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在一瞬间就结束了,翼神武装仅用了几秒钟,就耗尽了菲斯护罩所有的能量。

    现场起初一片死寂,随后是震天的欢呼声。

    “圣物啊!圣物认主了!”

    “原来真有人能穿这套神装吗?”

    “华极!华极!”

    “天神下凡啊!”

    “好厉害!人类的力量再强大,也抵不过这种纵横星际的造物。”

    看着他们的圣物翼神号,从小屋形态,变为武装形态,身长六米,光彩夺目,神威赫赫,顷刻间就击败不可一世的菲斯,众人不禁为之喝彩。

    武装形态的翼神号,实在是太华丽了,看起来根本不像是机甲,反而更像个活生生的人。

    身体从头到脚充满细节,肌肉鳞甲层次分明,关节伸展犹如活物,皮肤泛着黄金般的光泽。

    鹰首左顾右盼,毫无凝滞感,羽翼呼哧呼哧扇动自如。

    甚至连锐利的鹰眼,都是活生生的,极为传神,还能眨眼!

    这哪是机甲啊,这分明就是一尊活着的天空之神荷鲁斯,站在当场!

    黄极本身也感觉极为舒适,他现在的感觉不像是在操控什么外物,反而觉得这就是他的身体。

    耳畔吵闹的声音,风吹过的轻抚感,皆如同亲身体验,甚至是空气里腥甜的血腥味,他都能嗅出来。

    可以说他的五感,已经和这尊机甲血脉相连般的融合在一起了。

    “这就是外星人的机甲啊,技术高超到这种地步,操控机械的感觉和夺舍也没有区别……”

    是的,这种感觉就是夺舍,仿佛黄极的灵魂进驻到了另一具身体里,仿佛他拥有了一尊真正的神体!

    当然,跟真正的夺舍还是有点差别的,因为黄极的本尊身体,还在翼神号内部。

    翼神所感,即黄极所感,翼神所为,即黄极所为。

    不过也不会完全真实传感,有一个安全阈值,可以自己调。百分之百还是百分之五十,亦或者零,都可以。

    如果百分之百,那被射一炮的滋味,与真人被射没有区别。

    “有这东西,外星文明人人如龙啊。”

    “不过还是那句话,太耗能量了……待机还好,战斗起来每分钟耗掉的能量都够供应一座大都市了。若是制造离子光矛,或发射能量炮,那能耗海了去了……”

    待机数千年,里面的能量本就不多,黄极没有过多使用翼神,噌的一下令其恢复成待机状态,也就是变成一座智天使小屋。

    黄极眼前一花,置身于一座极简风格的小屋里,屋内空间是个球型。

    显然这就不是给人住的,人类房屋的风格,至少地面得是平的,其他穹顶、墙体是圆的无所谓。

    可眼下这小屋内部空间,简直就是个蛋!

    而在中间的地方,悬浮着一些长杆,以及一根根软软的线条。

    黄极知道,那些线条其实就是床……光之文明的人,其实就是喜欢睡在吊绳或者支杆上。

    而且一定要在半空中,这样他们平着睡,立着睡,倒吊着睡都可以。

    如果让他们点评人类的屋内设计,就会抱怨:“人类的床好丑啊,而且还不能站在床下面。”

    他们具有少许飞禽的习性,倒不是说他们住不了其他类型的床,只能说这是一种风格。

    鸟人族的祖先,喜欢住在蛋型房屋,或者碗状的巢穴里,这到了科技发达的时代,无论力学、美学领域多发达,无论材质、设计多厉害,其建筑方面的文化内核,依旧沿袭了祖先的风格。

    黄极知道翼神号是标准的鸟人族制式普通机甲。

    交给当年的少昊时,也没有改装多少,主要是把认主程序改了一下。

    黄极爬到房间的一角,跳起来往墙壁上一砸,哗啦一下墙壁翻开,递送出一座衣柜。

    这里面各种装饰华丽的衣服都有,不过主要是布帛和皮草,上面装饰的也只是珍珠、黄金和美丽的小贝壳,因为这些是少昊的衣服。

    显然这衣柜保鲜功能很强,衣服放了几千年都没坏,别说衣服了,这衣柜里就算放颗苹果,几千年也不会坏,充其量水份干掉了。

    黄极将衣物翻开,在里面一层找到了几十卷羊皮书。

    这可是真正的古董,不过拿到社会上也没人信,毕竟哪有羊皮书放了几千年,还柔软如新?

