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德虽然懵逼一群克隆人冲杀上来,但也丝毫不惧。

    左手旋转黑魔杖,口中咤道:“娜衣·哈塞!”

    魔杖向前一挥,瞬间形成一层宽阔的激波带,它们在半空中只凝滞了极短时间,便骤然向前冲击。

    这突然的爆发冲击波,瞬间击飞了迎面冲来的克隆部队。

    没有任何火焰、硝烟,这是纯粹的一股巨大冲击波,强烈风压甚至把远处的不少叛军掀翻。

    基德正面的数十名克隆体被抛上天,他又从自己身下一挥,口中哈塞了一声。

    顿时一股稍弱的冲击波,将他反向冲飞上天,来到被风压掀上天的克隆体们面前。

    “欧透·咋瓦莫惊多~!”

    粗大的超高温等离子光团在魔杖尖端迸发,蓝白色的电光闪耀全场。

    毫无疑问,这是黑魔杖最强的一击,唯一的缺憾是弹道太耿直。

    只要心有警惕,S4都能躲开。

    若非猝不及防的偷袭,就只有先手用其他方式控制住敌人的行动。

    此刻克隆体们被强大的冲击波震上天,正是大好时机。

    不过来到高空的基德瞥见至高台上围堵着一大群克隆体,当即把攻击角度微微偏转。

    “轰!”

    一道蓝白色电浆束流喷薄而出,湮灭半空中数名克隆体之后,去势不减,直奔至高台而去!

    台上无数克隆体吓得连忙四散躲避,独眼鹰、苏莱曼和阿福也都逃过一劫。

    “什么!”缪斯塔大惊,想要躲开,可他的速度太慢。

    “哗!”

    至高台顶被轰出一条巨大沟壑,岩石融化为白色浆流,在台上形成一小片电浆湖泊。

    缪斯塔和佛罗还有重伤的卡门都没来得及躲开,在电浆下佛罗当场被泯灭大半,卡门更是死无全尸,直接蒸发殆尽。

    唯有五层殖装的缪斯塔硬抗了这一击没死,皮肤上的金光剧烈闪烁着,他拼命从电浆湖泊中爬出来。

    “救我……救……”佛罗只剩下胸腔以上,挣扎喊了一声便没了动静。

    很快身上的殖装也脱落下来,形成安卡雕塑。

    缪斯塔连忙捡起佛罗身上的殖装,穿戴在身上。

    至此,残破的至高台上仅剩下他一人。

    缪斯塔看了看从大爆炸中飞出来,正在空中往这边赶的菲斯。

    连忙回过头命令所有克隆人去争夺黑魔杖。

    “杀了他!把黑魔杖夺过来!”缪斯塔指着基德。

    基德从天上落下,冷漠地说道:“缪斯塔掌剑,没想到幕后的黑手,是你!”

    他并不知道重瞳派系的幕后首脑是谁,此刻赶到战场,见到缪斯塔支配克隆部队,身着异常耀眼的殖装,身旁站着佛罗,其他掌剑不知所踪,他便直接判断缪斯塔和佛罗是重瞳创始人。

    “谋杀掌剑,毁坏圣地,颠覆秩序,残害同伴……缪斯塔,你罪无可恕。今日必让你们这些叛逆,化为飞灰。”

    缪斯塔怒笑道:“菲斯的走狗也敢颠倒黑白,你们这时候出现,不就是想一统光明会吗!说得那么冠冕堂皇!”

    基德平静道:“我们来得晚,是要调集援军,菲斯大人也是刚刚从华国赶来。”

    “我去你马的吧!”缪斯塔愤怒道。

    他昨天亲眼看到菲斯进屋跟佛罗摊牌,如今菲斯的人一出场就杀了佛罗,这不就是重瞳派系两大巨头自相残杀吗。

    如今佛罗死了,菲斯只要解决剩下的人,便是光明会唯一掌剑者,问鼎无上权力。

    “想要我的命,就凭本事拿吧!”

    缪斯塔癫狂地喊着,同时六百名克隆体前仆后继,葬送在基德的黑魔杖下。

    但黑魔杖再厉害,每一次使用,都必须有一定时间的间隔。

    里面的能量转换过程是需要时间的,而克隆部队一拥而上,饶是基德把黑魔杖玩出花来,也不可能战胜这么多S4。

    他击杀前面的,后面的杀上来了。击退左边的,右边的扑上来了。

    前仆后继,眼看着自己要支持不住,基德仓皇大喊道:“菲斯大人!救我啊!”

