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有什么核弹?

    他们等了一会儿,一切都只是风平浪静。

    缪斯塔脸色变了,意识到真出问题了,暗想莫非是菲斯?此人迟迟不出现,难道坐船出海,也弄了一支舰队在海上观察局势?偷偷把自己的舰队除掉了?

    核弹发射不是请客吃饭,他的命令发出去,并不是导弹直接就射出来了,而是需要负责发射的军官去实行。

    放诸四海都是这样,如若船上的人都死了,那么核弹发射按钮按烂了也没用。

    “核弹呢?怕不是给华极说准了。”

    “根本就没有舰队,我们被唬了!”

    “真是丢死人了,我们竟然被缪斯塔空口白牙吓得投降……”

    “还好有华极,不然我们真是输得可笑!”

    议论声越来越大,叛军们都觉得羞愧难当,就他们这样还造反,简直是一群乌合之众。

    连带着,之前说让他们投降的罗言罗大帅,也在他们心里被看轻了许多,尽管罗言是为了他们的性命着想,但罗言的确不适合当统帅,更不是个合格的领袖。

    “怎么可能……我的核弹呢?是……是不是菲斯?”缪斯塔低吼着说道。

    黄极梳理着罗言的身体,说道:“缪斯塔,你现在把五套殖装脱下来,走到台下,可以活命……真的!”

    他说得十分诚恳,然而缪斯塔怎么可能听得进去?

    “你休想骗我!让我脱下殖装?哈哈哈,真是可笑,是你们奈何不了我这五层防御吧?”

    “事情到了这一地步,岂有放过的说法?任佛罗如何求饶,即便把家族势力拱手相让,永久退出,我也不敢放过他。”

    “我会这么想,你们自然也都这么想,大家心里明白,何必惺惺作态?”

    “华极!你为什么在我核弹威慑下,都誓死不放弃?为了佛罗?可笑!”

    “其实你根本就不是什么重瞳死忠,你也有野心!是你故意挑拨佛罗与菲斯的争斗,其实真正的猎人,是你!”

    “你蛰伏多年,被佛罗培养,但他也压制你的权力,让你如同仆从一般无名无份。你其实恨死了佛罗吧!哈哈哈!”

    “要我说吗?要我说吗?华极!我可没有佛罗这么胆小!你有种就杀了我,但是这五层殖装,足以让我在大庭广众之下,把你的算计说出来!”

    缪斯塔倒比佛罗强得多,掌控军火公司,扶植多个佣兵团的人物,深知这个级别的权力斗争,唯有决出生死。

    他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让叛军们一头雾水。

    不过有前面核弹吹牛的前车之鉴,大家都自动忽略他的废话。

    缪斯塔见黄极专心救人,完全没有妥协的意思,便连连退后,拿出最后一张底牌!

    “滴滴!”缪斯塔拿出一部通讯器,喊道:“把人放出来,告诉他们,没穿殖装者,杀无赦!”

    “啪!”

    他刚说完,手中的通讯器就被美第奇家族的人给打碎。

    这群倒戈之辈,如今又反复横跳回叛军阵营,美第奇族长高喊:“缪斯塔!你少来花招了!死吧!”

    说罢,美第奇家族的精锐之士,疯狂殴打劈砍缪斯塔。

    缪斯塔也不反抗,躺在地上任他们攻击,反正不痛不痒。

    显然,美第奇家族这是在表现自己对重瞳派系的忠贞……他刚才带头背弃叛军,此刻怕被追究,立刻又降而复叛。

    可是,重瞳派系的叛军们,哪里忍得了这个?

    刚才这伙人围攻华极,可才过去两分钟啊!

    “打死这群叛徒!槽!”阿姆在台下怒吼道,同时放下萝娜。

    原来刚才萝娜被缪斯塔踢下高台,是他跳起来凌空接住了,两人都没有大碍。

    阿姆当然愤怒美第奇族长的背叛,因为这家伙刚才倒戈杀了奥纳西斯,而奥纳西斯可是他的老岳丈啊!