    他随便翻开一卷,上面就用朱砂书写着各种奇特字符,这既是东夷早期文字,鸟文。

    形象奇特,大多字符如鸟腿般细长,笔画又似鸟爪印。

    黄极翻阅几卷,大多数都是鸟文,不过也有一卷是当时龙文化圈的文字。

    鸟文化圈有鸟文,龙文化圈自然就有笔走龙蛇形态的文字体系,只不过不叫龙文,而叫虫文。

    毕竟虫在古代指代所有长条婀娜形态的动物,有昆虫含义那是挺晚的时候了。

    这两种文字,黄极自然都能破译,甚至连书都不用翻开,也知道内容。

    鸟文主要记载了黄帝战胜蚩尤,又用德行让东夷臣服的一段历史。

    这其中包括很多山海经的内容,譬如十日国和汤谷扶桑树之类的东西,从行文上可以看得出,是山海经直接摘录了这本书上的内容。

    另外还有几卷,主要记载了高阳彻底击溃少昊,指使他们流亡西方。

    到了西方之后,他们的人太少,又和当地的文明融合。

    总而言之,这是初代光明会的历史记录。可以称作……少昊之书。

    可以想象后来大禹时代汇编的山海经,之所以有关于海外的记载,恐怕大多数内容是源于这套书里的记录。

    甚至于,昆仑丘、不周负子等地区的具体位置,这上面也有说明。

    “有了这些,终于可以带他们去找昆仑丘了。”黄极一笑。

    黄极自己当然知道具体位置,包括里面的危险和机关,他也是一清二楚。

    可是光他知道不行啊,尽管以他现在的威望,信口胡编,张口就来,再给自己弄一连串的奇遇,倒是可以应付众人。

    但那太麻烦了,如今有初代光明会,少昊之书在手,一切都变得简单了。

    上古时期,西北之地,是何等模样,少昊之书记载的非常清楚。

    毕竟被高阳氏颛顼逼得远走西方,少昊遗民们是途径了那里的,并且还在天山一代住了很长时间。

    以此为指导,再加上黄极的补充,掌控烛龙可谓水到渠成,毫无违和。

    “嗯,当年少昊遗民,没有画地图啊,我来补充吧。”

    黄极挑了一卷大半空白的羊皮书,随后从少昊的衣物里摘出一支笔,然后掌心伸出触手,滴落了一些朱砂。

    就此,黄极直接在上面画了一幅地图,他硬是把当年少昊遗民向西迁移的路线图都给画出来了。

    并且在一旁,用鸟文注释一番,什么山叫什么名,都一一写好。

    做完这些,黄极把书卷都抱在怀里,念头一动,往墙上一撞。

    哗啦一声,墙自动裂开。

    从外面看,黄极从智天使的一对羽翼中间走了出来,他出来之后,羽翼又自动合拢,严实无缝。

    “华极!!!!”

    在场的幸存者,还在欢呼着呢,见到黄极出来,更是眼神热烈,目光崇拜。

    可不崇拜嘛?首先实力达到S6本身,就已经是非常值得尊敬了,而黄极又击败了菲斯,救了所有人的命。

    最后,则是翼神的威风,震撼了他们,把他们对黄极的尊敬之情,直接上升成了崇拜。

    “老大,菲斯还有一口气呢。”瓦力走过来说道。

    黄极将羊皮卷递给他,让他好好保管,瓦力接过,又递给了他的搭档。

    走到菲斯身边,黄极看着基因崩溃濒死的菲斯,没有救他,而是看向萝娜。

    只见萝娜也站在这,恨恨地盯着菲斯。

    “噌!”黄极把光剑递给她说道:“谢谢你的剑,”

    萝娜接过剑,神色复杂地看着黄极:“你们赢下所有,要什么就拿去吧,剑又还给我干嘛……叛军赢了,我现在算什么?”

    黄极微笑道:“你当时阻止你爷爷按下核弹按钮,可是救了所有人呢。”

    萝娜摇头道:“核弹本就不会发射,我做不做结果都一样。”

    一旁的阿姆撇撇嘴道:“你本就没有参与过光明会事务,我们也不会为难你,你试图救我们,我们承你这个情。新的光明会有你一席之地。”

    “别苦大仇深的,你要报仇,也不是找我们,是菲斯杀了你爷爷。”

    “喏,他还有一口气呢,正好你给他捅死吧。”

    萝娜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菲斯,当即举起了光剑。

    菲斯现在基因崩溃,可谓极度痛苦,一句话说不出来,身体动弹不得,部分位置还在抽搐。

    萝娜剑举了半天,却是砍不下去,最终把剑一扔叹道:“算了,我不动手,他也会死。”

    黄极笑道:“你确定吗?如果你想亲手报仇,这是唯一的机会了。”

    萝娜摇摇头,看着他说道:“你说过,你不喜欢杀人。”

    黄极俯下身,捡起萝娜扔掉的光剑,说道:“转过身去。”

    萝娜一惊,连忙把头偏开。

    就听见噗嗤一声!

    黄极光剑突然一斩,直接把菲斯的脑袋砍了下来!

    他将菲斯的头颅,用手掌托着,只一瞬间脖颈处连血都不流了。

    “你为何不杀我?”菲斯突然睁开眼,死人头在黄极的掌中说道。

    阿姆和萝娜都吓了一大跳,就剩一颗脑袋,也能说话?

    只见黄极掌中,乃是伸出许多触手,用自己的身体供养给菲斯。

    黄极平静道:“你死了,帝斯会血洗光明会的,我的准备还不充足。”

    “只可惜你选择了错误的道路,我只能B计划了。暂且给你换一具身体。”

    菲斯艰难道:“你真要火并帝斯?”

    黄极笑道:“你不想看看,他怎么死的吗?”

    菲斯瞳孔一缩,随后笑道:“我也……只能看了。”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