    话说间,4号克隆体找到破绽,从其身后一刀斩过,划过基德的腰部。

    5号同时出刀,也砍下了基德的手臂。

    9号一脚踢飞基德,接过落下的黑魔杖。

    “好!”穆斯塔大喜,可还没得他高兴多久。

    菲斯突然从天而降,扶住了被重创的基德。

    他终于赶到了。

    “缪斯塔,我不在你就闹出这么大的事来……今日圣清岛血债累累,你……该死了。”

    菲斯的声音不悲不喜,周身笼罩在红蓝相间的正二十面体护罩中,脚踩着护罩底端,随着护罩升空,他也随之升空!

    他竟然就这么带着基德,飘上了天。

    “杀了他!”缪斯塔吼道。

    9号抬起黑魔杖,却不会用,一群人只能跳起来攻击菲斯。

    然而菲斯的能量护罩,如同一道绝壁,六七千公斤重的拳头轰上去,不过是荡起些许涟漪而已。

    “快把黑魔杖拿给我!”缪斯啊连忙又说道。

    9号连忙回头朝缪斯塔跑去,然而无济于事了。

    菲斯冷漠道:“克隆部队早已废除,你竟然还暗藏一支,可惜,清除器我也有……”

    听到清除器之名,9号等克隆人脸色剧变。

    “不要!”

    “是你叫我们帮叛军的!”

    “呃啊!”

    菲斯打了个响指,就见9号身形一滞,突然跪倒,七窍流血!

    与此同时,4号、5号乃至所有克隆战士,也全都捂着脑袋,痛苦嘶吼,眼耳口鼻喷溅出血来!

    “菲斯!菲斯!”

    1号、3号两名克隆人愤怒地瞪着半空中的菲斯,咆哮着对方的名字。

    可也只能绝望地倒下,大脑被震荡成一团浆糊,当场毙命。

    缪斯塔脸色阴沉,叛军心神俱震,赶来的亚当斯等勤王之师也一脸惊讶。

    之前统治战场,杀得叛军胆寒,损失近半人手,黄极等人也只有退避三舍的克隆部队,就在这一刹之间,被菲斯全部秒杀了。

    当然,这并非什么绝招,只是每一名克隆人脑内,都有能致他们于死地的装置而已。

    远处,藏身于狮身天使像耳朵里的十八号,默默看着,神色戚戚然。

    他脑袋中也有一份,不过早在昨天就被华极取出来了。

    果不其然,今天菲斯真的用这东西毫不怜惜地清除了所有自己的克隆体。

    “果然是骗子……”十八号狠狠地透过石缝瞪着俯瞰全场的菲斯。

    若不是佛罗派华极提前唤醒自己,并用神奇的手术完美取出了装置,他今天也会像所有克隆人一样被绝望地抹杀。

    可惜,这次战争太惨烈了,菲斯明显准备得更充足,一出场就干掉了佛罗,抹杀了克隆部队,收割战局,俨然要成就渔翁之利。

    “还好,之前死了一批,眼下本就只剩下六百多个,菲斯并没有发现数目不对……”十八号暗想着,继续蛰伏。

    与此同时,缪斯塔环顾四周,发现再无一人可为他战斗。

    纵然有五层殖装加身,他也知道自己败了。

    其实当他的舰队不明不白没了之后,他就知道,自己已经输了,之后的一切不过是挣扎而已。

    临时利用了一番克隆部队又有何用?不过是回光返照罢了,这本就是菲斯准备的。

    “你可真舍得啊,菲斯,他们会被我轻易说服,也是你故意留的破绽吧。你根本没想利用这股战力,只是把他们……当做你立威的棋子。”缪斯塔平静道。

    菲斯冷漠地看着缪斯塔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们重瞳派系今天造反,杀得圣清岛血流成河,如今失败,又有什么好狡辩的?”

    缪斯塔一怔,盛怒道:“去你马的,你杀了佛罗,现在自己就是重瞳之主,还在这说我造反?”

    “你让佛罗的人出来送死,自己躲在最后收拾残局,是……你赢了,你说什么都行!”

    “嗯?”菲斯眉头紧皱,眼眸扫过,竟然所有人都在坚信他也是叛军。

    场面上,自己人有点少啊,放眼望去好像全都是叛军。

    “基德,我让你调集的援军呢?”菲斯问道,。

    基德哭丧着脸道:“有人在海上投放了噬铁菌,舰队都沉没了!”

    菲斯本要追问,结果缪斯塔抢先问道:“什么!谁干的?”