    美第奇家族的人背叛重瞳,眼下摩根家族和奥纳西斯家族的人,都以其为敌人,厮杀起来。

    一旁的瓦力也捂着腹部站起来,凶残地走上高台吼道:“缪斯塔!你给我死吧!”

    他的手中,还有一根光剑呢!

    拇指一按,等离子态的剑锋亮出来,瓦力拖着虚弱之躯,直冲敌阵。

    这个之前都被腰斩的汉子,此刻破蹦乱跳的,除了虚弱很多,竟然并无大碍!

    “噗嗤!”

    他带着一票S2的精锐,杀上高台。

    值此一片混乱之际。

    “呃啊!”

    “拦住他!”高台背后突然有叛军惨叫、呼喊。

    原来就在大家厮杀之际,布兰度趁机行动了!

    他一手扛着阿罗纳,一手拉着撒克逊,跃下高台朝着西边狂奔。

    白兰迪也是反应极快,抱着约柜,跟着杀了出去。

    他们挑的方向,正是一片火海的神庙区。

    至高台虽然被重重包围,可是这个方向的阻拦却很薄弱,一个S4也没有。

    更何况叛军里有将近三分之一是美第奇家族的人,此刻都被当成叛徒处置,叛军彼此厮杀,导致包围网一片混乱。

    布兰度趁此大乱,突然救了两名掌剑冲杀而出,叛军拦之不住,真给他杀出去了。

    “挡我者死!”

    布兰度身上金光闪闪,如入无人之境。

    阿姆只好先舍弃台上的厮杀,追了上去,可是布兰度手下的阿福,却选择断后,挡住了他。

    两人都是S4,一时难分难解。

    佛罗见局势再度逆转,高喊道:“快拦住他们,莫要放跑了!”

    然而没人理他,有些S3的强者本来想追,听了这话,都不愿挪步了,只是看向罗言和黄极的方向。

    可是罗言软倒在地,痛苦吐血,而黄极却在为其医治。

    至于卡门,他之前倒戈,此刻也不能算是叛军统帅了,再加上被光剑穿胸,伤重伏地,自然也动不了手。

    “布兰度这个人,不必追了。”黄极说道。

    布兰度所谓呼叫帝斯的想法,已经被缪斯塔这个第三方的残暴,而彻底熄灭。

    场上只剩下了四名掌剑,佛罗、缪斯塔、撒克逊与阿罗纳。

    其他都被缪斯塔干掉了!

    如果这四名掌剑都很团结,布兰度可以用超能力冒充一个,继而五人激活约柜。

    可惜,在布兰度眼里,佛罗和缪斯塔,都不可能呼叫帝斯,所以人数完全不够了。

    为今之计,只能救一个算一个,逃离圣清岛,从长计议。

    四月份的某一天,帝斯就会下来,他通常会直接出现在光明会的两个地方,一个是圣清岛,还有一个就是51区基地。

    去圣清岛,并不是因为这里是光明会总部,而是因为约柜在这里,帝斯直接以约柜为信号坐标点,下来玩。至于去51区基地,则是因为那里是与外星人交易人口的地点,帝斯有时候会跟负责人口运输的小灰人一块下来。

    也就是说,布兰度把约柜带走,帝斯有一半的可能,会直接根据约柜的位置,来到他布兰度的身边!

    这在布兰度眼里,是最后的机会了,他现在的目的,是活命,一定要逃离圣清岛!

    黄极说不用追了,大家也就都专心对付美第奇家族。

    这让布兰度好似一把尖刀,轻松切开了叛军的包围圈,朝着火海冲去。

    不仅如此,他身后竟然还追随了一大批美第奇家族的人。

    现在的局势,明显又是重瞳叛军的回合了,所以美第奇家族里外不是人,见布兰度逃跑,他们中的一批人立刻跟随。

    因为他们知道,布兰度也是重瞳的人,之所以在台上跟他们作对,恐怕不是跟重瞳过不去,而是跟佛罗过不去!

