碎渣,噼里啪啦声不绝于耳。

    “咻!梆!”

    黄极周身电弧飞转,拳头划破空气如流星一般轰在卡门心口,打得卡门顿时一口气背了过去,向后连滚三圈。

    他也如同之前受内伤的人一样,神色萎靡起来,不过还是挣扎站起。毕竟他的体魄太强健了,寻常内伤也不能击败他。

    “华极,你给我死!”卡门肌肉瞬间暴涨,如同筋肉怪人,一拳轰出都打出了激流波,拳速超越了声音!

    然而,黄极右手上还有一把光剑呢。

    只见黄极似乎早就预判到了卡门这一拳,身体保持一个奇妙而又精妙到了极点的姿势,脚下跨出了一个出乎意料角度,错身而过,同时飞射出光剑。

    “飒!”这把等离子剑如飞剑一般,咻得一下洞穿了卡门的胸膛,从背后穿透而过。

    而黄极与此同时,也已经如天马行空一般,错步来到卡门身侧偏后方的位置。

    他看也不看,右手往卡门背心一抓,刚好抓住穿透卡门身躯飞出来的光剑的剑柄!

    一切是那么的自然,就好像把飞剑传给一秒后的自己,中途顺带射穿了卡门的胸膛。

    “唰!”黄极头也不回地从卡门的身旁冲过,其背后的卡门,口喷鲜血,跪倒在地,一脸不可置信!

    他竟然被如羚羊挂角,牧野流星般的一招瞬间击败!

    不过这一剑是从他胸腔中间穿透,伤及肺部,却没有伤到心脏。

    卡门跪在地上,呼吸困难,但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等众人反应过来时,黄极已经如狂风般呼啸而去,直奔缪斯塔!

    “发克!”缪斯塔没想到黄极这么强,而且从速度来看,他并不是如罗言那样,身体素质强的可怕,而是技近乎道。

    在场只有罗言和撒克逊,看出了门道。

    卡门一点也不弱,但是因为被黄极同样会强磁场的事给惊到了,之后又被黄极拳头上奇特的内劲所伤,降低了反应。

    接连吃瘪让卡门急了,人一急就有了破绽。卡门直接使用爆轰一拳,威力极大的同时,也有进无退,拳出无悔。

    强归强,但也没了变招的余地,一旦被人找到方法破解,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刚才就是这样,黄极好似在一瞬间捕捉到了破绽,又在一瞬间灵光一闪,想到了最大化利用这破绽击败对方,并在想到的同时身体直接做了出来……

    一系列的处理可谓是完美,卡门意识到不对时,已经没了回旋的余地。

    “缪……斯……塔!”黄极的速度极快,说第一音节时,人还在老远,第三个音节时,已然逼近缪斯塔。

    可是撒克逊和罗言知道,还是太慢了,这依旧是S4巅峰的速度,大约为二十五米每秒。

    而缪斯塔一直在和大家拉距离,早早地就和大家拉出了将近五十米的距离。

    两秒的时间,说起来短,但可以发生太多事了,有些人两秒钟能把一首古诗背完,若是在篮球场上,这时间说不准能进俩球了。

    缪斯塔在意识到黄极冲过来时,就面露癫狂,果断按下指令!

    然而,与此同时,距离缪斯塔最近的人……萝娜,却突然伸手拦在了发令器上。

    缪斯塔一按,却没按下去,只按在萝娜的手背,萝娜尽力地拱起手掌,护住按钮。

    她哭喊道:“爷爷!”

    这不仅是因为黄极,也为了她自己和这里所有人。

    缪斯塔气疯了,暗骂该死的叛徒,愤怒的一脚踢飞萝娜,直接把萝娜从三十多米的至高台上踹了下去。

    与此同时按下按钮。

    然而,黄极到了,并且隔着三米,指尖就迸发出电弧,夸嚓一下,激射发令器。

    发令器如同电磁线圈一般,吸引了电光,与黄极的指尖连了一道白线。

    在缪斯塔按下的瞬间,发令器爆炸了……

    他的手指,按了个寂寞,大拇指死死钉在无名指末端,保持着一个算命的手势。

    场面死寂了片刻后,全场爆发出强烈的欢呼声!

    叛军全部沸腾了!

    “哇哇哇哇!”

    “华极极极极!”

    在所有人都放弃了的情况下,一个铁头娃就是不服,瞬秒卡门,长途奔袭五十米,在缪斯塔的孙女背叛的助攻下,一举击破威慑,扭转乾坤!

    罗言惊叹,没想到这也可以!

    他一直判断自己赶不上,毕竟缪斯塔按个按钮零点几秒就行了。

    却没有算到萝娜这个变数!

    全场只有萝娜能站在缪斯塔身旁,缪斯塔根本没提防她,毕竟谁会想到她敢这么做?

    “嘭!”黄极掐着缪斯塔的脖子,将其往地上狠狠一砸。

    顿时碎石飞溅,台上陷出一个大坑,缪斯塔被直接摁进了石头里!声动百里!

    撒克逊等人脸色难看,什么情况?叛军又起死回生了?

    想到这,他和独眼鹰、苏莱曼冲向黄极,想要袭击他的背后,因为黄极没有穿生命殖装。

    “干得漂亮!华极!”罗言激动的跳起来,与此同时,冲了出去,拦住了撒克逊等三名S4。

    “梆!嘭!”一番短暂的激斗,罗言三下五除二地打倒他们。

    可就在他要干掉三人时,罗言突然神色萎靡,软倒在地,呕吐一口鲜血。

    他的基因开始崩溃了!

    “槽……时间到了……”

    罗言哀叹,同时挣扎着拉开距离,退到黄极身边,期待地看着他说道:“我用了禁招,现在基因崩溃,要成废人一个了。运气差说不定会死……”

    “你很强……接下来,你是主帅!”

    黄极扶着罗言,经脉渗透进他的身体,注射纳米蜂群,梳理其狂暴混乱,正在错误分裂DNA的新生细胞。

    “哈哈哈!愚蠢!你们以为你们又行了?”缪斯塔躺在石坑里,一点事也没有,反而仰天大笑。

    众人看去,只见缪斯塔缓缓站起,说道:“你们太小瞧我了,为了防范你们这些S4,这发令器的设计,乃是一旦被摧毁,则发出最严重的指令!”

    “即……核弹发射!”

    “你终究慢了一点,最后没能把它从我手中夺走,虽然远程的那一招电光很惊艳,但……你的行为等同于亲手帮我发送了核爆指令!”

    缪斯塔这番话一处,全场再次自闭!

    被罗言最后几秒打成重创,战力大跌的撒克逊等人,顿时脸色惨白。

    局面又变了?

    核弹……发射了!?

    “你不要开玩笑!缪斯塔!”阿罗纳狂吼道。

    缪斯塔呵呵呵地冷笑道:“我没有开玩笑……导弹,已经在路上了!”

    他指向东方,众人皆绝望地看过去。

    “完了……全完了……核弹……”

    “核弹……唔……在哪呢?”

    东方的太阳照常升起,云天一线并无异常,碧空如洗,海阔天空。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