    基德摇头,这时阿福接口道:“是……是布兰度……”

    阿福留下来断后,结果重瞳派系压根不追布兰度,所以此刻他如同一个闲散人员,都不知道自己该跟哪一头。

    跟叛军吧,他刚才还是平叛的,跟叛军算怎么回事?

    跟缪斯塔吧,这家伙指挥克隆部队大开杀戒,之前各个掌剑也都是他干掉的,简直比叛军还叛军。

    一时之间,阿福都不知道自己算什么成分。

    干脆把布兰度做的事说出来,验证一下自己的成分。

    “什么!这个狗贼!”菲斯和缪斯塔异口同声道。

    随后缪斯塔愣了,心里暗想,布兰度不是菲斯的人吗?为何连菲斯也坑了?

    不待他多想,叛军之中就有人惊喜道:“原来是布兰度!”

    “多亏他早早做了准备,在海上布防,不然我们之前就会被核弹干掉了。”

    阿福一听,心想:得了,我是叛军阵营的。布兰度说那么多大道理,什么光明会不需要英明领袖,都是扯淡,恐怕只是在防着我……

    菲斯皱眉道:“无关紧要,我一个人也够平叛了。但现在到底什么情况?”

    基德无言,他也不是很清楚。

    “算了,今日重瞳派系,鸡犬不留就是了!”菲斯一脸正气,朗声说道。

    “菲斯!分明是你和佛罗建立的重瞳派系,你杀了佛罗,就可以不认了吗?如今场上都是重瞳的人,你又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虚伪至极!”阿姆骂道。

    “管你什么重瞳创始人,我们都不服你,今天便让罗言成就永恒会长,也不便宜你!”

    一时间,叛军群情激奋,对于这来捡现成的菲斯,破口大骂。

    如今场上基本都是他们的人了,自然声势浩大。

    不过菲斯不为所动,叛军的话,他纯当放***睛瞥向罗言身边不起眼的一名S2哨兵。

    那是罕见的女哨兵,格兰妮。

    这是他安插的人,此刻自然只看她怎么说。

    格兰妮见菲斯看过来,心领神会,跟着一块怒骂,却不着痕迹的把现在的情况说了一遍。

    再配合密语手势,很快让菲斯搞清楚了情况。

    菲斯暗想:“呵呵,缪斯塔竟然是冒出来的第三方,而佛罗已经失了军心,如今叛军是罗言和华极统帅……”

    “现在场上大多数都是重瞳派系的人,我在他们心目中是正义的没有意义啊。”

    他的计划就是任由重瞳派系造反,把掌剑杀得差不多了,他出场平定叛乱。成为光明会救世主,完成集权。

    而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场上还有正统人士的情况下,否则他装这个救世主没意义,冲着叛军说,跟冲着瞎子说也没区别。

    毕竟叛军,他都是要全部镇压的!

    重瞳派系怎么污蔑他,都无所谓,反正都是死人。

    但岛上不能所有人都死,必须有足够多的人活下来,把今日一战的‘真相’传扬出去。否则他如何领导没来的人?如何接管光明会在世界各地的势力?

    菲斯暗想着,同时看向亚当斯阵营,那里还有三千人。

    他站得高自然看得远,眼见阵营里还有阿罗纳的女儿维罗妮卡,以及不少顶级富豪、学者、政客,各个小势力的都有,成分复杂,不禁暗自点头。

    “总算还有一批正义之士,虽然人数有点少,但也勉强够了。”

    “今日岛上,争取他们相信我就行了,我击败所有叛逆,自然是他们心中的救世主。”

    菲斯又看向神庙区边缘的某处,那里还有一名掌剑没死,正被波波疯狂爆锤。

    “所有掌剑都死了也不好,正好阿罗纳还活着。”

    菲斯滤清局势,在他眼里,除了亚当斯这批忠诚的部队,其他都可以灭了,反正又不是他的人,叛逆而已,死不足惜。

    想到这,他理都不理在他眼里已经是死人的叛军们怎么说,飞到黑魔杖旁,将其捡起。

    菲斯轻笑道:“都闭嘴吧!少在我耳边聒噪了!”

    “我是光明会掌剑菲斯,过去是,现在是,未来永远都是。重瞳派系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罗言等人被恶心坏了,怒道:“请你真诚一点,菲斯!今日你要如何,说开来吧!”

    菲斯儒雅地说道:“火把倒下,火焰依然向上。今日掌剑一一陨落,圣清岛上血流成河,但我还在,秩序便在。”

    “重瞳派系,一个不留。”

    说罢随手一挥。

    “欧透·咋瓦莫惊多!”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