    如今罗言、阿姆那一脉的重瞳叛军容不下他们美第奇家族,跟着布兰度及其背后的菲斯,已经是他们唯一能选的路了!

    对此,布兰度当然不介意,他寻思这些人既然叛军不要,那么他正好拿来用。

    可是仓促之间,他竟然忽略了一件事:两名掌剑的感受。

    就在他刚跑过金字塔时,众人突然看到了菲斯!

    不对,是两个菲斯……三个菲斯……几百个菲斯从金字塔里走出来。

    “草泥马!布兰度这是要把我们送给菲斯!撒克逊干他!”阿罗纳一看,顿时惊吼。

    在他眼里,始终觉得布兰度是菲斯的人,如今菲斯被实锤是重瞳大佬,拿着他杀人剑的布兰度却对掌剑们忠心耿耿?怎么可能?

    阿罗纳认为,重瞳派系里,罗言对佛罗效忠,布兰度对菲斯效忠,都是重瞳的人,但又互相敌对。

    本来见布兰度带着他杀出重围,还以为自己想错了。

    但看到美第奇家族的人追随,就彻底认定此事!

    如今见到‘菲斯型克隆军团’出现,更是吓得亡魂大冒。

    这哪是布兰度救他们走啊,这不过是另一头老虎在夺食啊!落到菲斯手里,不被压榨所有价值,必不罢休的!

    “嘭!”撒克逊也反应过来,飞踹一脚,轰在布兰度腰眼。

    尽管撒克逊受重伤,可作为至强者之一,这一脚也不容小觑,直接把布兰度踢飞数米。

    得亏布兰度穿着殖装,倒是没有大碍。

    不过阿罗纳也趁机从布兰度的背上下来了,扑到撒克逊身边,抱着他喊道:“跑!快跑!”

    撒克逊不敢回头跑,也不敢直冲克隆军团,只得拖着阿罗纳这个累赘,朝着右前方绕路而行。

    布兰度爬起来,看着逃跑的两名掌剑,暗骂掌剑都是傻·逼!

    “槽!一群智障!不识好歹!”

    “算了,反正人数也不够,死了就死了吧!”

    他带着白兰迪朝着左前方绕路而行,想着只要保住命和约柜就可以了。

    在他眼里,约柜就是正统!

    帝斯下凡,第一个来到他身边,听到他说的版本,那么即便重瞳光明会做出为主所不容的事,全都要死,至少他布兰度和白兰迪能活下来。

    当年六亲自降临,述说创世纪,并告诉摩西‘初代光明会’的事,赐予其约柜,令其重建光明会。

    现在,布兰度说不得也可以如同几千年前的摩西一般,成为新的第一个被选者,靠着一个约柜,重头建立光明秩序!

    布兰度拉着白兰迪,冲进火海,一路向西,朝着海边狂奔。他用尽了全力,并坚定无比的说着。

    “事不可为了,白兰迪……光明会救不了了,他们迟早全都得死……”

    “……而我们,得活下去。”

    面对熊熊烈焰的神庙区,与身后穷追不舍的数十名凶残模样的克隆体。

    布兰度拿出他的铁伞,往天上一抛,拉着白兰迪跳起来紧握住伞把,吊在半空,同时这把伞喷涌出火箭的尾焰。

    “抓紧我!白兰迪!”

    两人呼啸一声,飞在火海上空!

    白兰迪无语道:“你能带我飞跃火海,难道还能带我飞跃大海吗?”

    布兰度潇洒地大笑道:“哈哈哈!我在海上散播噬铁菌时,还留了一百多个燃料瓶用橡胶包裹,里面有我的孢子定位!”

    白兰迪问道:“没用的,外围海域肯定还有敌人的船只!”

    布兰度笑着狂钻白兰迪的太阳穴道:“动动你的脑子!笨蛋!你忘记你的能力吗?天上才是我的逃跑路线啊!我带你去平流层!”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